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huì )議新聞
會(huì )議·新聞
通觀(guān)與涵化:蕭萐父學(xué)術(shù)思想與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
發(fā)表時(shí)間:2024-01-27 19:25:27    作者:丁四新、趙乾男    來(lái)源:

一、引言

 

2024年是蕭萐父(1924—2008)先生誕辰一百周年。

 

大約四個(gè)月前,郭齊勇先生通過(guò)微信賜下“蕭萐父與二十世紀中國哲學(xué)紀念文集”的約稿函,自此撰寫(xiě)紀念蕭萐父先生文章的事情就一直縈繞在筆者(丁四新)心頭。因為一者,筆者畢竟是從武漢大學(xué)畢業(yè)的,并且在那里工作了很長(cháng)一段時(shí)間;二者,筆者曾受郭師之命,擔任過(guò)蕭先生多年的助手,這培養了筆者對他很深的感情。

 

蕭萐父先生是當代中國著(zhù)名的人文主義思想家和哲學(xué)史家,是船山學(xué)研究的權威專(zhuān)家,是明清之際“坎坷啟蒙說(shuō)”和“通觀(guān)涵化說(shuō)”的提出者,是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的創(chuàng )始人和學(xué)術(shù)中堅。他長(cháng)期主持武漢大學(xué)中國哲學(xué)教研室的工作,將武漢大學(xué)中國哲學(xué)學(xué)科點(diǎn)建設成為海內外聞名遐邇的學(xué)術(shù)重鎮,是其大功大績(jì)。在他的不斷砥礪和指導下,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形成了“德業(yè)雙修,學(xué)思并重,史論結合,中西對比,古今貫通”二十字的門(mén)規和宗旨,【1】以及“多維互動(dòng),漫汗通觀(guān)儒釋道;積雜成純,從容涵化印中西”二十二字的思想靈魂。【2】縱觀(guān)蕭先生一生,雖然其命運多舛,但其學(xué)術(shù)追求卻矢志不渝,始終指向中國智慧和人類(lèi)智慧、中國文化和世界文化、中國命運和人類(lèi)命運的接合點(diǎn)及其長(cháng)遠未來(lái)。

 

蕭萐父先生具有中國舊式文人的風(fēng)骨和風(fēng)范,且愈老愈淳,愈老愈真,如源頭活水,滋潤著(zhù)一代又一代、一批又一批的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人。據田文軍、郭齊勇等人的文章,蕭萐父的學(xué)術(shù)活動(dòng)大致包括1958年—1966年、1976年—1988年和1989—1999年三個(gè)時(shí)期。在第一個(gè)時(shí)期,其學(xué)術(shù)活動(dòng)主要包括兩個(gè)方面,一是建構武大特色的中國哲學(xué)史課程體系,二是探索哲學(xué)史方法論原則,致力于王船山哲學(xué)的研究。在第二個(gè)時(shí)期,其學(xué)術(shù)活動(dòng)主要包括三個(gè)方面,一是參與思想理論戰線(xiàn)的撥亂反正;二是主編《中國哲學(xué)史》教材,完善武大中國哲學(xué)學(xué)科的課程體系,三是深化對中國思想啟蒙問(wèn)題的思考。在第三個(gè)時(shí)期,蕭先生著(zhù)力關(guān)注和思考中國文化的歷史走向和現實(shí)走向,同時(shí)將中國哲學(xué)和文化置身于此一視野下再作前瞻、思考和解釋?zhuān)岢隽?ldquo;通觀(guān)涵化說(shuō)”。【3】

 

2000年以后,蕭萐父先生基本上閉門(mén)息影,不再直接參加學(xué)術(shù)會(huì )議。晚年,他的雙肺衰竭得厲害,呼吸逐漸困難起來(lái),生命中的最后幾年他基本上是靠居家吸氧渡過(guò)的。但這段時(shí)間也似乎是其學(xué)術(shù)觀(guān)念最顯及對學(xué)界和門(mén)人弟子希望最殷切的時(shí)候。他的心跡反復顯露于《金縷曲·壬午除夕七九自省》《金縷曲·癸未歲杪八十自省》《癸末除夕八十初度》等詩(shī)詞中。他對于新世紀中國學(xué)術(shù)的希望,通過(guò)《賀珞珈當代新儒學(xué)國際會(huì )議》(2005年)的聯(lián)語(yǔ)再次飛向學(xué)壇,飛向每一位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人的心中。

 

二、主要學(xué)術(shù)貢獻與創(chuàng )新

 

(一)貢獻與創(chuàng )新

 

從研究領(lǐng)域及問(wèn)題意識來(lái)看,蕭萐父的學(xué)術(shù)活動(dòng)主要體現在如下四個(gè)方面:一是中國哲學(xué)史教材的建設和書(shū)寫(xiě),二是王船山哲學(xué),三是明清啟蒙思潮,四是中國文化的走向和命運。此外,蕭萐父晚年還提出了“通觀(guān)涵化說(shuō)”和“詩(shī)化哲學(xué)”說(shuō)。

 

目前,研究蕭萐父學(xué)術(shù)思想的大部頭著(zhù)作主要有三種:第一種是張志強的博士學(xué)位論文《蕭萐父思想研究》(2015年)。此文共設五章,分別是《船山思想研究》《明清啟蒙論說(shuō)》《中國哲學(xué)史觀(guān)》《多元文化主體》《學(xué)術(shù)思想斠評》。【4】第二種是王炯華(筆名湘人)的《蕭萐父評傳》(2017年)。該書(shū)共設九章,對傳主的生平和學(xué)術(shù)作了全面、系統而深入的梳理、敘述和評論。【5】其九章標題分別為“出生與求學(xué)”“學(xué)術(shù)人生(上)”“學(xué)術(shù)人生(下)”“中國哲學(xué)史研究”“王夫之研究”“明清啟蒙研究”“中國文化研究”“古史與史料源流研究”“詩(shī)人哲學(xué)家”。第三種是柴文華主編的《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史》(2018年)。該書(shū)第十三章共設“哲學(xué)史觀(guān)和方法論”“早期啟蒙思潮研究”“船山學(xué)研究”“總體特征”四節,對蕭萐父的中國哲學(xué)史研究作了簡(jiǎn)要的歸納和論述。【6】這三種論著(zhù)的發(fā)表時(shí)間很相近,故彼此沒(méi)有引用和參考。而根據這三種論著(zhù)來(lái)看,我們在上文所概括的四點(diǎn)無(wú)疑是很恰當的。

 

相應地,蕭萐父的學(xué)術(shù)貢獻主要體現在如下四個(gè)方面:第一,建設和撰寫(xiě)了中國哲學(xué)史教材。其代表作是他與李錦全共同主編的《中國哲學(xué)史》(人民出版社1982年、1983年版)。第二,研究船山哲學(xué)。這一點(diǎn)幾乎貫穿于他的整個(gè)學(xué)術(shù)生涯。其重要成果皆匯集于《船山哲學(xué)引論》(江西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一書(shū)中。晚年,他又與許蘇民合作,出版了《王夫之評傳》(南京大學(xué)出版社2002年版)。第三,繼承侯外廬的“早期啟蒙說(shuō)”,提出了以尋找“傳統文化與現代化的接合點(diǎn)”和建立“文化主體”為指向的“坎坷啟蒙說(shuō)”。【7】其重要成果有《中國哲學(xué)啟蒙的坎坷道路》(1982年)、《中國文化的優(yōu)良傳統與啟蒙思潮》(1986年)、《略論晚明學(xué)風(fēng)的變異》(1989年),【8】以及與許蘇民合作的《“早期啟蒙說(shuō)”與中國現代化——紀念侯外廬先生百年誕辰》《慧命相沿話(huà)啟蒙——明清文化名人叢書(shū)總序》(1998年)兩文。【9】第四,深入思考了中國文化的歷史走向和現實(shí)走向問(wèn)題,提出了一套頗為成熟的關(guān)于中國文化之命運的理論。其重要成果有《文化反思答客問(wèn)》(1987年)、《活水源頭何處尋》(1988年)、《傳統·儒家·倫理異化》(1988年)、《中國文化的“分”“合”“一”“多”與文化包容意識》(1992年)、《中國傳統文化的現代化與西方先進(jìn)文化的中國化》(1995年)、《哲學(xué)史研究中的純化和泛化》(1989年)等。【10】需要指出,第四個(gè)方面與第三個(gè)方面具有密切的關(guān)系。

 

歸納起來(lái),蕭萐父的學(xué)術(shù)創(chuàng )新主要有五點(diǎn):其一,不斷推進(jìn)哲學(xué)史研究之方法論的創(chuàng )新。蕭萐父認為哲學(xué)史研究的最基本方法是“歷史與邏輯相統一”,由此他很注意中國哲學(xué)史發(fā)展的邏輯進(jìn)程及其關(guān)鍵節點(diǎn),周秦之際和明清之際受到了他的高度重視。他和李錦全主編的《中國哲學(xué)史》是最早一批從“兩個(gè)對子”的敘述結構轉變?yōu)槁菪驁A圈敘述結構的重要成果,在當時(shí)不但領(lǐng)先,而且起到了引領(lǐng)作用。后來(lái),在提倡和推進(jìn)明清啟蒙說(shuō)及1980年中后期中西文化論爭的基礎上,他逐漸從純化的哲學(xué)史觀(guān)走向了泛化的哲學(xué)史觀(guān)。這是一大變化。其二,建構船山哲學(xué)的體系,引領(lǐng)船山學(xué)的研究。一般說(shuō)來(lái),他的相關(guān)成果代表了20世紀馬克思主義船山學(xué)研究的最高水平。其三,提出了明清之際的“坎坷啟蒙說(shuō)”,認為啟蒙的道路是坎坷的,歷史存在洄流。同時(shí),他的新啟蒙說(shuō)堅持從中國傳統文化中尋找其現代性根芽,以及傳統文化與現代化的歷史接合點(diǎn),強調本土文化中即孕育著(zhù)現代性,由此彰顯和確立中華民族的“文化主體”,反對全盤(pán)西化論或全盤(pán)式反傳統的啟蒙說(shuō),具有“反思啟蒙”的意義。【11】他又從倫理異化的角度,批判了程朱之學(xué),肯定了中國歷史上思想異端和思想異動(dòng)的積極價(jià)值。蕭萐父的明清之際“坎坷啟蒙說(shuō)”,超越了梁?jiǎn)⒊?ldquo;文藝復興說(shuō)”和侯外廬的“早期啟蒙說(shuō)”。其四,堅持中華文化之主體性和多元現代性相統一的文化觀(guān)。這一點(diǎn)其實(shí)早已蘊涵在他的“坎坷啟蒙說(shuō)”及他的“歷史情結”之中了。其五,提出了“通觀(guān)涵化說(shuō)”。蕭萐父從世界文化之未來(lái)的立場(chǎng)和視角反思了東西方文化,認為東西方文化有共有殊,有同有異。由此,他主張尚雜、兼兩、主和的文化觀(guān),并進(jìn)一步推進(jìn),提出了頗具標識意義的“通觀(guān)涵化說(shuō)”,成為其晚年定見(jiàn)。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在情感與理性,或“雙L張力”(論理Logic與抒情L(cháng)yric)的長(cháng)期作用下,蕭萐父晚年又提出了“詩(shī)化哲學(xué)”的概念;在長(cháng)期詩(shī)、書(shū)、畫(huà)生活的浸潤下,他又提煉出“意象美”的說(shuō)法,創(chuàng )立了他的人生哲學(xué)和境界哲學(xué)學(xué)說(shuō)。

 

(二)局限與評論

 

縱觀(guān)蕭萐父的一生,他在學(xué)術(shù)思想上無(wú)疑取得了相當高的成就,是一代學(xué)林鉅子。同時(shí),從學(xué)術(shù)身份來(lái)看,他終日乾乾,不斷更進(jìn),最終使自己演變成為了一位杰出的人文主義思想家和哲學(xué)史家,留下了明清之際“坎坷啟蒙說(shuō)”和“通觀(guān)涵化說(shuō)”兩大精神遺產(chǎn)。

 

不過(guò),蕭萐父的學(xué)術(shù)思想也存在一定局限,應該予以指出。第一,蕭、李主編的《中國哲學(xué)史》所使用的螺旋敘述結構仍然是建立在兩個(gè)對子基礎上的,只不過(guò)與日丹諾夫的哲學(xué)史定義及1950年代后期至1970年代中期的做法相比,有強弱及運動(dòng)特性的不同。而約在1990年代中期,中國哲學(xué)界已基本上放棄了螺旋或圓圈式的哲學(xué)史敘述結構。第二,蕭萐父的明清之際“坎坷啟蒙說(shuō)”雖然超越了梁氏和侯氏的啟蒙說(shuō),但是此學(xué)說(shuō)也幾乎是建立在流行的現代性觀(guān)念上的,只不過(guò)蕭先生認為這些現代性觀(guān)念是我們民族文化中本有的(他稱(chēng)為“根本的內在的歷史根源或活水源頭”【12】),具有相應的主體性,而另一部分人則認為這些現代性觀(guān)念完全是從西方輸入的,是中華文化本身所無(wú)的,因而需要移植。這兩派意見(jiàn)至今爭論不休,難定勝負。不僅如此,一部分保守派知識分子雖然不否認這些現代性觀(guān)念的普遍價(jià)值,然而他們卻強調中國文化之根基的特殊性,并認為這些現代性觀(guān)念和價(jià)值可以從這些特殊的中國傳統根基中坎陷或返本開(kāi)新出來(lái)。毋庸諱言,受熊十力、牟宗三思想熏習頗重的郭齊勇先生與乃師所持的文化主體性就很不相同,【13】前者將中國文化的主體性建立在心性論上。不僅如此,在中國哲學(xué)界,唐君毅、牟宗三、徐復觀(guān)所宣揚的中國文化的主體性觀(guān)念現已占據主導地位??傊?,蕭萐父的文化觀(guān)同二十世紀的絕大多數知識分子一樣,忽視了中國文化的特殊性及其相應的哲學(xué)價(jià)值。追根究底,在現代性觀(guān)念上,蕭先生其實(shí)是一個(gè)價(jià)值普遍主義者。第三,蕭萐父所架構的馬克思主義船山哲學(xué)雖然取得了不小的成就,但是也在較大程度上遮蔽了船山哲學(xué)的理氣論、心性論和工夫論等傳統視域所應具有的思想內涵。而由于研究范式(paradigm)的大轉變,當代船山學(xué)研究又重新回到了宋明理學(xué)所編織的話(huà)語(yǔ)體系中,并主宰了船山學(xué)及其思想價(jià)值的評說(shuō)。不過(guò),這一點(diǎn)恰恰是蕭萐父生前所摒棄和駁斥的。

 

此外,蕭萐父的“詩(shī)化哲學(xué)”說(shuō)試圖消解情理的交戰,化解并升華其“雙L張力”,對他自己而言,這無(wú)疑是一種積極的人生態(tài)度和理想的人生境界,具有很高的價(jià)值,也具有一定的典范意義。但是,我們不得不說(shuō),在當代中國學(xué)界,蕭先生的“詩(shī)化哲學(xué)”說(shuō)顯得很孤高,已不具備普遍的現實(shí)性。一個(gè)顯而易見(jiàn)的事實(shí)是,詩(shī)意早已經(jīng)在當代中國知識分子群體中消散了。除了極少數人之外,絕大多數從事哲學(xué)或其他人文學(xué)科教研工作的學(xué)者跟蕓蕓眾生其實(shí)沒(méi)有兩樣,正安然地生活于理欲的不斷交戰之中。

 

三、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的綱領(lǐng)和靈魂

 

(一)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的行為綱領(lǐng)

 

蕭萐父先生無(wú)疑是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最重要的奠基者和創(chuàng )立者,且至今是這一學(xué)派的旗幟和靈魂。印象中,“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概念的出現大概是在1990年代后期,其時(shí)國內研究中國哲學(xué)的重鎮都熱衷于自我標榜,突出自家研究特色及其指導觀(guān)念。這樣看來(lái),“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的出現不但不唐突,而且是國內中國哲學(xué)研究走向繁榮的標志之一。

 

何謂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這是一個(gè)有待澄清和討論的概念。作為一個(gè)學(xué)派或一個(gè)學(xué)術(shù)群體,顧名思義,它以位居于珞珈山的武漢大學(xué)中國哲學(xué)學(xué)科為中心。同時(shí),它也包括那些從此一學(xué)科點(diǎn)畢業(yè)的博士、碩士們,其中那些播火四方的佼佼者也構成了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的核心成員。從嚴格的意義上來(lái)說(shuō),如果一個(gè)學(xué)術(shù)群體或學(xué)術(shù)共同體要成為一個(gè)學(xué)派,那么它應當擁有其綱領(lǐng)性的行為準則或指導觀(guān)念,以及作為學(xué)派統率的思想靈魂。而這兩點(diǎn),已經(jīng)于1990年代中后期出現,且它們主要是由蕭萐父先生締造和提供的?,F在很清楚,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的基本行為準則、行為綱領(lǐng)或指導觀(guān)念是“德業(yè)雙修,學(xué)思并重,史論結合,中西對比,古今貫通”這五句二十字。這五句二十字,我們簡(jiǎn)稱(chēng)為“蕭規”,從文集來(lái)看,具體見(jiàn)于《吹沙三集》所載《“神州慧命應無(wú)盡,世紀橋頭有所思”——蕭萐父教授訪(fǎng)談錄》一文。該文的寫(xiě)作時(shí)間大概是1999年12月。在這篇文章中,蕭萐父先生說(shuō):

 

90年代的十年也即將過(guò)去了。這十年中,我們的工作情況也可以從教學(xué)和科研兩個(gè)向度看。在培養學(xué)生方面,除了本科生之外,我們對碩士生、博士生的培養也經(jīng)歷了十多年的實(shí)踐和探索,完善了自己的教學(xué)體系。我們把培養研究生的方針概括為二十個(gè)字:德業(yè)雙修,學(xué)思并重,史論結合,中西對比,古今貫通。這二十字表達了我們學(xué)科點(diǎn)研究生培養的目標和要求,也體現了我們這個(gè)學(xué)科點(diǎn)的學(xué)術(shù)方向和學(xué)風(fēng)特征。【14】

 

1993年至1999年,筆者(丁四新)在武漢大學(xué)中國哲學(xué)專(zhuān)業(yè)攻讀碩士和博士學(xué)位,正值上述二十字形成的關(guān)鍵時(shí)期。據筆者印象,這五句二十字的“蕭規”其實(shí)在1999年前數年已經(jīng)完整出現,且此前五六年已經(jīng)分散見(jiàn)于《不盡長(cháng)江滾滾來(lái)——中國文化的昨天、今天與明天》(1994年)一書(shū)的《后記》中,【15】1990年代中期進(jìn)入總結和提升階段。從上述引文來(lái)看,蕭先生對這二十字是高度認可的。不過(guò),必須指出,這二十字主要是從學(xué)科建設來(lái)說(shuō)的,它制定了規矩,確立了培養研究生的基本要求和目標,同時(shí)體現了武漢大學(xué)中國哲學(xué)科學(xué)點(diǎn)的學(xué)術(shù)方向和學(xué)風(fēng)特征。很明顯,這二十字帶有“門(mén)規”的特征,要點(diǎn)清晰,規范可行,要求相關(guān)人員按此規矩搞好各自的專(zhuān)業(yè)學(xué)習和學(xué)術(shù)研究,兼及個(gè)人的德行修養。所以這五句二十字最初的用意不過(guò)是給武漢大學(xué)中國哲學(xué)學(xué)科點(diǎn)制定培養研究生的行為綱領(lǐng)和準則,但很快,這二十字成為了“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的界定,并且得到了大家的廣泛認可。粗略估計,這二十字從門(mén)規演變?yōu)閷W(xué)派綱領(lǐng)及其定義,大概花費了三五年時(shí)間。世紀之交,“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和“蕭門(mén)”的稱(chēng)呼已經(jīng)不絕于耳了。

 

需要指出,對于這二十字的性質(zhì),大家的認識有所不同。一種意見(jiàn)認為它是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的“精神綱領(lǐng)”。我們認為,這個(gè)意見(jiàn)是不夠準確的。從上述引文來(lái)看,“德業(yè)雙修”等二十字其實(shí)是武漢大學(xué)中國哲學(xué)學(xué)科點(diǎn)培養研究生的基本要求或行動(dòng)綱領(lǐng),但很難稱(chēng)之為“精神綱領(lǐng)”。一般說(shuō)來(lái),大學(xué)中研究型學(xué)派的宗旨,一是培養合格和優(yōu)秀的學(xué)術(shù)研究人才,二是推動(dòng)學(xué)派重要成員的學(xué)術(shù)創(chuàng )新,三是確保學(xué)派整體上在國際國內學(xué)術(shù)界處于領(lǐng)先地位。反觀(guān)“德業(yè)雙修”二十字,它幾乎只能滿(mǎn)足第一點(diǎn)。

 

(二)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的思想靈魂

 

與上述“蕭規”相對的是,蕭萐父晚年的“通觀(guān)涵化說(shuō)”更值得重視,我們認為,它是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的思想靈魂。“通觀(guān)涵化說(shuō)”是一種極富膽識且高瞻遠矚的方法論和哲學(xué)文化觀(guān),它不僅是蕭萐父學(xué)術(shù)思想在方法論上的最終總結,而且是其精髓和靈魂所在,因此它應當是整個(gè)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的旗幟和靈魂。由此而言,“通觀(guān)涵化說(shuō)”對于確認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身份的意義也十分巨大。它是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一個(gè)極富標識性的精神內核。

 

我們注意到,在《吹沙集》三集等著(zhù)作中,蕭萐父的“通觀(guān)涵化說(shuō)”存在多個(gè)表述。不過(guò)2005年秋,它最終形成“定論”,此后不再變化。而這個(gè)“定論”即是“多維互動(dòng),漫汗通觀(guān)儒釋道;積雜成純,從容涵化印中西”四句二十二字。

 

首先,需要指出,上述“四句”聯(lián)語(yǔ),從出版物來(lái)看,竟然出現了異文。這主要表現在兩點(diǎn)上:一是聯(lián)題,二是“漫汗通觀(guān)儒釋道”一句。由于此聯(lián)對于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來(lái)說(shuō)十分重要,事關(guān)其宗旨的準確表達,故我們認為有必要作一番考訂。(1)《吹沙三集》載對聯(lián)《賀新儒學(xué)國際會(huì )》云:“多維互動(dòng),漫汗通觀(guān)儒佛道;積雜成純,從容涵化印中西。”【16】聯(lián)題所說(shuō)“新儒學(xué)國際會(huì )”,指2005年9月9—12日在武漢大學(xué)召開(kāi)的“第七屆當代新儒學(xué)國際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主題為“儒學(xué)、當代新儒學(xué)與當代世界”。這一年正值熊十力誕生120周年,牟宗三逝世10周年,故當代新儒家們格外重視此次會(huì )議,重要人物幾乎悉數到場(chǎng)。(2)《火鳳凰吟——蕭萐父詩(shī)詞習作選》載對聯(lián)《賀2005年珞珈新儒學(xué)國際會(huì )》云:“多維互動(dòng),漫汗通觀(guān)儒佛道;積雜成純,從容涵化印中西。”【17】其中,聯(lián)題與上一條有差異,但二十二字的上下對句完全相同。(3)《苔枝綴玉——蕭萐父書(shū)畫(huà)習作選》載有“書(shū)賀新儒學(xué)珞珈會(huì )議”的原書(shū)法圖片,右書(shū)“多維互動(dòng),漫汗通觀(guān)儒釋道”,左書(shū)“積雜成純,從容涵化印中西”。【18】其中“儒釋道”三字,與第一、二條中的“儒佛道”不同。但由于圖片尺寸太小,款識中的大部分文字難以辨認。(4)《蕭萐父評傳》第七章載有標注為“蕭氏在書(shū)房”的圖片,圖片正與上一條所用照片相同。【19】但由于圖片尺寸仍不夠大,故款識仍難以辨認。

 

綜上所述,根據上述原書(shū)法圖片,蕭萐父“通觀(guān)涵化說(shuō)”的最終表達無(wú)疑是“多維互動(dòng),漫汗通觀(guān)儒釋道;積雜成純,從容涵化印中西”四句二十二字。其中,“漫汗通觀(guān)儒釋道”一句中的“儒釋道”三字,不當作“儒佛道”,盡管兩者在表達上很相近,意思完全相同。我們認為,這不是一種錯誤,而是一種誤記誤書(shū)。這種誤記誤書(shū)甚至影響了蕭萐父研究專(zhuān)家張志強博士的準確引用,他即據《火鳳凰吟》一書(shū)將“通觀(guān)儒釋道”引成了“通觀(guān)儒佛道”。【20】進(jìn)一步,我們發(fā)現,“儒釋道”三字誤書(shū)成“儒佛道”三字,其實(shí)首先源自于蕭萐父本人,隨后《吹沙三集》《火鳳凰吟》的助編者因襲之。很可惜,大家都沒(méi)有注意到此一問(wèn)題,沒(méi)有根據原墨寶或相關(guān)照片作校對。在《吹沙三集·自序》末尾,蕭先生說(shuō):

 

去年在珞珈山召開(kāi)的“新儒學(xué)第七次國際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上,我送去的賀聯(lián)是:

 

      多維互動(dòng),漫汗通觀(guān)儒佛道。

      積雜成純,從容涵化印中西。

 

這篇序寫(xiě)于丙戌仲秋,即2006年秋天。其時(shí),蕭萐父先生的身體已經(jīng)非常虛弱,不容許他撰寫(xiě)長(cháng)篇大論。這篇序只有千把字,大概是蕭萐父生前親自撰寫(xiě)的最后一篇文章??梢酝茰y,《自序》中的賀聯(lián)是他憑自己的記憶寫(xiě)下來(lái)的,事后沒(méi)有經(jīng)過(guò)核對。我們感到很可惜的是,《苔枝綴玉》的助編閔樂(lè )曉(筆名文川)博士已將這幅墨寶的照片收入書(shū)中,但在正式出版前很顯然沒(méi)有人通讀《苔枝綴玉》《吹沙三集》《火鳳凰吟》三書(shū),不然“儒釋道”誤寫(xiě)成“儒佛道”,這是很容易發(fā)現的問(wèn)題。順便指出,在《苔枝綴玉》中,此幅墨寶的圖片被設計得很小,估計閔樂(lè )曉博士當時(shí)沒(méi)有意識到它的價(jià)值和意義。

 

為了徹底弄清這幅墨寶的聯(lián)題和款識,我們向張志強兄發(fā)去請求,三天后他轉來(lái)了蕭萐父哲嗣蕭萌發(fā)給他的照片。這張照片很清晰,就是《苔枝綴玉》《蕭萐父評傳》相關(guān)圖片所依據的原始照片。根據此一照片,聯(lián)題是“珞珈當代新儒學(xué)國際會(huì )議成功”,款識是“乙酉秋蕭萐父拜賀”。而根據這些信息,我們認為,此幅賀聯(lián)的標題宜確定為“賀珞珈當代新儒學(xué)國際會(huì )議”,或“乙酉秋賀珞珈當代新儒學(xué)國際會(huì )議”。

 

其次,“漫汗通觀(guān)儒釋道,從容涵化印中西”兩句是蕭萐父晚年提出并一直堅持下來(lái)的主要學(xué)術(shù)觀(guān)、文化觀(guān)和哲學(xué)方法論,它雖然帶有二十世紀中國文化之現當代變奏的時(shí)代烙印,但畢竟是蕭先生憑借其自身之學(xué)術(shù)修養和飽含歷史理性的反思精神而在1990年代正式提出,并不斷提升和明朗起來(lái)的。1980年代是蕭萐父思想大發(fā)展和大變化的時(shí)期,從高歌“中國哲學(xué)啟蒙的坎坷道路”(1982年)到主張哲學(xué)史研究的“純化與泛化”(1989年),蕭先生順理成章地在1990年代提出了他的“通觀(guān)涵化說(shuō)”,再登其學(xué)術(shù)思想之高峰和巔峰。今檢索和排比相關(guān)資料,可知“漫汗通觀(guān)儒釋道,從容涵化印中西”兩句最早出現于1993年夏蕭萐父所作《賀湯錫予先生誕辰百周年》的頌詩(shī)。【21】此后,類(lèi)似詩(shī)句或類(lèi)似文句一再出現,而成為蕭萐父晚年思想的一個(gè)重點(diǎn)和焦點(diǎn)。如1994年秋,賀北大哲學(xué)系八十周年詩(shī)曰:“包容今古開(kāi)新宇,涵化東西辨主流。”【22】1994年秋,紀念蒙文通誕辰百周年詩(shī)曰:“弘通漢宋堂廡廣,涵化中西視角新。”【23】1994年冬,賀馮契八十華誕詩(shī)曰:“慧境含弘真善美,神思涵化印西中。”【24】1995年8月,《“富有之謂大業(yè)”——1995年8月在 宜賓唐君毅思想國際研討會(huì )上的發(fā)言》一文曰:“他們誕生在20世紀中國的時(shí)代風(fēng)濤中,不同程度地實(shí)踐著(zhù)融通儒佛道、涵化印西中的學(xué)術(shù)途徑。”【25】1996年初冬,在長(cháng)沙“石頭希遷與曹洞禪”會(huì )議中作詩(shī)曰:“玄化通觀(guān)涵漸頓,神游鳥(niǎo)道貫中西。殊途百慮勞回互,昂首征程有所思。”1998年冬,在羅浮山道家會(huì )議中紀懷詩(shī)曰:“別囿探源儒道合,澄懷觀(guān)變古今通。”2002年秋,在珞珈山會(huì )議中緬懷偉勛詩(shī)曰:“察異觀(guān)通儒佛道,互為體用印西中。”2002年,賀香港法住學(xué)會(huì )創(chuàng )建二十周年詩(shī)曰:“涵化中西文化美,融通儒佛慧心圓。”2004年初,《金縷曲·癸未歲杪八十自省》詞曰:“平等智觀(guān)儒佛道,偏賞蕾芽新秀。”【26】

 

“漫汗通觀(guān)儒釋道,從容涵化印中西”兩句雖然出自蕭萐父祝賀湯用彤先生百年誕辰的律詩(shī)中,但也未嘗不是他自己之思想觀(guān)念的投射和反映。在《吹沙二集·自序》中,蕭萐父即作了這樣的說(shuō)明,云:“我也常以湯先生這樣的德養典范和博通學(xué)風(fēng)來(lái)誘導學(xué)生和鞭策自己。”【27】我們還發(fā)現,早在此前,蕭先生在《中國傳統哲學(xué)概觀(guān)》(1994年7月)文末即以賀湯用彤百年誕辰律詩(shī)的后四句作結,【28】點(diǎn)明旨趣,足見(jiàn)這兩句詩(shī)就是其本人思想的直接反映和投射。而《不盡長(cháng)江滾滾來(lái)——中國文化的昨天、今天與明天》(1994年9月)一書(shū)的插頁(yè)則專(zhuān)門(mén)刊載了王三山的篆刻作品——“通觀(guān)儒釋道,涵化印中西”,【29】這無(wú)疑表明蕭萐父其時(shí)很重視這兩句詩(shī),已經(jīng)意識到其重大的意義。

 

對于這兩句詩(shī),他在《“富有之謂大業(yè)”——1995年8月在宜賓唐君毅思想國際研討會(huì )上的發(fā)言》一文中作了具體說(shuō)明,云:

 

中國近代哲學(xué)諸形態(tài)的成熟,經(jīng)歷了漫長(cháng)的歷史道路。17世紀的萌芽,18、19世紀的曲折發(fā)展,直到20世紀中葉,才通過(guò)中西思想文化的異同之辨而逐步走向成熟,形成了各家獨立的理論思想體系。這一逐步成熟的過(guò)程,大體說(shuō),在近百余年中西文化的匯聚沖突中,經(jīng)過(guò)了晚清時(shí)期膚淺地認同西學(xué)、到“五四”時(shí)期籠統地中西辨異這樣的思想發(fā)展階段,到20世紀中葉,通過(guò)對中西哲學(xué)文化的察異觀(guān)同、求其會(huì )通,終于涌現出一批標志中國近代哲學(xué)走向成熟的理論體系。諸如熊十力、梁漱溟、馬一浮、金岳霖、馮友蘭、賀麟、朱光潛、張東蓀、方東美以及同代而稍晚的唐君毅等等,他們堪稱(chēng)后五四時(shí)期中國卓立不茍的一代思想家。他們誕生在20世紀中國的時(shí)代風(fēng)濤中,不同程度地實(shí)踐著(zhù)融通儒佛道、涵化印西中的學(xué)術(shù)途徑,稍異于專(zhuān)精之學(xué)而獨運玄思,真積力久而達到成熟,終于形成了中國近代哲學(xué)成熟發(fā)展的諸形態(tài)。唐君毅是這樣一代哲人中的自覺(jué)的一員。【30】

 

應該說(shuō),“漫汗通觀(guān)儒釋道,從容涵化印中西”兩句詩(shī),是蕭萐父對于整個(gè)二十世紀學(xué)術(shù)思想運動(dòng),特別是對于中國哲學(xué)史的研究及其學(xué)科的建設、發(fā)展,以及對于諸家思想理論體系之形成作出反省和總結后得出的重要觀(guān)點(diǎn)和思想主張。

 

從方法論來(lái)看,“通觀(guān)涵化說(shuō)”后來(lái)居上,處于蕭萐父學(xué)術(shù)思想的最高層面,無(wú)疑高于五句二十字的“蕭規”。“蕭規”主要解決的是研究生的培養教育問(wèn)題,是一個(gè)就培養方向、培養目標或培養什么人才的問(wèn)題而制定的軟性規矩。“通觀(guān)涵化說(shuō)”則與此不同,它主要針對的是學(xué)者的學(xué)術(shù)研究和學(xué)術(shù)創(chuàng )新,解決的是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作為學(xué)者學(xué)人的指導觀(guān)念及其核心方法的問(wèn)題。兩相比較,我們認為,“通觀(guān)涵化說(shuō)”應當被確定為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的思想靈魂和學(xué)術(shù)精髓。

 

再次,“通觀(guān)涵化說(shuō)”在世紀之交經(jīng)歷了一個(gè)豐富化和復雜化的過(guò)程,即經(jīng)歷了一個(gè)從“二句詩(shī)”(“漫汗通觀(guān)儒釋道,從容涵化印中西”)到“四句聯(lián)”(“多維互動(dòng),漫汗通觀(guān)儒釋道;積雜成純,從容涵化印中西”)的演變過(guò)程,這是值得注意的。“四句聯(lián)”最終是在2005年秋的一幅會(huì )議賀聯(lián)中提出來(lái)的。“四句聯(lián)”與“二句詩(shī)”相比,多了“多維互動(dòng)”和“積雜成純”兩句。這兩句的核心,其實(shí)體現了哲學(xué)、思想、文化上的一多、同異和純雜的辯證關(guān)系,既要“多維互動(dòng)”又要“積雜成純”,且“成純”被設定為目的。“成純”要求人們在不斷的學(xué)習、思考和研究中提煉出自己的核心觀(guān)念和觀(guān)點(diǎn),提出自己的學(xué)說(shuō)和創(chuàng )見(jiàn),以及構建屬于自己的思想理論體系,自成一家之言和自成一家之說(shuō)。

 

“多維互動(dòng)”和“積雜成純”兩句,是以蕭萐父的整個(gè)治學(xué)經(jīng)驗,特別是以其研治中國哲學(xué)史的經(jīng)驗,以及以他于1980年代后半期至1990年代前半期形成的“尚雜主和”的文化觀(guān)為基礎的,相關(guān)文章大多收錄于《吹沙集》“啟蒙脞語(yǔ)”欄和《吹沙二集》“文化卮言”欄。【31】對于蕭萐父的文化觀(guān),王炯華在《蕭萐父評傳》第七章中作了一定介紹,【32】可以參看。最終,他在《世紀橋頭的一些浮想》和《“漫汗通觀(guān)儒釋道,從容涵化印中西”——訪(fǎng)蕭萐父教授》二文中對自己的文化觀(guān)特別是哲學(xué)文化觀(guān)作了較為系統的總結。

 

1996年8月,蕭萐父說(shuō):“事實(shí)上,人類(lèi)文化從來(lái)就是多元發(fā)生,多維進(jìn)化,而又在一定條件下普遍趨同的,不可能有單一的進(jìn)化模式。特別是各民族各地區文化間的相互傳播、交流和涵化,也必然會(huì )出現多樣化的發(fā)展道路。”【33】又說(shuō):“學(xué)術(shù)真理的發(fā)展,從來(lái)就是多元、多維、多根系、多向度的。在差異、矛盾、對立和競爭中互動(dòng)互補,互相采摘吸納、滲透融合,這是真理發(fā)展的必由之路。古今中外莫不如此。這種情形可稱(chēng)之為學(xué)術(shù)文化發(fā)展的多維、兩分格局。”【34】1999年秋,他指出:“雜而多變,不一定是壞事……‘雜’不一定就是貶義詞。至于王夫之所說(shuō)的‘雜因純起,積雜以成純’……這似乎是值得向往的更高一層的學(xué)術(shù)境界。”【35】從這些引文可知,“四句聯(lián)”中的“積雜成純”一句實(shí)際上直接出自王夫之的《周易外傳》。【36】與此相對,“多維互動(dòng)”則是一個(gè)新詞。聯(lián)系他的其他詩(shī)文來(lái)看,蕭萐父的文化理論或哲學(xué)文化觀(guān)主要由兩個(gè)層面構成,一是“尚雜主和”,二是通觀(guān)與涵化。這兩者的出現時(shí)間雖然有先后,但高度統一,且后者可以包涵前者。在世紀之交前后數年,蕭萐父一直試圖將它們整合在一起,最終在2005年秋,他以四句聯(lián)語(yǔ)(“多維互動(dòng),漫汗通觀(guān)儒釋道;積雜成純,從容涵化印中西”)的形式表達了他最后、最高層面的哲學(xué)文化觀(guān)和方法論。

 

最后,蕭萐父“通觀(guān)涵化說(shuō)”的提出與形成,可能與他大學(xué)時(shí)期的求學(xué)經(jīng)歷及后來(lái)轉益多師的學(xué)術(shù)經(jīng)歷有關(guān)。他出身于高級知識分子家庭。在本科期間,他最欣賞的課程是西方哲學(xué)和印度哲學(xué),他最銘記于心的老師是研究西方哲學(xué)的萬(wàn)卓恒教授和張真如教授,以及研究印度哲學(xué)的金克木教授。【37】1950年代,除了自愿接受意識形態(tài)的馴化外,他又問(wèn)學(xué)于李達、馮友蘭、湯用彤、蒙文通、張岱年、任繼愈、賀麟和私淑于郭沫若、杜國庠、侯外廬等先生。所有這些因素,都培養了他包容、開(kāi)放、廣博、雜取,而又不斷通觀(guān)、涵化和純化的學(xué)術(shù)思想性格。

 

四、蕭萐父與珞珈易學(xué)學(xué)派

 

珞珈易學(xué)學(xué)派是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是,對于珞珈易學(xué)學(xué)派的來(lái)源及其形成問(wèn)題,相關(guān)學(xué)者的認識往往是模糊的、不清晰的。我們認為,珞珈易學(xué)學(xué)派直接來(lái)源于蕭萐父先生?;蛘哒f(shuō),蕭萐父是珞珈易學(xué)學(xué)派的開(kāi)創(chuàng )者,王船山是其遠源。1980年代后期,十力易學(xué)也被納入珞珈中國哲學(xué)學(xué)派的考察,而正式成為珞珈易學(xué)學(xué)派的重要思想來(lái)源。目前,人們對蕭萐父的“人文易”說(shuō)雖然有所述及,【38】但是幾乎都忽略了其易學(xué)思想的其他方面以及他的易學(xué)史研究。職是之故,我們在此特地簡(jiǎn)要論述一下蕭萐父的易學(xué)研究及他與珞珈易學(xué)學(xué)派的關(guān)系等問(wèn)題。【39】

 

(一)蕭萐父的易學(xué)研究

 

蕭萐父的易學(xué)研究主要體現在三個(gè)方面:一是他的船山哲學(xué)研究,二是對于《周易》與早期陰陽(yáng)家言之關(guān)系的探討,三是對于《易》《庸》之學(xué)所包涵的多元開(kāi)放的文化學(xué)術(shù)史觀(guān)的闡發(fā)。后兩個(gè)方面,主要體現在《〈周易〉與早期陰陽(yáng)家言》(1984年)和《儒門(mén)〈易〉〈庸〉之學(xué)片論》(1990年)兩文中,【40】讀者可以參看,今不贅述。

 

據《船山哲學(xué)引論》一書(shū),蕭萐父研究船山哲學(xué)的論文主要有四篇,即《船山哲學(xué)思想初探》(1962年)、《船山辯證法論綱》(1985年)、《王夫之矛盾觀(guān)中的“分一為二”與“合二而一”》(1979年)和《淺論船山歷史哲學(xué)》(1962年)。這四篇論文均以馬克思主義的立場(chǎng)、觀(guān)點(diǎn)分析和梳理了王船山的世界觀(guān)、辯證法和認識論思想,以及他的歷史哲學(xué)。無(wú)疑,這帶著(zhù)那個(gè)時(shí)代的學(xué)術(shù)特征。不過(guò),我們在此想指出的是,前三文其實(shí)同時(shí)是蕭萐父對于船山易學(xué)哲學(xué)思想的研究,因為它們使用的基本材料主要是船山易學(xué)著(zhù)作,即它們主要以《周易內傳》《周易外傳》《張子正蒙注》《思問(wèn)錄》等為材料基礎。朱伯崑在《易學(xué)哲學(xué)史》中就根據王夫之的這些易學(xué)著(zhù)作論述了其易學(xué)哲學(xué)思想。【41】換一個(gè)角度看,我們可以說(shuō),蕭萐父的船山哲學(xué)研究在很大程度上也即是船山易學(xué)哲學(xué)研究。需要指出,在1980年前后,“易學(xué)”已經(jīng)比較嚴肅地出現在蕭萐父的學(xué)術(shù)視野中了。作為證明,蕭萐父成功指導了蕭漢明的碩士學(xué)位論文——《王夫之易學(xué)中的辯證法思想》,答辯時(shí)間為1982年9月。以此篇論文為基礎,蕭漢明后來(lái)出版了《船山易學(xué)研究》(華夏出版社1987年版)一書(shū),其主要視角已從“哲學(xué)”轉變?yōu)?ldquo;易學(xué)”。從“船山易學(xué)哲學(xué)”到“船山易學(xué)”,這是珞珈易學(xué)學(xué)派的一次重大轉進(jìn)。緊接著(zhù),蕭萐父指導郭齊勇完成了《熊十力及其哲學(xué)》(1985年)的碩士學(xué)位論文和《熊十力研究》(1990年)的博士學(xué)位論文,十力易學(xué)是其中的重要組成部分,這標志著(zhù)十力易學(xué)正式進(jìn)入了珞珈易學(xué)學(xué)派的思想來(lái)源中,因此珞珈易學(xué)學(xué)派經(jīng)過(guò)了再一次的重要推演。

 

(二)蕭萐父的易學(xué)思想

 

蕭萐父的易學(xué)思想主要包括兩點(diǎn):一是他的“人文易”說(shuō),二是他的“意象美”說(shuō)。前一點(diǎn),大家很容易注意到;后一點(diǎn),注意到的人則很少。

 

蕭萐父的“人文易”說(shuō)體現在《易學(xué)研究的現代意義——1990年8月廬山“〈周易〉與中國文化”學(xué)術(shù)討論會(huì )開(kāi)幕詞》(1990年)、《人文易與民族魂》(1991年)、《易蘊管窺》(1992年)三文中。其中,第三篇文章很重要,是對第二篇文章的推進(jìn)。不過(guò)鑒于本文篇幅過(guò)大,我們留待以后再作分析和討論。

 

第一篇文章的主要貢獻是提出了“人文易”概念。蕭萐父說(shuō):“就易學(xué)研究領(lǐng)域而言,似乎探討‘科學(xué)易’之余更應著(zhù)力于探討‘人文易’。我們提出‘人文易’問(wèn)題,并強調‘人文易’是易學(xué)和易學(xué)史研究的主干和靈魂。”【42】“人文易”概念的提出,是蕭萐父長(cháng)期反省和思考相關(guān)問(wèn)題的結果。1984年召開(kāi)的“中國《周易》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對他產(chǎn)生了較強的學(xué)術(shù)刺激,這次會(huì )議為其提出“人文易”說(shuō)打下了伏筆,提供了反思的前提。

 

第二篇文章分為三個(gè)部分:一是《易》之為書(shū)與易學(xué)分派,二是“科學(xué)易”與“人文易”,三是“人文易”內蘊之民族魂。在第一部分,蕭萐父指出,在不同歷史時(shí)期,易學(xué)分派是不同的。他又指出,王夫之的“尊生”“主動(dòng)”“貞生死以盡人道”的易學(xué)思想,是“走出中世紀的近代‘人文易’的雛型”,而方以智“核物究理”“深求其故”的易學(xué)思想,是“走出中世紀的近代‘科學(xué)易’的先聲”。【43】在第二部分,蕭萐父指出,“科學(xué)易”與“人文易”雖然都有其歷史淵源,但是就其思想內容和研究方法的特征來(lái)看,都屬于“近現代的易學(xué)流派”。【44】針對有的學(xué)者在1980年代將“科學(xué)易”界說(shuō)為“現代易的別名”,蕭萐父一是認為現代“科學(xué)易”的研究應當跳出過(guò)去中西文化觀(guān)中的種種誤區,而在傳統易學(xué)與現代科學(xué)之間發(fā)現“真正的歷史結合點(diǎn)”;二是認為“科學(xué)易”與“人文易”應當成為易學(xué)研究中“互補的兩個(gè)主流學(xué)派”。【45】他認為,《賁卦·彖辭》所說(shuō)的“剛柔交錯”所展示的“天文”屬于“科學(xué)易”探究的內容,而“觀(guān)乎天文,以察時(shí)變”則屬于“人文易”的研究范圍,“觀(guān)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更是“‘易道’的主旨而構成‘人文易’的主要內容”。又認為,“人文易”關(guān)注的是《易》之象、數、圖、義理中所蘊涵的人文精神,是對傳統“象數”和“義理”兩派的雙向揚棄和新整合。他說(shuō):“作為走出中世紀的人文意識覺(jué)醒的反映,中國‘人文易’的發(fā)展,也已有三百多年的歷史。王夫之以他的易學(xué)體系,‘其明有、尊生、主動(dòng)等大義,是為近代思想開(kāi)一路向’,為近代‘人文易’奠定了理論根基。此后,許多論者繼續開(kāi)拓?;蛞?lsquo;體用不二’‘翕辟成變’‘生生不已、自強不息’‘不為物化’的‘人道之尊’等,來(lái)闡揚‘大易’的‘義蘊’?;驌肚贰独ぁ穬韶缘摹断筠o》‘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來(lái)論證中華傳統文化中源于‘易道’的民族精神。”【46】順便指出,根據這段引文,蕭萐父其時(shí)已將熊十力與王夫之關(guān)聯(lián)起來(lái),將他們的思想看作其“人文易”說(shuō)的重要來(lái)源和根據。在第三部分,蕭萐父揭示了“人文易”所蘊涵的民族魂。民族魂指優(yōu)秀的、重要的民族精神。蕭先生從時(shí)代憂(yōu)患意識、社會(huì )改革意識、德業(yè)日新意識和文化包容意識這四個(gè)方面揭示了“人文易”所蘊涵的民族精神。【47】

 

蕭萐父對于“美”的理解有一個(gè)過(guò)程。1999年,他提出了“意象美”說(shuō),這具體見(jiàn)于《易道與書(shū)法——序屠新時(shí)先生〈墨韻易經(jīng)〉》一文。在此文中,他指出:“一部《周易》,可說(shuō)是‘圣人立象以盡意’的一個(gè)特殊的符號系統……通過(guò)易象,就能夠把握、洞察或表達有關(guān)宇宙、人生的多層意義、意蘊或意境。”【48】又說(shuō):“《周易》這一超越名言、特重‘意象’的致思思路,對中國傳統哲學(xué)、宗教、美學(xué)、人生修養和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等方面都產(chǎn)生了巨大的影響……‘易道’與中國傳統書(shū)法藝術(shù),在這里找到了深相契合的融通之處。”【49】從上述引文可知,蕭先生的“意象美”說(shuō)就是建立在易學(xué)的言象意之辯的基礎上的,以《系辭傳》“圣人立象以盡意”一節為核心文本依據。“意象”既包含宇宙、人生的奧秘和意義,又包含理性和詩(shī)性的藝術(shù)精神。在他的美學(xué)觀(guān)中,“意象”是“意境”的基礎,是審美的關(guān)鍵環(huán)節,詩(shī)意即建立在意象的基礎上。

 

蕭萐父的美學(xué)思想包括多個(gè)方面,且有變化。他擅長(cháng)作詩(shī),情感豐富,一生深陷于“雙L(Lyric and Logic)張力”結構中,故他晚年提出了詩(shī)化哲學(xué)說(shuō)。同時(shí),他擅長(cháng)書(shū)法、篆刻,其夫人盧文筠先生擅長(cháng)畫(huà)梅,詩(shī)、書(shū)、畫(huà)交相輝映,使得他們大半輩子生活在這種意象美所營(yíng)造的書(shū)香世界中,故他有“意象美”之說(shuō)。“意象美”說(shuō)的提出,當然與他長(cháng)期的藝術(shù)化生活或詩(shī)意的生活是分不開(kāi)的。在蕭先生的生活世界中,詩(shī)意與意象美相為表里,其極是陶詩(shī)“悠然見(jiàn)南山”所展現的境界。陶詩(shī)所展現的意象美和意境美,也即是蕭萐父先生終生所追求的生命境界。意象美中的他,物我、天人完全合一。而在詩(shī)化哲學(xué)中,他不免時(shí)常存在情理的交戰,而二者的交戰,帶給他的是生命的張力和連綿不斷的思想創(chuàng )造力。

 

(三)蕭萐父與珞珈易學(xué)學(xué)派的關(guān)系

 

從上文的論述來(lái)看,我們不難得知蕭萐父是珞珈易學(xué)學(xué)派的創(chuàng )始人,或者說(shuō),珞珈易學(xué)學(xué)派就直接創(chuàng )始于蕭萐父先生。蕭萐父先生不但有深入的易學(xué)研究,而且有易學(xué)思想。他的易學(xué)研究主要見(jiàn)之于船山哲學(xué)研究,他的易學(xué)思想主要見(jiàn)之于“人文易”說(shuō)和“意象美”說(shuō)。更為重要的是,在蕭萐父的指導下,或者說(shuō)在蕭萐父那里,蕭漢明完成了船山易學(xué)的研究,郭齊勇完成了十力易學(xué)的研究。因此,船山易是珞珈易學(xué)的遠源,十力易是珞珈易學(xué)的近源,而蕭萐父則是珞珈易學(xué)學(xué)派的開(kāi)創(chuàng )者。

 

在界定珞珈易學(xué)學(xué)派的過(guò)程中,唐明邦(1925—2018)先生無(wú)疑是一個(gè)特別需要考慮和權衡的重要人物。我們認為,唐先生是珞珈易學(xué)學(xué)派的重要成員,甚至是其創(chuàng )始人之一,但是對于這個(gè)學(xué)派的創(chuàng )立和推展來(lái)說(shuō),其重要性顯然不及蕭萐父先生。唐先生著(zhù)有《邵雍評傳》(南京大學(xué)出版社1998年版)、《當代易學(xué)與時(shí)代精神》(湖北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易學(xué)與長(cháng)江文化》(湖北教育出版社2004年版)、《周易通雅》(武漢大學(xué)出版社2010年版)等書(shū),這是值得充分肯定的;他也曾經(jīng)擔任過(guò)全國性二級學(xué)會(huì )中國周易研究會(huì )的會(huì )長(cháng),這也是值得重視的。但是,我們認為,在珞珈易學(xué)學(xué)派的開(kāi)創(chuàng )和形成過(guò)程中,他的作用還是不及蕭萐父先生。1980年代至1990年代初期是珞珈易學(xué)學(xué)派形成的關(guān)鍵時(shí)期,蕭萐父其時(shí)一直指引著(zhù)珞珈易學(xué)學(xué)派的發(fā)展方向。不但如此,蕭萐父還提出了自己的易學(xué)思想,為當代易學(xué)和中國思想的建設作出了一定貢獻。蕭先生的這項工作,對于未來(lái)珞珈易學(xué)學(xué)派的開(kāi)展也具有一定的啟示意義。

 

我們注意到,楊慶中《二十世紀中國易學(xué)史》(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將蕭漢明的《船山易學(xué)研究》(1987年)納入其第六章的敘述中,這是很合理的。因為《船山易學(xué)研究》是改革開(kāi)放后最早一批研究易學(xué)的重要個(gè)案成果,其研究觀(guān)念已從“哲學(xué)”等學(xué)科意識轉向了“易學(xué)”的本位意識。綜合其形式和質(zhì)量來(lái)看,《船山易學(xué)研究》無(wú)疑具有典范意義。不過(guò),我們注意到,《二十世紀中國易學(xué)史》沒(méi)有述及蕭萐父先生。我們猜測,這可能是由于作者不太了解珞珈易學(xué)學(xué)派的生成脈絡(luò )及不太了解蕭萐父之相關(guān)學(xué)術(shù)思想工作所致。我們清理歷史,還原其脈絡(luò ),目的無(wú)非是為了揭明一個(gè)事實(shí):蕭萐父是珞珈易學(xué)學(xué)派的開(kāi)創(chuàng )者。

 

五、余論

 

蕭萐父的學(xué)術(shù)思想充滿(mǎn)張力,最終使他演變成為一位杰出的人文主義思想家和哲學(xué)史家。他一生經(jīng)過(guò)了多次的人生起伏和學(xué)術(shù)思想上的多次變化。比較其早期(1958—1966)和晚期(1989—2008),其學(xué)術(shù)思想的觀(guān)點(diǎn)和立場(chǎng)相差巨大,仿佛倍譎不同。因此,其學(xué)術(shù)思想的連貫性即成為一個(gè)需要討論的問(wèn)題。

 

我們認為,蕭萐父的學(xué)術(shù)思想有其一貫的方面,這特別表現在他以明清之際的早期啟蒙思想為基礎來(lái)思考其與中國現代化的關(guān)系問(wèn)題上,這個(gè)問(wèn)題從1950年代后期一直貫穿于其晚年。1998年,他重申了自己關(guān)于“明清早期啟蒙說(shuō)”的一系列學(xué)術(shù)觀(guān)點(diǎn),【50】這即是明證。蕭萐父的哲嗣蕭遠在《吹沙三集》的《編后絮語(yǔ)》中也是這么認為的,他說(shuō):

 

縱觀(guān)作者這三本文集,似乎隱然有一貫的思路,就是作者一直在思考明清之際早期啟蒙思潮與中國現代化的關(guān)系。在《吹沙三集》中,這一思路愈來(lái)愈明晰了。從60年代作者在王船山研究中提出早期啟蒙思潮這個(gè)問(wèn)題,到80年代《中國哲學(xué)啟蒙的坎坷道路》(見(jiàn)《吹沙集》)作者系統闡述了這個(gè)問(wèn)題,正式形成了系統的“明清啟蒙”學(xué)術(shù)史觀(guān)并進(jìn)而提出和論述“歷史接合點(diǎn)”的思想;到90年代,作者進(jìn)一步{中}提出“兩化”問(wèn)題——“中國傳統文化的現代化與西方先進(jìn)文化的中國化”。并指出,“兩化”是一個(gè)相互區別而又相互聯(lián)系的“同一文化過(guò)程”:一方面,要使中國傳統文化實(shí)現現代化,就必須吸收包括馬克思主義在內的西方先進(jìn)文化;另一方面,再好的外來(lái)文化,如果不與我們的民族特點(diǎn)和現實(shí)需要相結合,不經(jīng)過(guò)民族文化的涵化和現時(shí)代的選擇,都不可能真正發(fā)生作用。作者這一時(shí)期的思考似乎已經(jīng)站在世界文化發(fā)展全局來(lái)考慮東方現代化的特殊道路問(wèn)題,他把經(jīng)濟的一體化和文化的多元化視為全球化的雙翼,強調文化多元化的發(fā)生和發(fā)展。這一思考是有歷史深度的,他的視野是廣闊的,他的態(tài)度是自信的;又因為廣闊而包容,因為自信而開(kāi)放。這時(shí),“啟蒙”已不僅僅是挨打者的反思和落后者的追趕,它更是偉大的民族文化的自我振興,它有勇氣對傳統文化進(jìn)行結構和重構,有信心吸納涵化優(yōu)秀的外來(lái)文化,有力量參與世界性的“百家爭鳴”,從而為人類(lèi)文化的新發(fā)展作出應有的貢獻。【51】

 

應該說(shuō),蕭遠從“一貫性”的角度對乃父一生的學(xué)術(shù)思想作了很好、很簡(jiǎn)明的概括和總結。在蕭遠看來(lái),蕭萐父對于明清之際早期啟蒙思想的研究和闡發(fā),幾乎貫穿于其學(xué)術(shù)思想活動(dòng)的各個(gè)歷史時(shí)期。正是在此基礎上,他提出了“歷史接合點(diǎn)”“中國傳統文化的現代化與西方先進(jìn)文化的中國化”以及從世界文化發(fā)展之全局考慮東方現代化之特殊道路的觀(guān)點(diǎn)。

 

但是,無(wú)可否認,蕭萐父一生的學(xué)術(shù)思想是在不斷發(fā)展、變化的,具有“雜而多變”的特征。他本人即有這種看法,參見(jiàn)《吹沙二集·自序》(1998年7月)、《吹沙紀程·序》(1998年8月)和丁祖富的采訪(fǎng)稿(約1999年秋)。如何看待自己這種“雜而多變”的特征,他在《吹沙二集·自序》中是這么說(shuō)的:

 

有心的讀者,從這些“學(xué)思積靡”“序評余瀋”中可以看出,作者對船山崇高人格美的禮贊,對李達以身殉道精神的敬仰,對馮契“化理論為德性”的“平民化自由人格”的贊揚,對劉鑒泉、蒙文通、熊十力、李達、梁漱溟、馮友蘭、唐君毅、徐復觀(guān)等的學(xué)思成就從不同層面有所稱(chēng)美和認同,貌似雜越,情乃一貫,其中隱然自有作者一以貫之的價(jià)值取向和不能自解的歷史情結。【52】

 

從上述引文來(lái)看,蕭萐父一方面承認他的文章存在內容龐雜的問(wèn)題,但是另一方面又認為它們只是“貌似雜越”,實(shí)際上“情乃一貫”。換言之,在他看來(lái),“雜越”是表面的,“情乃一貫”才是實(shí)際的。而他在此所說(shuō)的“情”,特指他的歷史情結和恒定的價(jià)值取向。因為有此“情”的貫通,故他認為他的序評、文章并不“雜越”。

 

一個(gè)月之后,在《吹沙紀程·序》中,他的態(tài)度變得更為積極,對于“雜”作了大膽而大方的肯定,但言辭似乎激越起來(lái)。他說(shuō):

 

本書(shū)所綴輯的文字,時(shí)跨半個(gè)世紀,乃作者在不同年齡階段、不同時(shí)代背景和文化氛圍,就不同層面的學(xué)術(shù)問(wèn)題所發(fā)議論,這就不可避免地雜而多端,乃至前后齟齬。過(guò)渡時(shí)代,新舊雜陳,思想流動(dòng),今是昨非,這幾乎是過(guò)渡時(shí)代人物的思想的普遍特征。“物相雜,故曰文”;“通其變,遂成天下之文”。雜而多變,不一定全是壞事……王船山亦以淵博見(jiàn)稱(chēng),淹貫經(jīng)、史,熔鑄老、莊,出入佛、道,揚棄程、朱、陸、王,而復歸張載,更旁通天文、歷數、醫理、兵法、筮占、星象以及新興質(zhì)測之學(xué),被稱(chēng)為“其學(xué)無(wú)所不窺”,著(zhù)書(shū)近百種,且被公認為歷史上罕見(jiàn)的自成體系的哲學(xué)家。但近世王闿運卻譏之為:“如船山之好奇兼愛(ài),志欲包古今之述作矣,總其成書(shū),亦雜家之流”。由此可見(jiàn),‘雜’,不一定就是貶詞。至于船山所云“雜因純起,即雜以成純”,“君子樂(lè )觀(guān)其雜以學(xué)《易》,廣矣,大矣……”,似乎是值得向往的更高一層的學(xué)術(shù)境界。

 

這本《吹沙紀程》,通過(guò)一些片段(不是全面,也不需要全面,莊子認為庖丁解牛之所以高明,就在于“未嘗見(jiàn)全牛”)來(lái)反映我的學(xué)思歷程,大體符合我好奇兼愛(ài)、雜而多變的致思特點(diǎn)。【53】

 

《吹沙紀程》這本書(shū)是根據出版方的要求,而由朱喆博士生(現為武漢理工大學(xué)教授)負責編輯而成的。這本書(shū)的材料來(lái)源是《吹沙集》和《吹沙二集》,朱喆作了分解,做成了170篇短文及相應的標題。毫無(wú)疑問(wèn),這些短文看起來(lái)很零散,關(guān)聯(lián)性較差。

 

從上述引文來(lái)看,蕭萐父先生在序言中的觀(guān)點(diǎn)主要包括如下四點(diǎn):第一,承認《吹沙紀程》所綴輯文字“雜而多端”,并歷史地解釋了其原因;第二,認為“雜而多變,不一定是壞事”,“雜不一定是貶詞”,認為“雜”“變”是成“文”的前提;第三,認為王夫之以博雜見(jiàn)稱(chēng),但卻成為了“歷史上罕見(jiàn)的自成體系的哲學(xué)家”,由此駁斥了王闿運“如船山之好奇兼愛(ài)……亦雜家之流”的譏評,甚至蕭萐父說(shuō)這本書(shū)通過(guò)一些片段反映了他的學(xué)思歷程,“大體符合我好奇兼愛(ài)、雜而多變的致思特點(diǎn)”;第四,認為船山所云“雜因純起,即雜以成純”“君子樂(lè )觀(guān)其雜以學(xué)《易》,廣矣,大矣”是“更高一層的學(xué)術(shù)境界”。

 

在上引一段文字中,王闿運譏評王船山“好奇兼愛(ài)”,“亦雜家之流”,而蕭先生卻為之辯護再三,不僅肯定“雜”,而且歌頌“雜”,認為“雜”是成“文”的前提,“雜”不妨礙王夫之成為“歷史上罕見(jiàn)的自成體系的哲學(xué)家”,而且是其成為“歷史上罕見(jiàn)的自成體系的哲學(xué)家”的條件。王夫之是蕭萐父的精神偶像,不容褻瀆,他愿意替前者擋刀。因辯之急和愛(ài)船山之深,面對王闿運及當代王闿運們的毀謗,蕭萐父似乎在此故意說(shuō)自己也“好奇兼愛(ài)”,以示標榜和反抗。其實(shí),“好奇兼愛(ài)”出自王闿運對王夫之的譏評,本非善言好辭,而蕭先生卻樂(lè )于和急于給自己貼上此一標簽,除了表明自己深?lèi)?ài)王夫之外,他實(shí)際上對于自己學(xué)術(shù)思想上“自成體系”也是頗為自信的。在《吹沙二集·自序》中,他肯定自己“貌似雜越,情乃一貫”,明確宣示了他對自己學(xué)術(shù)思想的評價(jià)和定位。在此,我們注意到,“雜越”只是“貌似”,而“情乃一貫”才是其旨意所在。因此我們認為,蕭萐父以“好奇兼愛(ài)”或“好奇兼愛(ài),雜而多變”自評,是奇辭,而非正語(yǔ),其本意恰恰出于不滿(mǎn)人們對于王夫之“好奇兼愛(ài)”的譏評和毀謗。這是一番言語(yǔ)的較量,也許蕭萐父先生當時(shí)有感而發(fā),只是其原因我們今天不得而知了。我們還注意到,不知何故,《吹沙紀程》的這篇序言沒(méi)有收入《吹沙三集》中。丁祖富不明其意,又將《吹沙紀程》序言中的“好奇兼愛(ài)”等語(yǔ)當作正辭,編入采訪(fǎng)稿中,【54】這導致人們進(jìn)一步的誤讀和誤解??傊?,對于蕭萐父而言,“雜”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他始終堅持王夫之“雜因純起,積雜以成純”“雜以貞同”的觀(guān)點(diǎn),并且他充分肯定自己的學(xué)思歷程是一以貫之的(“情乃一貫”)。因此他的學(xué)術(shù)思想,我們可以根據“貌似雜越,情乃一貫”的指示進(jìn)行體系性的理解和構造。

 

我們注意到,2004年田文軍教授發(fā)表的一篇記述文章中有“好奇兼愛(ài),雜而多變,情乃一貫”的說(shuō)法,今引述如下:

 

面對新的世紀,回溯自己數十年來(lái)的學(xué)術(shù)生涯,蕭萐父僅以“好奇兼愛(ài),雜而多變,情乃一貫”十二字概述自己的學(xué)與思,強調自己的“歷史情結”與“雙L情結”,視自己為一名普通的教育工作者,一個(gè)在學(xué)術(shù)文化工作中“承先以成其富有,啟后以見(jiàn)其日新”的過(guò)渡性人物。【55】

 

我們查閱了《吹沙集》三集,沒(méi)有發(fā)現“好奇兼愛(ài),雜而多變,情乃一貫”十二字連用的情況。這三句連用,是第一次,即出現在上引一段文字中。王炯華等人因襲之,【56】實(shí)屬于“習焉不察”。我們認為,“貌似雜越,情乃一貫”是蕭萐父對其學(xué)思歷程最準確的定性,“雜而多變,情乃一貫”次之,而“好奇兼愛(ài),雜而多變”或“好奇兼愛(ài),雜而多變,情乃一貫”中的“好奇兼愛(ài)”一句則屬于奇辭,不得已而用之,非蕭萐父先生的本意。實(shí)際上,蕭先生始終膺服王夫之“雜以成純”“異以貞同”的觀(guān)點(diǎn),并肯定自己的學(xué)術(shù)思想活動(dòng)始終“情乃一貫”。他晚年提出的“通觀(guān)涵化說(shuō)”,正是王夫之“雜以成純”“異以貞同”說(shuō)的現代轉進(jìn)版。我們建議,田老師以后再次刊印這篇記述文章的時(shí)候,可以刪去“好奇兼愛(ài)”四字。

 

總之,我們認為,蕭萐父先生是一位杰出的人文主義思想家和哲學(xué)史家,他的血脈中流淌著(zhù)的是王夫之的精神,他是當代的王夫之。蕭先生將武漢大學(xué)中國哲學(xué)學(xué)科建設成為國內外研究中國哲學(xué)的重鎮,這是他事功的方面,值得永遠銘記和表?yè)P。但是,我們更重視他的精神遺產(chǎn)。相對于明清之際“坎坷啟蒙說(shuō)”而言,我們認為,他的另一份精神遺產(chǎn)——“通觀(guān)涵化說(shuō)”的價(jià)值和意義更大。我們深信,他的這一學(xué)說(shuō)在未來(lái)兩三個(gè)世紀里仍將大放光芒,驅散特殊主義和孤立主義的魅影。

 

說(shuō)明:本文的刪節稿,發(fā)表于《社會(huì )科學(xué)動(dòng)態(tài)》2024年第1期,寫(xiě)于2023年7月?!度宋囊着c意象美——蕭萐父的易哲學(xué)思想探論》,發(fā)表于《人文雜志》2023年第11期,寫(xiě)于2023年8月。換言之,本文寫(xiě)作在先,但卻發(fā)表在后。

 


注釋?zhuān)?nbsp;

【1】蕭萐父、田文軍:《“神州慧命應無(wú)盡,世紀橋頭有所思”——蕭萐父教授訪(fǎng)談錄》,見(jiàn)蕭萐父:《吹沙三集》,成都:巴蜀書(shū)社,2007年,第233頁(yè)。

【2】蕭萐父:《苔枝綴玉——蕭萐父書(shū)畫(huà)習作選》,武漢:武漢大學(xué),2007年,第55頁(yè)。

【3】參見(jiàn)田文軍:《錦里人文風(fēng)教永,詩(shī)情哲慧兩交輝——蕭萐父教授學(xué)術(shù)生涯掠影》,見(jiàn)郭齊勇、吳根友編:《蕭萐父教授八十壽辰紀念文集》,武漢:湖北教育出版社,2004年,第6-11頁(yè)。郭齊勇:《史慧欲承章氏學(xué),詩(shī)魂難掃璱人愁——蕭萐父教授學(xué)述》,見(jiàn)蕭漢明、郭齊勇編:《不盡長(cháng)江滾滾來(lái)——中國文化的昨天、今天、明天》,北京:東方出版社,1994年,第30-52頁(yè);《蕭萐父:探尋中國哲學(xué)的源頭活水》,《光明日報》2019年4月1日11版。

【4】張志強:《蕭萐父思想研究》,武漢大學(xué)博士學(xué)位論文2015年5月,郭齊勇教授指導。

【5】湘人(王炯華):《蕭萐父評傳》,臺北:秀威資訊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總計377頁(yè)。

【6】 柴文華主編:《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史》,北京:人民出版社,2018年,第447-469頁(yè)。

【7】蔣國保:《“坎坷啟蒙說(shuō)”對“早期啟蒙說(shuō)”的繼承與超越》,見(jiàn)吳根友主編:《多元范式下的明清思想研究》,北京:生活·讀書(shū)·新知三聯(lián)書(shū)店,2009年,第3-15頁(yè);李維武:《早期啟蒙說(shuō)的歷史演變與蕭萐父先生的思想貢獻》,《武漢大學(xué)學(xué)報(人文科學(xué)版)》2010年第1期;吳根友:《蕭萐父的“早期啟蒙學(xué)說(shuō)”及其當代意義》,《哲學(xué)研究》2010年第6期;張志強、白坤:《梁?jiǎn)⒊?、侯外廬、蕭萐父“啟蒙”論說(shuō)異同比較》,《船山學(xué)刊》2016年第6期。

【8】以上第一、三文,見(jiàn)蕭萐父:《吹沙集》,成都:巴蜀書(shū)社,1991年,第9-33、337-351頁(yè);第二文,見(jiàn)蕭萐父:《吹沙二集》,成都:巴蜀書(shū)社,2007年,第35-41頁(yè)。

【9】以上兩文,見(jiàn)蕭萐父:《吹沙三集》,第38-57、257-268頁(yè)。

【10】以上前三文及第六文,見(jiàn)蕭萐父:《吹沙集》,第54-77、78-99、129-142、410頁(yè);后二文,見(jiàn)蕭萐父:《吹沙二集》,第3-11、42-52頁(yè)。

【11】以上論述,參考了張志強博士學(xué)位論文《蕭萐父思想研究》(2015年5月)的摘要。

【12】蕭萐父:《吹沙二集》,第91頁(yè)。

【13】郭齊勇的主體性概念是建立在中國文化之哲學(xué)特殊性上的,而這個(gè)哲學(xué)的特殊性即港臺新儒家所宣示的心性論。換言之,儒家心性論即中國哲學(xué)之特殊性和根柢,是中國文化的真正主體性所在。參見(jiàn)丁四新、馮鵬:《主體性的彰顯:中國哲學(xué)史的新書(shū)寫(xiě)》,《孔子研究》2022年第2期;丁四新、高一品:《主體性的重光:論郭齊勇中國哲學(xué)史的書(shū)寫(xiě)觀(guān)念》,《中國哲學(xué)史》2022年第2期。

【14】蕭萐父、田文軍:《“神州慧命應無(wú)盡,世紀橋頭有所思”——蕭萐父教授訪(fǎng)談錄》,載蕭萐父:《吹沙三集》,第233頁(yè)。

【15】該書(shū)《后記》云:“36年來(lái),蕭萐父、唐明邦、李德永三先生等,在中國哲學(xué)的教學(xué)與科研中,矻矻耕耘,歷經(jīng)風(fēng)雨,開(kāi)創(chuàng )了史論結合、中西對比、古今貫通的學(xué)風(fēng),集諸家之長(cháng),走自己的路,形成了鮮明的學(xué)術(shù)特長(cháng)和學(xué)術(shù)風(fēng)格,學(xué)思并重,視野開(kāi)闊,注意理論素質(zhì)和治學(xué)根基的培養。”又說(shuō):“本學(xué)科點(diǎn)一貫倡導‘德業(yè)雙修’‘做人與做學(xué)問(wèn)不二’的立己、立人的作風(fēng)。”兩引文,參見(jiàn)蕭漢明、郭齊勇編:《不盡長(cháng)江滾滾來(lái)——中國文化的昨天、今天與明天》,第512-513頁(yè)。又,郭齊勇《史慧欲承章氏學(xué),詩(shī)魂難掃璱人愁——蕭萐父教授學(xué)述》說(shuō):“他(指蕭萐父——引者注)對自己、對學(xué)生的要求是:‘德業(yè)雙修,言行相掩。’通過(guò)自己的生命體驗,他愈來(lái)愈感到做人與做學(xué)問(wèn)必須一致,甚至做人比做學(xué)問(wèn)更難、更為重要。”見(jiàn)前揭書(shū)第48頁(yè)。

【16】蕭萐父:《吹沙三集》,第529頁(yè)。

【17】蕭萐父:《火鳳凰吟——蕭萐父詩(shī)詞習作選》,武漢大學(xué)出版社2007年版,第224頁(yè)。

【18】蕭萐父:《苔枝綴玉——蕭萐父書(shū)畫(huà)習作選》,武漢大學(xué)出版社2007年版,第55頁(yè)。

【19】湘人(王炯華):《蕭萐父評傳》,第218頁(yè)。

【20】張志強:《通觀(guān)與涵化:蕭萐父思想研究》,武漢大學(xué)博士學(xué)位論文,2015年5月,第117頁(yè)。

【21】蕭萐父:《吹沙二集》,第758頁(yè)。

【22】蕭萐父:《吹沙二集》,第759頁(yè)。

【23】蕭萐父:《吹沙二集》,第758頁(yè)。

【24】蕭萐父:《火鳳凰吟——蕭萐父詩(shī)詞習作選》,第190頁(yè)。

【25】蕭萐父:《吹沙二集》,第488頁(yè)。

【26】蕭萐父:《吹沙三集》,第497、518、521、516、526頁(yè)。

【27】蕭萐父:《吹沙二集》,《自序》第2頁(yè)。

【28】蕭萐父:《吹沙二集》,第92頁(yè)。

【29】蕭漢明、郭齊勇編:《不盡長(cháng)江滾滾來(lái)——中國文化的昨天、今天與明天》,插頁(yè)第8頁(yè)。

【30】蕭萐父:《吹沙二集》,第488頁(yè)。

【31】蕭萐父:《吹沙集》,第46-99頁(yè);《吹沙二集》,第3-67頁(yè)。

【32】湘人(王炯華):《蕭萐父評傳》,第215-219頁(yè)。

【33】蕭萐父:《世紀橋頭的一些浮想》,見(jiàn)氏著(zhù):《吹沙二集》,第56頁(yè)。

【34】蕭萐父:《世紀橋頭的一些浮想》,見(jiàn)氏著(zhù):《吹沙二集》,第65頁(yè)。

【35】蕭萐父、丁祖富:《“漫汗通觀(guān)儒釋道,從容涵化印中西”——訪(fǎng)蕭萐父教授》,見(jiàn)氏著(zhù):《吹沙三集》,第237頁(yè)。該文原載《哲學(xué)動(dòng)態(tài)》2000年第1期。

【36】[清]王夫之:《周易外傳》卷七《雜卦傳》,見(jiàn)《船山全書(shū)》,長(cháng)沙:岳麓書(shū)社,2011年,第1112頁(yè)。

【37】蕭萐父:《冷門(mén)雜憶》,見(jiàn)氏著(zhù):《吹沙二集》,第376-382頁(yè)。

【38】湘人(王炯華):《蕭萐父評傳》,第219-224頁(yè);吳根友、姜含琪:《再論“人文易與民族魂”——蕭萐父的“易哲學(xué)”思想探論》,《周易研究》2015年第5期。

【39】本節論述,參見(jiàn)丁四新、趙乾男:《人文易與意象美——蕭萐父的易哲學(xué)思想探論》,《人文雜志》2023年第11期。

【40】蕭萐父:《吹沙集》,第167-184頁(yè);《吹沙二集》,第93-103頁(yè)。

【41】朱伯崑:《易學(xué)哲學(xué)史》第四卷,北京:華夏出版社,1995年,第5-230頁(yè)。

【42】蕭萐父:《吹沙二集》,第111頁(yè)。

【43】蕭萐父:《吹沙二集》,第76頁(yè)。

【44】蕭萐父:《吹沙二集》,第76頁(yè)。

【45】蕭萐父:《吹沙二集》,第78頁(yè)。

【46】蕭萐父:《吹沙二集》,第79-80頁(yè)。

【47】蕭萐父:《吹沙二集》,第80-85頁(yè)。

【48】蕭萐父:《吹沙三集》,第275頁(yè)。

【49】蕭萐父:《吹沙三集》,第276頁(yè)。

【50】蕭萐父、許蘇民:《“早期啟蒙說(shuō)”與中國現代化——紀念侯外廬先生百年誕辰》,見(jiàn)蕭萐父:《吹沙三集》,第38-57頁(yè)。

【51】蕭萐父:《吹沙三集》,第530-531頁(yè)。

【52】蕭萐父:《吹沙二集》,《自序》第2-3頁(yè)。

【53】蕭萐父:《吹沙紀程》,《序》第3-4頁(yè)。

【54】蕭萐父、丁祖富:《“漫汗通觀(guān)儒釋道,從容涵化印中西”——訪(fǎng)蕭萐父教授》,見(jiàn)蕭萐父:《吹沙三集》,第237-238頁(yè)。

【55】田文軍:《錦里人文風(fēng)教永,詩(shī)情哲慧兩交輝——蕭萐父教授學(xué)術(shù)生涯掠影》,見(jiàn)郭齊勇、吳根友編:《蕭萐父教授八十壽辰紀念文集》,第12頁(yè)。

【56】湘人(王炯華):《蕭萐父評傳》,第99頁(yè)。張志強在其博論第五章第二節中正面使用“好奇兼愛(ài)、雜而多變”二語(yǔ),亦屬于引用不當之例。參見(jiàn)張志強:《通觀(guān)與涵化:蕭萐父思想研究》,武漢大學(xué)博士學(xué)位論文2015年5月,第149頁(yè)。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