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研究
中州學(xué)刊?觀(guān)點(diǎn) |?孫中原?????論《墨經(jīng)》本體哲學(xué)的范疇與原理
發(fā)表時(shí)間:2023-09-26 16:32:52    作者:孫中原    來(lái)源:“中州學(xué)刊”微信公眾號
論《墨經(jīng)》本體哲學(xué)的范疇與原理

孫中原

摘要:《墨經(jīng)》的本體哲學(xué),在《墨經(jīng)》整體的哲學(xué)語(yǔ)境中,處于基礎地位,具有主導性和決定性?!赌?jīng)》本體哲學(xué)由一系列范疇與原理構成。范疇與原理的內在關(guān)聯(lián)、相互作用與邏輯論證,形成嚴密整體,構建起《墨經(jīng)》本體哲學(xué)的理論體系?!赌?jīng)》一系列范疇與原理中,“物”(物質(zhì))、“實(shí)”(實(shí)體)、“有”(存在)、“無(wú)”(非存在)、“動(dòng)”(運動(dòng))、“化”(變化)、“宇”(空間)、“久”(時(shí)間)等范疇與原理,是構成墨家認知與改造世界的范疇與原理的關(guān)鍵節點(diǎn)?!赌?jīng)》范疇與原理的理論系統,是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科、學(xué)術(shù)與話(huà)語(yǔ)體系的重要內容。
關(guān)鍵詞:《墨經(jīng)》;本體哲學(xué);范疇;原理;理論體系

基金項目:國家社會(huì )科學(xué)基金冷門(mén)絕學(xué)研究專(zhuān)項“《墨經(jīng)》絕學(xué)的E考據和元研究”(19VJX001)。

作者簡(jiǎn)介:孫中原,男,中國人民大學(xué)哲學(xué)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墨經(jīng)》是中國古代科學(xué)的重鎮,也是中國古代科學(xué)的典型與范式?!赌?jīng)》哲學(xué)有一個(gè)特別引人注目的大哲學(xué)觀(guān),包含“本體哲學(xué)、認知哲學(xué)、方法哲學(xué)、科技哲學(xué)與歷史哲學(xué)”五大部類(lèi),格局恢弘,論述全面?!赌?jīng)》的本體哲學(xué),是由諸多范疇與原理構成的理論體系,嚴謹精密,意涵深邃?!赌?jīng)》的本體哲學(xué)在《墨經(jīng)》整體的哲學(xué)論域中,處于基礎地位,具有主導性和決定性,蘊含強大的生命力、震撼力與影響力。就《墨經(jīng)》的本體哲學(xué)而言,它之所以“施諸四海而皆準,行諸百世而不悖”,能夠被普遍應用,就是因為它在當時(shí)能比較正確地反映世界萬(wàn)物的本質(zhì)屬性與普遍規律,給人類(lèi)貢獻了相對科學(xué)的世界觀(guān)、宇宙觀(guān)。
本體哲學(xué),又叫本體論、存在論、世界觀(guān)、宇宙觀(guān)、自然觀(guān),是論述世界存在本體普遍規律的哲學(xué)論域,是關(guān)于世界終極本體的哲學(xué)理論?!赌?jīng)》建立科學(xué)宇宙觀(guān)的原創(chuàng )性理論體系,全面系統,精湛深邃,具有普遍的理論、歷史、現實(shí)與未來(lái)價(jià)值?!缎∪ 房偨Y人類(lèi)認知的全部目的與根本宗旨,是“摹略萬(wàn)物之然”與“所以然”,即反映世界的本來(lái)面目、本質(zhì)與規律。這是《墨經(jīng)》作者對人與世界本體關(guān)系哲學(xué)基本問(wèn)題的正確回答。
《小取》說(shuō):“焉摹略萬(wàn)物之然。”又說(shuō):“其然也,有所以然也。”《小取》對人類(lèi)認知目的“摹略萬(wàn)物之然”和“所以然”的規定,相當于說(shuō)“對自然界本來(lái)面目的樸素的了解,不附加以任何外來(lái)的成分”?!赌?jīng)》的本體哲學(xué),有普遍適用的世界性意義,是全人類(lèi)珍貴的知識遺產(chǎn)。

一、范疇與原理總論

《墨經(jīng)》本體哲學(xué),由一系列范疇與原理構成。范疇與原理的內在關(guān)聯(lián)、相互作用與邏輯論證,形成嚴密整體,構建《墨經(jīng)》本體哲學(xué)的理論體系,在《墨經(jīng)》的哲學(xué)論域,發(fā)揮基礎性、普遍性、全局性、主導性、決定性與實(shí)效性的功能作用。
范疇是大概念、基本概念、普遍概念,它的內涵是反映世界萬(wàn)物普遍的本質(zhì)屬性,它的外延寬泛,無(wú)所不包,《墨經(jīng)》稱(chēng)其為“達名”,“達”即通達寬泛。即如《荀子·正名》所說(shuō):“大共名也,推而共之,共則有共,至于無(wú)共然后止。”如“同”(同一性)、“異”(差異性),是辯證法宇宙觀(guān)最寬泛的范疇。原理是各門(mén)科學(xué)的基本命題、普遍規律。如“同異交得”,即同一性與差異性的相互滲透和同時(shí)把握,是辯證法宇宙觀(guān)與辯證邏輯的基本原理。
范疇與原理,是《墨經(jīng)》哲學(xué)理論體系的關(guān)鍵詞和核心命題。黑格爾與列寧都曾把世界萬(wàn)物比喻為一面網(wǎng),由范疇與原理構成的哲學(xué)體系,是人類(lèi)認知世界之網(wǎng),而基本范疇與原理,則是人類(lèi)認知反映世界萬(wàn)物之網(wǎng)的網(wǎng)上紐結。黑格爾說(shuō):“這些紐結是精神生活和意識的依據和趨向之點(diǎn)。”列寧解釋說(shuō),在人面前的是自然現象之網(wǎng),范疇是幫助我們認識與掌握自然現象之網(wǎng)的網(wǎng)上紐結。用黑格爾與列寧的比喻形容《墨經(jīng)》的學(xué)術(shù)成就,可以說(shuō)在《墨經(jīng)》本體哲學(xué)體系的論域,呈現出一面認知與改造世界的范疇原理之網(wǎng)?!赌?jīng)》哲學(xué)體系的范疇原理之網(wǎng),在中國文化知識寶庫中有著(zhù)重要的地位。
范疇,意思是種類(lèi)、類(lèi)型、范圍。范疇是反映世界萬(wàn)事萬(wàn)物普遍本質(zhì)的基本概念,是人類(lèi)認知成果的濃縮凝聚,充當了人類(lèi)進(jìn)一步認知與改造世界的工具和方法。
《經(jīng)上》100條包含100多個(gè)科學(xué)范疇,是中華民族認知與改造世界歷史發(fā)展過(guò)程的里程碑,是國人認知與掌握自然現象之網(wǎng)的網(wǎng)上紐結?!督?jīng)上》100條,用定義分類(lèi)方法,從內涵和外延上規定各門(mén)科學(xué)范疇。全部《墨經(jīng)》,有數百個(gè)各門(mén)科學(xué)的基本范疇,是一個(gè)“范疇王國”?!赌?jīng)》的作者是創(chuàng )制科學(xué)范疇的專(zhuān)家,《墨經(jīng)》對所論各門(mén)科學(xué)的范疇,各有專(zhuān)門(mén)規定,義涵深邃,應用規范。
黑格爾《哲學(xué)史講演錄》說(shuō),中國哲學(xué)“沒(méi)有能力給思維創(chuàng )造一個(gè)范疇[規定]的王國”。“中文里面的規定[或概念]停留在無(wú)規定[或無(wú)確定性]之中。”《邏輯學(xué)》上卷《第二版序言》中說(shuō),中國語(yǔ)言“簡(jiǎn)直沒(méi)有,或很少達到”“對思維規律本身有專(zhuān)門(mén)的和獨特的詞匯”的地步。
這種說(shuō)法不合事實(shí),說(shuō)明黑格爾對《墨經(jīng)》的豐富范疇一無(wú)所知。有無(wú)可辯駁的大量事實(shí)證明,《墨經(jīng)》有一個(gè)反映全部世界、構造多門(mén)學(xué)科理論的范疇體系,即具有黑格爾所說(shuō)“范疇的王國”?!赌?jīng)》中每一個(gè)概念范疇,都有定義分類(lèi)及內涵外延的規定,并且“對思維規律本身”,《墨經(jīng)》也有大量專(zhuān)門(mén)獨特的詞匯。
整部《墨經(jīng)》,是由范疇與原理構成的理論體系,網(wǎng)羅宏廣,義理深湛,標志著(zhù)《墨經(jīng)》進(jìn)入了墨學(xué)發(fā)展的高級階段,反映了墨學(xué)由低級到高級、由具體到抽象、由個(gè)別到一般、由量變到質(zhì)變的歷史發(fā)展過(guò)程,典型地體現了人類(lèi)認知與科學(xué)發(fā)展的普遍規律。
就《墨經(jīng)》的哲學(xué)體系而言,有本體哲學(xué)、認知哲學(xué)、方法哲學(xué)、科技哲學(xué)與歷史哲學(xué)等諸多門(mén)類(lèi)。就《墨經(jīng)》的本體哲學(xué)來(lái)說(shuō),它創(chuàng )制了反映認知對象的諸多范疇與原理,概括了客觀(guān)世界的普遍性質(zhì)與規律。

二、“物”“實(shí)”“有”“無(wú)”范疇與原理分析

《墨經(jīng)》的一系列范疇與原理,我們首先從中舉出“物”“實(shí)”“有”“無(wú)”(物質(zhì)、實(shí)體、存在、非存在)這一組范疇,進(jìn)行具體分析。
“物”:物質(zhì),實(shí)物,事物。墨家對這一范疇使用廣泛,《墨子》中出現73次,其用意是概括存在于主體之外的所有物質(zhì)、實(shí)體、形體、事物、存在。它是最廣泛的普遍概念,屬于外延最大的哲學(xué)范疇?!督?jīng)說(shuō)上》第79條說(shuō):“物,達也,有實(shí)必待之名也命之。”即“物”是“達”名,外延最大的名,屬于最高類(lèi)概念,是概括宇宙萬(wàn)物的總名,相當于現代哲學(xué)范疇“物質(zhì)”。凡存在實(shí)體,一定都可以用“物”(物質(zhì))范疇概括。
“物”“實(shí)”“有”(物質(zhì)、實(shí)體、存在)這三個(gè)范疇,外延基本相同,內涵大體一致?!督?jīng)說(shuō)上》第6條說(shuō):“知也者,以其知論物。”“物”是物質(zhì),是人類(lèi)認知與實(shí)踐改造的對象?!赌?jīng)》從世界觀(guān)、宇宙觀(guān)、本體論、存在論與形上學(xué)高度,回答哲學(xué)基本問(wèn)題,規定了“物”“實(shí)”“有”(物質(zhì)、實(shí)體、存在)范疇的內涵與外延。
列寧說(shuō):“物質(zhì)是標志客觀(guān)實(shí)在的哲學(xué)范疇,這種客觀(guān)實(shí)在是人感覺(jué)到的,它不依賴(lài)于我們的感覺(jué)而存在,為我們的感覺(jué)所復寫(xiě)、攝影、反映。”《墨經(jīng)》“物”范疇的規定,接近于列寧說(shuō)的“物質(zhì)”概念,是當時(shí)世界頂級的哲學(xué)概括。同時(shí)代的希臘哲學(xué)認為,世界本源于水、火等具體物質(zhì)形態(tài);印度哲學(xué)認為,世界本源于地水火風(fēng)等具體物質(zhì)形態(tài)。相比之下,《墨經(jīng)》對世界本體由個(gè)別到一般的概括程度,已經(jīng)攀登到當時(shí)哲學(xué)的最高峰。
《小取》形容人類(lèi)認知的目的宗旨,乃是“摹略萬(wàn)物之然,論求群言之比”,即反映萬(wàn)事萬(wàn)物的本來(lái)面目,討論搜求社會(huì )人群的言語(yǔ)得失??陀^(guān)世界是人類(lèi)認知和實(shí)踐改造的對象。研究客觀(guān)世界本體的本來(lái)面目、存在性質(zhì),即為本體哲學(xué),又稱(chēng)為本體論、存在論、世界觀(guān)、宇宙觀(guān)、自然觀(guān)。
《小取》說(shuō):“摹略萬(wàn)物之然。”又說(shuō):“其然也,有所以然也。”人類(lèi)認識的全部目的,是“摹略萬(wàn)物之然”與“所以然”,即反映世界的本來(lái)面目、本質(zhì)與規律。這是《墨經(jīng)》作者對人與世界本體關(guān)系基本問(wèn)題的正確回答。
《小取》對人類(lèi)認識目的“摹略萬(wàn)物之然”和“所以然”的規定,相當于恩格斯說(shuō)的“對自然界本來(lái)面目的樸素的了解,不附加以任何外來(lái)的成分”?!赌?jīng)》的本體哲學(xué),有普遍適用的世界性意義,是全人類(lèi)珍貴的知識遺產(chǎn)。
《墨經(jīng)》范疇“實(shí)”,即實(shí)物、實(shí)體、實(shí)在。與“物”(物質(zhì))、“有”(存在)范疇,可互換使用?!端貑?wèn)·調經(jīng)論》說(shuō):“有者為實(shí),故凡中質(zhì)充滿(mǎn),皆曰實(shí)。”與“虛”相對。
“實(shí)”范疇,墨家使用廣泛,《墨子》中出現72次,其用意是論述“實(shí)”即實(shí)物、實(shí)體、實(shí)在,乃是人類(lèi)認知與實(shí)踐改造的對象?!赌?jīng)》堅持,“物”“實(shí)”“有”即物質(zhì)、實(shí)體、存在,是第一性、決定者,而思維、意識,則是第二性、被決定者,是對前者的反映與概括。
《小取》說(shuō):“以名舉實(shí)。”《經(jīng)上》第31條說(shuō):“舉,擬實(shí)也。”《經(jīng)說(shuō)上》解釋?zhuān)?ldquo;告以之名,舉彼實(shí)也。”即“以名舉實(shí)”的“舉”(反映表達),指摹擬事物的實(shí)質(zhì)。告訴你這個(gè)“名”(語(yǔ)詞概念),是為了標舉(反映)那個(gè)“實(shí)”(實(shí)物、實(shí)體、實(shí)質(zhì))。
《小取》所謂“察名實(shí)之理”的內容,即指貫徹以上科學(xué)論述“名實(shí)關(guān)系”的意涵?!洞笕 氛f(shuō):“名,實(shí)名,實(shí)不必名。”即名為實(shí)之名,有實(shí)不必然有名。“實(shí)”為第一性,“名”為第二性,名是人對實(shí)體認知之后的反映概括。
達名(普遍概念)對應一般的實(shí);類(lèi)名(一般類(lèi)概念)對應特殊的實(shí);私名(單獨概念)對應個(gè)別的實(shí)?!督?jīng)上》第79條說(shuō):“達、類(lèi)、私。”《經(jīng)說(shuō)上》舉例解釋?zhuān)?ldquo;物,達也,有實(shí)必待之名也命之。馬,類(lèi)也,若實(shí)也者,必以是名也命之。臧,私也,是名也止于是實(shí)也。”這段話(huà)的意思是,語(yǔ)詞概念分為普遍概念、一般類(lèi)概念和單獨概念。如“物”(物質(zhì))是外延最廣的普遍概念。凡存在著(zhù)的實(shí)體,一定都可以用這個(gè)概念來(lái)概括。“馬”是類(lèi)概念,凡具有馬屬性的實(shí)體,一定可以用這個(gè)概念概括。“臧”是單獨概念,指稱(chēng)某一實(shí)體。
《墨經(jīng)》從外延上,把概念劃分為“達、類(lèi)、私”,即外延最廣的普遍概念、一般類(lèi)概念和單獨概念三種,準確精到,與西方哲學(xué)一致。名實(shí)對應三分法見(jiàn)表1。

表1  名實(shí)對應三分法

《經(jīng)上》第81條說(shuō):“知:聞、說(shuō)、親;名、實(shí)、合、為。”《經(jīng)說(shuō)上》解釋?zhuān)?ldquo;傳受之,聞也。方不彰,說(shuō)也。身觀(guān)焉,親也。所以謂,名也。所謂,實(shí)也。名實(shí)耦,合也。志行,為也。”這段話(huà)的意思是,認知分七種:聞知、說(shuō)知、親知;名知、實(shí)知、合知、為知。傳授來(lái)的知識是聞知,由已知推測未知是說(shuō)知,親自觀(guān)察得來(lái)的是親知,對稱(chēng)謂陳述事物手段的知識是名知,對稱(chēng)謂陳述對象的知識是實(shí)知,概念理論和實(shí)際結合的知識是合知,自覺(jué)行動(dòng)(實(shí)踐)的知識是為知。
 
實(shí)知,即調研認知實(shí)際情況?!督?jīng)說(shuō)下》第154條說(shuō):“指是鶴也,是以實(shí)視人也。”老師帶學(xué)生調查濕地,指著(zhù)水鳥(niǎo)鶴說(shuō):“這是鶴。”這是指認實(shí)際情況?!督?jīng)說(shuō)下》第104條說(shuō):“有之實(shí)也,而后謂之。無(wú)之實(shí)也,則無(wú)謂也,不若假,舉美謂是,則是固美也,謂也,則是非美,無(wú)謂,謂則假也。”這段話(huà)的意思是,稱(chēng)謂要反映實(shí)際情況,有這樣的實(shí)際情況,才能這樣稱(chēng)謂,沒(méi)有這樣的實(shí)際情況,就不能這樣稱(chēng)謂,不像說(shuō)假話(huà),用美稱(chēng)謂這種狀況,是因這種狀況本來(lái)美,才這樣稱(chēng)謂,如果這種狀況本來(lái)不美,不能這樣稱(chēng)謂,這樣稱(chēng)謂則假。用實(shí)際情況的有無(wú),定判斷的真假,是實(shí)事求是的科學(xué)宇宙觀(guān)。
《經(jīng)下》第134條說(shuō):“或過(guò)名也,說(shuō)在實(shí)。”《經(jīng)說(shuō)下》舉例解釋?zhuān)?ldquo;知是之非此也,又知是之不在此也,然而謂此南北,過(guò)而以已為然,始也謂此南方,故今也謂此南方。”即名稱(chēng)有時(shí)會(huì )過(guò)時(shí),因為實(shí)際情況已經(jīng)變化,知道這個(gè)已經(jīng)不是這個(gè),又知道這個(gè)已經(jīng)不在這里,然而因為過(guò)去曾經(jīng)把這個(gè)地方叫南北,現在就還說(shuō)這個(gè)地方是南北,這就是事情已經(jīng)過(guò)去,還以“過(guò)去曾經(jīng)如此”為理由,而說(shuō)“現在還是如此”。“過(guò)名”:名稱(chēng)過(guò)時(shí),不適合當前情況。“是之非此”:這個(gè)已經(jīng)不是這個(gè),指事物性質(zhì)變化,“此”亦即“是”。“是之不在此”:這個(gè)已經(jīng)不在這里,指事物空間變化。“過(guò)而以已為然”:事情已經(jīng)過(guò)去,還拿“事情曾經(jīng)如此”為理由,推論說(shuō)“現在還是如此”。這是混淆時(shí)態(tài)的錯誤論斷。
《經(jīng)說(shuō)下》第111條說(shuō):“知與?以已為然也與?過(guò)也。”批評堅持“以已為然”的錯誤論斷。“已”(已經(jīng),曾經(jīng))是過(guò)去時(shí)態(tài),“然”是現在時(shí)態(tài),“以已為然”是把過(guò)去時(shí)態(tài),誤認為現在時(shí)態(tài)的錯誤論斷。只因為過(guò)去曾經(jīng)如此,就推論說(shuō)現在還是如此,這不算真正的知識,而是屬于“疑”(猜疑,臆測,意見(jiàn))的一種?!赌?jīng)》批評這種“刻舟求劍”式的錯誤推論,認為正確認知,應該以實(shí)際情況的變化為依據。
《經(jīng)下》第154條說(shuō):“堯之義也,聲于今而處于古,而異時(shí),說(shuō)在所義二。”《經(jīng)說(shuō)下》舉例解釋?zhuān)?ldquo;或以名示人,或以實(shí)示人。舉友富商也,是以名示人也,指是鶴也,是以實(shí)示人也。堯之義也,是聲也于今,所義之實(shí)處于古。”這段話(huà)的意思是,說(shuō)“堯是仁義的”,這是今天所說(shuō)的話(huà),而這句話(huà)所指的實(shí)際,是處于古代,古代和現代是不同的時(shí)代,“堯是仁義的”命題涉及語(yǔ)言和實(shí)際兩個(gè)方面。讓人了解實(shí)際情況,有兩種方法:一種是說(shuō)出名詞語(yǔ)句讓人了解,另一種是把實(shí)際事物展示給別人讓人了解。如說(shuō):“我的朋友是富商。”這是說(shuō)出名詞語(yǔ)句讓人了解。而指著(zhù)眼前這個(gè)動(dòng)物說(shuō):“這是鶴。”這是把實(shí)際事物展示給別人讓人了解。說(shuō)“堯是仁義的”,這個(gè)語(yǔ)句是今天說(shuō)的,而“堯是仁義的”這句話(huà)所指的實(shí)際,處于古代。古今時(shí)代實(shí)際情況變化,認知稱(chēng)說(shuō)應該隨之改變。
“有”的范疇,即存在,與“無(wú)”(非存在)相對。這一范疇《墨子》使用更廣泛,多達893次。“有”(存在)范疇,與“物”“實(shí)”(物質(zhì)、實(shí)體)等值,可互訓。“有”(存在)與“物”“實(shí)”三范疇,是人類(lèi)認知的對象與實(shí)踐改造的對象。“有”是會(huì )意字,金文字形從又(手)持物,本義是具有、存在。
《經(jīng)上》第66條說(shuō):“盈,莫不有也。”《經(jīng)說(shuō)上》解釋?zhuān)?ldquo;無(wú)盈,無(wú)厚。”即在一定語(yǔ)境內說(shuō)“盈”(充滿(mǎn)、滲透、涵容),就是某物無(wú)處不存在。說(shuō)“無(wú)盈”(不充滿(mǎn)、不滲透、不涵容),那除非是“無(wú)厚”。
“無(wú)厚”:在物理學(xué)物質(zhì)結構論上,指無(wú)窮小的物質(zhì)點(diǎn)、質(zhì)點(diǎn)、空間點(diǎn)、微粒。“盈”等值于“有”、存在。莫不有:無(wú)不有,等值于“有”。“有”:存在。“盈”是《墨經(jīng)》世界觀(guān)(本體論,存在論)的范疇,表達物質(zhì)的存在,滲透充盈。例如“堅白相盈”。
“盈,莫不有也。”等于說(shuō)物質(zhì)充盈無(wú)限宇宙,或無(wú)窮世界到處充盈物質(zhì),物質(zhì)無(wú)處不有,無(wú)處不在。即無(wú)窮世界,到處充盈無(wú)窮的物質(zhì)。“盈,莫不有也”與第43條“盡,莫不然也”,二說(shuō)相通。
“盡”(所有的)是全稱(chēng)量詞,在某一語(yǔ)境內說(shuō)“盡然”(所有個(gè)體都是如此),等值于說(shuō)“沒(méi)有個(gè)體不是如此”。“盡”:俱,都,所有。“然”:指代任一事物狀態(tài),是邏輯變項。“莫不然”:無(wú)不如此,沒(méi)有個(gè)體不是如此。全稱(chēng)量詞“盡”的定義:在一論域,說(shuō):“所有P盡Q。”等值于說(shuō):“沒(méi)有P不Q。”
已經(jīng)存在,就是曾經(jīng)存在,并非從來(lái)不存在?!督?jīng)下》第162條說(shuō):“可無(wú)也,有之而不可去,說(shuō)在嘗然。”《經(jīng)說(shuō)下》解釋?zhuān)?ldquo;已然則嘗然,不可無(wú)也。”即一件事情,可以是從來(lái)沒(méi)有,但是一旦存在,就不能抹殺排除它曾經(jīng)存在的事實(shí)。“已然”:已經(jīng)如此,已經(jīng)這樣,成為事實(shí)。
《經(jīng)說(shuō)下》第104條說(shuō):“有之實(shí)也,而后謂之。無(wú)之實(shí)也,則無(wú)謂也。”即存在這樣的事實(shí),才能這樣謂述,不存在這樣的事實(shí),就不能這樣謂述。存在為第一性,謂述為第二性,這是本體哲學(xué)的基本原理?!赌?jīng)》達辭,通俗易懂,義理明顯。
“無(wú)”,即非存在、不存在,與“有”(存在)相對?!赌印分谐霈F485次?!督?jīng)下》第150條說(shuō):“無(wú)不必待有,說(shuō)在所謂。”《經(jīng)說(shuō)下》舉例解釋?zhuān)?ldquo;若無(wú)馬,則有之而后無(wú)。無(wú)天陷,則無(wú)之而無(wú)。”“無(wú)”不以“有”為必要條件,論證理由在于所說(shuō)“無(wú)”的種類(lèi)。
如說(shuō)“現在無(wú)馬”,指先有,后變?yōu)闊o(wú)。說(shuō)“無(wú)天塌的事”,指從來(lái)都是無(wú)?!督?jīng)說(shuō)下》第104條說(shuō):“無(wú)之實(shí)也,則無(wú)謂也。”即稱(chēng)謂以實(shí)際存在為轉移?!队衿罚?ldquo;無(wú),不有也。”人不能病態(tài)地執迷于虛無(wú),視虛無(wú)為實(shí)有,與虛無(wú)糾纏不休。

三、“動(dòng)”“化”“宇”“久”范疇與原理分析

我們接著(zhù)分析“動(dòng)”“化”(運動(dòng)、變化)和“宇”“久”(空間、時(shí)間)的范疇原理。
“動(dòng)”,即運動(dòng)的范疇。此范疇《墨子》中出現21次?!督?jīng)上》第50條說(shuō):“動(dòng),或徙也。”《經(jīng)說(shuō)上》舉例解釋說(shuō):“動(dòng)。偏徙者,戶(hù)樞蛇蠶。”運動(dòng)是物體(全部或至少一部分)的遷徙和活動(dòng),如門(mén)轉軸自轉,蛇蠶蠕動(dòng)?!督?jīng)上》第43條說(shuō):“盡,莫不然也。”《經(jīng)說(shuō)上》舉例解釋?zhuān)?ldquo;盡。俱止、動(dòng)。”即“盡”是全稱(chēng)量詞,論斷性質(zhì),涉及一論域中所有個(gè)體,如說(shuō)“所有的個(gè)體都停止”“所有的個(gè)體都運動(dòng)”。
“化”,即變化,特指質(zhì)變。此范疇《墨子》中出現5次?!督?jīng)上》第45條說(shuō):“化,征易也。”變化,指事物質(zhì)變,性質(zhì)特征改變?!督?jīng)上》第86條說(shuō):“為:存、亡、易、蕩、治、化。”《經(jīng)說(shuō)上》舉例解釋?zhuān)?ldquo;甲臺,存也。病,亡也。買(mǎi)鬻,易也。消盡,蕩也。順長(cháng),治也。蛙、鶉,化也。”“化”即自覺(jué)行動(dòng)的實(shí)踐:保存、消除、交易、蕩平、治理、變化。制甲造臺是保存,治病是消除,買(mǎi)賣(mài)是交易,消除凈盡是蕩平,遵循規律生長(cháng)壯大是治理,蛙鶉養殖是變化。為,是自覺(jué)行動(dòng)的實(shí)踐?!督?jīng)說(shuō)上》說(shuō):“志行,為也。”《經(jīng)說(shuō)上》說(shuō):“蛙鶉,化也。”蛙鶉養殖,是利用生物變化的行為?!斗枪ハ隆放e例:“五谷變化。”
“化”也指變化多樣性的原理?!督?jīng)下》第144條說(shuō):“五行無(wú)常勝,說(shuō)在多。”《經(jīng)說(shuō)下》舉例解釋?zhuān)?ldquo;火鑠金,火多也。金靡炭,金多也。”“若識麋與魚(yú)之數惟所利。”“鑠”,熔化。“靡”,壓滅。即金木水火土五種元素,沒(méi)有固定、經(jīng)常的勝克順序,哪種元素占優(yōu)勢,哪種元素就能勝過(guò)其他元素?;鸬娜紵?,能夠熔化金屬,這是由于火占優(yōu)勢的緣故。金屬能夠壓滅炭火,這是由于金屬占優(yōu)勢的緣故。某處麋鹿盛,某處魚(yú)蝦多,要看環(huán)境是否有利。
“五行”說(shuō),是中國古代一種特殊的宇宙物質(zhì)構成說(shuō)。“五行常勝”說(shuō),認為構成世界的五種基本元素金木水火土,有一種經(jīng)常的勝克順序:“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這種觀(guān)點(diǎn),用簡(jiǎn)單枚舉歸納推理,輕率概括部分自然現象和生活經(jīng)驗,流于形而上學(xué)的機械論?!赌?jīng)》主張具體分析,一切以具體環(huán)境條件為轉移,證明列舉“金克火”的反例反駁,歸納“五行無(wú)常勝”的辯證公式,否定“五行常勝”的觀(guān)點(diǎn)。
“宇”,《墨子》中出現13次?!督?jīng)上》第41條說(shuō):“宇,彌異所也。”《經(jīng)說(shuō)上》舉例解釋?zhuān)?ldquo;宇。東西南北。”“宇”,最早出自金文,本義是屋檐,泛指房屋,引申義空間,指上下四方,天地之間。“所”,即處所,空間。“宇”(空間概念)是概括一切不同處所,如東西南北。這是空間范疇內涵和外延的定義。
“久”(宙)即時(shí)間,是概括一切不同時(shí)段(古今早晚)的范疇。此范疇《墨子》中出現56次?!督?jīng)上》第40條說(shuō):“久,彌異時(shí)也。”《經(jīng)說(shuō)上》舉例解釋?zhuān)?ldquo;久。古今旦暮。”久,象形字,本義時(shí)間長(cháng),與“暫”相對,引申義為延時(shí),長(cháng)時(shí)間。這是時(shí)間范疇內涵和外延的定義。
“宇久”即“宇宙”。“宇久”(宇宙)是空間和時(shí)間的合成。宇宙指包括一切天體的無(wú)限空間,“宇”指無(wú)限空間,“宙”指無(wú)限時(shí)間,宇宙是一切物質(zhì)及其存在形式的總體,哲學(xué)上又叫“世界”。
《經(jīng)下》第114條說(shuō):“宇徙,說(shuō)在長(cháng)宇久。”《經(jīng)說(shuō)下》舉例解釋?zhuān)?ldquo;宇徙而有處,宇南宇北,在旦又在暮,宇徙久。”即關(guān)于物體在空間遷徙運動(dòng)的時(shí)間性。物體的運動(dòng)是同時(shí)在空間和時(shí)間中進(jìn)行的。物體在空間中遷徙運動(dòng),要占有一定的處所(空間),也在時(shí)間上經(jīng)歷由早到晚的過(guò)程,所以物體在空間中的遷徙運動(dòng),同時(shí)經(jīng)歷時(shí)間的綿延。
《墨經(jīng)》通過(guò)對“動(dòng)”“化”“宇”“久”范疇的分析,提出了兩個(gè)原理。
其一,物、運、時(shí)、空必然聯(lián)系的原理。《墨經(jīng)》明確論述物、運、時(shí)、空(物質(zhì)、運動(dòng)、時(shí)間與空間)范疇的辯證關(guān)系,是當時(shí)世界哲學(xué)最先進(jìn)的論點(diǎn),有極其重要和深刻的理論意義?!督?jīng)下》第165條說(shuō):“行修以久,說(shuō)在先后。”《經(jīng)說(shuō)下》舉例解釋?zhuān)?ldquo;行者必先近而后遠。遠近,修也;先后,久也。民行修必以久也。”即走一定長(cháng)度的路程(空間),必然占有一定長(cháng)度的時(shí)間,如人走一定長(cháng)度的路程,必然有先后的區別。走路的人,必然先走近,后走遠。遠近是空間的長(cháng)度,先后是時(shí)間的久暫。物體在空間由南往北遷徙運動(dòng),時(shí)間經(jīng)歷由早到晚的過(guò)程。
物質(zhì)、運動(dòng)、時(shí)間和空間范疇有必然聯(lián)系??臻g與時(shí)間的范疇,對立統一,相互滲透。一切物質(zhì)運動(dòng),都必然占有空間,經(jīng)歷時(shí)間。時(shí)間與空間的互相滲透,與物質(zhì)運動(dòng)有必然聯(lián)系。時(shí)間和空間,是物質(zhì)運動(dòng)的存在方式。
其二,有限、無(wú)限的范疇原理。這一原理討論局部空間遠近的相對性與空間整體的無(wú)限性和絕對性?!督?jīng)下》第164條說(shuō):“宇進(jìn)無(wú)近遠,說(shuō)在步。”《經(jīng)說(shuō)下》解釋?zhuān)?ldquo;區不可遍舉宇也。”即宇宙無(wú)窮大,物質(zhì)在宇宙遷徙運動(dòng),沒(méi)有絕對的遠近,只有相對的遠近。局部的空間區域,不能窮舉宇宙整體的無(wú)限性?!赌?jīng)》用樸素的直覺(jué),明確表達了宇宙空間有限與無(wú)限辯證統一的本體哲學(xué)原理,構筑了獨到精深的本體哲學(xué)理論體系。
以上分論闡發(fā)《墨經(jīng)》本體哲學(xué)范疇、原理的梗概要義,從中可以一瞥構成認知與改造世界范疇、原理之網(wǎng)的“網(wǎng)上紐結”,宛如長(cháng)夜星空,群星璀璨。用德國文化史學(xué)者雅斯貝爾斯的話(huà)形容,即在人類(lèi)文化的軸心時(shí)代,墨家積極參與奠定人類(lèi)的精神基礎,創(chuàng )制“所有我們今天依然在思考的基本范疇”。

結  語(yǔ)

《墨經(jīng)》哲學(xué),萌芽于公元前5世紀的墨子,完善于公元前3世紀的墨子后學(xué),在全部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中,獨樹(shù)一幟,彌足珍貴?!赌?jīng)》范疇與原理的理論系統,是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科、學(xué)術(shù)與話(huà)語(yǔ)體系的重要內容,在中外思想文化史上,具有普遍永恒的價(jià)值、意義、功能與作用。
墨子是勞動(dòng)者的圣人,墨家是勞動(dòng)者的學(xué)派,墨學(xué)是勞動(dòng)者的學(xué)說(shuō)?!赌?jīng)》在全部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中,是唯一全面系統總結中國傳統科學(xué)的典籍。墨學(xué)在整個(gè)戰國時(shí)期,與儒學(xué)齊名,成為當時(shí)的“顯學(xué)”?!俄n非子·顯學(xué)》說(shuō):“世之顯學(xué),儒墨也。”
秦代重法家,漢代尊儒學(xué)。墨家力倡全人類(lèi)“兼愛(ài)”平等的崇高理想,不符合封建宗法社會(huì )的需求,加之官方儒學(xué)的打壓,導致墨學(xué)中絕,《墨經(jīng)》淪為冷門(mén)絕學(xué)。
傳承弘揚墨家哲學(xué)精華,是現代研究者的時(shí)代呼喚、歷史使命與社會(huì )責任,理應矢志以求,堅持不懈,盡心竭力,務(wù)求精審。在振興中華、民族復興的現時(shí)代,亟須吸納人類(lèi)業(yè)已創(chuàng )造的文化精粹。我們的使命,是以科學(xué)方法深研《墨經(jīng)》哲理,促進(jìn)墨學(xué)創(chuàng )新轉型,使墨學(xué)成為新時(shí)代鑄造中華文化輝煌的重要元素,為世人提供獨特的精神營(yíng)養,讓墨家哲思的珍奇意蘊,猶如清泉長(cháng)流,滋潤讀者心田,哺育時(shí)代新人。

編輯:涵含

 
文章見(jiàn)《中州學(xué)刊》2023年第6期“哲學(xué)研究”欄目,因篇幅所限,注釋、參考文獻省略。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