會(huì )議新聞
會(huì )議·新聞
郭齊勇 | 重寫(xiě)中國哲學(xué)通史的學(xué)術(shù)嘗試
發(fā)表時(shí)間:2022-02-08 20:11:07    作者:郭齊勇    來(lái)源:“孔子研究雜志”微信公眾號

摘要:武漢大學(xué)中國哲學(xué)研究團隊歷經(jīng)十余年寫(xiě)成10卷本《中國哲學(xué)通史》(學(xué)術(shù)版),又經(jīng)過(guò)數年的編校,現在終于正式出版。這是我國目前相對最全面、系統、完備的中國哲學(xué)通史。全書(shū)共10卷,其中8卷為斷代哲學(xué)史,涵蓋從先秦至現代的內容,又特別設置了少數民族哲學(xué)史、古代科學(xué)哲學(xué)史各一卷。作者團隊以高度的“文化自覺(jué)”與“文化自信”,以深厚的學(xué)養學(xué)識,回答了“中國有無(wú)哲學(xué)”的問(wèn)題,闡明了中國哲學(xué)的“問(wèn)題意識”和特點(diǎn);運用經(jīng)典詮釋的方法,重視“時(shí)代思潮”“范式”及其變遷。

關(guān)鍵詞:中國哲學(xué)史;中國哲學(xué)通史;經(jīng)典詮釋?zhuān)环椒▽W(xué)

作者:郭齊勇,男,1947年生,湖北武漢人,哲學(xué)博士,武漢大學(xué)國學(xué)院教授,山東曾子研究院名譽(yù)院長(cháng),主要研究方向為中國哲學(xué)史、儒家哲學(xué)與20世紀中國哲學(xué)。


來(lái)源:載《孔子研究》2022年第1期,轉載時(shí)略有刪減,引用時(shí)請核查原文。


新近,江蘇人民出版社出版了由我主編的10卷本學(xué)術(shù)版《中國哲學(xué)通史》,這是我國目前較為完備的一部大型中國哲學(xué)史。

圖片

編纂《中國哲學(xué)通史》的想法起于2006年,提議者是江蘇人民出版社的府建明編審,他當時(shí)任總編助理。我與府建明編審于2007年3月通過(guò)電子郵件反復磋商,及與部分作者討論,初步形成共識:本著(zhù)自愿的原則,以武漢大學(xué)中哲史教研室教師及由此畢業(yè)多年的校友同仁作為基本的作者隊伍;所著(zhù)書(shū)的定位,乃大型、系列、學(xué)術(shù)版,而不是一般教材和普及讀物。嗣后,我們兩次在武大召開(kāi)編寫(xiě)工作會(huì )議,研究確定編寫(xiě)本書(shū)的主旨、方法、綱目及分工等問(wèn)題。2008年開(kāi)始寫(xiě)作,到2018年前后最終完稿,時(shí)光荏苒,一晃十多年過(guò)去了。拖得這么久,這是我們始料未及的。2018年以后至今,以編校、印制工作為主,每卷都反復校對,至少有四個(gè)校次。 

 

以下我談?wù)劸帉?xiě)這套叢書(shū)的若干心得。

一、中國有沒(méi)有哲學(xué)?中國哲學(xué)的“問(wèn)題”和特點(diǎn)何在?

關(guān)于中國有沒(méi)有哲學(xué)的追問(wèn),涉及中國哲學(xué)的合法性問(wèn)題,曾經(jīng)一度成為學(xué)界討論的熱點(diǎn)。國內外都有人對“中國哲學(xué)”這一提法表示懷疑,認為中國只有“思想”而無(wú)“哲學(xué)”。究極地講,這涉及到“文化自覺(jué)”與“文化自信”的問(wèn)題。中國有無(wú)哲學(xué),首先涉及到對“哲學(xué)”的定義問(wèn)題。我認為,“凡是思考宇宙、社會(huì )、人生諸大問(wèn)題,追求大智慧的,都屬于哲學(xué)的范疇。”[1]所謂大問(wèn)題,即何謂“天”、何謂“人”的問(wèn)題。關(guān)于人在宇宙中的地位、人的尊嚴與價(jià)值、人的安身立命之道等等,都是哲學(xué)的題中應有之義??档略?jīng)區分兩種哲學(xué)的概念,一種是宇宙性的,一種是學(xué)院式的。其宇宙性的哲學(xué)概念,即把哲學(xué)當作關(guān)乎所有知識與人類(lèi)理性的基本目的之關(guān)系的學(xué)問(wèn)。這種定義把哲學(xué)視為人類(lèi)為理性立法的學(xué)問(wèn),或視為人類(lèi)探求終極價(jià)值的學(xué)問(wèn)。這與儒家的“至善”觀(guān)念是契合的、相應的,用北宋哲學(xué)家張載的話(huà)來(lái)說(shuō),即“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xué),為萬(wàn)世開(kāi)太平”《張子語(yǔ)錄》。
 
我們不僅認為有“中國哲學(xué)”或“中國有哲學(xué)”,而且肯定“中國哲學(xué)”有其特質(zhì)與優(yōu)長(cháng),故我們強調“中國哲學(xué)”學(xué)科的正當性、自主性。可以說(shuō),時(shí)至今日,那種“靠依傍、移植、臨摹西方哲學(xué)或以西方哲學(xué)某家某派的理論與方法對中國哲學(xué)史料任意地梳妝打扮、削足適履的狀況已屬過(guò)去”[2]。
 
關(guān)于中國哲學(xué)的“問(wèn)題”。我們認為,中國哲學(xué)的基本關(guān)懷與問(wèn)題,圍繞著(zhù)天道、地道與人道的關(guān)系而展開(kāi),或者抽繹為“道”,具體展開(kāi)為道與人、道與物、道與言等。宋代以后,道的問(wèn)題轉化為理或心的問(wèn)題[3]。
 
我們早就分析并概括過(guò),中國哲學(xué)關(guān)注的若干問(wèn)題或向度是:“一是人與至上神天、帝及天道,人與自然或祖宗神靈,即廣義的天人、神人關(guān)系問(wèn)題;二是人與宇宙天地(或地)的關(guān)系,是宇宙論,尤其是宇宙生成論的問(wèn)題,包括今天講的人與自然的關(guān)系;三是人與社會(huì )、人與人、自我與他人的關(guān)系,社會(huì )倫理關(guān)系問(wèn)題;四是性與天道、身與心,心性情才的關(guān)系問(wèn)題,君子人格與人物品鑒,修養的工夫論與境界論等;五是言象意之間的關(guān)系,象數思維,直覺(jué)體悟的問(wèn)題;六是古今關(guān)系即社會(huì )歷史觀(guān)的問(wèn)題。”[4]司馬遷曾講“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漢書(shū)·司馬遷傳》,事實(shí)上除天人問(wèn)題外,中國人尤重社會(huì )政治與歷史發(fā)展,關(guān)注并討論與古今相聯(lián)系的諸問(wèn)題。這些都是中國哲學(xué)的題中應有之義。
 
在我看來(lái),“與猶太—基督教式的創(chuàng )世論最大的不同,在于中國沒(méi)有至高無(wú)上的造物主上帝”[5]。正如美國漢學(xué)家牟復禮所說(shuō):“無(wú)需置信仰于理性之上,它強調倫理和社會(huì )事務(wù)上的理性,它的知識問(wèn)題很少涉及那些無(wú)法用道理來(lái)闡明的信仰。”[6]我們觀(guān)察中國的宇宙論,尤其突出表現為生成論,這種觀(guān)念格外地表現為存有的連續性和有機性。中國人認為宇宙的各個(gè)部分不是各自獨立的,而是共同構成一個(gè)有機整體,而且宇宙的發(fā)展也不必依賴(lài)于任何外在力量。中國哲學(xué)中有一個(gè)非常重要的氣論傳統,特別是關(guān)于宇宙自生、創(chuàng )生的觀(guān)念,這種觀(guān)念在傳統哲學(xué)的不同學(xué)派那里基本上都是存在的。這與西方哲學(xué)有極大不同。西方哲學(xué)有更為鮮明的本體論、認識論取向,強調以知識為中心,表現為一種近乎概念游戲的思辨性特征,而中國哲學(xué)的“著(zhù)重點(diǎn)是生命與德性。它的出發(fā)點(diǎn)或進(jìn)路是敬天愛(ài)民的道德實(shí)踐,是踐仁成圣的道德實(shí)踐,是由這種實(shí)踐注意到‘性命天道相貫通’而開(kāi)出的”[7]。可以看出,“這里沒(méi)有西方式的以神為中心的啟示宗教,有的是凡俗的活生生的人,在圣賢傳統下的人格修養與生命生活的實(shí)踐,在現實(shí)中對生命意義的追求”[8]。
 
在這樣獨特的問(wèn)題意識與哲學(xué)問(wèn)題下,中國哲學(xué)有許多獨特的范疇、觀(guān)念和論域,比如說(shuō)天人關(guān)系論、群己關(guān)系論、修身治國論、天道性命論、心性論、工夫論與境界論、知行關(guān)系論、古今關(guān)系論、道德直覺(jué)、智性直觀(guān)等論說(shuō)。
 
中國哲學(xué)有什么特點(diǎn)?在前賢探討的基礎上,我把中國哲學(xué)的精神與特點(diǎn)概括為以下七點(diǎn):存有的連續與生機的自然、整體和諧與天人合一、自強不息與創(chuàng )造革新、德性修養與內在超越、秩序建構與正義訴求、具體理性與象數思維、知行合一與簡(jiǎn)易精神[9]。

二、經(jīng)典詮釋的方法學(xué)

對于上一輩與我們這一輩中外哲學(xué)史工作者來(lái)說(shuō),黑格爾與馬克思的“邏輯與歷史相一致”的哲學(xué)史觀(guān)與方法論原則,是深入到骨髓中而很難動(dòng)搖的。當然,我們今天所強調的,與上世紀80年代所堅持的,側重面及程度等都有所不同。過(guò)去是邏輯偏勝,今天我們更重歷史的樣態(tài);過(guò)去喜歡畫(huà)邏輯圓圈,今天更喜歡爬梳歷史的細節。我在主編本套哲學(xué)通史時(shí),在堅持邏輯與歷史統一的前提下,有意識地希望各位作者重視歷史的細枝末節處,并對此去做深入考察。沒(méi)有生動(dòng)豐富多樣的歷史材料,憑什么抽繹出相應的邏輯?當然,反過(guò)來(lái),沒(méi)有邏輯線(xiàn)條,只是堆砌的材料,又如何梳理出史論統一的哲學(xué)史?
 
我們強調對第一手原始資料的爬梳詮釋?zhuān)瑢σ延兄饕芯砍晒南?、揚棄,充分吸收百年來(lái)、特別是近70年來(lái)發(fā)現的新資料和研究的新成果、新方法,同時(shí)強調要有自己的創(chuàng )新洞見(jiàn),做到既扎實(shí)厚重,又見(jiàn)解卓特,力求突破傳統的中國哲學(xué)史的寫(xiě)作框架。
 
30多年來(lái),哲學(xué)界流行的是中國經(jīng)典詮釋的方法學(xué),這已成為新的主流的中國哲學(xué)史方法學(xué),也是本書(shū)主要的方法學(xué)。
 
例如,本書(shū)《秦漢卷》的作者注意到,馬王堆帛書(shū)《易傳》中《要》篇具有非常重要的文獻與思想價(jià)值,因為它彰顯了孔子在《周易》解釋學(xué)上的重要貢獻??鬃釉凇兑菲刑岢龅?ldquo;以德知易”或“以德占易”等解釋觀(guān)念,正是他總結春秋末期以德解占等人文主義解釋路徑的結晶。“‘我觀(guān)其德義耳’,這個(gè)觀(guān)點(diǎn)是孔子對《周易》解釋學(xué)作出的重大貢獻”[10]。這意味著(zhù)中國解釋學(xué)的傳統淵源有自,且獨具特色。作者又注意到,在漢易解釋學(xué)中,象征主義占據了主導地位?!吨芤住方忉尩南笳骰?,即是執行“象思維”的結果。易學(xué)的“象思維”,即以“萬(wàn)物唯象”的預設為前提,通過(guò)爻象、卦象對宇宙做出整體性的理解與詮釋。“象思維”在漢末易學(xué)中得到了最充分的運用。
 
在關(guān)于經(jīng)典詮釋的書(shū)寫(xiě)中,我們特別關(guān)注“時(shí)代思潮”。受梁?jiǎn)⒊壬?ldquo;時(shí)代思潮”理論以及此后學(xué)者們相關(guān)研究的啟發(fā),我們對此有充分的自覺(jué),而各卷的作者也都抓住了這一關(guān)鍵。既然是“時(shí)代思潮”,自然有其主流、旁支等復雜系統的演進(jìn),以及緣起、萌發(fā)、高潮、延展、平復、余韻等一系列階段。比如,魏晉玄學(xué)作為時(shí)代思潮,其主流地位,一方面表現為自漢末至東晉時(shí)期不斷有偉大的玄學(xué)家涌現,推動(dòng)著(zhù)玄學(xué)持續走向更深更廣的領(lǐng)域,產(chǎn)生了一系列具有重大學(xué)術(shù)價(jià)值的理論成果,代表了這個(gè)時(shí)代思想文化的最強音;另一方面還體現在玄學(xué)的影響力逐漸輻射開(kāi)來(lái),不僅深刻地塑造著(zhù)這一時(shí)期的精神氣質(zhì)與社會(huì )風(fēng)尚,而且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影響了本時(shí)期的道教、佛教以及儒學(xué),促進(jìn)了玄學(xué)化的道教、玄學(xué)化的佛教和玄學(xué)化的儒學(xué)的陸續涌現。這些因素共同構成了魏晉南北朝時(shí)期豐富而絢爛的哲學(xué)思想圖景。
 
作者們同時(shí)也強調體制、傳統與“時(shí)代思潮”的交互作用。例如,本書(shū)《明代卷》的作者認為:思想的主體首先是作為個(gè)體的人,因而所謂思想也首先是個(gè)體的思想,或者說(shuō)是形成于個(gè)體而為社會(huì )群體所接受、所認同的思想。但個(gè)體又生活于一定的時(shí)代,所以時(shí)代與社會(huì )的結構與特色也必然會(huì )在其思想中打上烙印。那么,所有這些社會(huì )歷史方面的條件又將如何作用于思想主體呢?或者說(shuō)時(shí)代思潮、社會(huì )歷史條件與個(gè)體思想的形成之間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關(guān)系呢?這也應當是哲學(xué)史所必須討論的問(wèn)題。
 
在對經(jīng)典詮釋的哲學(xué)史敘述中,作者們抓住“范式”及其轉換、變遷,進(jìn)而深入闡發(fā)。
 
一般認為,漢代哲學(xué)確立了“經(jīng)學(xué)”的表達范式,其中《春秋》公羊學(xué)、《洪范》五行學(xué)和易學(xué)的成績(jì)最為突出?!肚貪h卷》的書(shū)寫(xiě)表明,漢代所開(kāi)創(chuàng )的“經(jīng)學(xué)”范式,對于今天我們中國哲學(xué)學(xué)科的建設和發(fā)展仍具有很大啟示價(jià)值。本書(shū)《魏晉南北朝卷》的作者認為,任何詮釋活動(dòng)都有其兩面性,這對于深受孔子“述而不作”觀(guān)念影響的儒家經(jīng)典注疏傳統而言尤其明顯:一方面,由于經(jīng)學(xué)家首先要肯定經(jīng)典中保存著(zhù)圣人的“微言大義”,經(jīng)典詮釋以揭示與還原經(jīng)典中的“微言大義”為鵠的,因此經(jīng)典解釋也就具有了封閉性的一面;另一方面,由于圣人的“微言大義”往往表達得非常隱晦、微妙,客觀(guān)上造成了解釋者對“為經(jīng)之旨”“必當之理”的把握存在差異,因而經(jīng)典解釋又具有了開(kāi)放性的一面。也就是說(shuō),經(jīng)典詮釋存在封閉性與開(kāi)放性之間的張力。正是在這種封閉與開(kāi)放的兩面性的張力之中,中國傳統的經(jīng)典解釋學(xué)在中國思想史、哲學(xué)史上開(kāi)辟了屬于自己的一片天地,詮釋經(jīng)典也自然成為一種創(chuàng )造性的哲學(xué)活動(dòng)。晉代經(jīng)學(xué)家范寧的《春秋穀梁傳集解》作為一部詮釋《春秋》、解讀《穀梁》的佳作,就同時(shí)兼具這樣的兩面性。范寧探討了“經(jīng)”與“義”的關(guān)系,提出“經(jīng)以必當為理”的解釋原則。在這種原則下,經(jīng)典本身并不是解釋所要探尋的終極目標,解釋關(guān)注的恰恰是經(jīng)典背后的那個(gè)“義”。因此,中國古典經(jīng)學(xué)強調并重視“凡例”,這一取向并非完全從把握“事”的方便的角度考慮,其中更蘊涵著(zhù)經(jīng)學(xué)家對“義”“例”關(guān)系的深刻理解。也就是說(shuō),經(jīng)學(xué)家們所看重的并不是那些嚴整而精妙的“凡”“例”,而是潛藏于這些凡例背后的“意義”。由此我們可以看出,經(jīng)典的“意義”存在兩個(gè)不同的層次:首先是文本之“意”,其次則是文外之“義”。所以,“事”—“例”—“義”的微妙互動(dòng)構成了一種頗具特色和創(chuàng )造性的解釋學(xué)循環(huán),成為傳統經(jīng)典解釋學(xué)的重要范式。

三、本書(shū)的學(xué)術(shù)貢獻

本書(shū)是多人合作的集體成果。個(gè)性凸現的人文學(xué)成果采用集體、團隊合作的方式,已經(jīng)很不時(shí)髦,常為人所詬病。但我認為,像這樣大型的、非一人一時(shí)所能完成的人文學(xué)成果仍然需要多人合作。這當然需要協(xié)調,使全書(shū)的基本觀(guān)點(diǎn)和評價(jià)大體保持相對一致。
 
我們在最初啟動(dòng)時(shí)就在作者編寫(xiě)會(huì )議上確定:在全書(shū)大體一致的基礎上,鼓勵各卷作者發(fā)揮特有的智慧和學(xué)術(shù)優(yōu)勢,保持觀(guān)點(diǎn)和評價(jià)的個(gè)性,以體現各卷的相對獨立性。各卷作者自己去把握全卷,各章詳略可以不均,有獨見(jiàn)的可以多闡發(fā)。我們鼓勵不同的學(xué)術(shù)觀(guān)點(diǎn),不強求統一。如關(guān)于明清之際與清代學(xué)術(shù)的思想定位,本書(shū)就并存兩種看法:一種認為是理學(xué)余緒,一種認為是后理學(xué)思潮。當然,這兩種看法也不是絕對對立的,各卷自身有其內在邏輯理路,都能自洽自圓。
 
在本書(shū)出版之前,我國學(xué)界尚沒(méi)有全面系統的中國哲學(xué)通史。侯外廬先生主編的是《中國思想史》而不是哲學(xué)史,沒(méi)有續完;任繼愈先生主編的《中國哲學(xué)發(fā)展史》因種種原因也沒(méi)有續完。本書(shū)是從先秦至現代相對完備的中國哲學(xué)通史,在可見(jiàn)的未來(lái)一段時(shí)間內,可能難以有同類(lèi)的新成果可以取代。
 
本書(shū)特別注重第一手史料的爬梳,包含對新出土的簡(jiǎn)帛資料及其研究成果的重視?!断惹鼐怼酚袑?zhuān)章討論郭店楚簡(jiǎn)、上博楚簡(jiǎn)的思想,《秦漢卷》運用了新出土的簡(jiǎn)書(shū)與帛書(shū)資料。這也體現了作者對楚地簡(jiǎn)帛研究新成果的重視。
 
本書(shū)的作者對中國哲學(xué)史上重要的思潮、流派、人物、著(zhù)作在發(fā)展過(guò)程中與社會(huì )歷史文化的密切關(guān)聯(lián)有深度理解,并通過(guò)提煉的功夫,把關(guān)注度聚焦于哲學(xué)問(wèn)題、命題與范疇。
 
本書(shū)對中國哲學(xué)史上每一斷代的時(shí)代特征與時(shí)代思潮、重要流派、學(xué)術(shù)特點(diǎn)做了深入研究。例如《魏晉南北朝卷》對作為時(shí)代思潮的玄學(xué)思潮及當時(shí)的儒、道、佛學(xué)及其關(guān)系做了細致的考察,《宋元卷》對道學(xué)(理學(xué))思潮及發(fā)展過(guò)程做了詳實(shí)的梳理,并指出其特色?!睹鞔怼分赋?,宋明理學(xué)是中國傳統哲學(xué)發(fā)展的高峰,但在宋明之間,又存在著(zhù)“得君行道”與“覺(jué)民行道”的不同追求。之所以會(huì )形成這一差別,主要是由宋明兩代不同的政治生態(tài)造成的。
 
本書(shū)各位作者都有個(gè)案研究基礎,在此基礎上對本卷哲學(xué)史上的代表性人物及其代表性著(zhù)作,做了深入的評析和闡釋。我在甄選各卷主要作者時(shí),充分考察了作者對本卷典范人物所做個(gè)案及斷代研究的基礎,特請各作者在原有基礎上更上層樓。
 
本書(shū)對中國哲學(xué)史上的哲學(xué)問(wèn)題、概念、范疇、命題及其演變史,做了有深度的發(fā)掘和探索,并提出了新的見(jiàn)解。
 
如《古代科學(xué)哲學(xué)卷》認為,在古代相關(guān)的科學(xué)與哲學(xué)思想中,已經(jīng)逐漸形成了若干個(gè)概念群或概念集合,這包括陰陽(yáng)、五行觀(guān)念與概念的集合;象、類(lèi)、數觀(guān)念與概念的集合;陰陽(yáng)、五行觀(guān)念和概念與象、類(lèi)、數觀(guān)念和概念的集合;陰陽(yáng)、氣觀(guān)念與概念的集合;天人、因、宜、地、時(shí)觀(guān)念與概念的集合;天道、道、天數、數觀(guān)念與概念的集合。毫無(wú)疑問(wèn),“以上概念系統包括其集合關(guān)系是具有重大范式意義的,其將對以后的科學(xué)及相關(guān)哲學(xué)思想產(chǎn)生深刻且深遠的影響”[11]。春秋戰國時(shí)期是中國古代科學(xué)與哲學(xué)范式的確立時(shí)期,同時(shí)也是科學(xué)或知識活動(dòng)為哲學(xué)思想提供重要觀(guān)念、概念以及思維和方法的重要時(shí)期,因此考察或了解這一時(shí)期的科學(xué)背景,對于認識哲學(xué)的特性來(lái)說(shuō)就顯得尤為重要。
 
本書(shū)重視對此前及當代中哲史學(xué)術(shù)成果的關(guān)注、借鑒與提升。
 
例如《宋元卷》考論宋、元哲學(xué),既注意把握宋、元哲學(xué)演生發(fā)展的時(shí)代條件、思想趣向、學(xué)術(shù)淵源與理論追求,也注意清理宋、元哲學(xué)演生發(fā)展的歷史脈絡(luò )與邏輯線(xiàn)索;既注意以中國哲學(xué)的傳統概念、范疇來(lái)概括宋、元哲學(xué)的思想內容與理論系統,也注意從本體、功夫,或發(fā)展、知識、價(jià)值的角度辨析宋、元哲學(xué)的理論得失。在這種考論與辨析中,作者既注意借鑒已有的宋、元哲學(xué)研究成果,尤其是“五四”以來(lái)宋、元哲學(xué)的研究成果,又注意凸顯自己在新的時(shí)代條件下,對宋、元哲學(xué)經(jīng)典的考論詮釋?zhuān)约白约簩λ?、元哲學(xué)理論價(jià)值的理解評斷。在繼承以往成果、總結得失的基礎上,“關(guān)注時(shí)代的變遷與學(xué)術(shù)方法的更新,不斷地完善在哲學(xué)史范圍之內研究宋元道學(xué)的方法系統,推進(jìn)宋元哲學(xué)研究”[12]。
 
《清代卷》強調“后理學(xué)時(shí)代”的問(wèn)題意識及其轉化。作者定義“后理學(xué)時(shí)代”,“即是以廣義的理學(xué)(包括氣學(xué)與心學(xué))為理論批評與改造對象的時(shí)代”。其“哲學(xué)問(wèn)題意識均來(lái)自理學(xué)時(shí)代,但他們對理學(xué)時(shí)代的諸命題進(jìn)行了理論的改造,或從反命題的角度重新闡述理學(xué)時(shí)代的問(wèn)題”[13]。作者認為,清初哲學(xué)在哲學(xué)性質(zhì)上屬于“后理學(xué)時(shí)代”的哲學(xué),黃宗羲、王夫之、顧炎武等人的哲學(xué)思想,基本上是以宋明哲學(xué)批判者的姿態(tài)出現的,他們的哲學(xué)命題、范疇概念主要來(lái)自于宋明理學(xué),但往往是以反命題的形式出現的,有些范疇、概念的具體規定與內涵是不同的,甚至是相反的。作者認為,乾嘉時(shí)代的哲學(xué)以道論為其形上學(xué),以“人文實(shí)證主義”為其方法論,經(jīng)學(xué)家戴震與史學(xué)家章學(xué)誠是該時(shí)代哲學(xué)的兩面旗幟。戴震開(kāi)創(chuàng )了中國古典哲學(xué)的語(yǔ)言學(xué)轉向,章學(xué)誠開(kāi)創(chuàng )了歷史文化哲學(xué)學(xué)派。“后戴震時(shí)代”的哲學(xué)致力于鍛造哲學(xué)思考的語(yǔ)文學(xué)(Philology)工具,在哲學(xué)思考的規模與深度方面反而有所弱化。這里提出的“人文實(shí)證主義”方法論,是作者的創(chuàng )新。
 
本書(shū)《少數民族哲學(xué)卷》對我國各民族哲學(xué)的多樣性做了初步探討,旨在豐富我們對中國少數民族哲學(xué)地位的認識。中國各少數民族哲學(xué)和漢族哲學(xué)一樣,呈現了獨具特色的哲學(xué)思維,這些哲學(xué)思維顯然是中國哲學(xué)史的重要組成部分,而絕不應被排斥在中國哲學(xué)史之外。因此,在哲學(xué)史的編纂中,特別是在中國哲學(xué)通史的編寫(xiě)中,自然須將中國少數民族哲學(xué)納入視野,自覺(jué)將中國少數民族哲學(xué)納入到中國哲學(xué)史的論述范圍中來(lái)。鑒于中國少數民族哲學(xué)的特殊性,本書(shū)特別論述了中國少數民族的宗教哲學(xué),其中包括原始宗教及其哲學(xué)觀(guān)念、中國化的伊斯蘭教哲學(xué)、中國藏傳佛教哲學(xué)與因明哲學(xué)等。在此基礎上,特別闡明了中國少數民族的哲學(xué)文化選擇,并對壯族、土家族、傣族、彝族、苗族等民族哲學(xué)進(jìn)行了具體探討。本卷還根據全球性現代化理論的哲學(xué)史方法論意義,闡明了中國少數民族哲學(xué)的近現代轉型,基本精神是探討全球變局中的中國少數民族近現代哲學(xué),分析了中國少數民族近現代哲學(xué)的歷史進(jìn)程,并分疏了其中的問(wèn)題與思潮,對其現代轉型進(jìn)行了個(gè)案分析,解剖了壯族、回族、滿(mǎn)族、白族等民族的近現代哲學(xué)轉型。
 
本書(shū)對中國科學(xué)技術(shù)哲學(xué)的若干問(wèn)題作了闡述。中國古代知識或科學(xué)向度與哲學(xué)的關(guān)系一直是中國哲學(xué)史研究中的薄弱環(huán)節,絕大部分著(zhù)作對于哲學(xué)思考中所涉及的科學(xué)問(wèn)題沒(méi)有給予足夠的重視,對于知識或科學(xué)活動(dòng)中的哲學(xué)認識或關(guān)心同樣也沒(méi)有給予足夠的重視。本書(shū)彌補了這一缺失。
 
《現代卷》研究了在“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的時(shí)代背景下,哲學(xué)家們對于強勢的現代西方文化和式微的中國傳統文化所作的深沉思考、慎重取舍和精心建構,以及采取自由主義、文化保守主義、馬克思主義等不同立場(chǎng)的哲學(xué)思想家之間具有深遠啟迪意義的思想論爭,由此凸顯了這一時(shí)段哲學(xué)思想承上啟下的歷史地位,展示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現代轉化歷程,為當代哲學(xué)的發(fā)展提供了可資借鑒的思想資源,在一定程度上揭橥了中國文化思想的應然走向。
 
我們的初衷是承前啟后,能代表現時(shí)代中國哲學(xué)史的最高研究水平。這個(gè)目標未必能夠達到,若本套哲學(xué)通史對深入發(fā)掘、探討中國哲學(xué)的工作能有一定的推進(jìn),則幸甚。

注釋?zhuān)?/span>

[1][4][5]郭齊勇:《中國哲學(xué):?jiǎn)?wèn)題、特質(zhì)與方法》,《中國哲學(xué)史》2018年第1期,第32,32,33頁(yè)。

[2]郭齊勇:《改革開(kāi)放40年與中國哲學(xué)》,《光明日報》2018年12月10日第15版。

[3]參見(jiàn)郭齊勇:《中國哲學(xué):?jiǎn)?wèn)題、特質(zhì)與方法》,第32頁(yè)。

[6][美]牟復禮:《中國思想之淵源》,王立剛譯,北京:北京大學(xué)出版社,2009年,第25頁(yè)。

[7]牟宗三:《中國哲學(xué)的特質(zhì)》,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第10頁(yè)。

[8]郭齊勇:《中國哲學(xué):?jiǎn)?wèn)題、特質(zhì)與方法》,第33頁(yè)。

[9]參見(jiàn)郭齊勇:《中國哲學(xué)通史·先秦卷》,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2021年,第10-19頁(yè)。

[10]丁四新、龔建平:《中國哲學(xué)通史·秦漢卷》,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2021年,第260頁(yè)。

[11]吾淳:《中國哲學(xué)通史·古代科學(xué)哲學(xué)卷》,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2021年,第20頁(yè)。

[12]田文軍、文碧芳等:《中國哲學(xué)通史·宋元卷》,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2021年,第44頁(yè)。

[13]吳根友:《中國哲學(xué)通史·清代卷》,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2021年,第5頁(yè)。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