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兩漢
詮釋與超越——孔子的天命詮釋學(xué)及其創(chuàng )世論意義
發(fā)表時(shí)間:2023-12-18 22:03:36    作者:黃玉順    來(lái)源:《東岳論叢》2023年第11期
        【提要】孔子的經(jīng)典詮釋學(xué)思想,不僅具有“哲學(xué)詮釋學(xué)”那樣的世俗存在論意義,還具有創(chuàng )世論的超凡“創(chuàng )生”意義。這種思想深刻地蘊含在孔子的“天命”觀(guān)念之中,可以稱(chēng)之為“天命詮釋學(xué)”。“天”是超凡的絕對存在者、萬(wàn)物的創(chuàng )造者。“天命”是“天”的“號令”,意味著(zhù)“天”是以一種無(wú)言的言說(shuō)方式來(lái)創(chuàng )造萬(wàn)物。經(jīng)典作為“圣人之言”,是對天命的詮釋?zhuān)欢?jīng)典詮釋又是對圣人之言的詮釋?zhuān)蚨鴼w根到底也是對天命的詮釋。這種經(jīng)典詮釋不僅“后天而奉天時(shí)”,而且“先天而天弗違”,即“參贊化育”,參與到天的創(chuàng )生之中。
 
        筆者已曾揭明:孔子不僅開(kāi)創(chuàng )了儒家“經(jīng)典詮釋”(classic interpretation)的實(shí)踐,而且開(kāi)創(chuàng )了儒家“經(jīng)典詮釋學(xué)”(classic hermeneutics)的理論。這種詮釋學(xué)既不同于西方海德格爾(Martin Heidegger)、伽達默爾(Hans-Georg Gadamer)“哲學(xué)詮釋學(xué)”(philosophical hermeneutics)那樣的詮釋學(xué),也不同于中國傳統“漢學(xué)”與“宋學(xué)”的詮釋學(xué),因為它不僅回答了被詮釋經(jīng)典的新意義的生成問(wèn)題,還回答了詮釋者的新主體性的生成問(wèn)題,即闡明了經(jīng)典詮釋怎樣生成道德主體和知識主體。因此,通過(guò)揭示這種“存在者變易”(change of the beings),即作為存在者的主客雙方都會(huì )在詮釋中發(fā)生改變的事實(shí),孔子的經(jīng)典詮釋學(xué)思想具有“前存在者”(pre-being)的存在論意義。1 本文將進(jìn)一步闡明:這種經(jīng)典詮釋學(xué)思想不僅具有上述世俗存在論(secular ontology)意義,更具有超凡創(chuàng )世論(transcendent creationism)意義。
 
一、天命的超凡言說(shuō)性
        孔子經(jīng)典詮釋學(xué)思想的創(chuàng )世論意義,即其“創(chuàng )生”(creation of all things)意義,深刻地蘊含于他的“天命”觀(guān)念之中,故可稱(chēng)之為“天命詮釋學(xué)”(Hermeneutics of Tian Nomination)。
        (一)“天”的超凡性
        談到孔子的“天命”觀(guān)念,首先得討論孔子的“天”觀(guān)念。長(cháng)期以來(lái),由于受到宋明理學(xué)的影響,孔子的“天”觀(guān)念被視為一個(gè)心性概念;加之某種現代學(xué)術(shù)潮流的影響,孔子更被視為一個(gè)無(wú)神論者。這完全不符合孔子思想的實(shí)際。直到最近幾年,學(xué)術(shù)界才開(kāi)始對此進(jìn)行正本清源,重新審視孔子的“超越”(transcendence)觀(guān)念,肯定“天”的外在超凡性(transcendent)。
        這里涉及的是關(guān)于中國哲學(xué)和文化“內在超越”(immanent transcendence)與西方宗教和哲學(xué)“外在超越”(external transcendence)的爭論,牟宗三等認為前者區別于并且優(yōu)越于后者,筆者將其判為“中國哲學(xué)‘內在超越’的兩個(gè)教條”2。嚴格來(lái)說(shuō),“外在超越”應指外在于人的“天”是超出凡俗世界的,即超凡的(transcendent);“內在超越”應指內在于“人”的理性或心性是超出感性經(jīng)驗的,即超驗的(transcendental)。3 孔子的儒學(xué)與宋明理學(xué)盡管都具有內在的超驗向度,卻是兩種根本不同的超越范式:宋明理學(xué)以?xún)仍诘某炐男匀〈送庠诔仓?ldquo;天”,實(shí)屬“僭天”;而孔子并未取消外在超凡之“天”,而是如孟子所說(shuō),旨在通過(guò)超驗的“盡性”以“事天”。4 這是因為,孔子心目中的“天”繼承了《詩(shī)》《書(shū)》、周公的“天帝”觀(guān)念,“天”仍然是一個(gè)外在而神性的絕對超凡者(the absolute Transcendent)。 5
        (二)“命”的言說(shuō)性
        漢語(yǔ)的“天命”(the Nomination of Tian)所指的顯然是一種言說(shuō),所以稱(chēng)之為“命”(號令)。漢語(yǔ)“命”的本義是一種“人言”,即號令。甲骨文“命”和“令”是同一個(gè)字,“象木鐸形”;“古人振鐸以發(fā)號令”。6《說(shuō)文解字》解釋?zhuān)?ldquo;令,發(fā)號也。”7 例如孔子,“君命召,不俟駕行矣”8,“使于四方,不辱君命”9,所指的都是君主的號令。
        然而不僅如此,早在上古文獻中,“命”就已經(jīng)不僅指“人言”,而且指“天言”,即“天命”;這類(lèi)似于海德格爾(Martin Heidegger)所謂“道言”(die Sage des Ereignis),以區別于“人言”(Spreche)。10 例如《易經(jīng)》“有孚改命吉”11,“改命”猶言“革命”,意謂天帝改變自己的號令,將舊王朝的使命改授予新王朝,例如“湯武革命”12;《詩(shī)經(jīng)》“天命不徹”,“言王不循天之政教”13,即批評王者不貫徹天帝的號令。這就是說(shuō),“天命”的本義是說(shuō)的天帝授命,選派某人承擔某事,尤其是選派某個(gè)宗族承擔最高統治者的重任,例如《尚書(shū)》所說(shuō)的“天命有德”14(這里“命”是動(dòng)詞,意思是天帝授命于有德之人),“乃命于帝庭,敷佑四方”;“天之降寶命,我先王亦永有依歸”15??鬃永^承了這樣的“天命”觀(guān)念,強調:“不知命,無(wú)以為君子也。” 16
        (三)天命的無(wú)言之令
        這里的“命”,作為“號令”,是強調天帝的這種選派所采取的方式是一種特殊的言說(shuō),即“天命”是天帝的言說(shuō)。然而,“天命”卻又不同于“人言”:天帝雖然發(fā)號施令,卻不像人那樣說(shuō)話(huà)。如《論語(yǔ)》載:
        子曰:“予欲無(wú)言。”子貢曰:“子如不言,則小子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時(shí)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17
        邢昺疏:“天亦不言而令行。” 18孟子也曾談到這層意思:“天不言,以行與事示之而已矣。” 19所以,漢代劉熙“以顯釋天”:“天,顯也”。20 我們可理解為:天的言說(shuō)方式是顯示??鬃拥囊馑?,天“無(wú)言”,卻在“命”,卻在言說(shuō),即在顯示。
        不僅如此,孔子的話(huà)還表明,天帝乃是以這種無(wú)言之令的言說(shuō)方式來(lái)創(chuàng )造或生成宇宙世界,即孔子所說(shuō)的“四時(shí)行焉,百物生焉”,意謂四時(shí)行于它,萬(wàn)物生于它(此處“焉”的意思是“于是”“于此”21)。這就是“天命”的“創(chuàng )生”或“創(chuàng )世”意義。
 
二、天命的創(chuàng )世性
        在孔子心目中,“天”是超凡的絕對存在者、萬(wàn)物的創(chuàng )造者;“天命”是“天”的“號令”,意味著(zhù)“天”是以一種無(wú)言的言說(shuō)方式來(lái)創(chuàng )造萬(wàn)物。
        (一)“天命”之“易”的創(chuàng )世性
        關(guān)于“天命”的“創(chuàng )生”或“創(chuàng )世”,孔子本人雖然有上述表達,但確實(shí)并沒(méi)有加以更為詳盡的說(shuō)明。不過(guò),孔子的后學(xué)對此進(jìn)行了發(fā)揮。例如《易傳》是這樣講的:
        一陰一陽(yáng)之謂道;繼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 22
        孔穎達疏:“‘繼之者善也’者,道是生物開(kāi)通,善是順理養物,故繼道之功者,唯善行也。‘成之者性也’者,若能成就此道者,是人之本性。” 23這就是說(shuō),“道”是“天命”層級的宇宙本體,“生物開(kāi)通”即其創(chuàng )生萬(wàn)物;但“道”創(chuàng )生萬(wàn)物,還需要人的“善”“性”來(lái)“繼之”而“成之”,才能最終“成就此道”,從而真正“生物開(kāi)通”,創(chuàng )生萬(wàn)物。
        顯然,這是將“天”義理化、哲學(xué)化了。如果將“天”還原為“天帝”,那就是說(shuō):“天命”以無(wú)言之令的言說(shuō)方式來(lái)創(chuàng )生萬(wàn)物,還需要人來(lái)“繼之”而“成之”,才能最終完成“天命”。這就是說(shuō),人的活動(dòng),包括詮釋活動(dòng),不僅“后天而奉天時(shí)”,即人合于天;而且“先天而天弗違”,即天合于人。 24
        這就是孔子創(chuàng )世論思想的“天命即創(chuàng )造”(the Nomination of Tian is creation)觀(guān)念,它與耶教創(chuàng )世論的“命名即創(chuàng )造”(Nomination is creation)觀(guān)念之間,存在著(zhù)相通之處。兩者的區別在于:耶教那里是上帝創(chuàng )造,而孔子這里則是天與人共同創(chuàng )造,即不僅有天的“一陰一陽(yáng)之謂道”,而且有人的“繼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耶教創(chuàng )世論的創(chuàng )造是一次性的,而孔子創(chuàng )世論的創(chuàng )造則是連續性的。這種連續性,即《易傳》的“生生”觀(guān)念“生生之謂易”25。
        (二)“天命”之“誠”的創(chuàng )世性
        由此可見(jiàn),關(guān)于“天命”創(chuàng )世的具體內涵,盡管孔子本人并沒(méi)有展開(kāi)充分論述,但我們可以從孔子后學(xué)的思想中發(fā)掘出來(lái),然后由此反觀(guān)孔子的言論,以揭示孔子創(chuàng )世論思想的意蘊。最典型的莫過(guò)于《中庸》之“誠”,盡管也已經(jīng)是義理化、哲學(xué)化的表達:
        1.“誠”通常被解釋為一個(gè)形聲字,其實(shí)不然,其中的“成”也是有實(shí)義的。這是漢字的一種現象,即“聲兼義”,《說(shuō)文解字》表述為“從某,某亦聲”。按照這個(gè)規則,“誠”字應當這樣解釋?zhuān)簭难?、從成,成亦聲?ldquo;誠”與“成”,文字學(xué)上稱(chēng)之為“同源字”,詞匯學(xué)上則稱(chēng)之為“詞族”(word family)。漢字“誠”出現較晚,始見(jiàn)于戰國;此前,“誠”即作“成”。例如孔子引《詩(shī)》“誠不以富”26,傳世《詩(shī)經(jīng)》即作“成不以富”27。后來(lái)加“言”為“誠”,大有深意,表明“誠”的意思是:由“言”而“成”。這正是上文已經(jīng)討論過(guò)的觀(guān)念:以“命”的方式進(jìn)行來(lái)創(chuàng )生萬(wàn)物,而“命”正是一種言說(shuō)。
        2.《中庸》之“誠”并非形而下者,而是形而上者:“誠者,天之道也。”28 天道由“言”而“成”,與上文所講的作為“號令”的“天命”顯然是一致的。同時(shí),還有一點(diǎn)值得注意:漢字“道”有兩種最古老的基本含義和用法,一是動(dòng)詞“行走”、名詞“道路”,一是“言說(shuō)”。在這個(gè)意義上,“天道”即是“天言”,亦即“天命”。
        3.由“言”而“成”,這顯然就涉及了詮釋問(wèn)題:《中庸》說(shuō)“誠者,天之道也;誠之者,人之道也”29,“天之道”即上文所講的“天命”的言說(shuō),“人之道”即涉及上文所講的人對“天命”的詮釋。
        4.“誠”甚至并非形而上者,即根本不是一個(gè)存在者。這個(gè)極為深邃的觀(guān)念,鮮明地體現在《中庸》的這個(gè)命題中:“不誠無(wú)物。”30“物”泛指一切存在者,即荀子所謂“大共名”31。“不誠無(wú)物”是說(shuō):如果沒(méi)有誠,那就沒(méi)有任何存在者的存在。這表明,“誠”本身不是存在者,而是前存在者的存在。在這個(gè)意義上,“誠”不是一個(gè)實(shí)體詞,而是一個(gè)狀態(tài)詞。
        5.因此,“誠”并非由任何既有的存在者成就的,而是“自己如此”(這是漢語(yǔ)“自然”的本義)32,即《中庸》所說(shuō)的“誠者自成也,而道自道也”33。這類(lèi)似于現象學(xué)所謂“自身所與”(self-given)。這意味著(zhù)“誠”乃是“天”的自我詮釋。
        6.“誠”不僅不是任何存在者,而且能夠生成所有存在者,即“誠者非自成己而已也,所以成物也”34。這是因為:縱觀(guān)所有一切存在者,無(wú)非兩類(lèi),即主體性存在者和對象性存在者;“成己”意謂著(zhù)生成主體,“成物”意味著(zhù)生成對象,這就是“誠”的創(chuàng )世性,也就是“天命”的創(chuàng )世性,即創(chuàng )生一切存在者。
 
三、圣人之言:天命的詮釋
        在孔子的經(jīng)典詮釋學(xué)思想中,不僅經(jīng)典詮釋活動(dòng)是一種詮釋?zhuān)医?jīng)典本身就是一種詮釋?zhuān)?ldquo;天命”是一種言說(shuō),所以稱(chēng)之為“命”(號令);而經(jīng)典作為“圣人之言”35、“圣人之意”36,則是對“天命”的詮釋。經(jīng)典詮釋在詮釋著(zhù)經(jīng)典,而經(jīng)典則在詮釋著(zhù)天命。如圖所示:
 
        天命←詮釋←經(jīng)典←詮釋←經(jīng)典詮釋
 
        這種詮釋關(guān)系,在后世的儒家經(jīng)典詮釋中具有更為豐富的層次。以《十三經(jīng)注疏》為例,如圖所示:
 
        天命←詮釋←經(jīng)←詮釋←傳注←詮釋←疏
 
        經(jīng)典之所以是對天命的詮釋?zhuān)且驗椋杭热皇?ldquo;命”(號令),也就是一種言說(shuō),那么,“天命”本身就可以被視為“一本大書(shū)”,即是一種特殊的文本,它是“天帝”陳述出來(lái)的文本;在這個(gè)意義上,“經(jīng)典”作為圣人對“天命”的理解與解釋的結果,也是一種特殊的詮釋。
        關(guān)于這個(gè)問(wèn)題,據《論語(yǔ)》載:
        儀封人請見(jiàn),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嘗不得見(jiàn)也。”從者見(jiàn)之。出,曰:“二三子何患于喪乎?天下之無(wú)道也久矣,天將以夫子為木鐸。” 37
        邢昺疏:“木鐸,金鈴木舌,施政教時(shí)所振也。言天將命孔子制作法度,以號令于天下,如木鐸以振文教也。” 38這里的“木鐸”之說(shuō),正是“命”字的本義(詳上)。這就是說(shuō),“天命”是通過(guò)“圣人之言”來(lái)傳達的。然而圣人傳達“天命”的前提,是“知命”,即對“天命”的理解與解釋?zhuān)嗉丛忈???鬃幼允?ldquo;五十而知天命”39,就是說(shuō),他已經(jīng)能夠理解與解釋“天命”,即能夠詮釋“天命”。所以,孔子說(shuō):
        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 40
        邢昺疏:“大人即圣人也”;“天之命也,故君子畏之”。41 朱熹集注:“大人圣言,皆天命所當畏。知畏天命,則不得不畏之矣。” 42這里揭示了“三畏”之間的因果關(guān)系:敬畏“圣人”,是因為敬畏“圣人之言”;而敬畏“圣人之言”,歸根到底乃是因為敬畏“天命”。43 這就是說(shuō),“圣人之言”成為經(jīng)典,那么,經(jīng)典詮釋既然是對圣人之言的詮釋?zhuān)瑥亩簿褪菍?ldquo;天命”的詮釋。
        對于孔子本人來(lái)說(shuō),他所面對的“圣人之言”具載于上古經(jīng)典文獻之中,即孔子曾加以詮釋的《詩(shī)》《書(shū)》《易》等。對于后世來(lái)說(shuō),孔子作為圣人,他所留下的經(jīng)典,不論他所傳的《詩(shī)》《書(shū)》,還是他所作的《春秋》,乃至其門(mén)人所編的《論語(yǔ)》,都是傳達和詮釋“天命”的“圣人之言”,都是應當敬畏的。
 
四、經(jīng)典詮釋?zhuān)喝伺c萬(wàn)物的創(chuàng )生
        經(jīng)典詮釋是對圣人之言的詮釋?zhuān)蚨鴼w根到底是對天命的詮釋。與此相應,經(jīng)典詮釋之所以具有創(chuàng )生的意義,歸根到底,也是因為上文所論的“天命”的創(chuàng )生意義;換言之,經(jīng)典詮釋活動(dòng)不僅“后天而奉天時(shí)”,而且“先天而天弗違”,即“參贊化育”,參與到天的創(chuàng )生之中。
        對于詮釋者來(lái)說(shuō),經(jīng)典詮釋的創(chuàng )生,可分為三個(gè)層次:成己、成人、成物。 44
        (一)在經(jīng)典詮釋中“成己”
        孔子強調“成己”,即通過(guò)自我修養而成就自己,成為一個(gè)如此這般的主體。他說(shuō):“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45;“君子病無(wú)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46;“茍正其身矣,于從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47《論語(yǔ)》記載:“顏淵問(wèn)仁。子曰:‘克己復禮為仁。’” 48這些論述都是在談自我主體性的改變,即“成己”,亦即超越自身的舊的主體性,獲得新的主體性,以使自己獲得“新生”。 49
        那么,怎樣“成己”呢?經(jīng)典詮釋可以創(chuàng )生自我。
        程頤曾經(jīng)講到經(jīng)典詮釋的“成己”問(wèn)題,他說(shuō):“如讀《論語(yǔ)》,未讀時(shí)是此等人,讀了后又只是此等人,便是不曾讀。” 50所謂“讀《論語(yǔ)》”,就是對《論語(yǔ)》加以理解與解釋?zhuān)嗉丛忈尅墩撜Z(yǔ)》。如果讀《論語(yǔ)》之前是“此等人”,之后依舊是“此等人”,即依舊是既有的主體性,那就等于“不曾讀”,即等于真正的詮釋活動(dòng)根本沒(méi)有發(fā)生;如果讀了《論語(yǔ)》之后,讀者發(fā)生了某種改變,即不再是“此等人”,這就意味著(zhù)經(jīng)典詮釋活動(dòng)使他獲得了新的主體性,而成為了一個(gè)新的存在者。
        孔子的經(jīng)典詮釋思想亦然。例如《論語(yǔ)》記載:
        子謂伯魚(yú)曰:“女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為《周南》《召南》,其猶正墻面而立也與!” 51
        邢昺疏:“為,猶學(xué)也”;“人而不為,則如面正向墻而立,無(wú)所觀(guān)見(jiàn)也”。52 所謂“學(xué)”,也是理解與解釋?zhuān)丛忈???鬃又?,通過(guò)詮釋《周南》《召南》之詩(shī),就可以獲得新的“觀(guān)見(jiàn)”,即獲得新的觀(guān)念,從而使自己成為一個(gè)新的主體。
        (二)在經(jīng)典詮釋中“成人”
        所謂“成人”,即成就他人,使他人得以完善,即孔子所說(shuō)的“成人之美”,邢昺疏:“此章言君子之于人,嘉善而矜不能,又復仁恕,故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也。” 53孔子說(shuō)“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54,正是此意?!墩撜Z(yǔ)》記載:
        子路問(wèn)君子。子曰:“修己以敬。”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人。”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百姓。修己以安百姓,堯、舜其猶病諸!” 55
        這里的“修己”就是“成己”,而“安人”“安百姓”就是“成人”。56 
        那么,怎樣“成人”呢?經(jīng)典詮釋可以成就他人。例如,孔子說(shuō):
        默而識之,學(xué)而不厭,誨人不倦,何有于我哉? 57
        邢昺疏:“學(xué)古而心不厭,教誨于人不有倦息。”58“誨人”當然也是一種“成人”的方式。顯然,“誨人”的前提乃是“學(xué)古”。而所謂“學(xué)古”,當然只能通過(guò)研習古典文獻,可見(jiàn)這也是經(jīng)典詮釋學(xué)問(wèn)題。顯然,孔子的意思是說(shuō):經(jīng)典詮釋可以“誨人”,從而“成人”,使他人成為新的主體?!洞髮W(xué)》“三綱領(lǐng)”中的“親民”59,朱熹釋為“新民”,也是這個(gè)意思,他說(shuō):“程子曰:‘親,當作新。’……新者,革其舊之謂也,言既自明其明德,又當推以及人,使之亦有以去其舊染之污也。” 60
        (三)在經(jīng)典詮釋中“成物”
        在孔子心目中,不僅應當“成己”“成人”,而且應當“成物”,即成就萬(wàn)物,從而造就一個(gè)新世界。前引《中庸》指出:“誠者,非自成己而已也,所以成物也。”孔穎達解釋道:“人有至誠,非但自成就己身而已,又能成就外物。”61《中庸》陳述了“成己”“成人”“成物”之間的關(guān)系秩序:“唯天下至誠為能盡其性;能盡其性,則能盡人之性;能盡人之性,則能盡物之性;能盡物之性,則可以贊天地之化育;可以贊天地之化育,則可以與天地參矣。” 62這里,“盡其性”是成己,“盡人之性”是成人,“盡物之性”是成物;而“贊天地之化育”則是整個(gè)新世界的創(chuàng )生。
        孔子贊嘆:“大哉,堯之為君也!……巍巍乎,其有成功也!”所謂“成功”,是說(shuō)“立文垂制”63,即改造社會(huì )??鬃与m然不以圣人自居,但他仍能自許:“茍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 64這是孔子“言誠有用我于政事者,期月而可以行其政教,必三年乃有成功”65。這些言論,無(wú)非是說(shuō)改變既有的政治狀態(tài),從而創(chuàng )造一個(gè)新社會(huì )、新世界。
        那么,怎樣“成物”呢?經(jīng)典詮釋可以創(chuàng )生萬(wàn)物??鬃釉谶@方面最典型的思想,就是“正名”?!墩撜Z(yǔ)》記載:
        子路曰:“衛君待子而為政,子將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lè )不興;禮樂(lè )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wú)所錯(措)手足。” 66
        顯然,孔子是要改造社會(huì ),即創(chuàng )造一個(gè)新社會(huì );而其改造的途徑,首先就是“正名”。所謂“正名”,其實(shí)也是一個(gè)經(jīng)典詮釋學(xué)問(wèn)題,即根據現實(shí)的情況,通過(guò)審核既有經(jīng)典文獻的名物體系,從而“有循于舊名,有作于新名”,進(jìn)而“名定而實(shí)辨”67,而最終實(shí)際地改造社會(huì )體系,即創(chuàng )造一個(gè)新世界。 68
        經(jīng)典詮釋的這種“創(chuàng )世”活動(dòng),初看起來(lái),并不是物質(zhì)性的,而只是精神性的,也就是說(shuō),不是實(shí)際地創(chuàng )造一個(gè)物質(zhì)世界,而是觀(guān)念地創(chuàng )造一個(gè)“理念世界”。但是,人的精神性,包括情感、意志、理性,通過(guò)實(shí)踐的活動(dòng),如人文的路徑、社會(huì )科學(xué)的方式、科學(xué)技術(shù)的手段等,確確實(shí)實(shí)可以實(shí)際地改變物質(zhì)的世界??v觀(guān)人類(lèi)改造社會(huì )、改造自然的歷史,正是這樣一種由精神而物質(zhì)的過(guò)程。因此,經(jīng)典詮釋的“創(chuàng )生”不僅僅是精神性的,也是物質(zhì)性的。通俗地說(shuō),經(jīng)典詮釋可以通過(guò)改變觀(guān)念世界而實(shí)際地改變現實(shí)世界,這就是孔子“天命詮釋學(xué)”思想的現實(shí)意義。
 
注釋?zhuān)?/strong>
1.黃玉順:《孔子經(jīng)典詮釋學(xué)思想發(fā)微》,《社會(huì )科學(xué)研究》2023年第1期,第21?31頁(yè)。
2.黃玉順:《中國哲學(xué)“內在超越”的兩個(gè)教條——關(guān)于人本主義的反思》,《學(xué)術(shù)界》2020年第2期,第68–76頁(yè)。
3.黃玉順:《“超驗”還是“超凡”——儒家超越觀(guān)念省思》,《探索與爭鳴》2021年第5期,第73–81頁(yè)。
4.黃玉順:《“事天”還是“僭天”——儒家超越觀(guān)念的兩種范式》,《南京大學(xué)學(xué)報》2021年第5期,第54?69頁(yè)。
5.黃玉順:《生活儒學(xué)的內在轉向——神圣外在超越的重建》,《東岳論叢》2020年第3期,第160–171頁(yè);《周公的神圣超越世界及其權力話(huà)語(yǔ)——〈尚書(shū)·金縢〉的政治哲學(xué)解讀》,《東南大學(xué)學(xué)報》(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版)2020年第2期,第26–33頁(yè)。
6.徐鐘舒主編:《甲骨文字典》,成都:四川辭書(shū)出版社1989年版,第89、1000頁(yè)。
7.許慎:《說(shuō)文解字·卩部》,北京:中華書(shū)局1963年版,第187頁(yè)。
8.《論語(yǔ)注疏·鄉黨》,《十三經(jīng)注疏》,北京:中華書(shū)局1980年影印版,第2496頁(yè)。
9.《論語(yǔ)注疏·子路》,《十三經(jīng)注疏》,第2508頁(yè)。
10.參見(jiàn)黃玉順:《我們的語(yǔ)言與我們的生存——駁所謂“現代中國人‘失語(yǔ)’”說(shuō)》,《南京師范大學(xué)文學(xué)院學(xué)報》2004年第4期,第58–60頁(yè);《生活儒學(xué)的話(huà)語(yǔ)理論——兼論中國哲學(xué)話(huà)語(yǔ)體系建構問(wèn)題》,《周易研究》2021年第5期,第5?23頁(yè)。
11.《周易正義·革卦》,《十三經(jīng)注疏》,第61頁(yè)。
12.《周易正義·革彖傳》,《十三經(jīng)注疏》,第60頁(yè)。
13.《毛詩(shī)正義·小雅·十月之交》,《十三經(jīng)注疏》,第447頁(yè)。
14.《尚書(shū)正義·皋陶謨》,《十三經(jīng)注疏》,第139頁(yè)。
15.《尚書(shū)正義·金縢》,《十三經(jīng)注疏》,第196頁(yè)。
16.《論語(yǔ)注疏·堯曰》,《十三經(jīng)注疏》,第2536頁(yè)。
17.《論語(yǔ)注疏·陽(yáng)貨》,《十三經(jīng)注疏》,第2526頁(yè)。
18.《論語(yǔ)注疏·陽(yáng)貨》,《十三經(jīng)注疏》,第2526頁(yè)。
19.《孟子注疏·萬(wàn)章上》,《十三經(jīng)注疏》,第2737頁(yè)。參見(jiàn)黃玉順:《天吏:孟子的超越觀(guān)念及其政治關(guān)切——孟子思想的系統還原》,《文史哲》2021年第3期,第86–103頁(yè)。
20.劉熙:《釋名·釋天》,北京:中華書(shū)局1985年版,第1頁(yè)。
21.參見(jiàn)黃玉順:《人是什么?——孔子面對“攸關(guān)技術(shù)”的回答》,《孔子研究》2021年第4期,第14?25頁(yè)。
22.《周易正義·系辭上傳》,《十三經(jīng)注疏》,第78頁(yè)。
23.《周易正義·系辭上傳》,《十三經(jīng)注疏》,第78頁(yè)。
24.《周易正義·乾文言傳》,《十三經(jīng)注疏》,第17頁(yè)。
25.《周易正義·系辭上傳》,《十三經(jīng)注疏》,第78頁(yè)。
26.《論語(yǔ)注疏·顏淵》,《十三經(jīng)注疏》,第2503頁(yè)。
27.《毛詩(shī)正義·小雅·我行其野》,《十三經(jīng)注疏》,第435頁(yè)。
28.《禮記正義·中庸》,《十三經(jīng)注疏》,第1632頁(yè)。
29.《禮記正義·中庸》,《十三經(jīng)注疏》,第1632頁(yè)。
30.《禮記正義·中庸》,《十三經(jīng)注疏》,第1633頁(yè)。
31.王先謙:《荀子集解·正名》,北京:中華書(shū)局1988年版,第419頁(yè)。
32.參見(jiàn)黃玉順:《面向生活本身的儒學(xué)——“生活儒學(xué)”問(wèn)答》,《面向生活本身的儒學(xué)——黃玉順“生活儒學(xué)”自選集》,成都:四川大學(xué)出版社2006年版,第53–91頁(yè)。
33.《禮記正義·中庸》,《十三經(jīng)注疏》,第1633頁(yè)。
34.《禮記正義·中庸》,《十三經(jīng)注疏》,第1633頁(yè)。
35.《論語(yǔ)注疏·季氏》,《十三經(jīng)注疏》,第2522頁(yè)。
36.《周易正義·系辭上傳》,《十三經(jīng)注疏》,第82頁(yè)。
37.《論語(yǔ)注疏·八佾》,《十三經(jīng)注疏》,第2468頁(yè)。
38.《論語(yǔ)注疏·八佾》,《十三經(jīng)注疏》,第2468頁(yè)。
39.《論語(yǔ)注疏·為政》,《十三經(jīng)注疏》,第2461頁(yè)。
40.《論語(yǔ)注疏·季氏》,《十三經(jīng)注疏》,第2522頁(yè)。
41.《論語(yǔ)注疏·季氏》,《十三經(jīng)注疏》,第2522頁(yè)。
42.朱熹:《論語(yǔ)集注·季氏》,《四書(shū)章句集注》,北京:中華書(shū)局1983年版,第172頁(yè)。
43.黃玉順:《君子三畏》,《宜賓學(xué)院學(xué)報》2016年第2期,第1–6頁(yè)。
44.黃玉順:《未能成己,焉能成人?——論儒家文明的自新與全球文明的共建》,《甘肅社會(huì )科學(xué)》2018年第3期,第50–55頁(yè)。
45.《論語(yǔ)注疏·憲問(wèn)》,《十三經(jīng)注疏》,第2512頁(yè)。
46.《論語(yǔ)注疏·衛靈公》,《十三經(jīng)注疏》,第2518頁(yè)。
47.《論語(yǔ)注疏·子路》,《十三經(jīng)注疏》,第2507頁(yè)。
48.《論語(yǔ)注疏·顏淵》,《十三經(jīng)注疏》,第2502頁(yè)。
49.黃玉順:《如何獲得新生?——再論“前主體性”概念》,《吉林師范大學(xué)學(xué)報》2021年第2期,第36–42頁(yè)。
50.朱熹:《論語(yǔ)集注·論語(yǔ)序說(shuō)》,《四書(shū)章句集注》,第43頁(yè)。
51.《論語(yǔ)注疏·陽(yáng)貨》,《十三經(jīng)注疏》,第2525頁(yè)。
52.《論語(yǔ)注疏·陽(yáng)貨》,《十三經(jīng)注疏》,第2525頁(yè)。
53.《論語(yǔ)注疏·顏淵》,《十三經(jīng)注疏》,第2504頁(yè)。
54.《論語(yǔ)注疏·雍也》,《十三經(jīng)注疏》,第2481頁(yè)。
55.《論語(yǔ)注疏·憲問(wèn)》,《十三經(jīng)注疏》,第2513?2514頁(yè)。
56.參見(jiàn)黃玉順:《未能成己,焉能成人?——論儒家文明的自新與全球文明的共建》,《甘肅社會(huì )科學(xué)》2018年第3期,第50–55頁(yè)。
57.《論語(yǔ)注疏·述而》,《十三經(jīng)注疏》,第2482頁(yè)。
58.《論語(yǔ)注疏·述而》,《十三經(jīng)注疏》,第2482頁(yè)。
59.《禮記正義·大學(xué)》,《十三經(jīng)注疏》,第1673頁(yè)。
60.朱熹:《大學(xué)集注》第一章,《四書(shū)章句集注》,第3頁(yè)。
61.《禮記正義·中庸》,《十三經(jīng)注疏》,第1633頁(yè)。
62.《禮記正義·中庸》,《十三經(jīng)注疏》,第1632頁(yè)。
63.《論語(yǔ)注疏·泰伯》,《十三經(jīng)注疏》,第2487頁(yè)。
64.《論語(yǔ)注疏·子路》,《十三經(jīng)注疏》,第2507頁(yè)。
65.朱熹:《論語(yǔ)集注·子路》,《四書(shū)章句集注》,第107頁(yè)。
66.《論語(yǔ)注疏·子路》,《十三經(jīng)注疏》,第2506頁(yè)。
67.王先謙:《荀子集解·正名》,第414頁(yè)。
68.參見(jiàn)黃玉順:《論社會(huì )契約與社會(huì )正義——荀子“約定俗成”思想詮釋》,《曾子學(xué)刊》第三輯,上海:三聯(lián)書(shū)店2021年版,第44?59頁(yè)。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