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研究
黃玉順|情感儒學(xué):中國哲學(xué)現代轉化的一個(gè)范例
發(fā)表時(shí)間:2023-09-13 06:58:59    作者:黃玉順    來(lái)源:《光明日報》理論版2023年9月11日“哲學(xué)”專(zhuān)刊
 
情感儒學(xué):中國哲學(xué)現代轉化的一個(gè)范例
——蒙培元哲學(xué)思想研究
黃玉順
 
【作者按】本文作于2023年8月,原刊《光明日報》理論版2023年9月11日“哲學(xué)”專(zhuān)刊(原刊刪除了文獻注釋?zhuān)?br />  
 
伴隨著(zhù)中國社會(huì )自身的現代性轉化,包括儒家哲學(xué)在內的中國哲學(xué)也在發(fā)生不同程度的現代性轉化:這個(gè)歷史進(jìn)程的開(kāi)端可以追溯到近代,甚至追溯到明清之際,乃至有學(xué)者追溯到“西學(xué)東漸”之前的“唐宋變革”時(shí)期;最近兩個(gè)發(fā)展階段,即20世紀的現代新儒家哲學(xué)和21世紀的當代新儒家哲學(xué)。其中,從馮友蘭的“新理學(xué)”到蒙培元的“情感儒學(xué)”及其后學(xué)是重要的一系,有學(xué)者稱(chēng)之為現代中國哲學(xué)的“情理學(xué)派”[1]。
蒙培元在其數十年的研究工作中(從1980年的論文《論王夫之的真理觀(guān)》[2],到2017年的訪(fǎng)談《情感與自由》[3]),不僅以其扎實(shí)的學(xué)術(shù)功力重新梳理了儒家哲學(xué)史、中國哲學(xué)史,而且以其深刻的思想洞見(jiàn)形成了自己獨立的哲學(xué)思想體系“情感哲學(xué)”(學(xué)界稱(chēng)為“情感儒學(xué)”),包括其中涵攝的次級理論“心靈哲學(xué)”和“生態(tài)儒學(xué)”[4]。
 
儒家情感哲學(xué)傳統的“接著(zhù)講”
眾所周知,馮友蘭有“照著(zhù)講”和“接著(zhù)講”的著(zhù)名說(shuō)法:前者指哲學(xué)史的客觀(guān)研究,如馮友蘭的“中國哲學(xué)史”系列研究;后者則指哲學(xué)思想體系的理論原創(chuàng ),如馮友蘭的“新理學(xué)”建構。
蒙培元作為馮友蘭的嫡傳,遵循了這個(gè)師承的傳統:其“照著(zhù)講”是從宋明理學(xué)研究入手,代表作《理學(xué)的演變》(1984年)《理學(xué)范疇系統》(1989年)《朱熹哲學(xué)十論》(2010年),擴展到整個(gè)中國哲學(xué)研究,代表作《中國心性論》(1990年);其“接著(zhù)講”是形成自己的哲學(xué)思想,代表作《中國哲學(xué)主體思維》(1993年)《心靈超越與境界》(1998年)《情感與理性》(2002年)《人與自然——中國哲學(xué)生態(tài)觀(guān)》(2004年)。
應注意的是:蒙培元的“接著(zhù)講”盡管廣泛涉及諸多領(lǐng)域的哲學(xué)思想建構,卻有一個(gè)思想核心一以貫之,那就是“情”的彰顯,即賡續并發(fā)展了儒家的情感哲學(xué)傳統。
蒙培元當然首先是“接著(zhù)講”馮友蘭的“新理學(xué)”。學(xué)界長(cháng)期存在一個(gè)誤解,以為馮友蘭只重“理”不重“情”。其實(shí)不然,馮友蘭是重視情感的。[5] 蒙培元曾指出,“馮友蘭雖然是理性主義者,卻又是重視情感的”[6];“決不能將其歸結為理性主義認識論。這其中,有‘存在’層面的問(wèn)題,有本體論的問(wèn)題。就認識而言,還有直覺(jué)感受和情感體驗的問(wèn)題,不單是概念分析”;“馮先生對‘心靈’有一個(gè)看法,認為:‘我們人的心,有情感及理智兩方面。’馮先生是理性主義者,他認為,精神境界主要是認識而認識以理智認識為主,但又不僅僅是認識,還要有情感體驗。中國哲學(xué)‘折中于此二者之間,兼顧理智與情感’”;“境界作為人心靈的存在狀態(tài),既包括理智的‘理解’,又包括情感的‘態(tài)度’”。[7] 已有學(xué)者指出,在馮友蘭那里,“如果說(shuō)了解‘真際’需要的是理性的、邏輯的方法,即‘正的方法’,那么,貫通‘真際’與‘實(shí)際’、達致人生境界的‘天地境界’,需要的則是將‘正的方法’與‘負的方法’(即體驗的、情感的方法)結合起來(lái)”;“‘負的方法’既是情感的方法,也是消解主體性的方法。消解掉主體性,獲得‘內外合一’‘天人合一’的境界,馮友蘭采用的正是情感的進(jìn)路”。[8]
進(jìn)一步說(shuō),蒙培元亦如其師馮友蘭,也是首先“接著(zhù)講”宋明理學(xué)。正是在對宋明理學(xué)的獨特理解和深度詮釋中,蒙培元提煉和發(fā)揮出了自己的情感哲學(xué)。在1987年的論文《論理學(xué)范疇“樂(lè )”及其發(fā)展》中,蒙培元首次提出了“情感哲學(xué)”的概念,即“樂(lè )作為理學(xué)家所追求的最高境界,和誠、仁一樣,都是以情感為基礎,是一種情感哲學(xué)”;同年發(fā)表的論文《論理學(xué)范疇系統》,明確提出了“儒家哲學(xué)就是情感哲學(xué)”。
不僅如此,蒙培元的“接著(zhù)講”其實(shí)是上接孔孟儒學(xué)。這里涉及儒學(xué)情感哲學(xué)傳統的歷時(shí)演變,可分三大歷史形態(tài):先秦的儒家情感哲學(xué),以孔孟哲學(xué)的情感本源觀(guān)念為代表;帝制時(shí)代“性本情末”“性體情用”的情感貶抑,以宋明理學(xué)為代表;明清之際以來(lái)的儒家情感哲學(xué)復興。[9] 由此可見(jiàn),蒙培元的情感儒學(xué)乃是一種“否定之否定”。所以,蒙培元指出:“回到孔子,而不是承接宋儒,我認為是至關(guān)重要的。”[10] 關(guān)于孔孟思想的情感哲學(xué)性質(zhì),蒙培元指出:“孔子的仁學(xué)實(shí)際上是情感哲學(xué),孔子的知識學(xué)實(shí)際上是知情合一之學(xué),知者知其仁,仁者踐其仁”[11];“儒家的情感哲學(xué)如果能夠用一個(gè)字來(lái)概括,那就是‘仁’,儒學(xué)就是仁學(xué)”,“奠定這一基礎的是儒學(xué)創(chuàng )始人孔子”;孟子“這種‘知愛(ài)其親’、‘知敬其兄’之‘知’,應該說(shuō)就是‘良知’,但真正說(shuō)來(lái)仍然是一種情感的反應,或者說(shuō)是一種情感意識”。[12]
 
獨創(chuàng )的“情感儒學(xué)”哲學(xué)建構
蒙培元指出:“情感是重要的,但是將情感作為真正的哲學(xué)問(wèn)題來(lái)對待,作為人的存在問(wèn)題來(lái)對待……成為解決人與世界關(guān)系問(wèn)題的主要話(huà)題,則是儒家哲學(xué)所特有的。這里所說(shuō)的‘哲學(xué)問(wèn)題’,不是指哲學(xué)中的某一個(gè)問(wèn)題,或哲學(xué)中的一個(gè)分支(比如美學(xué)或倫理學(xué)),而是指哲學(xué)的核心問(wèn)題或整個(gè)哲學(xué)的問(wèn)題。”[13] 為此,他發(fā)表了一系列論著(zhù),特別是論文《李退溪的情感哲學(xué)》(1988年)、《論中國傳統的情感哲學(xué)》(1994年)、《中國的情感哲學(xué)及其現代意義》(1995年)、《中國哲學(xué)中的情感問(wèn)題》(2000年)、《漫談情感哲學(xué)》(2001年)、《情感與理性》(2001年)、《中國情感哲學(xué)的現代發(fā)展》(2002年)、《人是情感的存在——儒家哲學(xué)再闡釋》(2003年)、《理性與情感——重讀〈貞元六書(shū)〉〈南渡集〉》(2007年)、《中國哲學(xué)中的情感理性》(2008年)、《情感與自由——蒙培元先生訪(fǎng)談錄》(2017年);出版了專(zhuān)著(zhù)《情感與理性》(2002年)。
(一)情感的存在論意義
盡管蒙培元說(shuō)“所謂情感哲學(xué),是說(shuō)它一直很重視人的情感體驗”[14],但實(shí)際上他是將情感作為“存在”(Being)問(wèn)題來(lái)看待的,這不僅限于“人的存在”或“心靈的存在”,而且指宇宙萬(wàn)物的存在;因此,他的情感論本質(zhì)上是一種“情感存在論”。
1.情感與人的存在。這方面的代表作,即著(zhù)名的論文《人是情感的存在》。[15] 蒙培元指出:“儒家哲學(xué)是一種情感哲學(xué),情感(特別是道德情感)被看作是人的最基本的存在方式”[16];必須“把情感放在人的存在問(wèn)題的重要地位甚至中心地位,舍此不能討論人的問(wèn)題。換句話(huà)說(shuō),對于人的存在而言,情感具有基本的性質(zhì),情感就是人的最基本的存在方式。正是在這個(gè)意義上,我們稱(chēng)儒家哲學(xué)為情感哲學(xué)或情感型哲學(xué)”[17]。
因此,蒙培元指出:“我們發(fā)現,情感是全部儒學(xué)理論的基本構成部分,甚至是儒學(xué)理論的出發(fā)點(diǎn)。通過(guò)對情感與意志、欲望、知識,特別是情感與理性的關(guān)系問(wèn)題的探討,我們發(fā)現,所謂意志、欲望、知識等,都與情感有關(guān),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情感需要、情感內容決定的。這也就是說(shuō),儒家將情感與意志結合起來(lái),結果發(fā)展出‘情意’哲學(xué);儒家又將情感與認識結合起來(lái),以情感為其認識的動(dòng)力與內容,結果發(fā)展出‘情知’之學(xué)。”[18]
正因為如此,在蒙培元看來(lái),不僅道德與宗教的善、藝術(shù)的美,而且科學(xué)的真,本質(zhì)上都是情感問(wèn)題。他通過(guò)對康德情感觀(guān)念的批判而指出:“如果說(shuō)中國傳統哲學(xué)只是主張感性情感,僅在經(jīng)驗心理學(xué)的層面,那當然是錯的。正好相反,中國傳統哲學(xué)所提倡的,是美學(xué)的、倫理的、宗教的高級情感。”[19] 這是因為:“認識、意志同情感都有聯(lián)系,德性之知和道德意志歸根到底是由情感決定的,正是在這個(gè)意義上,我們將儒家哲學(xué)稱(chēng)之為情感哲學(xué)。”[20] 并指出:“情感哲學(xué)說(shuō)到底是價(jià)值哲學(xué),情感需要是價(jià)值之源,情感態(tài)度是價(jià)值選擇的重要尺度,情感評價(jià)是價(jià)值評價(jià)的重要依據。任何價(jià)值哲學(xué)都離不開(kāi)主體的情感因素,包括真理價(jià)值與科學(xué)價(jià)值。”[21]
但蒙培元并不否認感性情感、心理情感、自然情感,而是極為重視生活經(jīng)驗中的這種“真情實(shí)感”。他說(shuō):“孔子作為儒家創(chuàng )始人,特別看重人的‘真情實(shí)感’,認為這是人的最本真的存在。所謂‘真情’,就是發(fā)自?xún)刃牡淖钤甲钫鎸?shí)的自然情感;所謂‘實(shí)感”’,就是來(lái)自生命存在本身的真實(shí)而無(wú)任何虛幻的自我感知和感受。……‘真情實(shí)感’是人所本有的,也是人所特有的,是最原始的,又是最有價(jià)值意義的,人的存在的價(jià)值和意義即由此而來(lái)”[22];“孔子的‘仁學(xué)’是建立在倫理之上的,而倫理是建立在個(gè)人的‘真情實(shí)感’之上的。對此,孟子進(jìn)行了充分發(fā)揮,論證了心理情感如何是‘仁’的基礎”;“只要出于‘真情實(shí)感’,就是有意義有價(jià)值的,也是最真實(shí)的”,“這是一切道德的基礎”。[23]
為此,不同于牟宗三的“心可上下其說(shuō)”之論,蒙培元提出“情可上下其說(shuō)”的命題。他說(shuō):“情可以上下其說(shuō),既有理性化的道德情感,又有感性化的個(gè)人私情。”[24] 往下說(shuō),情感是生活的“真情實(shí)感”;往上說(shuō),情感是具有形上學(xué)本體論意義的“超越情感”。這種“上下其說(shuō)”,蒙培元以儒學(xué)的三個(gè)關(guān)鍵詞來(lái)概括情感的三個(gè)層次:“誠”是“真情實(shí)感”;“仁”是“道德情感”、“理性情感”;“樂(lè )”是“超越情感”。
2.情感與存在論的觀(guān)念。實(shí)際上,蒙培元所講的“情感”遠不僅僅是形下學(xué)的范疇,也是形上學(xué)、存在論層級的問(wèn)題;并且,這種存在論不只是傳統的“本體論”(ontology),還蘊含著(zhù)當代“存在論”(Being Theory)的意味。為此,他對“存在論”與“本體論”是有所區分的,例如他說(shuō),“人的主體意識和觀(guān)念,便具有本體論與存在論的意義”[25];專(zhuān)著(zhù)《情感與理性》“最大特點(diǎn)是,不是從所謂本體論、認識論的立場(chǎng)研究儒家哲學(xué),而是從‘存在論’的觀(guān)點(diǎn)研究儒家哲學(xué)”[26]。
這就是說(shuō),蒙培元所說(shuō)的“情感的存在”,不僅指人的存在,而且指宇宙的存在、天地萬(wàn)物的存在。他說(shuō):“人與萬(wàn)物是一個(gè)和諧的生命整體或共同體,人與萬(wàn)物不分貴賤,‘渾然一體’,這是存在論的‘一體’。”[27] 這種“存在”乃是人與自然的“共在”。因此,他在評論海德格爾和老子的存在論時(shí)指出“人與‘自然’的關(guān)系是內在的,不是外在的”[28];并指出朱子學(xué)說(shuō)“從根本上說(shuō)是存在論的,就因為其學(xué)說(shuō)的基點(diǎn)是天人合一論的,人與自然是一體的”[29]。
因此,蒙培元指出:“從存在論上說(shuō),儒家無(wú)不承認人的生命(包括心性)皆來(lái)源于天,這是一個(gè)基本的前提”[30];《周易》“天地之大德曰生”的“‘生’正是天地自然界的根本的價(jià)值之所在,不只是具有價(jià)值論的意義,而且具有存在論的意義”[31];宋儒的“‘天地生物之心’是對‘生理’的目的性的一種表述,基本上是存在論的說(shuō)法”[32]。
由此,蒙培元所詮釋的儒家“性情”論或“情性”論,歸根到底乃是“情感存在論”。他指出:“真正說(shuō)來(lái),性只能從情上見(jiàn),從‘動(dòng)’與‘發(fā)’上見(jiàn),這才是存在論的。……就性之作為性而言,只能在人的生命出現之后,而且只能從人的生命活動(dòng),特別是情感活動(dòng)而得到說(shuō)明??傊?,性不可‘言’,亦不可‘見(jiàn)’,若要言性見(jiàn)性,只能從性之‘發(fā)’與性之‘用’上見(jiàn),也就是只能從情上見(jiàn),因為性是通過(guò)情而實(shí)現的,由情而證明其存在的。”[33] 總之,“儒家的‘情理’之學(xué)是一個(gè)大題目,能代表儒學(xué)的基本精神。它實(shí)質(zhì)上是一種價(jià)值理性學(xué)說(shuō),既有存在論的基礎(情感就是人的最基本的存在方式),又有深厚的人文精神”[34]。
(二)情感與理性的關(guān)系問(wèn)題
這里關(guān)鍵的理論問(wèn)題是情感與理性的關(guān)系問(wèn)題。蒙培元指出:“簡(jiǎn)單地說(shuō),西方是情理二分的,中國是情理合一的;西方是重理的,中國是重情的。”[35]
為此,蒙培元特著(zhù)《情感與理性》。這里尤需注意“情理合一”的“情理”的概念:“儒學(xué)的理性是‘情理’即情感理性,而不是與情感相對立的認知理性,或別的什么理性”;“所謂理性不是西方式的理智能力,而是指人之所以為人的性理,這性理又是以情感為內容的,因此,它是一種‘具體理性’而非‘形式理性’‘抽象理性’,是‘情理’而不是純粹的理智、智性”。這是因為:“情感中便有‘道理’,這‘道理’就是‘性理’,也是情理”;“情感本身就能夠是理性的,在情之自然之中便有必然之理。這就是所謂‘情理’”。例如,“仁就是‘情理’,是有情感內容的性理。這就是‘具體理性’”;“仁作為最高德性本質(zhì)上是情感理性即情理”。因此,蒙培元指出:“宋明理學(xué)是講‘性理’的,‘性理’雖然與情感有密切聯(lián)系,但不如‘情理’來(lái)得更直接;‘情理’雖然是理性的,但它是直接由情感而來(lái)的。”總之,“這種情理合一之說(shuō),就是知情合一之說(shuō),也就是知識與價(jià)值的合一之說(shuō)”。[36]
這里特別要注意區分蒙培元提出的“情感理性”和“理性情感”這兩個(gè)概念:“情感理性”是強調理性并不是與情感相對立的,而是情感本身的理性——情理,這是繼承和發(fā)展了戴震對“理”詮釋?zhuān)欢?ldquo;理性情感”則是指的情感本身的三個(gè)層次之中的中間一個(gè)層次,主要是指道德情感,即“道德情感而具有理性特征,是情理合一的”,“道德情感的理性化即所謂‘情理’”。[37]
 
情感儒學(xué)的“心靈哲學(xué)”之維
事實(shí)上,“情感儒學(xué)”或“情感哲學(xué)”只是蒙培元哲學(xué)思想的總稱(chēng);在這個(gè)總體思想的貫通與覆蓋下,還有一系列次級的哲學(xué)理論建構,其中最突出的是“心靈哲學(xué)”和“生態(tài)儒學(xué)”。
如果僅就“人的存在”而論,“情感的存在”當然是“心靈的存在”。早在1993年,蒙培元就提出了“心靈哲學(xué)”概念[38];1994年,則進(jìn)一步提出了“中國心靈哲學(xué)”概念[39]。此后的一些列論文都緊密?chē)@這個(gè)問(wèn)題,而最面系統的論述就是1998年出版的專(zhuān)著(zhù)《心靈超越與境界》,指出:“中國哲學(xué)是一種心靈哲學(xué)”;“關(guān)于仁的學(xué)說(shuō),歸根到底是一個(gè)心靈哲學(xué)的問(wèn)題”;“孔子的‘仁學(xué)’際上是一種心靈哲學(xué),孟子的心性說(shuō)則完全是建立在心靈之上的”。[40]
蒙培元的“心靈哲學(xué)”其實(shí)是對傳統“心性論”的超越與轉化[41];它是在與西方的心靈哲學(xué)的比較中闡發(fā)出來(lái)的。蒙培元認為,“西方也有心靈哲學(xué)與人性哲學(xué),但不是傾向于物理主義,就是傾向于心理主義”,而“中國的心靈哲學(xué)把情感、意志、道德、審美作為自己的主要課題進(jìn)行討論,說(shuō)明它抓住了心靈的本質(zhì),是真正的人學(xué)哲學(xué)”[42];“西方哲學(xué)重視智能、知性,因而提倡‘理性’。中國哲學(xué)重視情感、情性,因而提倡‘性理’。‘理性’和‘性理’是不同的,它們代表兩種不同類(lèi)型的心靈哲學(xué)”[43]。
(一)“心靈境界”論
蒙培元提出了自己的不同于馮友蘭的境界論,即“心靈境界”論。他指出:“人有向善的目的,這是內在的自我需要,被說(shuō)成是一種本體存在,這是‘繼善成性’之事。從心靈哲學(xué)上說(shuō),則是一個(gè)境界的問(wèn)題”[44];“從超越的層面說(shuō),中國的心靈哲學(xué)是一種形上學(xué),但它不是關(guān)于‘實(shí)體’的形上學(xué),而是‘境界’的形上學(xué)”;因此,“提高心靈境界,這正是中國心靈哲學(xué)的優(yōu)勢所在。中國哲學(xué)對人類(lèi)的貢獻,可能就在這里”。[45]
(二)“情感超越”論
從情感儒學(xué)的觀(guān)點(diǎn)看,境界的超越、心靈的超越,本質(zhì)上是情感的超越。蒙培元提出:“中國的心靈哲學(xué)是一種自我超越的哲學(xué)”;“這決不像康德所說(shuō),是‘純粹理性’的,更不是‘神學(xué)的心靈學(xué)’(康德語(yǔ)),或‘超絕的心靈學(xué)’(牟宗三語(yǔ))……它既有經(jīng)驗心理的內容,又有超越的形上追求,甚至有宗教性訴求,這是中國心靈哲學(xué)最重要的特點(diǎn)”;“從主導方面看,西方哲學(xué)側重于心靈的智能方面,中國哲學(xué)則更關(guān)心情感、意志方面。這是兩種不同的‘走向’。前者把人看成是‘理性的動(dòng)物’,心靈的根本特征在于理智能力,而其功能則在于認識世界。中國哲學(xué)則把人看成是‘情感的動(dòng)物’、‘行為的動(dòng)物’,其目的則是使人成為‘圣人’”;“它要把人的情感升華為普遍的、超越的精神境界”。[46]
(三)“心靈開(kāi)放”論
蒙培元“心靈哲學(xué)”的宗旨,是保持一顆“開(kāi)放的心靈”。他認為:“自由的心靈是開(kāi)放的,不是封閉的。”[47] 為此,他特撰專(zhuān)文《心靈的開(kāi)放與開(kāi)放的心靈》,并在專(zhuān)著(zhù)《心靈超越與境界》中辟有專(zhuān)節“心靈的開(kāi)放”。他指出,中國哲學(xué)的現代轉化“不能是‘返本開(kāi)新’或‘良知坎陷’,而應是心靈的解放或開(kāi)放。……今日要弘揚傳統哲學(xué),除了同情和敬意之外,還要有理性的批判精神,實(shí)行真正的心靈‘轉向’,使心靈變成一個(gè)開(kāi)放系統”[48]。
這是因為,“作為現代人的生存空間(或生活空間),決不是封閉的,只能是開(kāi)放的。只有開(kāi)放,才能發(fā)展,無(wú)論就社會(huì )而言,還是就文化而言,都是如此”[49];“只有立足于當代,從歷史意識、主體意識、開(kāi)放意識和批判意識出發(fā),積極對待傳統、理解傳統,才能實(shí)現民族精神與時(shí)代精神的融合,也才能使民族精神之花結出現代化的豐碩之果”[50]。
因此,“在世界‘一體化’的進(jìn)程中,儒學(xué)研究只能在開(kāi)放的意識下進(jìn)行”[51];“必須在文化開(kāi)放的條件下才能實(shí)現儒家思想的現代化”[52];“我們只能站在時(shí)代的高度,以開(kāi)放的心胸,對傳統哲學(xué)包括儒學(xué)不斷進(jìn)行理解、解釋、選擇與批判,它的時(shí)代意義才能顯示出來(lái)”[53];“在對話(huà)的過(guò)程中將這些體系變成完全開(kāi)放的體系,并且從實(shí)踐的層面去看,就會(huì )面對人類(lèi)的共同問(wèn)題,找到共同的解決方式”[54];“如果進(jìn)行消解之后重新加以整合,以開(kāi)放的心胸吸收西方智性文化以及合理的感性主義,那么,中國的德性文化不僅是一種價(jià)值資源,而且能變成現代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55]。
在蒙培元看來(lái),“心靈的開(kāi)放”本來(lái)就是中國哲學(xué)的一個(gè)傳統:“在歷史的闡釋中,中國哲學(xué)不僅有豐富的多層面的內涵,而且永遠是一個(gè)開(kāi)放的系統”[56];“在歷史的發(fā)展中,儒學(xué)自身具有開(kāi)放性,可能出現多樣化的選擇”[57]。他之所以主張“回到孔子,而不是承接宋儒”,是因為后者“喪失了孔子處的經(jīng)驗性、開(kāi)放性”[58];孟子“具有開(kāi)放型人格”[59];莊子“這樣的心靈是一個(gè)完全開(kāi)放的心靈,光明的心靈,就是自由境界”[60];程顥“不是主張排斥情感、禁絕情感,而是主張開(kāi)放情感、陶冶情感,使之‘適道’、‘合理’,實(shí)現情性合一、情理合一的境界”[61];葉適具有“一種開(kāi)放的同時(shí)又是以儒為本位的德性觀(guān)”[62];“王夫之對近代科學(xué)方法……以積極開(kāi)放的心態(tài),敢于吸收進(jìn)來(lái),用以改造和發(fā)展傳統的認識方法”[63];馮友蘭“打破了文化保守主義,以開(kāi)放的心胸面對時(shí)代課題,通過(guò)中西哲學(xué)互相解釋、互相溝通,建立新的中國哲學(xué)”[64];熊十力“中國哲學(xué)本位論的立場(chǎng),并不是故步自封、缺乏開(kāi)放意識,而是體認到中國哲學(xué)在人生價(jià)值和天人關(guān)系問(wèn)題上,對現代人類(lèi)具有不可估量的意義”[65];“牟宗三之后的新儒家們,已經(jīng)開(kāi)始發(fā)生分化,而且以更開(kāi)放的心胸對待中西哲學(xué)與文化的問(wèn)題”[66];等等。
這種“開(kāi)放”的心靈哲學(xué),終究歸屬情感儒學(xué):“儒學(xué)又是一個(gè)開(kāi)放的系統,具有很大的彈性和包容性。正因為如此,它并不完全排斥一切競爭,它可以而且能夠融入新的時(shí)代,在新的競爭中形成新的和諧,從而滿(mǎn)足人們的情感需要”[67];“如果能改變整體論的絕對主義和內向性的封閉主義,使心靈變得更加開(kāi)放,那么,它的功能性特征和情感意向性特征,將會(huì )對現代哲學(xué)作出貢獻”[68]。
 
情感儒學(xué)的“生態(tài)儒學(xué)”之維
如果說(shuō)“心靈哲學(xué)”側重于“人的存在”,那么,“生態(tài)儒學(xué)”就側重于“人與自然的共在”,更充分地體現了情感儒學(xué)的存在論意義。蒙培元提出:“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最高境界,這里包含著(zhù)深層次的生態(tài)哲學(xué)問(wèn)題。自然界創(chuàng )造了人,人被創(chuàng )造之后便自立于天地之間而能夠‘自我作主’。但這所謂‘自我作主’,不是為了主宰自然界以顯示人的優(yōu)越,而是為了完成自然界賦予我們的使命,以‘生理’之仁關(guān)愛(ài)人類(lèi)和萬(wàn)物,關(guān)愛(ài)一切生命,實(shí)現人與自然界的生命和諧”[69];“這是人與自然和諧統一的理想境界,是生態(tài)哲學(xué)的最高成就”[70]。
蒙培元的生態(tài)哲學(xué)探索,始于1998年的論文《人對自然界有沒(méi)有義務(wù)——從儒家人學(xué)與可持續發(fā)展談起》[71],完成于2004年的專(zhuān)著(zhù)《人與自然——中國哲學(xué)生態(tài)觀(guān)》,此后繼續拓展和深化。2012年的論文《儒學(xué)現代發(fā)展的幾個(gè)問(wèn)題》提出了“生態(tài)儒學(xué)”的概念:“隨著(zhù)研究的深入,出現了生態(tài)儒學(xué),這是儒學(xué)研究和發(fā)展的新突破,具有重要意義。”[72]
這種生態(tài)儒學(xué)乃是中國生態(tài)哲學(xué)思想傳統的創(chuàng )造性轉化、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蒙培元說(shuō):“我們發(fā)現,中國哲學(xué)是深層次的生態(tài)哲學(xué)。”[73] 他認為,“孔子是儒家生態(tài)哲學(xué)的開(kāi)創(chuàng )者??鬃与m然沒(méi)有明確提出‘生態(tài)哲學(xué)’這個(gè)概念,如同他并沒(méi)有提出‘哲學(xué)’這一概念一樣;但是,在他的思想言論中包含著(zhù)豐富的生態(tài)意識,并影響到后來(lái)儒學(xué)的發(fā)展。儒家的‘天人合一’之學(xué)是從孔子開(kāi)始的,孔子的‘天人合一’之學(xué)與生態(tài)哲學(xué)有極大關(guān)系”[74];同時(shí),老子“以‘回歸自然’為其哲學(xué)的根本宗旨,為中國古代的生態(tài)哲學(xué)作出了重大貢獻”;“莊子是中國哲學(xué)史上最早提出‘人與天一’命題的著(zhù)名哲學(xué)家,為中國的‘天人合一說(shuō)’作出了重大貢獻。其中,包含著(zhù)極其豐富而又深刻的生態(tài)哲學(xué)的內容”,“莊子不愧是非人類(lèi)中心論的生態(tài)哲學(xué)的大師”; “‘萬(wàn)物一體說(shuō)’是儒家仁學(xué)與道家莊子‘天地與我并生,萬(wàn)物與我為一’學(xué)說(shuō)結合的產(chǎn)物,是新儒家生態(tài)哲學(xué)的最高成就”[75];“從一定意義上說(shuō),儒家仁學(xué)是積極的生態(tài)哲學(xué),佛、道是消極的生態(tài)哲學(xué)”[76]。
(一)生態(tài)存在論
蒙培元的生態(tài)儒學(xué)并不僅僅是一個(gè)形下學(xué)層級的理論,而是具有存在論意義的理論:“這樣的生態(tài)哲學(xué)不只是保持或改善‘生態(tài)環(huán)境’的問(wèn)題,而是人類(lèi)生存方式的問(wèn)題和生命價(jià)值的問(wèn)題”[77];“這樣的一種‘生態(tài)哲學(xué)’,或者稱(chēng)為‘生存的生態(tài)學(xué)’,不只是保持或者改善一下生態(tài)環(huán)境而已,不僅僅是一個(gè)手段的問(wèn)題,而是人類(lèi)生存方式的問(wèn)題和生命價(jià)值的問(wèn)題”[78]。
這是因為:“儒學(xué)不是唯理性主義的,也不是非理性主義的。既不是‘本質(zhì)先于存在’,也不是‘存在先于本質(zhì)’,而是‘本質(zhì)即存在’,即生命存在與理性的統一。這就是儒家的生命哲學(xué),也是一種生態(tài)哲學(xué)。人對自然界的山水、草木、飛禽、走獸有一種出自生命的關(guān)懷,而不是為了滿(mǎn)足欲望而去控制、統治、占有、主宰,這樣才能得到人生的樂(lè )趣。”[79] 例如,“宋明儒家通過(guò)對仁的詮釋?zhuān)呀?jīng)提出萬(wàn)物平等的觀(guān)念”;“這是一種極富生態(tài)意義的生命哲學(xué)。仁的內容、意義和范圍的不斷延伸,遠遠超出了人類(lèi)中心論,變成真正意義上的生態(tài)哲學(xué)、生態(tài)文化。這是仁學(xué)詮釋中最值得重視的現象”。[80]
 唯其具有存在論層級的普遍意義,這種生態(tài)哲學(xué)才能涵蓋“生態(tài)倫理”和“生態(tài)美學(xué)”:“儒學(xué)是一種人文主義的生態(tài)哲學(xué),即在人文關(guān)懷中實(shí)現人與自身、人與人、人與社會(huì )、人與自然的整體和諧,其中包含生態(tài)倫理與生態(tài)美學(xué)的豐富內容。所謂‘生態(tài)倫理’,就是承認人與自然之間有一種生命聯(lián)系,人對自然界的萬(wàn)物有一種道德責任和義務(wù),要尊重一切生命的價(jià)值,與之和諧相處。……所謂‘生態(tài)美學(xué)’,是指人在與自然的和諧中能體會(huì )到生命愉快與樂(lè )趣,享受到自然之美。……由此進(jìn)入‘天人合一’的境界,即由有限而進(jìn)入無(wú)限,就能享受到人生最大的快樂(lè )。……人的生命意義和價(jià)值就在于此。”[81]
(二)情感生態(tài)論
這樣的生態(tài)哲學(xué)思想,仍建基于情感儒學(xué):“這種人與萬(wàn)物一體的境界是儒家生態(tài)哲學(xué)的最高成就,也是最高理想,它不是出于單純的功利目的,而是出于人的生命的需要、內在情感的需要,因此,孟子對于動(dòng)物才能說(shuō)出‘見(jiàn)其生,不忍見(jiàn)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的話(huà)”[82];“自從孟子提出‘仁民愛(ài)物’的學(xué)說(shuō)之后,‘愛(ài)物’就成為儒家生態(tài)哲學(xué)的最重要的內容,其實(shí)質(zhì)是在人與自然界的萬(wàn)物之間建立起以情感為基礎、以仁為核心的價(jià)值關(guān)系。……這種出于生命情感的內在需要而不是功利目的的‘愛(ài)物’思想,是儒家獨有的生態(tài)哲學(xué)”[83]。
這就是說(shuō),這種生態(tài)哲學(xué)的根本精神就是“仁愛(ài)”的情感:“愛(ài)護自然界的生命,這就是一種生態(tài)哲學(xué),它不僅看到了人與萬(wàn)物之間的生命聯(lián)系,而且看到了自然界一切生命的價(jià)值,它們是值得同情的,值得愛(ài)護的,這本身就是人的生存方式、生活態(tài)度。在人的生命情感之中便具有這方面的需要”[84];“最重要的是,仁的德性決不限于人間性,而是擴充、延伸到人與自然界的關(guān)系之中,因而是一種深層的生態(tài)哲學(xué)”;“人類(lèi)同情心是一種偉大的情感,將這種情感施之于自然界,作為仁的實(shí)現,是中國文化對人類(lèi)的貢獻。這就意味著(zhù),自然界的動(dòng)、植物具有自身的價(jià)值與生存權利,它們的生命與人類(lèi)的生命是相通的,人類(lèi)要平等地看待自然界的生命,要尊重自然界的生命。這不僅是一種法律上的規定(中國古代有這方面的詳細規定),而且是一種道德上的義務(wù)”[85]。因此,“人之所以為人之性,就在于‘體萬(wàn)物’而無(wú)所遺,就在于對萬(wàn)物實(shí)行仁愛(ài),即所謂‘仁者人也’。這種宇宙關(guān)懷,實(shí)際上是生態(tài)哲學(xué)最偉大的精神遺產(chǎn)”[86]。
綜上所述,蒙培元認為,“中國哲學(xué)最后的實(shí)現就在‘生態(tài)哲學(xué)’的問(wèn)題上,所以中國哲學(xué)對我們現在解決人類(lèi)生存方式的問(wèn)題有獨特的貢獻”[87];但是,“中國的生態(tài)哲學(xué)要進(jìn)入現代社會(huì ),對現代人的生存方式發(fā)生作用,就必須實(shí)現‘現代的轉換’,這也是毫無(wú)疑問(wèn)的。我們不能、也不可能回到過(guò)去的農業(yè)社會(huì ),過(guò)一種古代田園式的生活;但是,我們能夠,而且必須處理好人與自然的關(guān)系”[88]。
 


注釋?zhuān)?/span>

[1] 崔罡、郭萍主編:《當代中國哲學(xué)的情理學(xué)派》,山東大學(xué)出版社2021年版。
[2] 蒙培元:《論王夫之的真理觀(guān)》,載《中國哲學(xué)史論文集》第二輯,山東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
[3] 蒙培元、郭萍:《情感與自由——蒙培元先生訪(fǎng)談錄》,《社會(huì )科學(xué)家》2017年第4期。
[4] 蒙培元:《生態(tài)儒學(xué):蒙培元“生態(tài)哲學(xué)”論集》,黃玉順編,四川人民出版社2023年版。
[5] 陳來(lái):《有情與無(wú)情——馮友蘭論情感》,載氏著(zhù)《現代中國哲學(xué)的追尋》,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
[6] 蒙培元:《從英語(yǔ)世界返回的“中國哲學(xué)”——評趙譯本〈中國哲學(xué)簡(jiǎn)史〉》,《中華讀書(shū)報》2004年4月21日。
[7] 蒙培元:《馮友蘭對中國哲學(xué)的貢獻——從“求真”與“求好”說(shuō)起》,《博覽群書(shū)》2005年第11期。
[8] 胡驕鍵:《儒學(xué)現代轉型的情理進(jìn)路》,《社會(huì )科學(xué)文摘》2020年第1期。
[9] 黃玉順:《儒家的情感觀(guān)念》,《江西社會(huì )科學(xué)》2014年第5期,第5–13頁(yè)。
[10] 蒙培元、陳明:《當代儒學(xué)研究中的諸問(wèn)題——蒙培元、陳明對話(huà)錄》,《北京青年政治學(xué)院學(xué)報》2009年第1期。
[11] 蒙培元:《孔子的知、情合一說(shuō)》,2000年5月27日在臺灣華梵大學(xué)第四次儒佛會(huì )通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的演講;載《蒙培元全集》第九卷,四川人民出版社2021年版。
[12] 蒙培元:《情感與理性》,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出版社2002年版,第310、311、53頁(yè)。
[13] 蒙培元:《漫談情感哲學(xué)》,《新視野》2001年第1期、第2期。
[14] 蒙培元:《略談儒家關(guān)于“樂(lè )”的思想》,載《中國審美意識的探討》,寶文堂書(shū)店1989年版。
[15] 蒙培元:《人是情感的存在——儒家哲學(xué)再闡釋》,《社會(huì )科學(xué)戰線(xiàn)》2003年第2期。
[16] 蒙培元:《情感與理性》,臺灣《哲學(xué)與文化》第二十八卷十一期,2001年11月版。
[17] 蒙培元:《中國哲學(xué)中的情感問(wèn)題》,2000年5月在臺灣某大學(xué)發(fā)表的演講;載《蒙培元全集》第九卷,四川人民出版社2021年版。
[18] 蒙培元:《情感與理性》,自序,第2頁(yè)。
[19] 蒙培元:《論中國傳統的情感哲學(xué)》,《哲學(xué)研究》1994年第1期。
[20] 蒙培元:《情感與理性》,第310頁(yè)。
[21] 蒙培元:《論中國傳統的情感哲學(xué)》,《哲學(xué)研究》1994年第1期。
[22] 蒙培元:《中國哲學(xué)中的情感問(wèn)題》,2000年5月在臺灣某大學(xué)發(fā)表的演講;載《蒙培元全集》第九卷,四川人民出版社2021年版。
[23] 蒙培元:《情感與理性》,臺灣《哲學(xué)與文化》第二十八卷十一期,2001年11月版。
[24] 蒙培元:《中國的德性倫理有沒(méi)有普遍性》,《北京社會(huì )科學(xué)》1998年第3期。
[25] 蒙培元:《主體思維》,《中國傳統哲學(xué)思維方式》第一章,蒙培元主編,浙江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
[26] 蒙培元:《〈情感與理性〉提要》,見(jiàn)《專(zhuān)著(zhù)提要》,2007年;載《蒙培元全集》第十四卷,四川人民出版社2021年版。
[27] 蒙培元:《儒學(xué)現代發(fā)展的幾個(gè)問(wèn)題》,《北京大學(xué)學(xué)報》(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版)2012年第1期。
[28] 蒙培元:《簡(jiǎn)論老子“道”的境界》,作于1995年8月20日;載《蒙培元全集》第七卷,四川人民出版社2021年版。
[29] 蒙培元:《“所以然”與“所當然”如何統一——從朱子對存在與價(jià)值問(wèn)題的解決看中西哲學(xué)之異同》,《泉州師范學(xué)院學(xué)報》2005年第1期。
[30] 蒙培元:《儒學(xué)是宗教嗎》,《孔子研究》2002年第2期。
[31] 蒙培元:《朱熹哲學(xué)生態(tài)觀(guān)》,《泉州師范學(xué)院學(xué)報》2003年第3期、第5期。
[32] 蒙培元:《“所以然”與“所當然”如何統一——從朱子對存在與價(jià)值問(wèn)題的解決看中西哲學(xué)之異同》,《泉州師范學(xué)院學(xué)報》2005年第1期。
[33] 蒙培元:《情感與理性》,第123頁(yè)。
[34] 蒙培元:《中國哲學(xué)中的情感理性》,《哲學(xué)動(dòng)態(tài)》2008年第3期。
[35] 蒙培元:《中國哲學(xué)的特征》,“超星慕課”(www.fanya.chaoxing.com)講座視頻2009年;載《蒙培元全集》第十六卷,四川人民出版社2021年版。
[36] 蒙培元:《情感與理性》,自序第2頁(yè),第22、130、165、132、398、309頁(yè)。
[37] 蒙培元:《情感與理性》,第144、77頁(yè)。
[38] 蒙培元:《心靈與境界——朱熹哲學(xué)再探討》,《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研究生院學(xué)報》1993年第1期;《朱熹的心靈境界說(shuō)》,載《國際朱子學(xué)會(huì )議論文集》,臺灣中研院中國文哲研究所籌備處編,1993年5月。
[39] 蒙培元:《中國的心靈哲學(xué)與超越問(wèn)題》,《學(xué)術(shù)論叢》1994年第1期;《漢末批判思潮與人文主義哲學(xué)的重建》,《北京社會(huì )科學(xué)》1994年第1期。
[40] 蒙培元:《心靈超越與境界》,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3、305、68頁(yè)。
[41] 專(zhuān)著(zhù)《中國心性論》出版于1990年。
[42] 蒙培元:《中國的心靈哲學(xué)與超越問(wèn)題》,《學(xué)術(shù)論叢》1994年第1期
[43] 蒙培元:《心靈超越與境界》,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69頁(yè)。
[44] 蒙培元:《心靈與境界——朱熹哲學(xué)再探討》,《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研究生院學(xué)報》1993年第1期。
[45] 蒙培元:《心靈超越與境界》,第17、64頁(yè)。
[46] 蒙培元:《心靈超越與境界》,第66、12、63、72頁(yè)。
[47] 蒙培元:《自由與自然——莊子的心靈境界說(shuō)》,載《道家文化研究》第10輯,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年版。
[48] 蒙培元:《心靈的開(kāi)放與開(kāi)放的心靈》,《哲學(xué)研究》1995年第10期。
[49] 蒙培元:《中國文化與人文精神》,《孔子研究》1997年第1期。
[50] 蒙培元:《怎樣理解民族精神》,《學(xué)術(shù)月刊》1992年第3期。
[51] 蒙培元:《開(kāi)辟儒學(xué)研究的新境界》,《孔子研究》1999年第3期。
[52] 蒙培元:《儒家的“人本主義”能不能適應現代化——儒家思想文化與現代化漫談》,《民族文化論叢》第10輯,韓國嶺南大學(xué)民族文化研究所,1989年版。
[53] 蒙培元、干春松:《心靈與境界——訪(fǎng)蒙培元研究員》,《哲學(xué)動(dòng)態(tài)》1995年第3期。
[54] 蒙培元:《從仁的四個(gè)層面看普遍倫理的可能性》,《中國哲學(xué)史》2000年第4期。
[55] 蒙培元:《換一個(gè)視角看中國傳統文化》,《亞文》第1輯,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出版社1996年版。
[56] 蒙培元:《20世紀中國哲學(xué)的回顧與展望》,《泉州師范學(xué)院學(xué)報》2001年第3期。
[57] 蒙培元:《葉適的德性之學(xué)及其批判精神》,《哲學(xué)研究》2001年第4期。
[58] 蒙培元、陳明:《當代儒學(xué)研究中的諸問(wèn)題——蒙培元、陳明對話(huà)錄》,《北京青年政治學(xué)院學(xué)報》2009年第1期。
[59] 蒙培元:《儒家的“人本主義”能不能適應現代化——儒家思想文化與現代化漫談》,載《民族文化論叢》第10輯,韓國嶺南大學(xué)民族文化研究所,1989年版。
[60] 蒙培元:《自由與自然——莊子的心靈境界說(shuō)》,載《道家文化研究》第10輯,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年版。
[61] 蒙培元:《心靈超越與境界》,第281頁(yè)。
[62] 蒙培元:《葉適的德性之學(xué)及其批判精神》,《哲學(xué)研究》2001年第4期。
[63] 蒙培元:《理學(xué)范疇系統》,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第366頁(yè)。
[64] 蒙培元:《心靈超越與境界》,第401頁(yè)。
[65] 蒙培元:《生命本體與生命關(guān)懷——熊十力哲學(xué)新解》,載《新哲學(xué)》第三輯,大象出版社2004年版。
[66] 張岱年、蒙培元:《二十世紀中國哲學(xué)的發(fā)展與前景》,載《蒙培元全集》第九卷,四川人民出版社2021年版。
[67] 蒙培元:《儒家的德性倫理與現代社會(huì )》,《齊魯學(xué)刊》2001年第4期。
[68] 蒙培元:《主體·心靈·境界——我的中國哲學(xué)研究》,載《今日中國哲學(xué)》,廣西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
[69] 蒙培元:《從栗谷的仁學(xué)看儒學(xué)與現代性的問(wèn)題》,《新視野》2002年第1期。
[70] 蒙培元:《中國哲學(xué)生態(tài)觀(guān)論綱》,《中國哲學(xué)史》2003年第1期。
[71] 蒙培元:《人對自然界有沒(méi)有義務(wù)——從儒家人學(xué)與可持續發(fā)展談起》,載《國際儒學(xué)研究》第六輯,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出版社1999年版。
[72] 蒙培元:《儒學(xué)現代發(fā)展的幾個(gè)問(wèn)題》,《北京大學(xué)學(xué)報》(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版)2012年第1期。
[73] 蒙培元:《為什么說(shuō)中國哲學(xué)是深層生態(tài)學(xué)》,《新視野》2002年第6期。
[74] 蒙培元:《孔子天人之學(xué)的生態(tài)意義》,《中國哲學(xué)史》2002年第2期。
[75] 蒙培元:《人與自然——中國哲學(xué)生態(tài)觀(guān)》,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91、218、245、336頁(yè)。
[76] 蒙培元:《生命本體與生命關(guān)懷——熊十力哲學(xué)新解》,載《新哲學(xué)》第三輯,大象出版社2004年版。
[77] 蒙培元:《為什么說(shuō)中國哲學(xué)是深層生態(tài)學(xué)》,《新視野》2002年第6期。
[78] 蒙培元:《中國哲學(xué)的特征》,“超星慕課”講座視頻,2009年;載《蒙培元全集》第十六卷,四川人民出版社2021年版。
[79] 蒙培元:《親近自然——人類(lèi)生存發(fā)展之道》,《北京社會(huì )科學(xué)》2002年第1期。
[80] 蒙培元:《中國哲學(xué)的詮釋問(wèn)題——以仁為中心》,《人文雜志》2005年第4期。
[81] 蒙培元:《儒家的人文精神及其特點(diǎn)》,作于2003年1月;載《蒙培元全集》第十二卷,四川人民出版社2021年版。
[82] 蒙培元:《中國哲學(xué)生態(tài)觀(guān)的兩個(gè)問(wèn)題》,《鄱陽(yáng)湖學(xué)刊》2009年第1期。
[83] 蒙培元:《中國哲學(xué)的特征》,“超星慕課”講座視頻,2009年;載《蒙培元全集》第十六卷,四川人民出版社2021年版。
[84] 蒙培元:《孔子天人之學(xué)的生態(tài)意義》,《中國哲學(xué)史》2002年第2期。
[85] 蒙培元:《從中西傳統人權觀(guān)念看人與自然的關(guān)系》,《人權》2002年第5期。
[86] 蒙培元:《〈中庸〉的“參贊化育說(shuō)”》,《泉州師范學(xué)院學(xué)報》2002年第5期。
[87] 蒙培元:《中國哲學(xué)的特征》,“超星慕課”講座視頻,2009年;載《蒙培元全集》第十六卷,四川人民出版社2021年版。
[88] 蒙培元:《為什么說(shuō)中國哲學(xué)是深層生態(tài)學(xué)》,《新視野》2002年第6期。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