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現代
當代儒學(xué)情感轉向的十大問(wèn)題
發(fā)表時(shí)間:2023-12-22 09:02:12    作者:黃玉順    來(lái)源:
  毫無(wú)疑問(wèn),當代儒學(xué)發(fā)生了“情感轉向”;同樣毫無(wú)疑問(wèn)的是,在這個(gè)轉向的發(fā)生和發(fā)展中發(fā)揮了主導作用的思想學(xué)術(shù)群體,主要是蒙培元先生以來(lái)的“情理學(xué)派”,其中也有在座各位努力工作的成果。隨著(zhù)研究的深入,這個(gè)情感轉向也逐漸暴露出若干深刻的理論問(wèn)題。今天舉行這個(gè)會(huì )議,就是旨在探討這些問(wèn)題,以便推動(dòng)“情感轉向”和“情理學(xué)派”的更進(jìn)一步發(fā)展。為此,我來(lái)談?wù)勛约旱囊恍┧伎?。這些思考談不上“解決問(wèn)題”,而只是“提出問(wèn)題”而已。這些問(wèn)題與今年剛出版的集體成果之間具有某種對應關(guān)系,這個(gè)成果就是集體著(zhù)作《情感儒學(xué)與生活儒學(xué)的思想拓展》;但是,在我看來(lái),這個(gè)集體成果并沒(méi)有真正解決這些問(wèn)題,所以還需要繼續深入討論。我談以下十大問(wèn)題:

一、情感與存在的問(wèn)題

  這也包括“情感與事情”、“情感與生活”的問(wèn)題。
  在流俗的用法中,當我們談到“情感”的時(shí)候,這個(gè)詞語(yǔ)并不涵蓋“事情”,而是指人的情感。然而,唯有作為“事情”的“情感”觀(guān)念,才可能是“前存在者”(pre-being)“前主體性”(pre-subjectivity)的觀(guān)念,才足以充當一切存在者的本源。 為此,我曾專(zhuān)文討論過(guò)“儒家的情感觀(guān)念”,指出在先秦儒家的“情”觀(guān)念中,情感與事情是不分的。 楊虎對這個(gè)問(wèn)題有深入的思考,他將情感與事情的不分概括為“情境不二”。
  不僅如此,這里的“事情”還必須是一個(gè)前存在者的觀(guān)念。大家知道,楊國榮教授近年來(lái)提出“具體的形上學(xué)”,后來(lái)又稱(chēng)為“事的形上學(xué)”。然而,我們討論的“事情”并不屬于形上學(xué)的范疇,即“事”并非“形而上者”(the Metaphysical One)——不僅不是形而上的存在者,而且不是任何意義的存在者,而是一個(gè)前存在者的觀(guān)念。在生活儒學(xué)中,這樣的“事情”觀(guān)念就是“存在”的觀(guān)念、“生活”的觀(guān)念。
  我曾比較深入地討論過(guò)“事情”的問(wèn)題,見(jiàn)專(zhuān)著(zhù)《愛(ài)與思——生活儒學(xué)的觀(guān)念》,主要是通過(guò)詮釋莊子對“人之情”和“事之情”的區分,來(lái)揭示“事情”的本源意義:“人之情”指主體性的情感;而“事之情”則指前主體性、前存在者的情感,同時(shí)也指作為生活(Life)、存在(Being)的“事情”(Affair、Situation)。 
  問(wèn)題在于:怎樣才能闡明情感就是前存在者的事情、生活、存在?由于這樣的觀(guān)念與中國哲學(xué)和西方哲學(xué)的存在者化的傳統觀(guān)念格格不入,我們一不小心就會(huì )落入傳統觀(guān)念的窠臼。因此,這里還有許多有待闡發(fā)的思想理論空間。

二、情感與心靈的問(wèn)題

  大家知道,蒙先生的“情感儒學(xué)”(Emotional Confucianism)或“情感哲學(xué)”,也可以叫作“心靈哲學(xué)”。近年來(lái),李海超可謂“接著(zhù)講”,致力于建構“心靈儒學(xué)”,特別強調心靈的“開(kāi)放性”,這是很好的嘗試。
  這里主要涉及兩層的問(wèn)題:
1.不論是宋明理學(xué)的“心統性情”,還是西方哲學(xué)的“知情意”三分法,都不足以揭明真正的情感本源論,因為情感不是被視為所謂“性之所發(fā)”,就是被理解為與認知和意志相并列的心理范疇。例如謝文郁教授的“情感認識論”,至多只是強調認識離不開(kāi)情感。問(wèn)題在于:怎樣才能闡明認知與意志都不是情感之外的事情,而是隸屬于情感的,即認識是情感性的認識、意志情感性的意志?
2.在流俗的認知中,心靈總是主體的心靈??档履抢镆彩侨绱?。 問(wèn)題在于:如果心靈總是主體的心靈,那就意味著(zhù)主體性是心靈的前提,從而也是情感的前提,這就取消了情感的本源性。問(wèn)題在于:怎樣才能闡明主體及其心靈本身都是由情感所給出的?王堃的“詩(shī)情儒學(xué)”及其“詩(shī)性倫理”,都是探討這個(gè)問(wèn)題的;吳多鍵目前通過(guò)闡發(fā)《詩(shī)經(jīng)》的“他者”(the other)觀(guān)念,從而揭示孔子的“興于詩(shī)”的前主體性意義,也是這樣的探索。 
  這里的要害在于傳統儒學(xué)將主體心靈視為先天的或先驗的、不變的“心性本體”、“良知”之類(lèi)。這其實(shí)已經(jīng)遭到了王船山的解構,這是眾所周知的,他反對一成不變的先天人性或心靈,而主張“性日生而日成”。我贊同王船山的看法:唯有承認主體心靈乃是在生活情感、生活情境中改變著(zhù)的,才能真正理解主體心靈;那么,對于生活情境中所生成的新的主體性、新的心靈來(lái)說(shuō),生活情感或生活情境才能是本源性的事情。這是這樣一種關(guān)系:舊的心靈→生活情境→新的心靈。
三、情感與理性的問(wèn)題
  這個(gè)問(wèn)題看起來(lái)與上個(gè)問(wèn)題密切相關(guān),即涉及“情感與認知的關(guān)系”問(wèn)題。這是蒙培元先生集中討論過(guò)的一個(gè)基本問(wèn)題,尤其是他的專(zhuān)著(zhù)《情感與理性》。胡驕鍵有一個(gè)研究計劃,意在由存在論層級的“情理哲學(xué)”推出形而下的“情義倫理學(xué)”,進(jìn)而最終推出指向實(shí)踐的“新禮教”建構。 我們這個(gè)“情理學(xué)派”(Emotional Rationality School)的標簽,就是他提出來(lái)的。 同時(shí),劉宏也關(guān)注和思考這個(gè)問(wèn)題,即“情”與“理”的問(wèn)題。 
  實(shí)際上,這個(gè)問(wèn)題不同于“情感與認知”的問(wèn)題,因為這里的“理性”并不僅僅指人的理性,還指作為形而上者的理性,也就是宋明理學(xué)之所謂“理”。按其“理一分殊”之說(shuō),形上的“天理”乃是“理一”之理,而人的心靈的理性只是其“分殊”之理。
  問(wèn)題在于:怎樣才能闡明不僅形下之理、而且形上之理都是由情感所給出的?我們知道,戴震將“理”理解為情欲的條理:“理也者,情之不爽失也,未有情不得而理得者也”;“今以情之不爽失為理,是理者存乎欲者也”。在這個(gè)意義上,他的講法不同于程朱理學(xué)的“性即理”、陽(yáng)明心學(xué)的“心即理”,而是“情即理”;或者更準確地說(shuō),是“情有其理”,而且這不同于舍勒(Max Scheler)所謂“心有其理”(Le coeur a ses raisons)。不過(guò),這里的機制還需更進(jìn)一步加以揭示。
四、情感與知識的問(wèn)題
  這也可以說(shuō)是“情感與認識”的問(wèn)題。何剛剛和趙嘉霖都關(guān)注這個(gè)問(wèn)題,而側重點(diǎn)有所不同:趙嘉霖關(guān)注的是“超越”問(wèn)題,意在建構一種“超越性認識論”(transcendence epistemology);而何剛剛關(guān)注的雖然也是儒家知識論的建構,卻更直接地關(guān)聯(lián)于“科學(xué)”。
  后者也是我近來(lái)所思考的一個(gè)問(wèn)題,即情感與科學(xué)技術(shù)的關(guān)系問(wèn)題。這個(gè)問(wèn)題看起來(lái)與上述的“情感與認識”、“情感與理性”問(wèn)題類(lèi)同,其實(shí)不然,它所關(guān)涉的乃是當前的一個(gè)哲學(xué)熱點(diǎn)問(wèn)題,即我所說(shuō)的“攸關(guān)技術(shù)”(TCH:the technologies concerning humanity)問(wèn)題,尤其是AI技術(shù)所涉及的所謂“科技倫理”問(wèn)題,乃至關(guān)涉“人是什么”的問(wèn)題。 
  那么,對于當代儒學(xué)的情感轉向來(lái)說(shuō),情感與認識或情感與知識的關(guān)系問(wèn)題,根本上是:如果說(shuō)知識是認知的產(chǎn)物,那么,怎樣闡明認知活動(dòng)本質(zhì)上是情感活動(dòng)?這不同于休謨(David Hume)以及后來(lái)的分析哲學(xué)的觀(guān)點(diǎn),他們是把知識的認知根源和倫理的情感根源分開(kāi)的,唯有倫理才是情感的事情。
五、情感與意志的問(wèn)題
  這是一個(gè)重要問(wèn)題,即是“情”與“欲”的關(guān)系問(wèn)題,因為意志(will)是意欲(desire)的范疇。鄭建鐘思考這個(gè)問(wèn)題,其出發(fā)點(diǎn)是他的“實(shí)踐儒學(xué)”。
  如果按傳統的“知情意”的劃分,情感與意志是分離而并列的。然而,古代儒學(xué)卻是“情”“欲”不分的,例如《禮記》的“七情”之說(shuō),即“喜怒哀懼愛(ài)惡欲”,就把“欲”歸之于“情”;朱熹《詩(shī)集傳》在談到情感時(shí),也與《禮記》一脈相承,即這樣講:“人生而靜,天之性也;感于物而動(dòng),性之欲也。物至知知,然后好惡形焉。” 在戴震那里,如上所述,同樣是“情”“欲”不分的。今天看來(lái),即便分開(kāi),意欲也是繼情而起的;這與康德那樣的理性主義的意志觀(guān)念截然不同。
  這里的問(wèn)題在于:意欲或意志究竟是盡管繼情而起、然而畢竟不同于情的東西,還是情感本身的內容、或者說(shuō)是情感的一種表現形式?這是一個(gè)有待闡明的問(wèn)題。
六、情感與自由的問(wèn)題
  這個(gè)問(wèn)題與上述“意志”問(wèn)題密切相關(guān),因為自由問(wèn)題的核心就是“自由意志”問(wèn)題。這里明顯的邏輯就是:如果說(shuō)意志與情感不可分割,或者說(shuō)意志不過(guò)是情感的延伸,乃至就是情感的一種形式,那么,自由意志必定就是某種情感傾向的函項。
這是郭萍一直關(guān)注的問(wèn)題,參見(jiàn)她在其著(zhù)作和一系列論文中呈現出來(lái)的“自由儒學(xué)”。問(wèn)題在于:怎樣闡明自由問(wèn)題追本朔源就是情感問(wèn)題?
  這里涉及儒家的人性論。郭萍曾談到過(guò):人性既非善、亦非惡;人性就是傾向自由。 那么,我們也可以說(shuō):如果說(shuō)“人是情感的存在”,那么,顯而易見(jiàn),人的自由就是“情感自由”(emotional freedom)。
  這就是說(shuō):人天然愛(ài)自由。這里的“愛(ài)”,可以從荀子、孟子的“仁愛(ài)”觀(guān)念那里得到一種說(shuō)明:最首要的仁愛(ài)是“自愛(ài)”;自愛(ài)正是自由的天性的表現;唯有從“自愛(ài)”才能“推擴”出對于“他者”的“博愛(ài)”。

七、情感與道德的問(wèn)題

  這個(gè)問(wèn)題也可以說(shuō)是“情感與倫理”的問(wèn)題,亦或說(shuō)“情”與“禮”的問(wèn)題。胡驕鍵所建構的“新禮教”(Neo Normative Education),與此密切相關(guān)。 趙立慶的學(xué)術(shù)追求也與此相關(guān),我不知道是否可以稱(chēng)之為“情感政治學(xué)”(Emotional Politics)的構想。
  這個(gè)問(wèn)題可以說(shuō)是一個(gè)非常嚴峻的問(wèn)題,因為:既然情感是前存在者的存在,即尚未進(jìn)入存在者化的倫理道德范疇,而是前倫理、前道德的事情,即是價(jià)值中性的事情,那么,問(wèn)題在于:怎樣才能保證在情感本源上建構起來(lái)的倫理道德的正面價(jià)值?這一點(diǎn),我們可以從海德格爾的道德表現和政治表現上得到一種警示。
  這個(gè)問(wèn)題的解決看起來(lái)似乎可以依賴(lài)于一種區分:海德格爾的情感觀(guān)念一開(kāi)始就是負面情緒,諸如“煩”“畏”之類(lèi);而儒家的情感觀(guān)念一開(kāi)始就是正面情緒,尤其是“仁愛(ài)”的情感。但是,問(wèn)題在于:他們的思想,為什么一開(kāi)始就有不同的情感取向?難道在前存在者的情感之前,就已經(jīng)持有某種價(jià)值選擇標準?若是如此,情感就不再具有前存在者、前主體性的本源性地位。顯然,這是一個(gè)重大的理論難題。
八、情感與審美的問(wèn)題
  這也可以說(shuō)是情感與美學(xué)的問(wèn)題,盡管美學(xué)(aesthetics)和審美(appreciation)不在一個(gè)層級上,美學(xué)是對審美的反思。 吳多鍵所研究的課題與此相關(guān),因為《詩(shī)經(jīng)》作為一種語(yǔ)言藝術(shù)作品,也是審美、美學(xué)的范疇;這里問(wèn)題的實(shí)質(zhì)乃是:“他者”(the other)作為主體性的存在者,是怎樣由情感給出的。 
  同時(shí),這也是王一川所關(guān)注的問(wèn)題,他嘗試建構一種“情操美學(xué)”(sentimental aesthetics),其實(shí)就是“情感美學(xué)”,這里的“情操”即“sentiment”,其實(shí)是情感或情緒的意思。
  這樣一來(lái),似乎就與來(lái)自西方的“美學(xué)”概念劃清了界線(xiàn),因為西語(yǔ)“美學(xué)”這個(gè)詞語(yǔ)的原文是“aesthetics”,意思是“感性學(xué)”;而“感性”(perceptual)這個(gè)概念通常劃歸認知范疇,而非情感范疇。
  不過(guò),問(wèn)題在于:情感究竟是否感性的范疇?我最近有一種思考。我在《愛(ài)與思》里對情感作出了層級劃分,即感觸、情緒和感情。 其中的“感觸”是最原初的、尚未分化的,即:既是認知的起源,也是情感的起源。這里的“感觸”可翻譯為“feeling”,這個(gè)英文詞語(yǔ)的含義既是認知的,也是情感的。
  這就是說(shuō),當我們說(shuō)“情感是本源性的”時(shí)候,嚴格來(lái)說(shuō)應當是說(shuō)“感觸是本源性的”,即感觸不僅是意向性(intentionality)方面的情緒、感情和意欲的本源,而且是認知性(cognitiveness)方面的知性與理性的本源;不僅如此,對于新的心靈的生成來(lái)說(shuō),感觸還是新的主體性的本源,即存在者的本源。近來(lái)學(xué)界討論較多的“感”的問(wèn)題,應當從這個(gè)角度去理解。
  此外,前面討論了“知情意”的問(wèn)題;按照流俗的理解,這種劃分是與“真善美”的劃分一一對應的。由此,如果說(shuō)“知情意”的并列是錯誤的,那么,同理,“真善美”的并列同樣是錯誤的。因此,深刻的問(wèn)題在于美與善的關(guān)系、美與真的關(guān)系問(wèn)題:究竟是“善,所以美”,還是“美,所以善”?究竟是“真,所以美”,還是“美,所以真”?解決這個(gè)問(wèn)題的思路在于:這里的提問(wèn)方式仍然基于“真善美”的劃分與并列;然而,如果“情”并不是與“知”“意”并列的,而是后者的本源,那么,“美”是否可以設想為并不是與“真”“善”并列的,而是后者的本源?
當然,這已經(jīng)不是現有美學(xué)的“美”的觀(guān)念,即不是“主體審美”的觀(guān)念,而是:審美活動(dòng)怎樣生成了主體,包括他的認知主體性和意向主體性?

九、情感與超越的問(wèn)題

  樂(lè )曉旭和趙嘉霖都關(guān)注“超越”(transcendence)問(wèn)題,但是取向不同:樂(lè )曉旭通過(guò)《周易》的經(jīng)傳轉換來(lái)揭示中國“超越”觀(guān)念的“軸心轉向”;趙嘉霖則嘗試提出“超越性認識論”或“超越知識論”。作為情理學(xué)派的探索,這里的共同議題顯然是儒家的超越觀(guān)念與儒家的情感觀(guān)念之間的關(guān)系問(wèn)題。
  這里的問(wèn)題在于:怎樣闡明超越的觀(guān)念是由情感給出的?針對“儒家超越觀(guān)念的兩種范式”,可以采取兩種不同的理論策略:針對宋明理學(xué)的“內在超越”范式,只需顛覆“性即理”“心即理”的命題,而置換為“情即理”的命題,前面已經(jīng)有所討論;然而針對孔孟儒學(xué)的超越范式,問(wèn)題就要復雜得多。
  這里核心的問(wèn)題在于:怎樣才能闡明“天”或“帝”那樣的外在的超凡者(the Transcendent)竟是由情感所給出的?我自己將這個(gè)問(wèn)題歸結為“生活儒學(xué)的內在轉向”,即:“天帝”那樣的形而上的存在者,其實(shí)是由“敬畏”的情感給出的,而“敬畏”情感是一種生活情感;唯其如此,生活方式的時(shí)代轉換才會(huì )導致形而上的超凡者觀(guān)念的時(shí)代轉換,這才需要建構一種現代性的超凡者。
  當然,這里存在著(zhù)一個(gè)區分:以上是從“觀(guān)念生成”的維度來(lái)看的,敬畏的情感乃是天帝觀(guān)念的前提;然而從“觀(guān)念奠基”的維度看,天帝的存在乃是敬畏情感的前提。

十、情感與詮釋的問(wèn)題

  這是張小星所關(guān)注的問(wèn)題,他嘗試建構“哲學(xué)訓詁學(xué)”(Philosophical Exegetics),以應對伽達默爾的“哲學(xué)詮釋學(xué)”(Philosophical Hermeneutics)。 他最強調的是“情境”(situation)的概念,意在利用這個(gè)概念來(lái)涵括“情感”與“事情”的統一或同一;但他目前這個(gè)“情境”概念主要是面向“文本”(text)的“語(yǔ)境”(context),例如他所研究的《左傳》“賦詩(shī)斷章”的情境。 據我所知,他目前已有進(jìn)一步的思考,就是把針對文本的“哲學(xué)訓詁學(xué)”視為更一般的“情感詮釋學(xué)”(Emotional Hermeneutics)或“情境詮釋學(xué)”(Situational Hermeneutics)的一個(gè)特殊的次級理論。這無(wú)疑是一種獨創(chuàng )的深刻的思考。
  那么,我想,這里的問(wèn)題在于:怎樣才能闡明“一切詮釋都是情感詮釋?zhuān)╡motional interpretion)”,即一切詮釋活動(dòng)都是情感性的活動(dòng)?
  與此同時(shí),我想,上述能涵蓋“情感”與“事情”的“情境”的概念不應該被放棄,而應當加以更透徹的闡釋。
  這里我想強調:這個(gè)問(wèn)題其實(shí)不僅是張小星的課題,也是我們所有人都必須思考的問(wèn)題,因為無(wú)論如何,畢竟我們關(guān)于“情感轉向”的言說(shuō)都是某種詮釋。
  以上十個(gè)問(wèn)題,是我的一些初步思考,只是拋磚引玉而已:希望我拋出的這些“磚”,能夠引出諸君之“玉”。謝謝諸位!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