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現代
孫叔平先生對新時(shí)期中哲史研究的艱難開(kāi)拓
發(fā)表時(shí)間:2023-09-06 15:33:02    作者:洪修平    來(lái)源:《江海學(xué)刊》2016年第2期
        孫叔平先生的中國哲學(xué)史研究成果,集中體現于他的重要代表作《中國哲學(xué)史稿》1。這部近百萬(wàn)字的個(gè)人哲學(xué)史專(zhuān)著(zhù),于20世紀80年代甫一出版,便好評如潮。雖然此書(shū)寫(xiě)作并出版于特殊的年代,有鮮明的時(shí)代特征,但如果以歷史唯物主義的態(tài)度,從特定的歷史場(chǎng)境中對之加以考察,就可發(fā)現其在中國哲學(xué)史研究領(lǐng)域所做的篳路藍縷的艱難探索,對新時(shí)期中國哲學(xué)史研究做出了別人難以企及的重要開(kāi)拓。
        根據現有資料,孫先生從1962年初開(kāi)始研究中國哲學(xué)史。他先是從閱讀中國哲學(xué)家的原著(zhù)、編排他們的哲學(xué)論點(diǎn)做起,按時(shí)代分段,從孔夫子到孫中山,按人物逐個(gè)地認真細讀,并隨手標出他們的哲學(xué)論點(diǎn),寫(xiě)出他們的生平事跡,一個(gè)時(shí)代搞完,寫(xiě)個(gè)概觀(guān),最終匯集成《中國哲學(xué)家論點(diǎn)匯編》。到1963年底,完成至兩宋。1964年因病休養,1965年初又關(guān)起門(mén)偷偷地繼續努力,到1966年上半年做完了論點(diǎn)匯編工作。下半年“文革”開(kāi)始,中國哲學(xué)史的研究工作被迫停了下來(lái)。1974年初,孫先生從“五七干校”回到南京的家里,借助于自己編纂的《中國哲學(xué)家論點(diǎn)匯編》,以69歲的高齡開(kāi)始了《中國哲學(xué)史稿》的寫(xiě)作,用一年多的時(shí)間完成了七十萬(wàn)字左右的《中國哲學(xué)史稿》初稿2??梢?jiàn),孫先生的中國哲學(xué)史研究和寫(xiě)作,乃是開(kāi)始于極“左”思潮泛濫的1962年3,主體部分完成于“文革”期間。且不說(shuō)“文革”一開(kāi)始孫先生就“第一批被‘炮轟’、‘火燒’、‘腳踏’,成為江蘇地區最先被揪出來(lái)的‘階級敵人’和‘反動(dòng)學(xué)術(shù)權威’之一,多次遭到批判和揪斗、并被游街示眾”4,就是在20世紀60年代初整編中國哲學(xué)史資料時(shí),已經(jīng)有人給孫先生送了“厚古薄今”、“忽視政治”等幾頂帽子,但孫先生頂住壓力,并不“陽(yáng)奉”,卻是“陰違”。即使如此,在這樣的氛圍下,《史稿》的寫(xiě)作不可能沒(méi)有時(shí)代的烙印,透過(guò)這種烙印,我們看到了當時(shí)從事中國哲學(xué)史研究的艱難。
        再來(lái)看《史稿》的修訂補充和出版。1976年粉碎“四人幫”,孫先生開(kāi)始修訂補充《史稿》。他深感沒(méi)有寫(xiě)佛教哲學(xué)家的專(zhuān)章是一大缺憾,于是借了佛教《大藏經(jīng)》等,在1977~1978年間補寫(xiě)了佛教哲學(xué)家的專(zhuān)章。書(shū)稿基本完成后,他又逐章對全稿進(jìn)行了修改,最后送交出版社,由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年和1981年分上下兩冊正式出版。由此可知,《史稿》的修訂補充是在粉碎“四人幫”以后,改革開(kāi)放啟幕之時(shí)。雖然在交出版社之前,孫先生對書(shū)稿做了修訂,但由于長(cháng)期的高血壓和緊張工作,他在1976年和1978年先后兩次犯了腦血栓,特別是第二次,他自述“躺倒一個(gè)整月,在醫生的救助下,掙扎了半年,我又站了起來(lái)??墒?,行動(dòng)不便,語(yǔ)言不利”,正是在這種身體狀況下,他“從事于舊作的修訂和新作的出版”5?!秾O叔平主要革命與學(xué)術(shù)活動(dòng)年表》也記載說(shuō):1978年“9月,在南京大學(xué)校長(cháng)、他的老戰友匡亞明的盛情相邀下,回到了闊別近30年的南大,并擔任哲學(xué)系的系主任”。因“多年撰寫(xiě)《史稿》的過(guò)度勞累,不久突患中風(fēng),被送進(jìn)醫院。住院期間,不顧重病在身,完成了《史稿·序言》的修改稿”6。這就是說(shuō),《史稿》交付出版之前,孫先生的身體已經(jīng)不允許他對《史稿》再做大的修訂了。這也是孫先生生前一直引以為憾的。但假如孫先生在生前能完成《史稿》的修訂,當時(shí)的學(xué)術(shù)環(huán)境又是如何的呢?
        我們以1981年10月在杭州召開(kāi)的“全國宋明理學(xué)討論會(huì )”為例來(lái)看一下孫先生當時(shí)對中國哲學(xué)史研究的開(kāi)拓之艱難。當時(shí)因為改革開(kāi)放不久,極“左”思潮并沒(méi)有完全消退。孫先生作為馬克思主義哲學(xué)理論家,根據自己對中國哲學(xué)史的研究,認為以歷史唯物主義為指導,不應該在研究古代哲學(xué)家之前就先給他戴上唯物主義或唯心主義的帽子。就這么一個(gè)在今天看來(lái)仍然有濃重時(shí)代色彩的觀(guān)點(diǎn),在當時(shí)卻引起了不小的爭論,甚至有人欲對之展開(kāi)大批判。據孫先生的女兒孫亦平教授回憶:“父親在大會(huì )發(fā)言時(shí),不僅談到他寫(xiě)《中國哲學(xué)史稿》的過(guò)程,而且還談到了他對應以什么方法來(lái)研究中國哲學(xué)的看法。他認為:對古代哲學(xué)家,不要簡(jiǎn)單地給他們戴上唯物或唯心的帽子。因為就某個(gè)哲學(xué)家來(lái)說(shuō),可能在某些問(wèn)題上表現出唯物的傾向,而在另一些問(wèn)題上卻會(huì )表現出唯心的傾向,有些哲學(xué)家的思想本身就在變化,因此很難下絕對的斷語(yǔ)。這本來(lái)是一種實(shí)事求是的研究態(tài)度,是一種學(xué)術(shù)研究方法的討論,但在那個(gè)唯物就是正確,唯心就是反動(dòng)的獨斷論盛行的年代,父親的發(fā)言猶如一石激起千層浪。思想解放者大為贊賞,思想保守者則認為過(guò)于激進(jìn)。會(huì )下馬上炸開(kāi)了鍋。一些思想‘左’傾的人跳出來(lái),說(shuō)父親宣揚的是‘光頭哲學(xué)’,準備大加批判,而一些思想解放者,則為父親的發(fā)言叫好。……隨著(zhù)時(shí)間的推移,人們越來(lái)越感到父親當年的遠見(jiàn)卓識。”7
        據參加此次會(huì )議的高令印等教授回憶:“這是‘文化大革命’極‘左’思潮剛剛過(guò)后的首次宋明理學(xué)學(xué)術(shù)會(huì )議,極‘左’的學(xué)術(shù)方法似乎還想占上風(fēng)。在老一輩的學(xué)者中,由于治馬克思主義哲學(xué)出身而又轉向治中國哲學(xué)史的孫叔平的演講,引出會(huì )議個(gè)別人進(jìn)行圍攻批判,使會(huì )議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陰影。劉述先較詳細地記述了全過(guò)程。”8據海外學(xué)者劉述先教授的記述:孫叔平教授“他本人是服膺馬克思主義的原則,但不礙別人取其他的方法與觀(guān)點(diǎn),似乎不必限制太多。……他認為從大潮流來(lái)看,唯物唯心雖可劃分,但應用到具體的個(gè)人就問(wèn)題多多。唯心論者可以對,唯物論者可以錯??鬃又v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他反對階級成分論。有三兄弟,一個(gè)跟汪精衛,一個(gè)追隨蔣,還有一個(gè)做人民解放軍,試問(wèn)怎樣用階級成分來(lái)解釋。所以我們必須看實(shí)際的材料來(lái)下判斷,切不可以戴帽子。所以他倡導光頭哲學(xué)。宋儒講‘存天理、滅人欲’在當時(shí)發(fā)生的是好的作用,對統治階層有所拘束,故我們要為朱子呼冤。而各人在學(xué)術(shù)上的見(jiàn)解不必強同,還是百花齊放的好。……他最后的結語(yǔ)是,如果上帝還容許他再工作個(gè)幾年,他是可以完全滿(mǎn)足了。我敬重這種把生命貢獻給學(xué)術(shù)的讀書(shū)人。”9高令印評價(jià)說(shuō):“此言一出,‘光頭哲學(xué)’家成為孫叔平的代稱(chēng)。在此后的中國哲學(xué)史的研究中,不斷證明孫叔平的說(shuō)法是大膽而確切的,可以說(shuō)此對中國哲學(xué)史研究的深入發(fā)展起了推動(dòng)作用。”10
        上述例子從一個(gè)側面反映了孫先生的《史稿》在那個(gè)年代在中國哲學(xué)史研究方法上力圖突破唯物唯心簡(jiǎn)單劃分的艱難探索,這同時(shí)也標示著(zhù)對改革開(kāi)放以后中國哲學(xué)史研究新階段的重要開(kāi)拓。正因為此,《史稿》出版后,其重要的學(xué)術(shù)意義便得到了學(xué)術(shù)界的高度評價(jià)。例如著(zhù)名的歷史學(xué)家劉毓璜教授等撰寫(xiě)文章說(shuō):“我們喜讀《史稿》全書(shū),深為作者嚴謹的治學(xué)方法、精辟的創(chuàng )見(jiàn),以及流暢的文筆所吸引,感受很多。這些感受集中到一點(diǎn),就是作者始終遵循馬克思主義所倡導的實(shí)事求是的原則,從中國歷代哲學(xué)家思想觀(guān)點(diǎn)的實(shí)際出發(fā),以馬克思主義的哲學(xué)原理為指導,從中引出客觀(guān)的論斷。我們認為,《史稿》不愧為一部中國化的獨具特色的哲學(xué)史專(zhuān)著(zhù)。尤其難得的,是這部九十萬(wàn)字的巨著(zhù),完全出自孫叔平同志一人之手,這在國內出版的哲學(xué)史著(zhù)作中也是罕見(jiàn)的。”11
        《史稿》問(wèn)世后不久,教育部確定將此書(shū)列為大學(xué)文科教材,并于1982年5月30日至6月6日在南京專(zhuān)門(mén)召開(kāi)了“《中國哲學(xué)史稿》討論會(huì )”,會(huì )上著(zhù)名哲學(xué)史家任繼愈先生、馮契先生、嚴北溟先生和歷史學(xué)家韓儒林教授等都對孫老的治學(xué)精神和《史稿》給予了熱情贊揚和高度評價(jià),“特別是高度評價(jià)了孫叔平同志在‘四人幫’肆虐的1974至1976年間,能夠堅持用馬克思主義觀(guān)點(diǎn)科學(xué)地分析歷史上的哲學(xué)家,寫(xiě)出這部《史稿》的可貴精神。認為《史稿》是一部富有特色的思想水平很高的中國哲學(xué)史專(zhuān)著(zhù)”12。南京《史稿》討論會(huì )是在杭州宋明理學(xué)討論會(huì )之后不到一年召開(kāi)的,在某種意義上也是學(xué)術(shù)界通過(guò)對孫叔平先生運用歷史唯物主義方法研究中國哲學(xué)史的肯定和對極“左”思潮的一種反擊,由此也從一個(gè)側面反映了中國哲學(xué)史研究在改革開(kāi)放以后不斷向前推進(jìn)的歷史進(jìn)程。
        如果說(shuō)突破方法論上的唯物唯心的簡(jiǎn)單劃分是如此之艱難,那么對古代哲學(xué)家和哲學(xué)思想的評價(jià)又是如何的呢?我們看到《史稿》討論會(huì )有這樣的報道:“會(huì )議認為,《史稿》在堅持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指導上有以下幾點(diǎn)特色:(1)《史稿》從大量的史料出發(fā),實(shí)事求是,注意史論結合,論從史出……這種史論結合的研究方法克服了‘戴帽子’、‘貼標簽’的簡(jiǎn)單化傾向。(2)《史稿》注意了哲學(xué)發(fā)展的內在邏輯,全面分析了某一哲學(xué)流派和哲學(xué)家的觀(guān)點(diǎn),以及它們在認識發(fā)展史上的進(jìn)步或消極作用……(3)《史稿》堅持階級論和歷史主義的統一……正因為《史稿》‘比較重史,以史立論’,即堅持了觀(guān)點(diǎn)和材料的統一,所以它能自覺(jué)地沖破教條主義束縛,使該書(shū)在許多方面均有獨到之處……有的同志認為:全書(shū)有許多獨到見(jiàn)解,如它對西周封建論的分析,對中國古代哲學(xué)對象的把握,對許多哲學(xué)家所提出的范疇、觀(guān)念和命題的分析,對中國佛學(xué)階級實(shí)質(zhì)的分析等都給人以面目一新的感覺(jué)。”13這里提到了《史稿》“自覺(jué)地沖破教條主義束縛,使該書(shū)在許多方面均有獨到之處”,但事實(shí)上,《史稿》的許多獨到之處卻仍然深受時(shí)代的制約,這里對于“對中國佛學(xué)階級實(shí)質(zhì)的分析”的肯定,就已經(jīng)透露出了相關(guān)的信息。
        我們還可以看一下那個(gè)年代其他專(zhuān)家學(xué)者對中國哲學(xué)的一些看法:“張岱年說(shuō),多年來(lái)他認為,程朱陸王的哲學(xué)是宋元明清時(shí)代封建地主階級根本利益的表現,是為維護封建地主階級利益服務(wù)的。”“馮契認為,我們建設社會(huì )主義精神文明,對理學(xué)首先不是要繼承,而是要批判。”14任繼愈認為:“宋明以后的儒教,提倡忠君孝親、尊孔讀經(jīng)、復古守舊,都是文化遺產(chǎn)中的糟粕,是民族的精神贅疣。”“歷史事實(shí)已經(jīng)告訴我們,儒教帶給我們的是災難、是桎梏、是毒瘤,而不是優(yōu)良傳統。它是封建宗法專(zhuān)制主義的精神支柱,它是使中國人民長(cháng)期愚昧落后、思想僵化的總根源。”“為了中華民族的生存,就要讓儒教早日消亡。”15 20世紀80年代初在討論儒學(xué)是不是宗教的時(shí)候,任繼愈主張儒學(xué)是宗教,其著(zhù)眼點(diǎn)其實(shí)是對宗教和中國傳統文化的批判,而當時(shí)反對儒學(xué)是宗教者,有一條重要理由是儒學(xué)在歷史上起過(guò)積極作用,因而它不是宗教。其潛含的也是對宗教的批判,認為宗教對社會(huì )是沒(méi)有進(jìn)步作用的。例如有學(xué)者在認為漢武帝“獨尊儒術(shù)”有助于當時(shí)社會(huì )進(jìn)步時(shí)曾據此反問(wèn):如果說(shuō)董仲舒的思想是宗教思想,“豈不是等于承認宗教對社會(huì )的進(jìn)步作用?!”16這生動(dòng)反映了大陸當時(shí)對宗教較為普遍的一種看法。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我們再來(lái)看孫叔平先生對中國古代哲學(xué)包括宗教哲學(xué)的分析和評論,就需要透過(guò)其特定時(shí)代的語(yǔ)言和觀(guān)點(diǎn)來(lái)品味其中對時(shí)代局限的艱難突破。
        例如,對于中國傳統哲學(xué)的宗教性,一直以來(lái)有種比較流行的觀(guān)點(diǎn),即認為殷周之際中國哲學(xué)的重心有一個(gè)由天道向人道的轉向而開(kāi)始出現的人文思潮,中國文化中的“天”也就由神秘和神圣之天向自然之天和義理之天過(guò)渡,春秋末年包括儒家、道家在內的諸子之學(xué)都是對此思潮的延續和發(fā)展,由此而產(chǎn)生了對儒道之“天”意蘊如何的爭論,典型的例子如孔子所言的“天何言哉,四時(shí)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論語(yǔ)·陽(yáng)貨》)中的天,是表達天雖不言卻決定一切的天命論宗教性思想,還是強調天道自然而然,透露出人文的無(wú)神論傾向?這兩種不同理解都能從孔子的其他言論中找到佐證。我們來(lái)看孫先生《史稿》的分析:“中國哲學(xué)有獨特的范疇。在中國哲學(xué)里最早提出的范疇是‘天’。‘天’的原意是主宰,是天命,也就是上帝。周人滅殷,給‘天命’加了新的解釋?zhuān)凶?lsquo;天命靡常’。天下不一定是哪一姓的,唯有‘德’者受之。到了春秋,開(kāi)明的思想家作了更進(jìn)一步的解釋?zhuān)凶?lsquo;天與人與’。這個(gè)解釋不一定自孟軻始。人們早就說(shuō)過(guò),‘民之所欲,天必從之’。這是在唯心主義范圍內對‘天’所作的遞次進(jìn)步的解釋。荀況出來(lái),把‘天’直接還原為蒼蒼之天,說(shuō)‘天人相分’,它不管人事。人可以順應天的規律,創(chuàng )造‘天’所沒(méi)有的東西。這就由唯心主義轉到了唯物主義??墒?,在地主階級轉向保守以后,他們又要假‘天’以自重了。到董仲舒手里,‘天’又成了有意志的上帝。此后,在唯物主義者,‘天’一直是蒼蒼之天,不過(guò)是人類(lèi)生存的自然條件。在唯心主義者,‘天’一直是上帝。”17透過(guò)這里唯物唯心的分析,我們實(shí)際上看到中國哲學(xué)的“天”,一直具有上帝之天和蒼蒼之天等不同的意蘊,只是在不同的時(shí)代和不同的思想家那里有不同的發(fā)揮而已。循此理路,如果殷周人文轉向是由神本向人本的思想重心轉移,而非向人文精神單向度的發(fā)展,那么儒家思想中可能本身就同時(shí)蘊涵著(zhù)宗教和人文這樣兩種傾向。源于殷周文化傳統中的儒家所謂天,并不能等同于上帝、至上神,但也不是與之完全無(wú)關(guān),這就能夠更加全面地理解中國哲學(xué)的重要概念“天”在中國哲學(xué)史上的演變發(fā)展及其在中國文化中的地位和作用。18
        談到中國哲學(xué)的宗教性,那就離不開(kāi)中國佛教哲學(xué)。中國佛學(xué),是印度佛學(xué)中國化的產(chǎn)物。研究佛教和佛學(xué)的中國化,是改革開(kāi)放以后的學(xué)術(shù)熱點(diǎn)之一。雖然在“文革”期間和改革開(kāi)放初期,學(xué)界對佛教的態(tài)度還沒(méi)有擺脫批判的思維,但我們看到孫先生的《史稿》已經(jīng)對佛教中國化問(wèn)題有所探索,從而開(kāi)拓了新時(shí)期佛教中國化的研究。我們知道,兩漢之際傳入中國內地的佛教,在很長(cháng)時(shí)間內對中國哲學(xué)并沒(méi)有產(chǎn)生什么影響,直到魏晉時(shí)期玄學(xué)盛行,玄風(fēng)大暢,佛教般若學(xué)與談無(wú)說(shuō)有的老莊玄學(xué)有相似之處,“故因風(fēng)易行”19,隨之大興,從而正式登上了中國哲學(xué)思想的舞臺。東晉道安就是最早的一批中國佛教學(xué)者中的佼佼者。對此,《史稿》中明確提出,“道安在中國佛教史上有很高的地位……他的努力,可以說(shuō)是中國僧人消化印度佛學(xué)的開(kāi)始。但時(shí)代的學(xué)風(fēng)對僧人也有影響。在道安的學(xué)說(shuō)中,我們還是可以嗅出玄、儒兩家思想的氣息。”20在對道安為代表的東晉玄學(xué)化的佛教般若學(xué)“六家七宗”中本無(wú)派的哲學(xué)思想的分析中,《史稿》通過(guò)對本無(wú)宗存世資料《名僧傳鈔·曇濟傳》中有關(guān)記載的辨析,指出這段資料“把道家無(wú)形無(wú)象的元氣自然而然地化生天地萬(wàn)物的學(xué)說(shuō)借用來(lái)了,很難說(shuō)就合乎道安的本意。因此,‘本無(wú)論’作為道安的宇宙觀(guān),至多也不過(guò)是像老、莊一樣,把‘無(wú)’看作無(wú)形無(wú)像;而不像何、王一樣,把‘無(wú)’看作真正虛豁的空無(wú)”21。這就把道安的佛教哲學(xué)思想既借助于老莊玄學(xué)來(lái)加以表達、又不同于老莊玄學(xué)思想的中國化佛教哲學(xué)的特點(diǎn)給揭示了出來(lái)。孫先生還進(jìn)一步分析說(shuō):“道安的‘本無(wú)論’,主要還是佛家的修行法。而作為修行法,則又和他的大弟子們所駁斥的‘心無(wú)論’比較接近。他并沒(méi)有硬說(shuō)‘末有(外物)’就不存在,只是要人不要‘滯心末有’,而要‘讬心本無(wú)’。”22這又把佛教哲學(xué)作為一種宗教哲學(xué),最終是為解脫做論證的宗教本質(zhì)揭示了出來(lái)。
        如果說(shuō)漢代佛學(xué)借助于老莊道家等術(shù)語(yǔ)的漢譯是佛教哲學(xué)中國化的第一個(gè)階段,魏晉時(shí)期佛學(xué)依附玄學(xué)是佛教哲學(xué)中國化的第二個(gè)階段,那么隋唐時(shí)期中國佛教宗派及其宗派哲學(xué)的創(chuàng )立則是佛教哲學(xué)中國化的第三個(gè)重要階段,也是佛教哲學(xué)中國化基本完成的階段,其重要標志就是天臺、華嚴和禪宗等中國化佛學(xué)體系的出現,尤其是融合了儒道等傳統思想的惠能南宗禪學(xué)的出現,構成了中國哲學(xué)發(fā)展的重要環(huán)節23。對此,《史稿》明確提出:“禪宗分為南北兩派。后來(lái)……所謂禪宗,就是惠能的‘頓悟派’。禪宗是中國化的佛教,它也是佛教的一宗,就不能沒(méi)有佛教的共性。把人世看作苦海,把世界看作空幻,這一‘苦’一‘空’,就是它和一般佛教的共性。它的特點(diǎn)是在:不承認佛僅僅在‘西天’,而是在各人心里,甚至在一切生物(例如狗)無(wú)生物本身。因此,人只要脫離人世的因緣———苦海,悟得自身的佛性,逍遙自在,就是成佛……既然佛在自心,無(wú)須他求,所以成佛的唯一方法就是頓悟。”24“假如說(shuō),在魏晉時(shí)代,佛學(xué)依傍玄學(xué);在唐代,禪學(xué)就包容了玄學(xué)。”25短短數語(yǔ),就把禪宗這一外來(lái)佛教中國化典型代表的思想特點(diǎn),概括得十分精到。禪宗哲學(xué)的思想之源可以追溯到魏晉般若學(xué)和晉宋時(shí)竺道生為代表的涅槃佛性論,對此《史稿》也有明確提示,例如認為“羅什的學(xué)生竺道生用玄學(xué)解釋佛理,已經(jīng)是唐代禪學(xué)的先河”26。
        佛教的中國化,從思想理論的層面上,可以將其主要概括為方術(shù)靈神化、儒學(xué)化和老莊玄學(xué)化等三個(gè)方面。如果說(shuō)外來(lái)佛教對中土神仙方術(shù)的依附、對靈魂不死等傳統宗教觀(guān)念的融合,在客觀(guān)上為佛教在中土的廣泛傳播開(kāi)拓了道路,那么,佛教的儒學(xué)化和道學(xué)化則正好體現了思想文化上的儒佛道三教關(guān)系27。儒佛道三教在沖突中融合,在融合中發(fā)展,這構成了漢代以后中國思想文化發(fā)展的重要內容,而佛教在中土傳播發(fā)展的歷史其實(shí)也就是一部三教關(guān)系史。對三教關(guān)系的關(guān)注,國內學(xué)術(shù)界是從20世紀80年代末逐漸開(kāi)始的,孫叔平先生在《史稿》中對此已經(jīng)有所涉及,在一定意義上他成為三教關(guān)系研究的開(kāi)拓者。
        中國的儒佛道三教關(guān)系,經(jīng)歷了漢魏時(shí)的碰撞、南北朝時(shí)的沖突融合全面展開(kāi)、隋唐時(shí)的三教鼎立、入宋以后的三教合一等不同的階段?!妒犯濉吩?ldquo;魏晉南北朝哲學(xué)概觀(guān)”中就專(zhuān)門(mén)提到,“儒佛道三教鼎立的局面在南北朝出現了,三教之間自然就有斗爭”,并具體分析了三教的斗爭,既有“爭取優(yōu)越地位的斗爭,同時(shí)也是爭奪物質(zhì)利益的斗爭。儒家以中國的正統思想的代表自居,在‘華夷之辨’這一點(diǎn)上,又和道家共同攻佛……但在為封建統治者服務(wù)這一點(diǎn)上,它們又是一致的……總的來(lái)說(shuō),在南北朝時(shí)期,較之在兩漢,儒家的地位有所削弱,佛教的地位則蒸蒸日上;在北朝,還發(fā)生過(guò)佛、道兩教的流血斗爭。北朝的統治者進(jìn)行了幾次‘滅佛’……每次‘滅佛’之后,佛教卻更廣泛地流行”28。在“隋唐哲學(xué)概觀(guān)”中,又在分析隋唐哲學(xué)背景時(shí)提出,隋唐時(shí)期,佛教在中國南北已廣為傳播,道家的宗教化也已完成,并在中國北方與南方傳播開(kāi)來(lái),儒學(xué)則有點(diǎn)零落,但并沒(méi)有斷絕。“隋唐統一中國以后,對于儒、佛、道‘三教’如何安排、如何利用,是加強思想統治的一大問(wèn)題。早在隋代,已經(jīng)有‘三教歸一’的呼聲,但隋代歷史很短,沒(méi)有來(lái)得及作適當的安排。唐代建立以后,統治者就著(zhù)手解決這個(gè)問(wèn)題。他們懂得,‘三教’各有各用。但‘三教’的次序,在唐代不同的時(shí)期、不同的皇帝,又有所軒輊。”29以上研究和概括,實(shí)際上已是20世紀80年代末開(kāi)始的儒佛道三教關(guān)系研究的先聲。當然,由于學(xué)術(shù)發(fā)展有其自身的規律,三教關(guān)系的研究其實(shí)是隨著(zhù)對儒佛道三家歷史的研究不斷深入而出現的,在孫先生寫(xiě)作《史稿》的年代,這樣的條件還不具備,但憑著(zhù)孫先生對學(xué)術(shù)的追求,如果假以時(shí)日,孫先生一定會(huì )在三教關(guān)系研究方面做出更大的成就。
        由此我們想到了孫叔平先生1978年參加在山東舉行的“全國關(guān)于孔子及孔子思想再評價(jià)”的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上發(fā)表的自己對孔子看法的一段話(huà):“現在,‘四人幫’倒臺了,正確評價(jià)孔丘、正確評價(jià)古代文化的工作又可以開(kāi)始了。這一評價(jià),就在我的一生也有三變。小時(shí)候,讀孔氏之書(shū),我把他奉為‘圣人’。長(cháng)大以后,接觸點(diǎn)新的東西,大約是受了‘全盤(pán)西化論’的影響,我也要‘打倒孔家店’,就想把孔丘以及線(xiàn)裝書(shū)一起丟進(jìn)茅廁坑去。晚年,學(xué)了一點(diǎn)馬克思主義,又讀一點(diǎn)古書(shū),才知道封建時(shí)代的文化,包括孔丘的思想,有兩個(gè)傳統———人民性的東西和封建性的東西,應該進(jìn)行取其精華、去其糟粕的分析……讓我們努力工作吧,對于封建時(shí)代的文化作出歷史主義的分析,取其精華,去其糟粕,來(lái)建設社會(huì )主義的文化。不論我如何不行,也愿追隨大家之后,作長(cháng)期的、不懈的努力。”30在紀念孫叔平先生誕辰110周年之際,我們重讀這段話(huà)時(shí),真切地感受到了孫叔平先生與時(shí)俱進(jìn)、敢于不斷自我揚棄的求真務(wù)實(shí)與探索精神,我們也更加敬仰和懷念這位一生對學(xué)術(shù)真理不懈追求的學(xué)者。

注釋?zhuān)?/strong>
1.孫叔平:《中國哲學(xué)史稿》(上冊),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年8月出版;下冊,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8月出版。
2.參見(jiàn)《中國哲學(xué)史稿·序言》。
3.《孫叔平主要革命與學(xué)術(shù)活動(dòng)年表·1962年》:“當時(shí)極‘左’思潮在理論戰線(xiàn)上占統治地位,提出許多奇談怪論。對于那些荒謬透頂的胡說(shuō)八道,他個(gè)人既無(wú)力抗拒,亦不愿隨波逐流。因此,從1962年起,開(kāi)始轉向對中國哲學(xué)的研究。”(單沙編:《雪后紅梅———哲學(xué)家孫叔平》,南京大學(xué)出版社2000年版,第319頁(yè))
4、6.單沙編:《雪后紅梅———哲學(xué)家孫叔平》,南京大學(xué)出版社2000年版,第319~320、320頁(yè)。
5.孫叔平:《我的道路》,載單沙編《雪后紅梅———哲學(xué)家孫叔平》,南京大學(xué)出版社2000年版,第217頁(yè)。
7.高澎主編:《永恒的魅力———校友回憶文集》,南京大學(xué)出版社2002年版,第88頁(yè)。
8、10.高令印、高秀華:《朱子學(xué)通論》,廈門(mén)大學(xué)出版社2007年版,第541、542頁(yè)。
9.劉述先:《文化與哲學(xué)的探索》,吉林出版集團有限責任公司2012年版,第53~54頁(yè)。
11.劉毓璜、方之光、孫述圻:《一部獨具中國特色的哲學(xué)史———評孫叔平著(zhù)〈中國哲學(xué)史稿〉》,《江海學(xué)刊》1982年第2期。
12.李書(shū)友:《〈中國哲學(xué)史稿〉討論情況概述》,《江蘇社聯(lián)通訊》1982年第9期。
13.蔣廣學(xué)、顧曼君:《孫叔平〈中國哲學(xué)史稿〉討論會(huì )在寧舉行》,《南京大學(xué)學(xué)報》1982年第3期。
14.潘家森:《全國首次宋明理學(xué)討論會(huì )紀要》,《哲學(xué)動(dòng)態(tài)》1981年第12期。
15.任繼愈:《論儒教的形成》,原載《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1980年第1期,參見(jiàn)《儒教問(wèn)題爭論集》,宗教文化出版社2000年版,第20~21頁(yè)。
16.李國權、何克讓:《儒教質(zhì)疑》,原載《哲學(xué)研究》1981年第7期,參見(jiàn)《儒教問(wèn)題爭論集》,宗教文化出版社2000年版,第43頁(yè)。
17.孫叔平:《中國哲學(xué)史稿》(下冊),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572頁(yè)。
18.參見(jiàn)洪修平《殷周人文轉向與儒學(xué)的宗教性》,《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2014年第9期。
19.[東晉]道安:《鼻奈耶序》,《大正藏》第24冊,第851頁(yè)上。
20.孫叔平:《中國哲學(xué)史稿》(上),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448~449頁(yè)。
21、22、24、25、26、28、29孫叔平:《中國哲學(xué)史稿》(上冊),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453、453、534~535、535、533、382、527頁(yè)。
23.參見(jiàn)洪修平《禪宗:中國傳統哲學(xué)發(fā)展的重要環(huán)節》,《南京大學(xué)學(xué)報》1990年第5~6期。
27.參見(jiàn)洪修平《論漢地佛教的方術(shù)靈神化、儒學(xué)化與老莊玄學(xué)化》,(臺灣)《中華佛學(xué)學(xué)報》1999年第12期。
30.孫叔平:《孔丘思想評析》,《中華文史論叢》1979年第1期。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