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huì )議新聞
會(huì )議·新聞
馮契學(xué)術(shù)小傳
發(fā)表時(shí)間:2023-12-18 10:59:06    作者:陳衛平    來(lái)源:《國際儒學(xué)聯(lián)合會(huì )顧問(wèn)小傳》(第二輯)2023年9月第1版
馮 契 學(xué) 術(shù) 小 傳
 
圖片
 
        馮契,原名馮寶麟,浙江諸暨人。中國共產(chǎn)黨黨員。當代中國著(zhù)名哲學(xué)家、哲學(xué)史家。曾任華東師范大學(xué)政治教育系主任、哲學(xué)系名譽(yù)主任;上海社會(huì )科學(xué)院哲學(xué)研究所副所長(cháng)、上海社會(huì )科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國務(wù)院學(xué)位委員會(huì )哲學(xué)學(xué)科評議組成員、上海市社會(huì )科學(xué)界聯(lián)合會(huì )副主席、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上海市哲學(xué)學(xu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上海中西哲學(xué)與文化交流研究中心(現為上海中西哲學(xué)與文化比較研究會(huì ))主席;上海市政協(xié)委員;國際儒學(xué)聯(lián)合會(huì )顧問(wèn)。他的學(xué)術(shù)道路是:憑借中國傳統哲學(xué)智慧而進(jìn)行現代哲學(xué)創(chuàng )造,使當代中國哲學(xué)發(fā)揚民族特色而在世界哲學(xué)舞臺上熠熠生輝。
求道哲學(xué),鍥而不舍
圖片
        中國近代經(jīng)歷了空前的民族災難和巨大的社會(huì )變革,“中國向何處去”成了時(shí)代中心問(wèn)題。這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之前,主要是如何革命的問(wèn)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之后,主要是如何建設的問(wèn)題。馮契求道哲學(xué)的歷程始終與這樣的時(shí)代精神緊密相連。
(一)農家子弟,清華“聞道”
        1915年11月4日,馮契出生于浙江省諸暨縣金王鄉(今諸暨市東和鄉)施高塢村的農民家庭。后來(lái),已入學(xué)清華大學(xué)的馮契在《清華副刊》上發(fā)表散文《我的故鄉》說(shuō),自己的故鄉是出西施的地方。古越大地更哺育了不少著(zhù)名哲學(xué)家:從王充到陳亮、葉適,從王陽(yáng)明到黃宗羲,從章太炎到王國維。馮契也從這里的農家子弟成長(cháng)為哲學(xué)家。他后來(lái)改名為“契”(契,通“鍥”,取“鍥而不舍,金石可鏤”意),以名寓志,其人生就是終身鍥而不舍地求道哲學(xué)。1928年,馮契考入浙江省立杭州初級中學(xué)(今杭州第四中學(xué)),成績(jì)優(yōu)異,為校長(cháng)賞識,一直資助其直至高中畢業(yè)。1931年,馮契考入浙江省立杭州高級中學(xué)(今浙江省杭州高級中學(xué)),數學(xué)成績(jì)尤為優(yōu)異,老師準其免修。1935年參加高考,先后被南開(kāi)大學(xué)數學(xué)系和清華大學(xué)哲學(xué)系錄取,最后決定進(jìn)清華大學(xué)哲學(xué)系。他后來(lái)回憶說(shuō):“當時(shí)的考慮是:要救國,就要有理論,最根本的理論是哲學(xué),我對數學(xué)、科學(xué)、文學(xué)、哲學(xué)都愛(ài)好,學(xué)哲學(xué)大概是最能滿(mǎn)足我廣泛的興趣。”[1]進(jìn)入清華,馮契很快被老師們“另眼有加”。美籍華人、著(zhù)名史學(xué)家何炳棣在回憶文章中,曾為當年修讀馮友蘭的課程成績(jì)獲得第二名而自豪,但又補充說(shuō),第一名是馮契。[2]著(zhù)名史學(xué)家趙儷生曾是馮契的同窗,在他的印象中,馮契“在大學(xué)一二年級時(shí)就不聲不吭地啃大本大本的西文版康德和斯賓諾莎的著(zhù)作。很快,他就被老師們器重。馮友蘭先生講中國哲學(xué)史課,每講到自認為淋漓盡興的時(shí)候,總是向班上說(shuō):‘密密密斯忒兒馮馮馮寶麟,你你有什么意見(jiàn)?’引得我們一教室的人既新奇又嫉妒,整個(gè)講堂七八十個(gè)人,你的眼睛里就只瞧得上一個(gè)馮寶麟,那么我們大家伙只有‘叨陪末座’了。從中也可以看出,馮兄的脫穎欲出,已經(jīng)被老有城府的馮老先生覺(jué)察到了”。[3]對于馮契的求道哲學(xué)而言,清華是“聞道”之地。
        然而,“問(wèn)道”并非兩耳不聞窗外事。1935年入學(xué)后不久,馮契就積極參加呼吁全民族抗日救亡的“一二·九”“一二一六”兩次大游行。隨后加入“平津學(xué)生南下擴大宣傳團”,沿平漢鐵路線(xiàn)南下宣傳抗日。1936年,在反抗軍警搜查清華園的“二二九”事件中,與一些同學(xué)遭到毒打和傳訊,“被打得最厲害的是在搶救蔣南翔斗爭中最勇敢的民先隊員馮寶麟”。[4]蔣南翔為當時(shí)清華地下黨領(lǐng)導人,“民先”是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的“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的簡(jiǎn)稱(chēng)。
        在清華讀書(shū)期間,馮契以“提曼”“艾提曼”“洛丹”等筆名發(fā)表小說(shuō)、詩(shī)歌、散文多篇。1936年5月加入中國左翼作家聯(lián)盟北方部,成為“左聯(lián)”清華園小組成員,該小組的清華學(xué)生還有王瑤、韋君宜、趙儷生等。馮契用文學(xué)宣傳改變黑暗現實(shí)和抗日救亡的思想,如1936年發(fā)表的散文《我愛(ài)北平》這樣寫(xiě)道:“現在我更愛(ài)北平了。因為他是受辱的武士,落難的英雄。敵人的飛機和暮鴉,在他的頭頂翱翔,他報之以粗豪而凄愴的呼聲——學(xué)生和勞動(dòng)大眾的呼聲。”[5]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隨著(zhù)抗日戰爭全面爆發(fā),馮契結束了清華的求學(xué)生涯,走向抗戰前線(xiàn),“受辱的武士”奮起洗刷民族的恥辱。
(二)投身抗日,戰場(chǎng)“悟道”
        1937年12月,馮契在山西臨汾等地參加“山西犧牲救國同盟會(huì )”工作。在山西抗戰前線(xiàn),他讀到毛澤東的《論持久戰》。半個(gè)多世紀后,他仍記憶猶新:“這本書(shū)當時(shí)給前線(xiàn)戰士帶來(lái)的興奮和所起的思想解放作用,沒(méi)有親身經(jīng)歷、體驗過(guò)的人是難以想象出來(lái)的。”“這本書(shū)以其理論力量一下子征服了我們。”“使我們豁然開(kāi)朗,解除了困惑。”“記得讀這本書(shū)的時(shí)候,我完全被吸引住,一口氣讀完了,后來(lái)又反復地讀?!墩摮志脩稹诽貏e使我感受到理論的威力,它以理論的徹底性和嚴密性來(lái)說(shuō)服人,完整地體現了辯證思維的邏輯進(jìn)程。”“他的著(zhù)作中所包含的哲學(xué)即對能動(dòng)的革命的反映論和辯證邏輯的闡發(fā)使我覺(jué)得很親切,也使我感到真正要搞哲學(xué),就應該沿著(zhù)辯證唯物論的路子前進(jìn)。”[6]如果說(shuō)王陽(yáng)明有“龍場(chǎng)悟道”,那么,馮契則是“戰場(chǎng)悟道”。
        1938年春,馮契來(lái)到延安,7月進(jìn)入魯迅藝術(shù)學(xué)院學(xué)習,成為文學(xué)系首批學(xué)員。11月加入中國共產(chǎn)黨。他這樣回憶當時(shí)聆聽(tīng)毛澤東講課的情形:“1938年我在延安聽(tīng)過(guò)他的哲學(xué)課。上千的青年學(xué)員在抗大的操場(chǎng)上聽(tīng)他講辯證唯物論。大家席地而坐,全神貫注,秩序井然。毛澤東同志講課,不但邏輯力量足以掌握全體學(xué)員,而且時(shí)時(shí)穿插一些風(fēng)趣的話(huà),引起全場(chǎng)大笑。所以聽(tīng)他的課,既是受教育,也是一種享受。他那批評‘老子天下第一’的口吻,我至今記憶猶新。我也清楚地記得,他舉‘叫花子耍蛇’為例,說(shuō)哪怕是像蛇那樣可怕的對象,只要摸著(zhù)了它的‘脾氣’(這是他使用的詞),就能控制它,利用它,而不會(huì )害怕它了;也就是說(shuō),自由是對必然性的認識和客觀(guān)世界的改造。像這樣娓娓動(dòng)聽(tīng)地對青年講哲學(xué),確能使人永遠銘記在心,使理論在人心中長(cháng)久地起作用。”[7]
        1938年12月,馮契與“魯藝”的同學(xué)到八路軍第一二〇師實(shí)習,跟隨部隊轉戰華北。帶隊教員是何其芳、沙汀。馮契在師部從事宣傳工作,寫(xiě)出詩(shī)集《北征》。艾思奇將其推薦給上海的讀書(shū)生活出版社,因太平洋戰爭爆發(fā),上海租界淪陷,未能出版。不過(guò),當時(shí)延安《文藝戰線(xiàn)》(周揚主編)上曾發(fā)表過(guò)馮契的詩(shī)作《老太婆許寶英》,歌頌一位來(lái)自河南的老太婆,拋棄了原來(lái)“金耳環(huán),銀手鐲”“多壽多福”的生活,在延安投身于抗戰事業(yè),反映了中國婦女的覺(jué)醒:過(guò)去中國女人,“猶如羊欄里的羊群”,而“現在中國的女人站起來(lái)了!站起來(lái)了,驟然地長(cháng)高,小羊變成母牛般強壯”。[8]一起轉戰華北的部隊戰友,馮契在50多年后仍未能忘懷:“在1939年初,我隨第一二〇師的一個(gè)團從晉察冀到冀中,同行的是一個(gè)名叫雷錫學(xué)的青年同志,他喜歡文學(xué),但當時(shí)是部隊的政治工作干部。兩人在行軍時(shí)同行,晚上睡在一張床上。”一起談?wù)撨^(guò)瞿秋白《多余的話(huà)》,“在過(guò)平漢路的時(shí)候,我和他分手了。而沒(méi)有想到,他不久就在一次戰斗中英勇?tīng)奚?。我為此曾?xiě)過(guò)一篇文章紀念他,發(fā)表在部隊的報紙上,記得在這篇文章中,我還特別寫(xiě)了兩人關(guān)于《多余的話(huà)》的議論”,認為“瞿秋白是個(gè)非常真實(shí)的人”。[9]這隱含著(zhù)他以后的“智慧說(shuō)”需要回答的問(wèn)題:何謂理想人格及如何培養理想人格。1939年6月,馮契返歸延安“魯藝”。
(三)昆明“明道”,上海“達道”
        1939年9月,馮契告別延安,11月到達昆明西南聯(lián)大復學(xué)。1941年7月本科畢業(yè),入清華文科研究所,受業(yè)于金岳霖、馮友蘭、湯用彤等。他后來(lái)有多篇文章回憶受教于三位老師的情景:“金先生重視對理論作邏輯分析,通過(guò)示范給我嚴格的思維訓練,要求我提出的每個(gè)論點(diǎn)都經(jīng)過(guò)嚴密論證。”“湯先生注意依據翔實(shí)的資料來(lái)獲得貫通的理論,善于啟發(fā),鼓勵我自由思考,去探求玄遠的哲理境界。”[10]馮先生“‘新理學(xué)’的真正貢獻在于它將邏輯分析方法運用于中國哲學(xué),使得蘊藏在中國傳統哲學(xué)中的理性精神得到了發(fā)揚”。[11]跟從金岳霖做研究生,馮契讀了他的《知識論》手稿和《論道》,“真正感受到自己有一個(gè)哲學(xué)問(wèn)題非要解決不可”,這就是知識與智慧的關(guān)系問(wèn)題。對此進(jìn)行探討的初步成果,是他1944年寫(xiě)成的研究生畢業(yè)論文《智慧》(發(fā)表于1947年的《哲學(xué)評論》)。由此,馮契“給自己規定了一個(gè)哲學(xué)任務(wù),就是要根據實(shí)踐唯物主義辯證法來(lái)闡明由無(wú)知到知,由知識到智慧的辯證運動(dòng)”。[12]如其所概括的,《智慧》是實(shí)現這個(gè)任務(wù)的“起點(diǎn)”,而晚年的“智慧說(shuō)三篇”“仿佛又在向這個(gè)出發(fā)點(diǎn)復歸”。[13]這就是從“明道”走向“達道”。如此50來(lái)年的鍥而不舍是時(shí)代問(wèn)題通過(guò)其個(gè)人感受而具體化的反映。馮契認為,“中國向何處去”的時(shí)代課題,要求回答中國文化、民族精神向何處去,這就必須在哲學(xué)領(lǐng)域解決20世紀以來(lái),在西方和中國存在并發(fā)展著(zhù)的科學(xué)主義和人文主義、實(shí)證主義和非理性主義的對立。這樣才能“使中國哲學(xué)既發(fā)揚中國的民族特色,又能夠會(huì )通中西,使它成為世界哲學(xué)的有機組成部分”。[14]讓中國在哲學(xué)上、精神上站立起來(lái)。“智慧說(shuō)”以解決科學(xué)主義和人文主義、實(shí)證主義和非理性主義的對立為主旨,向世界交出了中國哲學(xué)家的答卷。
        在西南聯(lián)大,馮契參加了學(xué)校地下黨領(lǐng)導的學(xué)生組織“群社”,積極投身抗日救亡和爭民主、反獨裁的斗爭,做了大量的宣傳、聯(lián)絡(luò )工作,介紹進(jìn)步同學(xué)到中學(xué)任教,在中學(xué)組織讀書(shū)會(huì )并代購進(jìn)步書(shū)籍,到少數民族地區宣傳抗日民主、籌建武裝革命根據地等。馮契說(shuō):這是“義不容辭”的,雖然自己讀書(shū)的時(shí)間少了,“我不以為這是犧牲,參加一些革命工作,多和革命同志交往,使我能接觸實(shí)際,比較能把握時(shí)代的脈搏,這對于從事哲學(xué)探索的人是必要的”。[15]
        結束研究生學(xué)業(yè)后,1944年8月至1946年6月,馮契受聘國立云南大學(xué)文史系講師,由此開(kāi)始了長(cháng)達半個(gè)世紀的教師生涯。1946年8月到上海,先后任教于同濟大學(xué)、上海紡織工學(xué)院、大夏大學(xué)等。從1946年起至上海解放,馮契常為《時(shí)與文》《展望》等雜志撰文,用思想的力量鼓舞人們尤其是知識分子,為迎接新中國而奮進(jìn)。如《知識分子的彷徨》指出:徘徊在岔路口的知識分子,其實(shí)只有進(jìn)或退兩個(gè)相反的方向,“退,則撿起中西的腐朽傳統,扮起虛偽的面孔。進(jìn),則繼承革命的遺產(chǎn),惟真理是從”。[16]馮契還積極投入中共外圍組織上海大學(xué)教授聯(lián)誼會(huì )(簡(jiǎn)稱(chēng)“大教聯(lián)”)的活動(dòng),團結高校教師迎接上海解放。1951年,受聘為華東師范大學(xué)教授,直至去世。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馮契求道之心日堅,盡管遭受到一些曲折磨難,但他仍堅定信念。1956年,他因一篇文章受到批判和處分。但他還是在1957年出版了著(zhù)作《怎樣認識世界》(中國青年出版社),這是實(shí)現原定“哲學(xué)任務(wù)”從“起點(diǎn)”到“復歸”的中間站。趁到北京開(kāi)會(huì )之便,馮契請金岳霖當面談他對這本著(zhù)作的意見(jiàn),兩人“就如何研究和發(fā)展辯證唯物主義認識論問(wèn)題,作了長(cháng)時(shí)間的討論,直至深夜”。[17]這本著(zhù)作受到毛澤東關(guān)注,他要求秘書(shū)“找四、五、六、七本送給同我接近的青年同志閱讀”。[18]“文革” 十年浩劫,馮契幾次被“抄家”,數百萬(wàn)字的手稿從此下落不明。他說(shuō):對此起初“確實(shí)感到十分沮喪,心情黯然”,后來(lái)意識到,“只要保持心靈的自由思考,還是有條件使自己的探索繼續下去。這樣,我終于比較平靜下來(lái)了,而且經(jīng)過(guò)心靈的自由思考,經(jīng)過(guò)系統的反思,我覺(jué)得自己對祖國的前途、社會(huì )主義的前景,都還是有信心的。對實(shí)踐唯物主義辯證法的哲學(xué)理論,我經(jīng)過(guò)思考,仍然作了肯定的選擇”。[19]這樣的堅定信念和無(wú)悔選擇,激勵馮契在浩劫之后,盡管已過(guò)花甲之年,依然煥發(fā)出創(chuàng )造的活力,在最后近20年里,貢獻出了原創(chuàng )性的哲學(xué)成果:以“智慧說(shuō)三篇”(《認識世界和認識自己》《邏輯思維的辯證法》《人的自由和真善美》)為核心的哲學(xué)體系和以“哲學(xué)史兩種”(《中國古代哲學(xué)的邏輯發(fā)展》《中國近代哲學(xué)的革命進(jìn)程》)為代表的中國哲學(xué)研究論著(zhù)。馮友蘭1985年寫(xiě)信祝賀馮契出版《中國古代哲學(xué)的邏輯發(fā)展》,賀信說(shuō):“以一己之力完成如此鴻篇巨制,在近年實(shí)屬罕見(jiàn)。”馮契在“文革”后看望金岳霖,向他表示還要圍繞知識和智慧的關(guān)系繼續深入研究,寫(xiě)出幾種著(zhù)作,金岳霖“連聲說(shuō):‘好!好!你寫(xiě)出來(lái)!現在像你這樣多年來(lái)一直專(zhuān)心搞哲學(xué)問(wèn)題研究的人不多’”。[20]這樣的“罕見(jiàn)”和“不多”,說(shuō)出了馮契求道50多年的不易和精彩。
 
[1] 馮契:《認識世界和認識自己》,《馮契文集》(增訂版)第一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第5頁(yè)。
[2] 參見(jiàn)何炳棣:《讀史閱世六十年》,桂林:廣西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05年版,第66 頁(yè)。
[3] 趙儷生:《記王瑤和馮契》,《趙儷生高昭一夫婦回憶錄》,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第185—186頁(yè)。
[4] 清華大學(xué)中共黨史教研組:《一二·九運動(dòng)史》,北京:北京出版社1980年版,第114頁(yè)。
[5] 馮契:《智慧的探索·補編續》,《馮契文集》(增訂版)第十一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第83頁(yè)。
[6] 馮契:《認識世界和認識自己》,《馮契文集》(增訂版)第一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第11 頁(yè)。
[7] 馮契:《智慧的探索·補編續》,《馮契文集》(增訂版)第十一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第505—506頁(yè)。
[8] 馮契:《智慧的探索·補編續》,《馮契文集》(增訂版)第十一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第33頁(yè)。
[9] 馮契:《哲學(xué)講演錄·哲學(xué)通信》,《馮契文集》(增訂版)第十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第 324—325頁(yè)。
[10] 馮契:《智慧的探索》,《馮契文集》(增訂版)第八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第486頁(yè)。
[11] 馮契:《智慧的探索》,《馮契文集》(增訂版)第八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第374頁(yè)。
[12] 馮契:《認識世界和認識自己》,《馮契文集》(增訂版)第一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第7—16頁(yè)。
[13] 馮契:《智慧的探索》,《馮契文集》(增訂版)第八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第600頁(yè)。
[14] 馮契:《認識世界和認識自己》,《馮契文集》(增訂版)第一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第12頁(yè)。
[15] 馮契:《智慧的探索》,《馮契文集》(增訂版)第八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第601頁(yè)。
[16] 馮契:《智慧的探索·補編》,《馮契文集》(增訂版)第九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第106頁(yè)。
[17] 馮契:《智慧的探索》,《馮契文集》(增訂版)第八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第252頁(yè)。
[18]毛澤東:《致林克》,《毛澤東書(shū)信選集》,北京: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573頁(yè)。
[19] 馮契:《認識世界和認識自己》,《馮契文集》(增訂版)第一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第19—20頁(yè)。
[20] 馮契:《智慧的探索》,《馮契文集》(增訂版)第八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第514頁(yè)。
 
中西馬會(huì )通  論和史一體
 
圖片
        馮契的主要學(xué)術(shù)成就,如上所說(shuō)是以“智慧說(shuō)三篇”和“哲學(xué)史兩種”為代表的。按照他所說(shuō)的“哲學(xué)是哲學(xué)史的總結,哲學(xué)史是哲學(xué)的展開(kāi)”,[1]這兩大成果是有著(zhù)內在聯(lián)系、相互貫通的整體。馮契說(shuō),自己“始終相信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正確性,不過(guò)認為應該創(chuàng )造性地對待它”,就是說(shuō),“只有像小雞一樣破殼而出,才真正吸取了雞蛋的營(yíng)養”。[2]對于中西哲學(xué),他也是入乎其內出乎其外。在論文《智慧》的準備時(shí)期,他給“自己開(kāi)了兩個(gè)書(shū)單子:西方從古希臘到維也納學(xué)派,中國從先秦到‘五四’,按歷史順序選讀各家主要著(zhù)作,有的精讀,有的略讀”。[3]但并不由此“以為西方哲學(xué)史從蘇格拉底到馬克思,中國哲學(xué)史從孔子、老子到毛澤東,有那么多的天才,創(chuàng )造了那么多博大精深的哲學(xué)體系,后人還能有什么創(chuàng )造呢?”[4]馮契的學(xué)術(shù)成果體現了會(huì )通中、西、馬的原創(chuàng )精神。
(一) 哲學(xué)史兩種,貫通古與今
        《中國古代哲學(xué)的邏輯發(fā)展》和《中國近代哲學(xué)的革命進(jìn)程》,系統研究了先秦到1949年的中國哲學(xué)史,共100多萬(wàn)字。以個(gè)人完成中國哲學(xué)通史,迄今尚未有第二人。馮契力求“達到用哲學(xué)家的眼光研究哲學(xué)史,借鑒哲學(xué)史來(lái)進(jìn)行哲學(xué)創(chuàng )作的較高境界”,[5]其哲學(xué)史研究和哲學(xué)創(chuàng )作正體現了這樣的境界。不過(guò),他以為“智慧學(xué)說(shuō),即關(guān)于性和天道的認識,是最富于民族傳統特色的,是民族哲學(xué)傳統中最根深蒂固的東西”。[6]因此,馮契在20世紀80年代首先出版了哲學(xué)史兩種:《中國古代哲學(xué)的邏輯發(fā)展》(上、中、下)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在1983—1985年出版,《中國近代哲學(xué)的革命進(jìn)程》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在1989年出版。
        《中國古代哲學(xué)的邏輯發(fā)展》的《緒論》擯棄長(cháng)期禁錮人們頭腦的日丹諾夫的哲學(xué)史定義,提出哲學(xué)史的新定義:“根源于人類(lèi)社會(huì )實(shí)踐、主要圍繞著(zhù)思維與存在關(guān)系問(wèn)題而展開(kāi)的認識的辯證運動(dòng)。”還論述了中西哲學(xué)的特點(diǎn):在邏輯學(xué)和自然觀(guān)上,中國較早發(fā)展了“一陰一陽(yáng)之謂道”的辯證邏輯和以氣一元論為基礎的辯證法自然觀(guān),而西方則較早發(fā)展了形式邏輯和原子論;在考察人的自由的問(wèn)題上,中國傳統倫理學(xué)注重自覺(jué)原則,而在美學(xué)上較早提出了言志說(shuō)和意境理論,西方人則高揚自愿原則和較早提出模仿說(shuō)及典型性格理論。
        先秦哲學(xué)圍繞“天人”“名實(shí)”之辯展開(kāi),構成了中國哲學(xué)發(fā)展的第一個(gè)大“圓圈”:孔子尊重人的理性,但導致先驗論,墨子注重經(jīng)驗而與孔子對立,老子以“反者道之動(dòng)”的辯證法超越孔、墨,但走向唯心論。爾后,《管子》用直觀(guān)唯物論克服《老子》的唯心論,是唯物論的唯理論,孟子發(fā)展孔子的思想,是唯心論的唯理論,他們和早期法家是獨斷論,《莊子》用相對主義予以反對,惠施和公孫龍則是相對主義和絕對主義的對立,后期墨家進(jìn)而建立了形式邏輯體系,荀子對“天人”“名實(shí)”之辯做了比較正確的總結,達到了樸素唯物論和樸素辯證法的統一。此后,韓非強調斗爭,《呂氏春秋》則注重統一,《易傳》有豐富的辯證法,同時(shí)是漢代神學(xué)唯心論的先河。
        秦漢至清代哲學(xué)是中國哲學(xué)螺旋形發(fā)展的第二個(gè)大圓圈。漢代哲學(xué)論爭中心是“或使”“莫為”之爭和“形神”之辯。董仲舒是神學(xué)目的論的“或使”說(shuō),《淮南子》是機械論的“或使”說(shuō),王充以“氣自變”的觀(guān)點(diǎn),批判天人感應論,反對了各種“或使”說(shuō),發(fā)展了“莫為”說(shuō)。魏晉哲學(xué)以“有無(wú)(動(dòng)靜)”之辯為中心。王弼的“貴無(wú)”說(shuō)和裴頠的“崇有”論是各自強調一面,向秀、郭象《莊子注》試圖以“有而無(wú)之”綜合“貴無(wú)”說(shuō)和“崇有”論,有相對主義傾向;僧肇由此發(fā)展出“非有非無(wú)”,是更極端的相對主義,范縝則以玄學(xué)體用不二的原理提出了“形質(zhì)神用”,對“形神”之辯做了較好總結。隋唐因佛教盛行,“心物”之辯成為論爭中心,各宗派都主張“心外無(wú)物”,但各自夸大“心”的某個(gè)側面:天臺宗強調內省,法相宗突出經(jīng)驗,華嚴宗側重理性,禪宗提出“不立文字,直指本心”,掃除煩瑣教義。同時(shí)“力命”之爭作為“天人”之辯的側面得到考察,禪宗和道教李筌夸大主觀(guān)意志的作用,柳宗元、劉禹錫闡述了天人辯證關(guān)系,對“力命”之爭做了批判總結。兩宋到明清之際,哲學(xué)論爭中心是“理氣(道器)”之辯和“心物(知行)”之辯。張載以氣一元論總結了魏晉以來(lái)的“有無(wú)(動(dòng)靜)”之辯,并開(kāi)啟了“理氣(道器)”之辯。程朱理學(xué)講“理在氣先”“知先行后”,是先驗論;陳亮、葉適事功學(xué)派主張“理在事中”,注重“行”,有經(jīng)驗論傾向;陸王心學(xué)的“心即理”“知行合一”也是先驗論,但不同于程朱,突出主觀(guān)能動(dòng)性。后來(lái)王夫之對“理氣(道器)”之辯和“心物(知行)”之辯作了批判總結,體現了樸素唯物論和樸素辯證法的統一。而黃宗羲和顧炎武對宋明理學(xué)的反省,分別具有唯心辯證法和直觀(guān)唯物論的色彩;戴震對理學(xué)的批判具有直觀(guān)唯物論和形而上學(xué)傾向,預示著(zhù)類(lèi)似西方機械唯物主義階段的近代哲學(xué)即將來(lái)臨。
        中國近代(1840—1949年)哲學(xué)發(fā)展歷程是中國哲學(xué)史的第三個(gè)大圓圈。中國近代哲學(xué)革命在“古今中西”之爭制約下,主要圍繞歷史觀(guān)、認識論、邏輯和方法論及人的自由和理想問(wèn)題展開(kāi),既受到西方近現代哲學(xué)的影響,又是中國傳統哲學(xué)在近代的轉化和發(fā)展。傳統的“理氣(道器)”之辯在近代首先演變?yōu)闅v史觀(guān)問(wèn)題,從龔自珍、魏源到鄭觀(guān)應等,都以“道器”范疇來(lái)表達變易史觀(guān),由此發(fā)展到用進(jìn)化論來(lái)闡釋歷史演變,再進(jìn)一步發(fā)展為唯物史觀(guān)及一般的辯證發(fā)展觀(guān)。近代哲學(xué)的認識論,依然以“心物(知行)”之辯為中心,魏源首先提出了有近代氣息的知行學(xué)說(shuō),康有為、嚴復、梁?jiǎn)⒊瑥娬{開(kāi)民智為先,章太炎、孫中山在與改良派的爭論中,表現出對知行關(guān)系的辯證認識。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歷史觀(guān)和認識論在“心物”之辯上逐步結合起來(lái),成為中國近代哲學(xué)的主線(xiàn),由毛澤東用馬克思主義的“能動(dòng)的革命的反映論”做了總結。傳統的“名實(shí)”之辯在近代主要是邏輯學(xué)和方法論的問(wèn)題,“天人”之辯在近代主要是討論人的自由和理想問(wèn)題,這兩方面的論爭,中國近代哲學(xué)未能做出系統總結,由此留下了進(jìn)一步發(fā)展中國近代哲學(xué)革命的任務(wù)。
        以上是馮契哲學(xué)史的兩種主要觀(guān)點(diǎn)。
(二) 智慧說(shuō)三篇,轉識而成智
        “智慧說(shuō)三篇”構建了馮契“智慧說(shuō)”哲學(xué)體系 。他在20世紀50年代提出“化理論為方法,化理論為德性”,認為理論聯(lián)系實(shí)際可以從兩方面著(zhù)手:運用理論作為思想方法,貫徹于自己的活動(dòng);運用理論來(lái)培養自己的德性,提高思想覺(jué)悟。“智慧說(shuō)三篇”正是按照這樣的原則建構的?!墩J識世界和認識自己》是講“理論”,即廣義認識論的理論,而《邏輯思維的辯證法》和《人的自由和真善美》,則是講“方法”和“德性”,即廣義認識論的理論轉化為認識世界的方法和培養德性的途徑。所以,這三本著(zhù)作各具相對獨立性,又互相聯(lián)系成一個(gè)整體,《認識世界和認識自己》是其主干,而《邏輯思維的辯證法》和《人的自由和真善美》是其兩翼。
        《認識世界和認識自己》 的主旨,是闡述基于實(shí)踐的認識過(guò)程的辯證法,特別是如何通過(guò)“轉識成智”的飛躍,獲得關(guān)于性與天道的認識。馮契從哲學(xué)史研究中,把認識論主要問(wèn)題概括為四個(gè):感覺(jué)能否給予客觀(guān)實(shí)在?理論思維能否把握普遍有效的規律性知識?邏輯思維能否把握具體真理(首先是世界統一原理和發(fā)展原理)?理想人格或自由人格如何培養?并且闡明了西方哲學(xué)的傳統是主要討論前兩個(gè)問(wèn)題,中國傳統哲學(xué)主要討論后兩個(gè)問(wèn)題。他指出以往受西方實(shí)證主義影響,把認識論局限在前兩個(gè)問(wèn)題,從這樣的狹義認識論出發(fā),就會(huì )認為中國傳統哲學(xué)很少討論認識論,從而貶低甚至否認中國哲學(xué)。有鑒于此,他把立足于上述四個(gè)問(wèn)題的認識論稱(chēng)為廣義認識論。這是對中國哲學(xué)傳統的“接著(zhù)講”,即會(huì )通中、西、馬的“接著(zhù)講”。該著(zhù)作對上述四個(gè)問(wèn)題做了系統考察,闡明了從無(wú)知到知,從知識到智慧的認識過(guò)程辯證法;從主體和客體的關(guān)系來(lái)說(shuō),這樣的認識過(guò)程是:自在之物的本然界轉化為知識經(jīng)驗領(lǐng)域的事實(shí)界,進(jìn)而走向運用邏輯思維把握事物各種聯(lián)系的可能界,把合乎人的需要的可能性化為現實(shí),便是創(chuàng )造了價(jià)值,即作為人化自然的價(jià)值界。如此的過(guò)程,從客體來(lái)說(shuō),是自在之物不斷化為為我之物,進(jìn)入為人所知的領(lǐng)域;而從主體來(lái)說(shuō),是精神由自在走向自為,使得自然稟賦的天性逐漸發(fā)展為自由的德性。在這里,認識世界和認識自己不是割裂的,而是在實(shí)踐基礎上相互作用和相互促進(jìn),經(jīng)過(guò)凝道而成德、顯性以弘道,達到轉識成智,造就自由的德性,體驗到相對中的絕對、有限中的無(wú)限。
        《邏輯思維的辯證法》的主旨是講化理論為方法,說(shuō)明認識的辯證法如何通過(guò)邏輯思維的范疇,轉化為方法論的一般原理。馮契以馬克思主義客觀(guān)辯證法、認識論和邏輯相統一的思想,吸取西方哲學(xué)概念、范疇學(xué)說(shuō),對于中國傳統哲學(xué)的辯證邏輯加以創(chuàng )造性轉化和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構建了以“類(lèi)”(包括一系列在“知其然”認識階段運用的范疇)、“故”(包括一系列在“求其所以然”認識階段運用的范疇)、“理”(包括一系列在“明其必然與當然”認識階段運用的范疇)作為秩序安排的辯證思維范疇體系。這樣的知類(lèi)、求故、明理的范疇體系,揭示了人們的認識由現象到本質(zhì)所必經(jīng)的環(huán)節。馮契指出,以得自客觀(guān)現實(shí)和認識過(guò)程的辯證法之道,來(lái)還治客觀(guān)現實(shí)和認識過(guò)程本身,就是把理論化為方法。這主要有兩條基本要求:貫穿于邏輯范疇體系中的對立統一原理轉化為分析與綜合相結合,認識過(guò)程的辯證法的運用表現為理論和實(shí)際的統一。這用荀子的話(huà)來(lái)說(shuō),這兩條基本要求就是“辨合”和“符驗”,所謂“辨合”即分析與綜合相結合,而“符驗”則是理論要受實(shí)踐的檢驗。“辨合”和“符驗”不能分割,兩者的統一是唯物主義的辯證邏輯的全部方法論。進(jìn)行“辨合”和“符驗”,需要運用“類(lèi)”“故”“理”這些邏輯范疇,如《荀子·正名》所說(shuō):“辨異而不過(guò),推類(lèi)而不悖,聽(tīng)則合文,辨則盡故,以正道而辨奸,猶引繩以持曲直。”因此,辯證方法的基本要求與辯證邏輯范疇是一致的。
        《人的自由和真善美》的主旨是講化理論為德性,主要涉及價(jià)值論問(wèn)題,基本觀(guān)點(diǎn)是:人類(lèi)的自由在于達到真、善、美的統一。馮契指出,認識的辯證法貫徹于價(jià)值論領(lǐng)域,表現為在使理想成為現實(shí)以創(chuàng )造真、善、美的活動(dòng)中,培養了自由人格的德性。認識活動(dòng)包括認知和評價(jià),二者不能分割,但可以區分。簡(jiǎn)單地說(shuō),認知是判斷真或假,評價(jià)則是判斷好或惡、利或害,這就是廣義的價(jià)值,好或利為正價(jià)值,而惡或害為負價(jià)值。在精神價(jià)值領(lǐng)域里,同人的精神力量知、意、情相聯(lián)系,則有真、善、美價(jià)值的創(chuàng )造,體現在科學(xué)、道德、藝術(shù)等文化成果中。真、善、美及功利等價(jià)值領(lǐng)域構成統一的價(jià)值體系,認識的辯證法貫穿于其中,最主要的是兩條:理想與現實(shí)的統一,天與人、性與道的統一;而勞動(dòng)是兩者統一的橋梁。合理的價(jià)值體系的基本原則是:自然原則和人道原則的統一,人的本質(zhì)力量亦即理性與非理性(情、意)的全面發(fā)展,自由個(gè)性和集體精神互相促進(jìn),達到個(gè)性解放和大同團結相統一。人類(lèi)應在創(chuàng )造文化的同時(shí)培養平民化的自由人格,而不是以高不可攀的“圣人”為理想人格,其培養途徑是:實(shí)踐和教育相結合,世界觀(guān)、人生觀(guān)的培養和德育、智育、美育相統一,集體幫助和個(gè)人主觀(guān)努力相結合。
        以上是馮契“智慧說(shuō)三篇”的主要觀(guān)點(diǎn)。
 
[1] 馮契:《中國古代哲學(xué)的邏輯發(fā)展》(下),《馮契文集》(增訂版)第六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第391頁(yè)。
[2] 馮契:《哲學(xué)講演錄·哲學(xué)通信》,《馮契文集》(增訂版)第十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第366頁(yè)。
[3] 馮契:《智慧的探索》,《馮契文集》(增訂版)第八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第594頁(yè)。
[4] 馮契:《認識世界和認識自己》,《馮契文集》(增訂版)第一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第17頁(yè)。
[5] 馮契:《認識世界和認識自己》,《馮契文集》(增訂版)第一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第418頁(yè)。
[6] 馮契:《認識世界和認識自己》,《馮契文集》(增訂版)第一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第23頁(yè)。
 
簡(jiǎn)短的結語(yǔ)
圖片
        馮契去世后,其主要論著(zhù)編為《馮契文集》(1996—1998年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陸續出版,共10卷;2016年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出版增訂版,共11卷)。在2015年馮契百年誕辰之際,上海電視臺攝制了兩集紀錄片《馮契》,生動(dòng)地展現了馮契的生平和思想、為人與為學(xué),該片在上海電視臺紀實(shí)頻道《大師》欄目多次播放,在社會(huì )上產(chǎn)生較大反響。馮契的學(xué)術(shù)成就在海內外有著(zhù)廣泛影響,以其為研究對象的國內著(zhù)作有10余部,海外學(xué)者用英語(yǔ)、日語(yǔ)、法語(yǔ)等語(yǔ)言發(fā)表的論文有30多篇。2018年5月,上海市委宣傳部和華東師范大學(xué)共同在華東師范大學(xué)校園里建立的“馮契學(xué)術(shù)成就陳列室”正式開(kāi)放。馮契的身后,可以說(shuō)是文章譽(yù)四海,智慧傳薪火。他在瞻望21世紀中國哲學(xué)時(shí)說(shuō):“我們正面臨著(zhù)世界性的百家爭鳴。海內外的中國哲學(xué)各學(xué)派,都將在國際范圍的百家爭鳴中接受考驗。”“現代人要憑借傳統來(lái)創(chuàng )造,而傳統也因為現代人的創(chuàng )新而煥發(fā)青春。當中國現代哲學(xué)發(fā)揚其民族特色而成為世界哲學(xué)的重要組成部分時(shí),中國傳統哲學(xué)在世界上的影響也將進(jìn)一步擴大。”[1]馮契的學(xué)術(shù)成就正展示出這樣的前景。
 
[1] 馮契:《智慧的探索》,《馮契文集》(增訂版)第8卷,第613、614頁(yè)。
 
主要論著(zhù)
圖片
 
  1. 《認識世界和認識自己》,《馮契文集》(增訂版)第一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
2.《邏輯思維的辯證法》,《馮契文集》(增訂版)第二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
3.《人的自由和真善美》,《馮契文集》(增訂版)第三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
4.《中國古代哲學(xué)的邏輯發(fā)展》(上),《馮契文集》(增訂版)第四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
5.《中國古代哲學(xué)的邏輯發(fā)展》(中),《馮契文集》(增訂版)第五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
6.《中國古代哲學(xué)的邏輯發(fā)展》(下),《馮契文集》(增訂版)第六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
7.《中國近代哲學(xué)的革命進(jìn)程》,《馮契文集》(增訂版)第七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
8.《智慧的探索》,《馮契文集》(增訂版)第八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
9.《智慧的探索·補編》,《馮契文集》(增訂版)第九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
10.《哲學(xué)講演錄·哲學(xué)通信》,《馮契文集》(增訂版)第十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
11.《智慧的探索·補編續》,《馮契文集》(增訂版)第十一卷,上海:華東師范大學(xué)出版社2016年版。
 
圖片
 
圖片
 
(撰稿者:陳衛平,華東師范大學(xué)哲學(xué)系教授)
原文載《國際儒學(xué)聯(lián)合會(huì )顧問(wèn)小傳》(第二輯)2023年9月第1版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