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研究
孫亦平|論孫叔平先生對道家哲學(xué)研究的推進(jìn)
發(fā)表時(shí)間:2023-09-07 20:56:27    作者:孫亦平    來(lái)源:

論孫叔平先生對道家哲學(xué)研究的推進(jìn)

作者:孫亦平


        孫叔平先生是我國著(zhù)名哲學(xué)家,其所著(zhù)《中國哲學(xué)史稿》在20世紀80年代初,改革開(kāi)放正在起步、中國學(xué)術(shù)剛剛復蘇之時(shí),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分上下卷出版后,在當時(shí)學(xué)術(shù)界產(chǎn)生了重要的影響。該書(shū)以馬克思主義的立場(chǎng)、觀(guān)點(diǎn)和方法為理論指導,以時(shí)代為經(jīng),以人物為緯,對中國歷史上的哲學(xué)流派,尤其是從先秦孔子、老子到20世紀的李大釗等近百位中國哲學(xué)家進(jìn)行系統全面的研究,其中不僅給予老子、莊子的哲學(xué)思想以高度評價(jià),對道家哲學(xué)的歷史發(fā)展作了系統梳理,而且還指出了道教對宋代道學(xué)興起的影響。孫叔平先生在寫(xiě)作過(guò)程中,重視學(xué)問(wèn)與生活、學(xué)術(shù)與生命的打通。該書(shū)在改革開(kāi)放之初,推進(jìn)了中國哲學(xué)乃至道家哲學(xué)研究的展開(kāi),今天讀來(lái),其中的一些學(xué)術(shù)意識和思想火花仍然發(fā)人深思。

《中國哲學(xué)史稿》首先確立道家對中國哲學(xué)具有的開(kāi)創(chuàng )之功。春秋戰國,諸子蜂起,出現了儒、道、墨、名、法、陰陽(yáng)、縱橫、農、雜等不同的學(xué)術(shù)流派,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孔子提倡的以“仁”為核心的儒家學(xué)說(shuō)和老子以“道”為核心的道家學(xué)說(shuō)。道家出現于諸子百家爭鳴的文化大潮中,因年代久遠,資料匱乏,《史記》中有關(guān)老子的真偽、《道德經(jīng)》的作者、版本和思想等問(wèn)題一直處于不斷的爭議中,吸引著(zhù)一代代人的目光,也成為中國哲學(xué)研究中的重要問(wèn)題。孫叔平先生指出:“老子是何人、何時(shí)人,有不同的看法;《道德經(jīng)》何時(shí)成書(shū),也有爭論。這兩點(diǎn)都需要繼續考證。不過(guò),《道德經(jīng)》五千言的存在則是事實(shí)。在莊子著(zhù)書(shū)以前已經(jīng)有了影響,所以為他所引用,該是道家的第一部經(jīng)典,正像《論語(yǔ)》是儒家的第一部經(jīng)典,《墨經(jīng)》是墨家的第一部經(jīng)典一樣?!兜赖陆?jīng)》不是一本雜湊的語(yǔ)錄,而是一本有完整體系的哲理詩(shī)。”1《道德經(jīng)》反映了春秋時(shí)代的現實(shí)。

正是以此為指導,孫叔平先生將諸子百家中的孔子和老子相提并論,使人能夠更好地通過(guò)比較而了解以老子為代表的道家哲學(xué)的獨特性。他認為,老子思想雖然以“道德”為宗綱,但是與儒家不同的是,“道德”二字,在儒家那里,是政治范疇,談的是善惡?jiǎn)?wèn)題;在道家那里則是宇宙觀(guān)范疇,談的是世界本原問(wèn)題。如果說(shuō),孔子比較擅長(cháng)于以道德為標準來(lái)處理各種人倫關(guān)系,那么,老子則比較傾向于用理智的方法來(lái)面對這個(gè)世界,揭示世界的本原和宇宙發(fā)展的基本規律,它們互相補充,共同促進(jìn)了中國哲學(xué)的發(fā)展,這大概也是德國哲學(xué)家雅斯貝爾斯(Karl Theodor Jaspers,1883~1969)將孔子和老子并列作為東方文明的代表來(lái)建立他的文明“軸心時(shí)代”理論的依據吧。

凡是比較深邃的思想家,無(wú)不努力去“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提出自己的貫通天人、古今的見(jiàn)解,從而也就接觸到了今天我們所謂哲學(xué)問(wèn)題。哲學(xué)史的研究任務(wù),既要通過(guò)對一個(gè)個(gè)哲學(xué)家思想的分析,來(lái)把握哲學(xué)思想沿革變遷的線(xiàn)索,也要找出沿革變遷的原因,還要“力求主觀(guān)與客觀(guān)統一,合乎作者本人及其所處的時(shí)代的實(shí)際”2地進(jìn)行是非得失的價(jià)值評判,把各家學(xué)說(shuō)所產(chǎn)生的效果和局限揭示出來(lái)。孫叔平先生對道家哲學(xué)的研究正是循此思路而展開(kāi)。

對于世界本原問(wèn)題的探究是促成哲學(xué)形成的一種原動(dòng)力。孫叔平先生認為,世界本原問(wèn)題意在探討何為萬(wàn)物的本原,宇宙萬(wàn)物是如何從本原演化而來(lái)的,它能夠生生不息的依據是什么?對于世界本原問(wèn)題,其實(shí)孔子、墨子都沒(méi)有形成系統的看法,但老子卻超越突破了三代以來(lái)的原始文化限制而提出了系統的見(jiàn)解?!兜赖陆?jīng)》雖然猶如一首哲理詩(shī),但卻用詩(shī)的形式建立起一個(gè)比較完整的哲學(xué)體系,其中不僅涉及世界本原等哲學(xué)問(wèn)題,也是關(guān)切到終極關(guān)懷的信仰問(wèn)題。孫叔平先生從以下幾個(gè)方面來(lái)展現老子哲學(xué)的特色:第一,老子之“道”本質(zhì)上是無(wú)始無(wú)終、無(wú)名無(wú)象和獨立自存的世界理性、絕對觀(guān)念或精神,但卻以“天下萬(wàn)物有道”的方式成為宇宙萬(wàn)物的生化之源與存在之本。第二,老子通過(guò)“道”的有無(wú)之性來(lái)展現其宇宙創(chuàng )化功能。“道”雖然看不見(jiàn)、聽(tīng)不到、摸不著(zhù)、不可言說(shuō),但它通過(guò)“氣”在“周行不殆”的運行中化生了天地萬(wàn)物,由此表達了對“道”在與不在的辯證認識。第三,老子思想中最核心的概念是“道”與“德”。“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勢成之。”3道化生萬(wàn)物,德畜養萬(wàn)物,萬(wàn)物一經(jīng)生成,就以形生形,各有自己的由成至毀、由生至死的發(fā)展趨勢,故老子說(shuō),“孔德之容,惟道是從”4。體現出一種玄妙而又玄妙、無(wú)為而無(wú)不為的自然精神。第四,老子經(jīng)歷了人世滄桑,提出遵循“無(wú)為”、“無(wú)事”和“無(wú)欲”之“道”的社會(huì )觀(guān),走出了與儒、墨兩家不同的治國理路。孫叔平先生將老子作為中國歷史上第一位期望能夠對宇宙自然、社會(huì )政治和人生問(wèn)題進(jìn)行概括總結的哲學(xué)家,強調了老子之“道”所內含的自然無(wú)為和陰陽(yáng)和諧思想在歷史上對中國社會(huì )和人生的重要意義,可惜這一思想火花在當時(shí)的學(xué)術(shù)環(huán)境下未能展開(kāi)論述。


研究哲學(xué)史的第一要務(wù)在于將古今哲學(xué)思想的發(fā)展線(xiàn)索呈現出來(lái),孫叔平先生十分重視研究哲學(xué)家之間的思想傳承與觀(guān)念揚棄,由此來(lái)展示中國哲學(xué)的發(fā)展大勢。就道家哲學(xué)的發(fā)展來(lái)說(shuō),孫叔平先生認為,老子提出的“自然無(wú)為”之“道”在戰國時(shí)期動(dòng)蕩年代里,因得到眾多有識之士的擁護與踐行而獲得新的發(fā)展,出現了莊子之學(xué)、稷下之學(xué)和黃老之學(xué)。如果說(shuō),莊子之學(xué)張揚了老子之道中對自由與獨立精神的追求,稷下之學(xué)推動(dòng)了老子之道向學(xué)術(shù)化和貴族化的方向發(fā)展,那么,南方楚文化的老子學(xué)說(shuō)與北方中原文化的黃帝崇拜相結合形成的戰國中后期黃老之學(xué),則促進(jìn)了老子之道在治國與養生兩個(gè)方面的發(fā)展。對老子思想加以繼承并有較大超越和突破的是生活于戰國中期,后被譽(yù)為偉大的思想家、哲學(xué)家和文學(xué)家的莊子。孫叔平先生將老、莊進(jìn)行了比較性研究,以說(shuō)明莊子學(xué)說(shuō)如何對老子學(xué)說(shuō)既有所繼承,更有所發(fā)展。

從宇宙本原論看,以“道”為本根雖是老莊之學(xué)的共同旨趣,但莊子在老子道論的基礎上,又對“道”的“先天生地”存在作了哲學(xué)陳述。“道”雖然不能為人的感官所感知,但它“自古以固存”,先于一切事物存在,是有與無(wú)的統一,宇宙萬(wàn)物、人的生命乃至天下國家,都是“道”的大化流行的結果。孫叔平先生指出,物“無(wú)動(dòng)而不變,無(wú)時(shí)而不移”的觀(guān)點(diǎn),是莊子哲學(xué)的一個(gè)貢獻,提升了本根之“道”的動(dòng)態(tài)性、超越性與遍在性,豐富了道家哲學(xué)的內容。

從宇宙本體論看,老子提出的“道”通過(guò)陰陽(yáng)二氣的運動(dòng)來(lái)化生萬(wàn)物,道“周行而不殆”、“萬(wàn)物莫不尊道而貴德”等思想中雖已含有“道無(wú)所不在”的意義,但并沒(méi)有直接指明“道”如何“無(wú)所不在”。然而,在《莊子·知北游》中,通過(guò)東郭子提問(wèn)“所謂道,惡乎在?”莊子通過(guò)舉例回答,進(jìn)一步強化了“道”生于天地萬(wàn)物之前,既是超越時(shí)空的無(wú)限本體,又無(wú)所不包,無(wú)所不在,表現在一切事物之中,不僅對老子關(guān)于事物之間相反相成和事物運動(dòng)返本復初的辯證認識作了發(fā)展,而且在此基礎上,又從相對主義的角度,建立起以“齊物”為核心的認識論和平等觀(guān)。孫叔平先生認為“道無(wú)所不在”的思想中所表達的萬(wàn)物平等的觀(guān)念,為后來(lái)道家與道教關(guān)注現實(shí)的感性生命和具體事物的存在依據提供了理論說(shuō)明。這一觀(guān)點(diǎn)在今天已得到學(xué)術(shù)界比較廣泛的認同。

從宇宙生化論看,孫叔平先生認為,莊子的“通天下一氣耳”的觀(guān)點(diǎn)是一大貢獻。莊子通過(guò)“援氣入道”,又用一種經(jīng)驗性的方法來(lái)證明老子之“道”是“無(wú)在而無(wú)所不在”的,這不僅為無(wú)形之“道”生成有形萬(wàn)物提供了一種理論說(shuō)明,更為人如何順道而養生提供了思路與方法。5孫叔平先生對莊子的研究為認識道家養生論及道教修仙學(xué)提供了思路。

孫叔平先生指出,與老子不同的是,莊子要求摒棄人性中那些“偽”的雜質(zhì),以本真之心仿天道行事,順應自然地與天地相溝通,這就是他所謂的“德”。如果說(shuō),老子的宇宙生化論更多表現在對“道”的本原的論述中,那么,莊子則凸顯了對個(gè)體生命的本真狀態(tài)的探尋。莊子學(xué)說(shuō)以生命為關(guān)注對象,用心來(lái)調節生命、運轉生命和安頓生命,無(wú)論是《齊物論》,還是《逍遙游》,都以一種生命學(xué)問(wèn)契入人的心靈世界之中。

在孫叔平先生看來(lái),莊子生活于社會(huì )矛盾極其復雜的亂世中,有點(diǎn)悲觀(guān)厭世,他之所以描繪那些“登高不栗,入水不濡,入火不熱”6的“真人”,是希望能夠有一種更理想的生活。“莊子修行的最高境界,是作一個(gè)‘忘物忘己’、‘不知悅生’、‘不知惡死’、‘翛然而來(lái)’、‘翛然而往’的‘至貴’的‘真人’。”7莊子所表達的對理想人格的追求,是以心靈自由和逍遙境界為歸宿的,這也是他后來(lái)受到魏晉玄學(xué)的重視,又被道教奉為“南華真人”的重要原因。


孫叔平先生認為,道家哲學(xué)在漢初得到多向度的發(fā)展。賈誼的道術(shù)論是企圖突破道、儒兩家的藩籬,通過(guò)“究天人之際”來(lái)探索世界本原,建立一個(gè)世界觀(guān)的努力。8《淮南子》受老子影響,提出“道始于虛霩,虛霩生宇宙,宇宙生氣,氣有涯垠,清陽(yáng)者薄靡而為天,重濁者凝滯而為地,清妙之合專(zhuān)易,重濁之凝竭難,故天先成而地后定”9,以一氣分為陰陽(yáng),判為天地來(lái)形容無(wú)形之氣分為天地、化生萬(wàn)物,是一個(gè)無(wú)為而為的過(guò)程10,以明確的氣一元論揭示了自然現象、社會(huì )生活和認識的辯證過(guò)程。孫叔平先生認為,《淮南子》借用《莊子》的說(shuō)法,把宇宙發(fā)展過(guò)程由近及遠分為“有始者”、“有未始有有始者”、“有未始有夫未始有有始者”三個(gè)時(shí)期,在堅持先秦時(shí)代已有的“天人相分”的基礎上,又以不同的觀(guān)念來(lái)描摹宇宙的發(fā)展變化過(guò)程,深化了道家哲學(xué)。

孫叔平先生在“文革”后期特定的社會(huì )環(huán)境中,特別關(guān)注黃老道家哲學(xué)在漢初被統治者運用到社會(huì )治理中所產(chǎn)生的影響。他認為,黃老道家上承先秦道家,又雜采陰陽(yáng)、儒、墨、名、法諸家之要旨所提出的“清靜無(wú)為”思想,被當做一種政治方略而得到推行,不僅在百廢待興的漢初社會(huì )政治生活中發(fā)揮了一定的積極作用,而且也推動(dòng)了道家學(xué)說(shuō)的新發(fā)展。黃老道家的興盛與漢初的“文景之治”相映成趣,為社會(huì )繁榮奠定了政治經(jīng)濟基礎。但不久之后,漢武帝實(shí)行“罷黜百家,獨尊儒術(shù)”的文化政策,當制度化的儒家經(jīng)學(xué)大行其道時(shí),黃老道家逐漸退出了政治舞臺,并向注重個(gè)體避世修身以求成仙的黃老道演化。孫叔平先生通過(guò)學(xué)理上的分析,展現了道家思想的工具化傾向,由此說(shuō)明漢初思想從表面上看有一個(gè)“尚黃老之術(shù)”到“獨尊儒術(shù)”的過(guò)程,但實(shí)際上“黃老之術(shù)”與“刑名之術(shù)”是分不開(kāi)的,“內法外道”才是這一時(shí)期的統治思想的實(shí)質(zhì)11,以此來(lái)說(shuō)明道、儒、法思想在漢代消長(cháng)變化是哲學(xué)家及統治者共同面對社會(huì )問(wèn)題所做出的回應,這種思想上的回應是推動(dòng)中國哲學(xué)發(fā)展的精神動(dòng)力。

孫叔平將魏晉玄學(xué)看做道家哲學(xué)發(fā)展的新階段。魏晉玄學(xué)之新就在于融會(huì )儒道,它表面上尊奉儒家思想,但當為統治者樹(shù)立政權合理性并用作治國之方的儒家名教在現實(shí)中日益世俗化,成為束縛人性的一種“偽飾”時(shí),玄學(xué)家通過(guò)注釋“三玄”———《周易》《老子》《莊子》,援道入儒,圍繞名教與自然等問(wèn)題,通過(guò)有無(wú)、本末、言意之辨等,以“道”的自然性來(lái)重樹(shù)名教的超越性和神圣性,這就在客觀(guān)上提升了老莊思想的地位,推進(jìn)了道家哲學(xué)的發(fā)展。孫叔平先生在“魏晉南北朝哲學(xué)發(fā)展的大勢”中具體研究了玄學(xué)百余年的發(fā)展過(guò)程:玄風(fēng)初振始于正始名士何晏、王弼。以何晏、王弼為代表的正始之音把老莊的無(wú)形之道進(jìn)一步發(fā)展為虛無(wú)之道,提出以無(wú)為本、以有為末的貴無(wú)論。以嵇康、阮籍為典范的“竹林風(fēng)度”在于批判儒家的名教。嵇康提出“越名教而任自然”的口號揭示了名教與自然的矛盾。以裴頠為首的元康之學(xué)則主張“道”是有,天地萬(wàn)物都是自有生有,故倡導“崇有論”。12最后,郭象提出了“萬(wàn)物獨化于玄冥之境”的“獨化論”,通過(guò)“有無(wú)之辯”試圖在理論上解決玄學(xué)的名教與自然的關(guān)系,從根本上將儒道調和起來(lái),強調順天安命13。孫叔平認為,玄學(xué)是道家作為學(xué)術(shù)派別在中國思想文化中留存的最后一個(gè)形態(tài),此后,作為一個(gè)獨立學(xué)派的道家雖不再存在,但道家哲學(xué)的影響卻不容忽視。這些觀(guān)點(diǎn)都對道家哲學(xué)的研究具有推進(jìn)意義。

孫叔平先生對道家哲學(xué)研究的推進(jìn)還表現在,第一,在當時(shí)中國哲學(xué)界尚沒(méi)有特別關(guān)注道教哲學(xué),更沒(méi)有開(kāi)始系統進(jìn)行道教哲學(xué)研究時(shí),孫叔平先生已將道士葛洪列入哲學(xué)家范疇立專(zhuān)章進(jìn)行研究,認為葛洪哲學(xué)延續著(zhù)老子哲學(xué)而來(lái),但又將之進(jìn)一步宗教化:“老子的學(xué)說(shuō)是哲學(xué),不是宗教,葛洪卻把道家的學(xué)說(shuō)徹底宗教化了。”14老子的“玄”在葛洪筆下,變成“涵乾括坤”、“其貴無(wú)偶”的“神”。老子也變身為道教的教主,葛洪的道教是“金丹道教”,他所教的是煉丹修仙。15從孫叔平先生對葛洪的研究中,我們可以看到,道教在魏晉時(shí)期通過(guò)不斷地去除民間化、粗俗化和異端化而走到了中國文化的前臺。宗教性的道教和學(xué)術(shù)性的玄學(xué)在魏晉時(shí)期構成了道家的兩條不同的發(fā)展方向,但因時(shí)代局限,他沒(méi)有對此進(jìn)一步展開(kāi)研究。

第二,孫叔平先生已注意到道教對宋明理學(xué)的影響,并對陳摶思想如何影響到宋代道學(xué)的興起做出具體說(shuō)明:“道教的理論,經(jīng)過(guò)唐末道士陳摶,在宋初有了發(fā)展。陳摶繼承了道教的傳統理論,又和傳統的陰陽(yáng)五行說(shuō)的神秘部分相附會(huì ),制定了所謂《無(wú)極圖》和《先天圖》……陳摶制造了這些圖,并把《無(wú)極圖》刻在華山石壁上。這些實(shí)際上是他的無(wú)字天書(shū)。這些圖由陳摶傳給種放,種放傳給穆修,穆修把《先天圖》傳給李之才,李之才傳給邵雍,邵雍又把《無(wú)極圖》傳給周敦頤,邵、周兩家對圖各自進(jìn)行了改制。邵雍寫(xiě)了《皇極經(jīng)世》,解釋了所謂‘先天學(xué)’,周敦頤寫(xiě)了《太極圖說(shuō)解》,解釋了所謂‘無(wú)極而太極’。至此,無(wú)字天書(shū)就成了有字天書(shū)。這些無(wú)字和有字天書(shū),被道學(xué)家或明或暗地繼承下來(lái),構成了宋代道學(xué)的部分理論基礎。”16這種影響之所以在二程處不顯,是因為周敦頤引用道家理論太明顯了,二程不好意思承認他是老師,所以不談什么《太極圖》,也不談什么“無(wú)極而太極”,但他們開(kāi)始提出“理與氣”、“道與器”的關(guān)系問(wèn)題,奠定了宋代道學(xué)的理論基礎。17孫叔平先生不僅揭示出陳摶道教思想對宋代道學(xué)起源的影響,而且也說(shuō)明了為什么這種影響在二程等人處并不明顯的原因,這一觀(guān)點(diǎn)后被學(xué)界普遍接受。陳鼓應先生曾多次提到,他在構思“道家主干說(shuō)”18時(shí),孫老《中國哲學(xué)史稿》中的這一觀(guān)點(diǎn)給了他啟發(fā),也促使他繼續關(guān)注道家哲學(xué)在宋明理學(xué)中的影響19。

今天,只有當我們重新回視到改革開(kāi)放之初的中國哲學(xué)史的研究原點(diǎn)時(shí),才能通過(guò)縱向比較更好地把握道家哲學(xué)研究的新特色。正如馬克思所說(shuō):“任何真正的哲學(xué)都是自己時(shí)代精神的精華,所以必然會(huì )出現這樣的時(shí)代:那時(shí)哲學(xué)不僅從內部即就其內容來(lái)說(shuō),而且從外部即就其表現來(lái)說(shuō),都要和自己時(shí)代的現實(shí)世界接觸并相互作用。那時(shí),哲學(xué)對于其他的一定體系來(lái)說(shuō),不再是一定的體系,而正在變成世界的一般哲學(xué),即變成當代世界的哲學(xué)。各種外部表現證明哲學(xué)已獲得了這樣的意義:它是文明的活的靈魂,哲學(xué)已成為世界的哲學(xué),而世界也成為哲學(xué)的世界。”20《中國哲學(xué)史稿》寫(xiě)作于“文革”后期這樣一個(gè)特殊的年代,因此,它有揮之不去的時(shí)代特征,但是,能夠在那樣一個(gè)學(xué)術(shù)蕭條的年代,既從微觀(guān)的角度對中國近百個(gè)哲學(xué)家進(jìn)行個(gè)案研究,又從宏觀(guān)上來(lái)把握歷代哲學(xué)家所建構的“時(shí)代精神的精華”,由此來(lái)展示不同時(shí)代哲學(xué)家的精神氣質(zhì)和文化創(chuàng )造,這為后來(lái)南京大學(xué)匡亞明校長(cháng)主編200部《中國思想家評傳》的寫(xiě)作奠定了思路和方法。

《中國哲學(xué)史稿》通過(guò)對道家人物的研究,特別揭示老子《道德經(jīng)》雖然只有五千言,但其內容涉及自然、社會(huì )、人事、政治、經(jīng)濟、文化等各個(gè)方面,建構起一個(gè)以“道”為本的博大精深、玄奧無(wú)比的思想理論體系,由此展示了共處于春秋戰國時(shí)期這一動(dòng)蕩社會(huì )環(huán)境中,道家這一群體與諸子百家的不同之處在于,它為文化人提供了更多哲學(xué)智慧和生活選項,展現了道家對中國哲學(xué)史發(fā)展的影響。借用牟宗三先生之言:“觀(guān)念的說(shuō)明,理智的活動(dòng),高度的清明圓融的玄思,亦從他們那里開(kāi)出。”21后來(lái)《中國思想家評傳叢書(shū)》進(jìn)一步拓展思路,不僅列入了老子、莊子、列子等道家人物,還列入了一系列道教思想家,如葛洪、陶弘景、孫思邈、成玄英、杜光庭、王嚞、丘處機等,從人物研究的角度將道教納入中國思想史的研究中。

《中國哲學(xué)史稿》作為20世紀80年代初中國哲學(xué)研究復蘇期出版的作品,雖然作者名之為“稿”,將之視為一部過(guò)渡性作品,但在當時(shí)實(shí)起到了開(kāi)風(fēng)氣之先的作用。哲學(xué)史研究猶如一種詮釋學(xué),它需要通過(guò)后代不斷地對前代的回顧來(lái)呈現,而且每個(gè)時(shí)代都有自己的時(shí)代問(wèn)題和詮釋方式,這又為推進(jìn)哲學(xué)的發(fā)展提供了源源不斷的理論動(dòng)力。改革開(kāi)放三十多年來(lái),中國學(xué)術(shù)界有了一個(gè)相對寬松穩定的研究環(huán)境,隨著(zhù)東西方文化的交流與融會(huì ),無(wú)論是認識深度與廣度還是研究資料的搜集和研究方法的運用都有了很大發(fā)展,促進(jìn)著(zhù)中國哲學(xué)史研究由過(guò)去那種傾向于宏觀(guān)敘事轉向具體實(shí)證的微觀(guān)研究,取得的研究成果真可謂浩若煙海。道家哲學(xué)研究也因新資料、新文獻、新方法和新范式的不斷涌現而呈現出許多前所未有的新氣象。展望未來(lái),為推動(dòng)道家哲學(xué)的創(chuàng )新發(fā)展,我們還是需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才能看得更高而走得更遠,這大概就是歷史唯物主義的態(tài)度了。



注釋?zhuān)?/span>

1、2、5、7、8、10、11、12、13、14、15.

孫叔平:《中國哲學(xué)史稿》(上),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98、4、140、147、253、267、228、385、434、492、494頁(yè)。

3.《老子》第五十一章。

4.《老子》第二十一章。

6.《莊子·大宗師》。

9.《淮南子·天文訓》。

16、17.孫叔平:《中國哲學(xué)史稿》(下),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第12~13、14頁(yè)。

18.陳鼓應:《論道家在中國哲學(xué)史上的主干地位——兼論道、儒、墨、法多元互補》,《哲學(xué)研究》1990年第1期。

19.陳鼓應:《論周敦頤〈太極圖說(shuō)〉的道家學(xué)脈關(guān)系——兼論濂溪的道家生活情趣》,《哲學(xué)研究》2012年第2期。

20.《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121頁(yè)。

21.牟宗三:《中國哲學(xué)的特質(zhì)》,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第5頁(yè)。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