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明清
明末清初諸大家的經(jīng)世學(xué)
發(fā)表時(shí)間:2023-12-01 17:24:02    作者:孫寶山    來(lái)源: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網(wǎng)-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報
        明代前期,學(xué)術(shù)的基本形態(tài)是以程朱為代表的理學(xué),《五經(jīng)大全》《四書(shū)大全》《性理大全》的纂修完成正式確立了程朱理學(xué)的正統地位。明代中后期,以陳白沙和王陽(yáng)明為代表的心學(xué)勃然興起,在民間形成了很大的聲勢,尤其是陽(yáng)明心學(xué)在王艮、王畿等陽(yáng)明弟子的推動(dòng)下一時(shí)風(fēng)行天下,甚至取代了程朱理學(xué)在民間的支配地位,成為主流的學(xué)術(shù)形態(tài)。明代末期,社會(huì )弊端不斷積累,內憂(yōu)外患日益加深,整個(gè)國家面臨生死存亡的巨大危機。面對此種危局,無(wú)論是程朱理學(xué)還是陽(yáng)明心學(xué),都難以提出切實(shí)有效的解決辦法。儒學(xué)都具有治理國家、安定天下的經(jīng)世指向,程朱理學(xué)和陽(yáng)明心學(xué)自然也不例外。但它們關(guān)注的重點(diǎn)畢竟是在心性修養層面,與社會(huì )現實(shí)有一定的距離;它們的學(xué)術(shù)視野也往往局限在語(yǔ)錄章句方面,缺乏廣博的知識和實(shí)際應用的能力。面對危機四伏的現狀,一些儒者不是采取逃避的態(tài)度,就是如坐云霧、束手無(wú)策。于是人們談?wù)撔男缘臒崆榇鬄榻档?,一些有志之士轉而致力于政治、民生、軍事等與國家治理問(wèn)題直接相關(guān)的研究,迫切希望通過(guò)對這些問(wèn)題的研究找到挽救國家危亡的切實(shí)可行的辦法,從而使經(jīng)世學(xué)即所謂實(shí)學(xué)成為時(shí)代風(fēng)尚。經(jīng)世學(xué)可以說(shuō)是在對以程朱理學(xué)和陽(yáng)明心學(xué)為代表的心性學(xué)的反思與批判中形成的。

        明末經(jīng)世學(xué)主要代表作有陳其愫的《皇明經(jīng)濟文輯》、陳子壯的《昭代經(jīng)濟言》、陳子龍等人的《皇明經(jīng)世文編》。其中,《皇明經(jīng)世文編》是明末經(jīng)世學(xué)風(fēng)形成的標志,全書(shū)共五百零四卷,外加補遺四卷,內容遍及政治、經(jīng)濟、法律、軍事、民生、教育、歷法、地理、水利等各個(gè)方面,堪稱(chēng)明代的經(jīng)世百科全書(shū)。該文編由陳子龍、宋征璧、徐孚遠等于明崇禎十一年(1638)二月開(kāi)始編輯,盡管規模宏大,但在這些有志之士的齊心協(xié)作下,僅用九個(gè)月便完成了。如此快的速度表明了編者除弊救亡的迫切心理,他們似乎在與明朝的滅亡賽跑,希望能以此凝聚廣大士人的力量,扶大廈之將傾,挽狂瀾于既倒。但明朝的滅亡是近三百年來(lái)積弊的總爆發(fā),并不是一部經(jīng)世全書(shū)所能挽救的。陳子龍作為明末經(jīng)世學(xué)風(fēng)的旗幟性人物,為挽救明朝拼盡了全力,在清軍南下之后,他還組織了義軍奮起抗清,但不幸兵敗被俘,投水殉國。

        經(jīng)世學(xué)風(fēng)從明末一直延續至清初,當時(shí)著(zhù)名的三大儒黃宗羲、孫奇逢、李颙都對此進(jìn)行了推動(dòng)和拓展,其中,黃宗羲是最具代表性的人物。

        黃宗羲與陳子龍都具有經(jīng)世情懷,交情深厚,黃宗羲的經(jīng)世學(xué)可以說(shuō)是陳子龍在明末倡導的經(jīng)世學(xué)風(fēng)在清初的延續和發(fā)展。黃宗羲在學(xué)問(wèn)上雖然師承劉宗周,但二人的風(fēng)格還是存在較大差異。劉宗周繼承了心性學(xué)的學(xué)風(fēng),一貫主張從身心修養、道德教化入手去改善政治狀況,屢屢被明崇禎帝斥為“迂闊”;但黃宗羲早年對講求心性修養的理學(xué)和心學(xué)并不專(zhuān)注也不太喜好,甚至有些輕視,而對正在興起的經(jīng)世學(xué)表現出很大熱情。他熱衷于參加各種會(huì )社活動(dòng),希望直接通過(guò)政治實(shí)踐來(lái)改變政治狀況,《留書(shū)》和《明夷待訪(fǎng)錄》正是他對政治實(shí)踐進(jìn)行系統總結和深刻反思的成果。直到后來(lái),他因參加抗清被緝捕而逃亡深山,找出舊時(shí)藏書(shū)進(jìn)行研讀,才逐步走上心學(xué)之路,并撰寫(xiě)了《明儒學(xué)案》《孟子師說(shuō)》《宋元學(xué)案》。他倡導的心學(xué)淡化本體、強化工夫,也具有強烈的經(jīng)世學(xué)色彩。他的經(jīng)世學(xué)涵蓋范圍非常廣泛,包括政治、經(jīng)濟、法律、軍事、民生、教育、官制、取士等各個(gè)方面?!睹饕拇L(fǎng)錄》是其經(jīng)世學(xué)的代表作,是他在《留書(shū)》的基礎上繼續思考的結果。他在此書(shū)中對中國的政治傳統進(jìn)行了前所未有的深刻反思與批判,建立了一套新的政治理念,并以此為依據提出了制度變革的構想。像自由狀態(tài)的政治社會(huì )起源論、打破君主天命的公務(wù)職能說(shuō)、國家與君主相互區分說(shuō)、國家與民眾相互關(guān)聯(lián)說(shuō)、良好制度優(yōu)于賢能政治說(shuō)、以制度制約權力說(shuō)、貨幣流轉促進(jìn)流通說(shuō)、兼顧平均性與差別性的田地分配說(shuō)、實(shí)行低稅率和差異性的賦稅征收說(shuō)等一系列新銳思想,不僅對中國傳統的政治思想進(jìn)行了創(chuàng )造性突破,而且許多方面在世界政治思想史上也具有開(kāi)創(chuàng )性意義,代表了明末清初經(jīng)世學(xué)的最高成就。此書(shū)在清末與法國啟蒙思想家盧梭的《民約論》并稱(chēng),對當時(shí)的變革產(chǎn)生了重要影響,黃宗羲也因此被推崇為“中國之盧梭”,一時(shí)成為激勵有志青年奮然前行的旗幟性人物。在人才選用方面,他特別提出加入“絕學(xué)”一項,以便為從事歷算、樂(lè )律、測望、占候、火器、水利等冷僻學(xué)科研究之人提供出仕的途徑。他具有超前的世界眼光,將當時(shí)新傳入的西學(xué)也納入“絕學(xué)”當中,他撰寫(xiě)的“絕學(xué)”著(zhù)作《西洋歷法假如》《時(shí)憲歷法解》就是研究西方歷法的。在抗清失敗、赴日過(guò)程中,他認識到西方火器技術(shù)精良、威力巨大,主張將火器也列入“絕學(xué)”加以推廣發(fā)展。他對算學(xué)有異乎尋常的興趣,并費盡心力進(jìn)行研究,撰寫(xiě)了《氣運算法》《勾股圖說(shuō)》《開(kāi)方命算》《測圓要義》《圓解》《割圓八線(xiàn)解》六部著(zhù)作。在他的帶動(dòng)和啟發(fā)下,他的兒子黃百家和弟子陳訏都對算學(xué)產(chǎn)生了濃厚興趣,并且悉心鉆研,取得了豐富的成果。

        孫奇逢為人豪俠,心胸豁達,幼年雖然學(xué)習程朱理學(xué),但對陸王心學(xué)也非常喜好。他說(shuō):“某幼而讀書(shū),謹守程朱之訓,然于陸王亦甚喜之。”后來(lái),他走上了統合程朱與陸王的學(xué)術(shù)路徑,主張本體與工夫合一,本體要體現到工夫上,將心性學(xué)與經(jīng)世學(xué)融為一體:“說(shuō)心在事上見(jiàn),說(shuō)體在用上見(jiàn),約禮在博文上見(jiàn),致知在格物上見(jiàn)。內圣外王,一以貫之,原無(wú)許多頭緒。”《四庫全書(shū)總目》評價(jià)他的學(xué)問(wèn)說(shuō):“奇逢之學(xué),主于明體達用,宗旨出于姚江,而變以篤實(shí),化以和平,兼采程朱之旨,以彌其闕失。”“明體達用”是對其學(xué)問(wèn)注重身體力行、崇尚平易篤實(shí)、追求切近實(shí)用的很好概括。

        李颙提倡“明體適用”,即心性修養與實(shí)際功用要內外兼顧,從而實(shí)現經(jīng)世濟民、成就大業(yè)的目標。他認為儒學(xué)即是心性修養與實(shí)際功用融為一體的學(xué)問(wèn):“儒者之學(xué),明體適用之學(xué)也。”“窮理致知,反之于內,則識心悟性,實(shí)修實(shí)證;達之于外,則開(kāi)物成務(wù),康濟群生。夫是之謂‘明體適用’。……明體而不適于用,便是腐儒;適用而不本于明體,便是霸儒;既不明體,又不適用,徒滅裂于口耳伎倆之末,便是異端。”他主張通過(guò)讀書(shū)來(lái)實(shí)現“明體適用”:“故體非書(shū)無(wú)以明,用非書(shū)無(wú)以適。欲為明體適用之學(xué),須讀明體適用之書(shū),否則縱誠篤虛明,終不濟事。”“明體適用”也是要將心性學(xué)與經(jīng)世學(xué)融為一體,使儒學(xué)能夠成為切切實(shí)實(shí)的體用兼備的學(xué)問(wèn)。

        到了清代中期和末期,顧炎武和王夫之的影響越來(lái)越大,并取代了孫奇逢、李颙,與黃宗羲并稱(chēng)為三大儒。顧炎武批判心性學(xué),提倡篤實(shí)而切用的經(jīng)學(xué),其中就包含經(jīng)世學(xué)。他說(shuō):“孔子刪述六經(jīng),即伊尹、太公救民于水火之心,而今之注蟲(chóng)魚(yú)、命草木者,皆不足以語(yǔ)此也。……故凡文之不關(guān)于六經(jīng)之指、當世之務(wù)者,一切不為。”“必有體國經(jīng)野之心,而后可以登山臨水;必有濟世安民之識,而后可以考古證今。”在明清朝代更迭、社會(huì )激烈動(dòng)蕩之際,人生百態(tài)盡顯無(wú)遺。

        顧炎武以“博學(xué)于文,行己有恥”為學(xué)術(shù)宗旨,主張將廣博的學(xué)問(wèn)研究切切實(shí)實(shí)地作用于立身處世,堅定不移地保持自身的操守,并對知識階層將學(xué)問(wèn)與立身割裂開(kāi)來(lái)而出現種種寡廉鮮恥的行為予以強烈批判:“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故士大夫之無(wú)恥,是謂國恥。”他還對“亡國”與“亡天下”進(jìn)行了區分:“有亡國,有亡天下,亡國與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號謂之亡國;仁義充塞,而至于率獸食人、人將相食,謂之亡天下。……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矣。”他所說(shuō)的“亡國”指的是政權的更替、朝代的改換,“亡天下”指的是以仁義為代表的華夏核心道德價(jià)值的衰亡。在他看來(lái),明清更迭并不是一次簡(jiǎn)單的改朝換代,而是華夏文化面臨能否存續下去的重大危機,保衛華夏是每個(gè)人應盡的責任。后來(lái),這段話(huà)被凝練為“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激勵清末志士不惜付出生命代價(jià)奮起抗爭、拯救中華。

        王夫之對程朱理學(xué)采取同情的批評態(tài)度,對陸王心學(xué)則加以無(wú)情的批判,將其貶斥為異端邪說(shuō)。他認為唯有張載得到了孔孟的正傳,畢生以光大“橫渠正學(xué)”為己任。他繼承、發(fā)展了張載的氣學(xué)理論,并對其進(jìn)行了拓展,主張“以氣為本”“天下惟器”,把實(shí)在的“氣”作為自己的核心學(xué)說(shuō)。他強調具體事物才是實(shí)際的存在,事物的原則就蘊含在具體的事物當中,反對脫離具體事物去尋求一個(gè)懸空的“理”,并由此引出“知不離行”“以行為先”等學(xué)說(shuō),體現了重視踐行的經(jīng)世風(fēng)尚,對于驅除虛玄的學(xué)風(fēng)具有重要意義。王夫之還特別強調作為天地萬(wàn)物本原的太極或太虛處于動(dòng)的狀態(tài),反對佛道的虛靜空寂和理學(xué)的好靜,由此而引出了“變化日新說(shuō)”,并進(jìn)而提出了“日生日成”的人性論,打破了“命定論”對人性既成的束縛,具有變革進(jìn)取的積極意義。正是因為強調變化更新,所以他的學(xué)說(shuō)在清末被許多主張變革的人士所接受,從而對近代的變革運動(dòng)產(chǎn)生了重要推動(dòng)作用。

        明末清初的儒者們苦心孤詣構建了經(jīng)世學(xué)并力圖將其付諸實(shí)踐,但在當時(shí)的高壓統治下未能發(fā)揮應有的作用。到了清末,以“經(jīng)世思潮”為開(kāi)端,變革運動(dòng)一浪高過(guò)一浪。在此過(guò)程中,這些儒者的篤實(shí)學(xué)問(wèn)和堅貞人格發(fā)揮了重要影響,成為中國從傳統向現代轉換的內在動(dòng)力。正如梁?jiǎn)⒊f(shuō):“最近三十年思想界之變遷,雖波瀾一日比一日壯闊,內容一日比一日復雜,而最初的原動(dòng)力,我敢用一句話(huà)來(lái)包舉他,是殘明遺獻思想之復活。”

(作者系中央民族大學(xué)哲學(xué)與宗教學(xué)學(xué)院教授)

關(guān)鍵詞:明末清初;大家;經(jīng)世學(xué)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