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動(dòng)態(tài)
新書(shū)速遞|李震《觀(guān)物:邵雍哲學(xué)研究》
發(fā)表時(shí)間:2023-11-28 20:00:37    作者:李震    來(lái)源:“清華大學(xué)新雅書(shū)院”微信公眾號
                                                                                 

 

觀(guān)物

邵雍哲學(xué)研究
 

李震 著(zhù)
 

三聯(lián)·哈佛燕京學(xué)術(shù)叢書(shū)

精裝,542頁(yè),定價(jià):80元

ISBN:978-7-108-07685-4

生活·讀書(shū)·新知三聯(lián)書(shū)店,2023年11月
 

一、作者簡(jiǎn)介

       李震,1989年生,河南鄭州人。2009—2018年就讀于北京大學(xué)哲學(xué)系,哲學(xué)博士?,F為清華大學(xué)新雅書(shū)院助理教授、仲英青年學(xué)者。新雅通識課《中國哲學(xué)(1)》、《莊子研讀》授課教師。近年研究領(lǐng)域為中國哲學(xué)史、宋明理學(xué)與易學(xué)哲學(xué)。
 

二、內容簡(jiǎn)介

       邵雍是北宋理學(xué)建立時(shí)期的重要哲學(xué)家、易學(xué)家,其思想具有高度的獨創(chuàng )性。然而,與同為北宋五子的周敦頤、張載、二程四子相比,邵雍的哲學(xué)因其異質(zhì)性和復雜性,而鮮有深入的綜括研究?!队^(guān)物》一書(shū)旨在完成這個(gè)頗具難度的課題。全書(shū)視野開(kāi)闊、考辨扎實(shí)、分析細密,對邵雍的生平、著(zhù)作與哲學(xué)進(jìn)行了全方位的探索,是邵雍研究的最新成果,對宋明理學(xué)等相關(guān)研究也具參考意義。

       作者認為,邵雍哲學(xué)的精神在于“觀(guān)物”之理。這一主題內在地開(kāi)出了兩方面的路向:其一,邵雍以高度形式化的數理原則,空前具體地描述了“物”的條理、結構與規律,突顯了存在的確定性、物理的秩序性與世界的一貫性;其二,邵雍儒道兼綜的思想底色,催生出了獨特的“觀(guān)”的心性哲學(xué)與人生態(tài)度。只有通過(guò)對邵雍“觀(guān)物”之理的深入抉發(fā),才能明確認識到:邵雍龐大高嚴的物理建構與自在灑脫的人格氣象,既具有鮮明的個(gè)人特質(zhì),也內在于時(shí)代的普遍思潮之中,他用一種極為特殊的思想形態(tài),為即將到來(lái)的理學(xué)時(shí)代作了剛柔兩方面的奠基。

 

三、目錄

序 楊立華


第 1 章 緒論
一 形象
二 定位
三 線(xiàn)索

第 2 章 生平

第 3 章 著(zhù)作
一 《皇極經(jīng)世》
二 《伊川擊壤集》
三 《無(wú)名公傳》《洛陽(yáng)懷古賦》《漁樵問(wèn)對》
四 《正玄》《太玄論》《太玄準易圖》《太玄準易圖序》

第 4 章 淵源
一 師承
二 淵源

第 5 章 易學(xué)
一 問(wèn)題意識與總體特點(diǎn)
二 易學(xué)史觀(guān)
三 卦變
四 成卦
五 易圖

第 6 章 體用
一 體用前史
二 體用來(lái)源
三 體四用三
四 體用對待
五 余論

第 7 章 心性
一 論性
二 論心

第 8 章 觀(guān)物
一 觀(guān)物
二 安樂(lè )

第 9 章 治道
一 《皇極經(jīng)世》
二 皇王前史
三 皇帝王伯


附錄一 點(diǎn)校本《邵雍集》《邵雍全集》補正
附錄二 《全宋詩(shī)》所收呂公著(zhù)詩(shī)辨疑
附錄三 極數知來(lái):邵雍形象與托名占法之演變
附錄四 王夫之對邵雍思想的批評檢論

引用文獻

四、邵雍的“安樂(lè )”之處

本文選自觀(guān)物:邵雍哲學(xué)研究》第八章,標題系編者擬
文丨李震
 
      理學(xué)家的境界取向,整體上常分為敬畏與灑落兩路。敬畏者整齊嚴肅,灑落者游心自在。邵雍追求超脫安適的精神體驗,不甚突出道德理性時(shí)時(shí)的把守用功,自然是偏于灑落一面。不過(guò),即使在灑落的傳統中,邵雍也顯得十分特別,其逍遙安樂(lè )的境界和人生追求確有與眾不同之處。
邵雍在境界上的追求和感受,主要是通過(guò)詩(shī)歌來(lái)抒發(fā)。在詩(shī)文中,邵雍有時(shí)將自己的精神狀態(tài)描述為“逍遙”:
閑來(lái)觀(guān)萬(wàn)物,在處可逍遙。夫君惠我逍遙枕,恐我逍遙跡未超。形體逍遙終未至,更和魂夢(mèng)與逍遙。
     有時(shí)稱(chēng)為“自在”:
斟有淺深存燮理,飲無(wú)多少寄經(jīng)綸。鳳凰樓下逍遙客,郟鄏城中自在人。
何人不飲酒,何人不讀書(shū)。奈何天地間,自在獨堯夫。
       但絕大多數情況下,邵雍是用“安”與“樂(lè )”來(lái)標舉自己的精神境界。邵雍將其居所命名為“安樂(lè )窩”,自稱(chēng)“安樂(lè )先生”。在其詩(shī)中,快樂(lè )幾乎觸目皆是,無(wú)處不在,快樂(lè )的程度也似達到了無(wú)窮無(wú)盡、不能勝任的地步:
非止身休逸,是亦心夷曠。能知閑之樂(lè ),自可敵卿相。
不必奇功蓋天下,閑居之樂(lè )自無(wú)窮。
盡快意時(shí)仍起舞,到忘言處只謳歌。賓朋莫怪無(wú)拘檢,真樂(lè )攻心不奈何。
輕風(fēng)吹動(dòng)半醺酒,此樂(lè )直從天外來(lái)。
      邵雍自己曾明白說(shuō)過(guò):“《擊壤集》,伊川翁自樂(lè )之詩(shī)也。非唯自樂(lè ),又能樂(lè )時(shí),與萬(wàn)物之自得也。”一部《擊壤集》,確實(shí)可以“樂(lè )”之一字大體概括??鞓?lè )在邵雍處越是常見(jiàn)、普遍,理解此種情懷,就越需要對其內涵和本質(zhì)作深入的分析。邵雍的快樂(lè )是為何而發(fā)?《伊川擊壤集序》云:
予自壯歲業(yè)于儒術(shù),謂人世之樂(lè )何嘗有萬(wàn)之一二,而謂名教之樂(lè )固有萬(wàn)萬(wàn)焉,況觀(guān)物之樂(lè )復有萬(wàn)萬(wàn)者焉。

       邵雍區分了三種快樂(lè ):人世之樂(lè )、名教之樂(lè )、觀(guān)物之樂(lè ),認為三者帶來(lái)的快樂(lè )程度逐層遞增。一種常見(jiàn)的理解認為,邵雍所謂人世之樂(lè )是指“生物性與自然性”的快樂(lè )。 這種解讀大概未必準確。從邵雍詩(shī)文看,人世之樂(lè )不是指別的,而就是指仕宦名利之樂(lè )。邵雍有大量詩(shī)作將仕宦名利與自在閑樂(lè )作對比:
平生如仕宦,隨分在風(fēng)波。所損無(wú)紀極,所得能幾何。
名利到頭非樂(lè )事,風(fēng)波終久少安流。
民間有此樂(lè ),何必待封侯。
借問(wèn)主人何似樂(lè ),答云殊不異封侯。
風(fēng)花雪月千金子,水竹云山萬(wàn)戶(hù)侯。
欲俟河清人壽幾,兩眉能著(zhù)幾多愁。
      前引“能知閑之樂(lè ),自可敵卿相”“不必奇功蓋天下,閑居之樂(lè )自無(wú)窮”,也是在描述隱與仕所得快樂(lè )的差別。邵雍的安樂(lè )境界因此是從擺脫名利拘束、追求身心安頓開(kāi)始,而不是起于對一般感性愉悅或人倫親情的否定,后者如飲酒賞花、孝親天倫之樂(lè ),在《擊壤集》中隨處可見(jiàn),毋寧是邵雍大加肯定的主題。
      邵雍所謂名教之樂(lè ),是指踐履道德修養、遭逢道德行為時(shí)感受到的愉悅:
樂(lè )見(jiàn)善人,樂(lè )聞善事。樂(lè )道善言,樂(lè )行善意。
聞人之惡,若負芒刺。聞人之善,如佩蘭蕙。
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家給人足,時(shí)和歲豐。
筋骸康健,里闬樂(lè )從。君子飲酒,其樂(lè )無(wú)窮。
君子樂(lè )善,小人樂(lè )惡。樂(lè )惡惡至,樂(lè )善善歸。
揚善不揚惡,記恩不記讎。人人自歡喜,何患少交游。
      而其所謂觀(guān)物之樂(lè ),則涵義甚廣,舉凡賞景、吟詩(shī)、飲酒、感悟的快樂(lè ),都屬于觀(guān)物之樂(lè )的范圍。
酒喜小杯飲,詩(shī)快大字書(shū)。不知人世上,此樂(lè )更誰(shuí)如。
美酒飲教微醉后,好花看到半開(kāi)時(shí)。這般意思難名狀,只恐人間都未知。
一片兩片雪紛紛,三杯五杯酒醺醺。此時(shí)情狀不可論,直疑天地才紜。
小車(chē)賞心,大筆快志。

      人世之樂(lè )得失難計,名教之樂(lè )雖樂(lè ),卻是理性、有限度的道德愉悅,而飲酒、賞景等審美性的觀(guān)物之樂(lè ),強烈而純粹,最易將人導入天人合一、物我不分的至高的精神體驗,這是邵雍所以將觀(guān)物之樂(lè )置于人世之樂(lè )、名教之樂(lè )之上,認為其樂(lè )“復有萬(wàn)萬(wàn)者焉”的原因。在這個(gè)意義上,邵雍“把觀(guān)物之樂(lè )置于首位來(lái)統率名教之樂(lè )”,確實(shí)表達出以審美而非道德作為境界上之究竟旨趣的意味。
      邵雍的觀(guān)物之樂(lè )帶有一定超道德的性質(zhì),不過(guò)這種區分是有限度的。從論述來(lái)看,較之刻意區分快樂(lè )層次的高下,邵雍更多強調的是快樂(lè )的遍在性:
吾常好樂(lè )樂(lè ),所樂(lè )無(wú)害義。樂(lè )天四時(shí)好,樂(lè )地百物備。
樂(lè )人有美行,樂(lè )己能樂(lè )事。此數樂(lè )之外,更樂(lè )微微醉。
生身有五樂(lè ),居洛有五喜:……
一樂(lè )生中國,二樂(lè )為男子,三樂(lè )為士人,四樂(lè )見(jiàn)太平,五樂(lè )聞道義。
一喜多善人,二喜多好事,三喜多美物,四喜多佳景,五喜多大體。
      “生中國”至“見(jiàn)太平”主要是個(gè)體的遭遇,“聞道義”至“多好事”主要是道德性的欣賞,“多美物”、“多佳景”乃至“微微醉”則更多跟主體的審美享受有關(guān)。這些快樂(lè )性質(zhì)不同,邵雍卻將其統統并列起來(lái),而不特別強調高低。這里顯然有一無(wú)事不樂(lè )的態(tài)度在內。說(shuō)到底,邵雍追求的是實(shí)現樂(lè )的心境,而不是窮究導致樂(lè )的原因,樂(lè )本身才是邵雍修養的導向所在。
     邵雍的安樂(lè )境界,一般解讀主要強調其樂(lè )的一面。但其實(shí),安與樂(lè )有不同的含義,應當加以區分。邵雍所謂安,有身體安泰的含義,如“天晴仍客好,酒美更身安”“氣靜形安樂(lè ),心閑身太平”;但更多情況下是指心靈安詳,如“心安身自安,身安室自寬,心與身俱安,何事能相干”。在心靈的安詳義中,邵雍又特別強調安分:
自有林泉安素志,況無(wú)才業(yè)動(dòng)丹墀。
蓬戶(hù)能安分,藜羹固不厭。
能安陋巷無(wú)如我,既上高樓還憶君。
安分身無(wú)辱,知幾心自閑。雖居人世上,卻是出人間。
靜處乾坤大,閑中日月長(cháng)。若能安得分,都勝別思量。
      安分的本質(zhì)是對所得的滿(mǎn)足。邵雍所謂安樂(lè ),因此應被理解為知足基礎上的快樂(lè ),或者說(shuō),是在知足中感受到的快樂(lè )。邵雍既言“安是道梯階”“更將安作道樞機”,又說(shuō)“安而不樂(lè )”乃是惑,正是強調知足是快樂(lè )的前提與來(lái)源。事實(shí)上,如果不是將隱而不仕作為本分或者天命絕對地接納下來(lái)、安于其中,陋巷的貧窘生涯是難以真正讓人將其與樂(lè )聯(lián)系在一起的。

      放在理學(xué)傳統中看,邵雍的安樂(lè )境界代表了和樂(lè )灑落一脈的精神取向,同時(shí)又有其獨特之處,值得對比分析。一個(gè)典型的比較對象是周敦頤的孔顏樂(lè )處。以陋巷窮居、不改其樂(lè )而言,邵雍的精神狀態(tài)與顏回相當接近;周敦頤闡發(fā)的“以道充為貴,身安為富,故常泰無(wú)不足,而銖視軒冕、塵視金玉”的態(tài)度,也確實(shí)適用于邵雍。不過(guò),周邵之間值得注意的區別是:至少在后來(lái)理學(xué)主流的闡釋中,周敦頤的孔顏樂(lè )處是因“人達到與道為一的境界”而來(lái)的至高的、非對象化的精神狀態(tài),而邵雍的安樂(lè )是因事因物而發(fā),道德與審美、愉悅與享受相雜,并不必然是至高的精神體驗;周敦頤的孔顏樂(lè )處源于對道體的體認,必然預設一道體的觀(guān)念,而此種觀(guān)念在邵雍處并不突出;至于周敦頤的孔顏樂(lè )處主要是持久、穩定的心靈狀態(tài),邵雍的安樂(lè )則往往是濃烈興發(fā)的情緒,更是兩者之間明顯的差別。兩種同樣主張樂(lè )的精神旨趣,在性質(zhì)和性格上其實(shí)有相當差異。
      上述同異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說(shuō)明邵雍的安樂(lè )與后世理學(xué)和樂(lè )傳統的關(guān)系。一般而言,理學(xué)主流推崇的樂(lè )多近于周敦頤的孔顏樂(lè )處,是持續、穩定的精神愉悅,而非由感性激發(fā)的快樂(lè )情緒。二程說(shuō):“中心斯須不和不樂(lè ),則鄙詐之心入矣。此與‘敬以直內’同理。謂敬為和樂(lè )則不可,然敬須和樂(lè ),只是中心沒(méi)事也。”和樂(lè )不是被對象誘發(fā)的結果,而是未對象化時(shí)中心無(wú)事的狀態(tài),這種狀態(tài)其實(shí)也就是“喜怒哀樂(lè )之未發(fā)”,是心之本然。和樂(lè )因此被理解為即情緒而超情緒的存在。此種意味,在后來(lái)王陽(yáng)明的論述中有更到位的揭示:
      樂(lè )是心之本體,雖不同于七情之樂(lè ),而亦不外于七情之樂(lè )。……雖在憂(yōu)苦迷棄之中,而此樂(lè )又未嘗不存。但一念開(kāi)明,反身而誠,則即此而在矣。
      樂(lè )不是情緒,而是心之本體,先于具體情緒而存在。此種意義上的樂(lè )乃是心靈的固有底色,既是心體之本然,又是心體之當然。這種超越性的定位,是邵雍的安樂(lè )說(shuō)不曾賦予的。

邵雍的安樂(lè )與后世理學(xué)主流的樂(lè )的傳統可以相比的另一點(diǎn),在于樂(lè )與學(xué)的關(guān)系。王艮《樂(lè )學(xué)歌》有云:
人心本自樂(lè ),自將私欲縛。私欲一蔭時(shí),良知還自覺(jué)。一覺(jué)便消除,人心依舊樂(lè )。樂(lè )是樂(lè )此學(xué),學(xué)是學(xué)此樂(lè )。不樂(lè )不是學(xué),不學(xué)不是樂(lè )。樂(lè )便然后學(xué),學(xué)便然后樂(lè )。樂(lè )是學(xué),學(xué)是樂(lè )。嗚呼!天下之樂(lè ),何如此學(xué);天下之學(xué),何如此樂(lè )?
      王艮之說(shuō)一方面是對陽(yáng)明“樂(lè )是心之本體”的闡發(fā),一方面也接續了《論語(yǔ)》“學(xué)而時(shí)習之,不亦說(shuō)乎”的傳統。學(xué)(王艮指良知之學(xué))被認為與樂(lè )同一,學(xué)習必然能感受到快樂(lè ),快樂(lè )也必然是來(lái)自學(xué)習。相比之下,邵雍雖云“學(xué)不至于樂(lè ),不可謂之學(xué)”,認為真正的性命之學(xué)必有樂(lè )的效驗;但并不強調樂(lè )只能由學(xué)引發(fā)。恰恰相反,縱觀(guān)邵雍的文字,樂(lè )感基本與學(xué)習無(wú)關(guān),而多是觀(guān)物審美的結果。這在顯示出邵雍之樂(lè )更加親近自然、灑脫廣大的同時(shí),也提示出其與“典型”儒家之學(xué)的距離。不同于后來(lái)明代心學(xué)常見(jiàn)的樂(lè )觀(guān)傾向,北宋自立國起,整體的時(shí)代精神氣質(zhì)更多偏在“憂(yōu)”的一面,憂(yōu)國憂(yōu)民的情懷是士大夫擔當感的集中呈現。在這樣的氛圍下,邵雍卻專(zhuān)主于“樂(lè )”,以之為理想的人格形態(tài),顯得十分與眾不同。從儒者角度來(lái)看,邵雍在家國擔當上未免不足,故程朱對此頗有異議,朱子更直接認為邵雍之學(xué)近于老子。程朱的這些批評未必全然合理,作為隱士的邵雍原本就是世外之人,難以再用方內之條框籠羈之;但程朱的見(jiàn)解不能說(shuō)沒(méi)有根據。邵雍追求安樂(lè )的人生態(tài)度里,確實(shí)滲透著(zhù)道家的氣息。邵雍之樂(lè )雖然有道德性的成分,但終究是自得之趣較多,而承擔之勇較少;雖然不同于老莊式的無(wú)情,但畢竟是把個(gè)體的自在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將一己之體驗看成是更關(guān)鍵的問(wèn)題。邵雍會(huì )通名教與觀(guān)物而來(lái)的快樂(lè ),本質(zhì)上就是兼綜儒道而成的,在安頓自我的同時(shí),也為后世理學(xué)注入了更強的對于生命的關(guān)切。
      最后應該指出的是,邵雍的安樂(lè )不宜全從境界的角度理解,相反,當中其實(shí)頗有工夫的意味。文學(xué)史的研究指出,對于唐以來(lái)文人因得失浮沉動(dòng)輒怨嗟喟嘆的慣習,北宋中期的士人開(kāi)始越來(lái)越多地加以反省、批判,范仲淹、歐陽(yáng)修與邵雍等,在此點(diǎn)上都有相通的追求。而宋人改變嗟嘆的方式之一,就是表彰樂(lè ),以樂(lè )作為對痛苦的超越?!兑链〒羧兰颉匪耘薪涝?shī)人“大率溺于情好”,所以提倡“以物觀(guān)物”“兩不相傷”“其間情累都忘去”的態(tài)度,集中詩(shī)歌所以不厭其煩地詠嘆其樂(lè ),一來(lái)當然是由于真實(shí)愉悅的情緒體驗,二來(lái)其實(shí)也是在自覺(jué)的、以樂(lè )易怨的修養態(tài)度的基礎上言之的。從這個(gè)角度理解,邵雍詩(shī)中“樂(lè )天為事業(yè),養志是生涯”“已把樂(lè )為心事業(yè),更將安作道樞機”等種種以安樂(lè )為事業(yè)追求的表述,其實(shí)都不是簡(jiǎn)單的文學(xué)戲語(yǔ),而是有確切的工夫論的意味。從這個(gè)角度觀(guān)察,邵雍詩(shī)中每每將安樂(lè )與工夫相提并論,自然也就不是無(wú)心之言,而是將長(cháng)保安樂(lè )當作實(shí)在的心性修養方式。從這個(gè)角度評價(jià),邵雍日日樂(lè )、處處樂(lè )、“篇篇只管說(shuō)樂(lè ),次第樂(lè )得來(lái)厭了”的安樂(lè )生涯,也就不能簡(jiǎn)單地認為一定是“樂(lè )不可支”、“夸張造作”乃至“作達”,其實(shí),這不過(guò)是自我修養中另一種時(shí)時(shí)刻刻的惺惺提撕工夫罷了。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