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動(dòng)態(tài)
新書(shū)速遞l楊鑫《大人造命:泰州陽(yáng)明學(xué)講稿》
發(fā)表時(shí)間:2024-01-03 20:46:39    作者:楊鑫    來(lái)源:
大人造命:泰州陽(yáng)明學(xué)講稿

楊鑫 著(zhù)

上海古籍出版社2023年11月

58.00元

978-7-5732-0852-1

 

內容簡(jiǎn)介

 

心齋為陽(yáng)明高弟,開(kāi)創(chuàng )了影響巨大的泰州學(xué)派。梁漱溟先生曾言:“陽(yáng)明之門(mén)盡多高明之士,而泰州一派尤覺(jué)氣象非凡。”泰州陽(yáng)明學(xué)不但深入心性,而且躬行實(shí)踐,門(mén)下不乏樵夫、農民、陶匠之輩,可謂以平凡世界為道場(chǎng),弘傳心學(xué)的輝光。

本書(shū)源于作者在江蘇東臺面對廣大市民的系列講座。在本書(shū)中,作者不但將自己對儒家心性學(xué)的切身領(lǐng)會(huì )凝聚為穿透文本的創(chuàng )見(jiàn),而且將高妙的心性道理拉回地面,與我們日常生活中的具體事例彼此印證,化本體為“現代工夫”,重新煥發(fā)了儒學(xué)的生命力。

 

作者簡(jiǎn)介

 

楊鑫,江蘇東臺人,畢業(yè)于中山大學(xué),致力于儒學(xué)研究與講學(xué)實(shí)踐。著(zhù)有《王心齋家訓譯注》(2020),合作整理有《心齋學(xué)譜》(2023)。

 

編輯推薦

 

★陽(yáng)明活用孔孟之學(xué),而泰州又活用陽(yáng)明之學(xué)者也。必如泰州,然后陽(yáng)明學(xué)乃真有關(guān)系于社會(huì )于國家也。——梁?jiǎn)⒊?/strong> 丨 當初轉入儒家,給我啟發(fā)最大,使我得門(mén)而入的,是明儒王心齋先生。——梁漱溟 丨 王心齋言學(xué)是學(xué)此樂(lè ),樂(lè )是樂(lè )此學(xué)者,為能上窺孔顏微旨。——章太炎

 

清華大學(xué)甘陽(yáng)教授推薦,中山大學(xué)哲學(xué)系陳立勝、張衛紅教授作序,從不同側面介紹泰州陽(yáng)明學(xué)的特色、本書(shū)的創(chuàng )見(jiàn)、作者的事跡與精神。

 

楊鑫乃博雅學(xué)子之典范,此書(shū)凝聚其身體力行在學(xué)校和民間推廣博雅教育的心血,必成為中國博雅教育史的經(jīng)典文獻。

——甘陽(yáng)(清華大學(xué)新雅書(shū)院講席教授)

 

如何將王艮深造自得的“淮南格物說(shuō)”作為生命的學(xué)問(wèn)在現代的煙火世界中落地,讓它成為現代人“造命之道”,在喧囂騷動(dòng)的加速化時(shí)代中依然可以安身立命,收獲自信、平和與快樂(lè ),《大人造命》一書(shū)給出了一條可行的路線(xiàn)圖。

——陳立勝(中山大學(xué)哲學(xué)系教授)

 

當一個(gè)人把全副生命融入學(xué)道傳道的宇宙大生命中時(shí),必然超越小我的體能和精神界限,正如一位學(xué)友所說(shuō):“楊鑫給我展示了一個(gè)和周?chē)|蕓眾生完全不同的人生。他不為自己活著(zhù)。”

——張衛紅(中山大學(xué)哲學(xué)系教授)

 

★本書(shū)封面底色純藍,象征乾元性海;海上生一輪明月,相應陽(yáng)明名言“吾心自有光明月”。唯陽(yáng)明以滿(mǎn)月指示無(wú)缺心體,而本書(shū)則用彎月表顯行進(jìn)道途。書(shū)名“大人造命”四字集自魏碑,簡(jiǎn)樸莊嚴。封面所有文字印銀,極致月光之美。

 

目錄

 

序一 心齋的“造命之道” 陳立勝

序二 楊鑫的學(xué)與行 張衛紅

一 當下便是

二 立本安身

三 見(jiàn)善體仁

四 反觀(guān)辭氣

五 辨志立志

六 一覺(jué)已除

七 肯認真樂(lè )

八 誠意慎獨

九 功夫體系

十 知行傳本體

十一 動(dòng)靜晝夜

十二 大人造命

后記 賴(lài)區平

 

 

序一 王艮的“造命之道”(節選)

陳立勝

如何將王艮深造自得的“淮南格物說(shuō)”作為生命的學(xué)問(wèn)在現代的煙火世界中落地,讓它成為現代人“造命之道”,在喧囂騷動(dòng)的加速化時(shí)代中依然可以安身立命,收獲自信、平和與快樂(lè ),《大人造命》一書(shū)給出了一條可行的路線(xiàn)圖。

這是一本如理地闡述王艮修身工夫的書(shū)。它將王艮的淮南格物說(shuō)分為“格物”“誠意”“正心”三套工夫。“格物”工夫就是“格度體驗”到己身與家國天下原本相通。格物之“物”是《大學(xué)》“物有本末”的“物”,物之本,就是吾人的身心;物之末,就是家國天下。格物,就是在吾人之“本”這兒真實(shí)地格度體驗到心身家國天下是一個(gè)大身體,就是讓心身家國天下“通氣”。“誠意”工夫就是吾人之“本”在日用酬酢中始終安立在心身家國天下一氣貫通的“大生意”(大主宰)上,把這個(gè)大生意“一口氣通到底”。“正心”工夫則是在誠意工夫上更進(jìn)一步,做到念念由良知所發(fā),念念由“仁體”所發(fā)。三套工夫的區分既是基于工夫由“生”至“熟”的節次,亦有文本的依據?!洞髮W(xué)》文本只說(shuō)“齊家在修其身”“修身在正其心”,而沒(méi)有說(shuō)“正心在誠其意”“誠意在致其知”,可見(jiàn)格物、誠意、正心乃是三套不同的工夫?!洞笕嗽烀芬粫?shū)對這三套工夫之區別與聯(lián)系作了細致入微的如理分析。

這是一本如實(shí)地呈現王艮修身工夫的書(shū)。“如實(shí)”切入王艮的心路歷程之中,踩著(zhù)王艮走過(guò)的腳印,接續王艮工夫的學(xué)脈,以自家生命的體驗,在日常生活的場(chǎng)景,呈現王艮工夫肌理與節奏,讓原本的“紙上”記載的工夫(“死工夫”)獲得了“在場(chǎng)感”,變成了當下的“活工夫”。該書(shū)的作者曾是一位兒童詩(shī)人,他曾在暑假到華北鄉村向兒童傳授創(chuàng )作詩(shī)歌的經(jīng)驗,教室中一小童講起“陽(yáng)光燦爛”一詞,他覺(jué)得這是人云亦云的“套話(huà)”,就把小詩(shī)人們直接帶到田間地頭,令仰望太陽(yáng),并要求每個(gè)人不要引經(jīng)據典,就用當下真切感受的語(yǔ)言描述這火辣辣的陽(yáng)光,讓“太陽(yáng)”通過(guò)“眼睛”而直接“說(shuō)話(huà)”。書(shū)中對“格物”“誠意”“正心”三套工夫的呈現都是出自作者肺腑之言,真切體驗,真情流露。

這是一本討論工夫論的書(shū),更是一本指點(diǎn)工夫的書(shū)。它“如理”地闡述了王艮工夫論的內在理路,又“如實(shí)”地呈現了工夫落實(shí)的“場(chǎng)景”,公交車(chē)讓座、夫妻關(guān)系、子女教育等等,我們都是這些場(chǎng)景的經(jīng)歷者、當事人,“一條直路本天通,只在尋常日用中”。“工夫”論就在這些場(chǎng)景中呈現,故能切入讀者的心靈,撥動(dòng)心弦,產(chǎn)生共鳴,讓人開(kāi)闊心胸,化解心靈的糾葛,透顯自家的良知。

 

 

序二 楊鑫的學(xué)與行(節選)

張衛紅

 

本書(shū)以通俗的、我注六經(jīng)的方式重新解釋淮南格物說(shuō),是作者從心齋論《大學(xué)》的隱含內容中梳理發(fā)明而得,可謂心知其意、持之有故;每一工夫階段、每套工夫的具體內容,援引陽(yáng)明學(xué)者特別是泰州諸后學(xué)的文獻為佐證,可謂左右逢源、論之有據。根本上,本書(shū)的解讀方式與現代學(xué)術(shù)的治學(xué)方式是相反的,后者一般是根據文獻進(jìn)行知性推理論證而得出結論,前者則是先有其生命體貼而來(lái)的結論,再從文獻材料中尋找依據證成之,據其自得而合理補充之,雖然超出了知性思辨的學(xué)術(shù)范圍,但卻更為貼合古代儒者的生命境界(當然這兩種解釋方式相互包含,不截然對立,二者的區別是以哪一種方式為先為主)。試想陽(yáng)明龍場(chǎng)悟道后的諸多思想(知行合一、四句理、四句教等等),不都是對“心即理”這一悟境所建立的思想演繹、以使學(xué)人更易理解心學(xué)嗎?不僅如此,本書(shū)對淮南格物工夫的闡釋已非心齋之學(xué)的原本體系,而是作者對泰州王學(xué)甚深領(lǐng)悟后、以現代人容易理解的方式進(jìn)行重新梳理的體系。若非對心齋之學(xué)有心領(lǐng)神會(huì )的整全理解,斷不可能重構一個(gè)形異神同的新心齋學(xué);若非對心學(xué)精神有親切的感通與默契,斷不可能從字縫里把五百年前的論學(xué)情狀勾畫(huà)得如此栩栩如生;若非懷有強烈的濟世立人的儒者擔當,斷不可能把工夫融會(huì )貫通后掰開(kāi)揉碎、以一個(gè)個(gè)苦口婆心的分解動(dòng)作呈現給現代人;若非對尋常百姓懷有深切的同體之愛(ài),斷不可能從大量現代倫常生活中深入細密地指點(diǎn)良知!

……

我后來(lái)才了解到,楊鑫在生病前的四年里,但有機會(huì )便講學(xué),次數多得難以統計。他的講學(xué)對象,除了少數文化素養高的學(xué)友,大部分是社會(huì )大眾,農村村民、城鎮居民、打工仔、普通職員、中學(xué)生等等。講學(xué)的方式,有對較高文化學(xué)友組織的網(wǎng)絡(luò )讀書(shū)班和講會(huì ),更多是對普通大眾的隨緣接引:鄉間祠堂、居民社區、中小學(xué)校園,隨處都是道場(chǎng)。講學(xué)的內容,他聯(lián)系日常生活把深奧的儒家經(jīng)典活學(xué)活用,指點(diǎn)人心向善:中小學(xué)生如何學(xué)習交友,大學(xué)生如何孝敬父母,家長(cháng)如何教育子女,妻子如何關(guān)心丈夫,丈夫如何從婚外情回歸家庭,乃至抑郁癥患者如何擺脫抑郁,陪酒女如何告別風(fēng)塵,刑滿(mǎn)人員如何重獲社會(huì )信任——他主動(dòng)面對普通百姓、乃至社會(huì )底層看不見(jiàn)光明的群體,真誠踐行著(zhù)心齋先生的百姓日用之學(xué),努力給予每一個(gè)人以平等、溫暖、救拔、希望。

……

因為這樣的愿力,僅據2017年一年的不完全統計,25歲的楊鑫在校外講座計84次、69天,加上每周一次的網(wǎng)絡(luò )讀書(shū)會(huì ),全年講學(xué)共計138次,平均每2.6天講學(xué)一次。這是否耽誤他的博士學(xué)業(yè)?據我所知,他的經(jīng)典閱讀量比他的同學(xué)高出很多,常年每天睡眠5—6小時(shí),面容清瘦,精力旺盛。當一個(gè)人把全副生命融入學(xué)道傳道的宇宙大生命中時(shí),必然超越小我的體能和精神界限,正如一位學(xué)友所說(shuō):“楊鑫給我展示了一個(gè)和周?chē)|蕓眾生完全不同的人生。他不為自己活著(zhù)。”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