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兩漢
鄧聯(lián)合 | 《老子》與《詩(shī)》之關(guān)聯(lián)的語(yǔ)文學(xué)考察
發(fā)表時(shí)間:2024-01-10 21:18:48    作者:鄧聯(lián)合    來(lái)源:《現代哲學(xué)》2023年第5期

《老子》與《詩(shī)》之關(guān)聯(lián)的語(yǔ)文學(xué)考察


鄧聯(lián)合


摘要《詩(shī)》作為基源性的中國文化經(jīng)典,在先秦和漢代思想世界都具有廣泛深刻的影響?!独献印啡珪?shū)雖未提及《詩(shī)》,但這并不意味著(zhù)二者全無(wú)關(guān)聯(lián)?;谡Z(yǔ)文學(xué)的視角,通過(guò)考察《老子》文本的演變歷程,將不同的《老子》傳本與《詩(shī)經(jīng)》相對照,可以發(fā)現《詩(shī)》的文體形式、修辭手法以及某些特殊語(yǔ)匯不僅在不同時(shí)期的《老子》傳本中都留下了痕跡,而且這些痕跡在從郭店本到王弼本的演變中還越來(lái)越多地出現。這表明《詩(shī)》是《老子》文本歷史性生成的過(guò)程中不可或缺的背景性經(jīng)典,《老子》不僅成書(shū)之初就已受到《詩(shī)》的影響,而且這種影響在此后的文本演變中還愈加深入。
關(guān)鍵詞老子;詩(shī);文體;修辭;語(yǔ)匯
作者簡(jiǎn)介鄧聯(lián)合,哲學(xué)博士,(珠海 519082)中山大學(xué)哲學(xué)系(珠海)教授。
基金項目國家社會(huì )科學(xué)基金項目“王夫之《莊子解》注釋與疏義”(19BZX064)

        《詩(shī)經(jīng)》之名確立于漢武帝時(shí)期,此前它被稱(chēng)為《詩(shī)》或《詩(shī)三百》。作為早期經(jīng)典,《詩(shī)》不僅是先秦諸子共享的思想資源,更是那個(gè)時(shí)代“士以上階層的最重要的通識教育科目”,習《詩(shī)》、誦《詩(shī)》則是貴族間“文化交往和語(yǔ)言交往的基本方式和手段”[1],故孔子曰“不學(xué)詩(shī),無(wú)以言”(《論語(yǔ)·季氏》)。關(guān)于《詩(shī)》對古代學(xué)者的深刻影響,清代學(xué)者劉開(kāi)說(shuō):

“夫古圣賢立言,未有不取資于是《詩(shī)》者也。道德之精微,天人之相與;彝倫之所以昭,性情之所以著(zhù);顯而為政事,幽而為鬼神,于《詩(shī)》無(wú)不可證。故論學(xué)論治,皆莫能外焉。”[2]
 

        確如劉開(kāi)所言,先秦諸子著(zhù)述多引《詩(shī)》、論《詩(shī)》,其中尤以儒家為甚。從道家學(xué)派來(lái)看,即便是對推重《詩(shī)》的儒家多作激烈批評的《莊子》,也不僅數次明確提及《詩(shī)》,其思想和文本還與《詩(shī)》有著(zhù)微妙的隱性關(guān)聯(lián)。[3]迥異于《莊子》,《老子》全書(shū)對《詩(shī)》卻只字未提[4],無(wú)論是以褒或貶的方式,但這并不意味著(zhù)二者全無(wú)關(guān)聯(lián)。事實(shí)上,就老子本人而言,身為主藏書(shū)之事的“周守藏室之史”(《史記·老子列傳》)或所謂“征藏史”(《莊子·天道》),他必定熟知《詩(shī)》,并極有可能一定程度上受到《詩(shī)》的影響。
 

        先看一條春秋時(shí)期史官引《詩(shī)》論事的記載。據《左傳·昭公三十二年》,趙簡(jiǎn)子問(wèn)史墨:“季氏出其君,而民服焉,諸侯與之,君死于外,而莫之或罪也。”史墨對曰:“社稷無(wú)常奉,君臣無(wú)常位,自古以然。故《詩(shī)》曰:‘高岸為谷,深谷為陵。’三后之姓,于今為庶。”史墨所引《詩(shī)》句見(jiàn)小雅《十月之交》。從《左傳》的這條記載可以看出:首先,史官群體不僅熟悉《詩(shī)》,而且擅長(cháng)發(fā)掘和運用某些詩(shī)句蘊涵的哲理,以“斷章取義”的方式推類(lèi)論說(shuō)現實(shí)政治問(wèn)題;其次,史墨所引《詩(shī)》句“高岸為谷,深谷為陵”近通于《老子》的相反相生思想,如第二章所說(shuō)“高下相傾”。[5]
 

        此外,《莊子》外篇所載老子與孔子涉及《詩(shī)》的兩則對話(huà)也值得關(guān)注。其一,《天運》篇:

“孔子謂老聃曰:‘丘治《詩(shī)》《書(shū)》《禮》《樂(lè )》《易》《春秋》六經(jīng),自以為久矣,孰知其故矣……’老子曰:‘……夫六經(jīng),先王之陳?ài)E也,豈其所以跡哉!今子之所言,猶跡也。’”

其二,《天道》篇:

“孔子西藏書(shū)于周室……往見(jiàn)老聃,而老聃不許,于是繙十二經(jīng)以說(shuō)。老聃中其說(shuō),曰:‘大謾,愿聞其要。’”
 

        這里所說(shuō)的“十二經(jīng)”雖所指不詳,且與《天運》篇提及的“六經(jīng)”極可能都是晚出的儒家經(jīng)典總名[6],但想必其中包括《詩(shī)》。這兩則對話(huà)雖皆為真假難定的寓言,但至少表明一點(diǎn):在“詆訿孔子之徒,以明老子之術(shù)”(《史記·莊子列傳》)的莊子學(xué)派看來(lái),老子熟悉《詩(shī)》的內容和精神旨趣,故而貶其為“先王之陳?ài)E”。

        基于上述原因,筆者認為,雖然《老子》未曾提及《詩(shī)》,但鑒于《詩(shī)》對包括老子在內的先秦諸子以及它在漢代升格為“經(jīng)”之后對學(xué)者所具有的廣泛、持久的影響,如果仔細考察《老子》從郭店本到王弼本的復雜演變歷程,將不同時(shí)期的《老子》傳本與《詩(shī)經(jīng)》相對照,那么就會(huì )發(fā)現《老子》在成書(shū)之初就已受到《詩(shī)》的影響,并且這種影響在此后的文本演變中還愈加深入。本文擬從語(yǔ)文學(xué)的進(jìn)路探討《老子》與《詩(shī)》的關(guān)聯(lián),二者的思想關(guān)聯(lián)暫存而不論。

一、文體


        關(guān)于《老子》的文體,學(xué)界曾有不同看法。在上世紀的老學(xué)論爭中,顧頡剛認為《老子》是賦體,而賦體乃戰國末期的新興文體,故《老子》應成書(shū)于《呂氏春秋》與《淮南子》之間;[7]馮友蘭認為《老子》應成于《論語(yǔ)》《孟子》后,非問(wèn)答體,而是屬于戰國時(shí)期的“簡(jiǎn)明之‘經(jīng)’體”;[8]錢(qián)穆認為詩(shī)、史、論是古代文體演進(jìn)的三種先后形態(tài),記言記事之“史體”必晚于詩(shī),論又晚于史,而《老子》之文體乃“論之尤進(jìn)”者,故應晚出于《孟子》《荀子》后。[9]對于這些論斷的疏失處,詹劍鋒已作出有力辯駁[10],茲不贅述。

        檢討顧、馮、錢(qián)的上述觀(guān)點(diǎn)可見(jiàn),三位學(xué)者都把《老子》的文體性質(zhì)與其成書(shū)年代這兩個(gè)不同問(wèn)題并合討論。他們之所以斷定《老子》成書(shū)較晚,且誤認其文體為賦、經(jīng)或論,一個(gè)重要原因在于他們未能得見(jiàn)戰國寫(xiě)本的郭店《老子》[11],其所依據的都是較晚的漢魏時(shí)期的王弼本。1990年代,郭店本的面世從根本上推翻了各種《老子》晚出說(shuō),同時(shí)為我們考察該書(shū)的本貌提供了直接的文本依據。老子為春秋晚期的史官,因此討論《老子》(尤其是早期傳本)的文體特點(diǎn)及其生成背景,較為切當的方法是把郭店本與春秋時(shí)期的史官言論相對照。

        史官的一個(gè)重要職責是“執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老子》第14章),或推“天道”以明人事,即通過(guò)援引過(guò)往的社會(huì )歷史經(jīng)驗和政治教訓,或基于他們所洞見(jiàn)的“天道”——宇宙萬(wàn)物的普遍法則,對統治者的行為提出解釋、批評或箴諫。從《左傳》《國語(yǔ)》所載史官言論可見(jiàn),其所述多有較為抽象且高度凝練、蘊意精深的斷語(yǔ)或格言,這些斷語(yǔ)或格言往往是史官針對現實(shí)所作的政治和道德話(huà)語(yǔ)演繹的前提性法則。例如,《左傳》:“史佚有言曰:‘無(wú)始禍,無(wú)怙亂,無(wú)重怒。’”(僖公十五年)“(史墨)對曰:‘物生有兩、有三、有五、有陪貳。故天有三辰,地有五行,體有左右,各有妃耦。王有公,諸侯有卿,皆有貳也。’”(昭公三十二年)《國語(yǔ)》:“史佚有言曰:‘動(dòng)莫若敬,居莫若儉,德莫若讓?zhuān)履糇伞?rsquo;”(《周語(yǔ)》)“史蘇朝,告大夫曰:‘……伐木不自其本,必復生;塞水不自其源,必復流;滅禍不自其基,必復亂。’”(《晉語(yǔ)》)將史官的這類(lèi)言論與郭店本乃至王弼本《老子》的大多數篇章相對照,可發(fā)現二者的言說(shuō)風(fēng)格非常相似,以至于如果把這類(lèi)史官言論寫(xiě)入《老子》,也不會(huì )顯得捍格不入。其不同在于,郭店本《老子》展開(kāi)了形而上的深邃思考,并創(chuàng )造性地將“道”樹(shù)立為獨立自存的本體,提出了“有狀?成,先天地生……未知其名,字之曰道”“反也者,道動(dòng)也”“道恒亡名”(《老子》甲組)[12]等重要思想,因此屬于哲學(xué)文本,而非史官話(huà)語(yǔ)的簡(jiǎn)單匯編之作。

        郭店本《老子》的文本形式雖然總體上可歸為與史官話(huà)語(yǔ)相類(lèi)的格言體,但其中許多篇句已不同程度地表現出詩(shī)的特點(diǎn)。一般來(lái)說(shuō),詩(shī)區別于其他文體的特點(diǎn)是抒情化、形象化,且句式規整、注重韻律和修辭。以下首先從句式和韻律兩個(gè)方面分析《詩(shī)》對《老子》的影響。

        (一)句式。據劉笑敢統計,在《詩(shī)經(jīng)》的305篇詩(shī)中,有152篇是純粹的四言詩(shī),140篇以四言為主,雜以三言、五言、六言或七言,只有13篇是其他形式的雜言詩(shī)。也就是說(shuō),《詩(shī)經(jīng)》是以四字句為主,并輔以其他變化。依此來(lái)看郭店本《老子》,其句式雖長(cháng)短錯雜不一,但三組簡(jiǎn)文中像《詩(shī)經(jīng)》那樣的整齊、連續的四字句也不可謂少。例如,甲組:“絕智棄辯,民利百倍;絕巧棄利,盜賊亡有;絕偽棄詐,民復孝慈。”“果而弗伐,果而弗驕,果而弗矜。”乙組:“明道如昧,夷道如繢,□道若退。上德如谷,大白如辱……建德如□,□真如愉。大方亡隅,大器曼成,大音祇聲,天象亡形。”“大成若缺,其用不敝;大盈若盅,其用不窮。大巧若拙,大成若詘,大直若屈。”丙組:“故大道廢,安有仁義;六親不和,安有孝慈;邦家昏□,安有貞臣。”顯然,在后世的帛書(shū)本以至王弼本中,整齊、連續的四字句更多,限于篇幅,此不詳舉。

        (二)韻律。古今多有學(xué)者發(fā)現,《老子》文本的一大特點(diǎn)是入韻。例如,清人呂履恒說(shuō):“上下五千言,固多韻語(yǔ)。”[14]劉師培說(shuō):“周代之書(shū),其純用韻文者,舍《易經(jīng)》《離騷》而外,莫若《老子》。”[15]此外,顧頡剛、胡適、錢(qián)穆、陳榮捷等學(xué)者也認為《老子》是押韻的。[16]按孫雍長(cháng)的統計,《老子》全書(shū)用韻共計426處,其用韻特點(diǎn)是自由寬緩。[17]朱謙之在其著(zhù)《老子校釋》中除了以附錄的形式詳列《老子》全書(shū)韻例外,還特別指出了《老子》用韻與《詩(shī)經(jīng)》之相合者。[18]更進(jìn)一步,劉笑敢通過(guò)“窮盡性的統計比較”,發(fā)現《老子》的用韻方式更接近于《詩(shī)經(jīng)》而不是《楚辭》,由此他推斷“《老子》顯然是在《詩(shī)經(jīng)》的風(fēng)格影響下的產(chǎn)物”[19]。筆者大致贊同前輩學(xué)者的這些看法,但認為其中有一點(diǎn)明顯的不足:他們在探討《老子》的韻律特點(diǎn)乃至其與《詩(shī)經(jīng)》的關(guān)系時(shí),所考察的對象文本都是王弼本,而郭店本不在其研究視野內。劉笑敢雖然注意到不同時(shí)期《老子》傳本的語(yǔ)言差異,但受研究條件的限制,郭店本同樣未被納入其考察范圍,他在分析《老子》與《詩(shī)經(jīng)》的關(guān)系時(shí),也只是盡可能地引用相對古樸的帛書(shū)本,同時(shí)偶爾參照王弼本。

        事實(shí)上,即便從郭店本這一迄今所見(jiàn)最早的《老子》文本看,其中許多篇句的韻式已有受到《詩(shī)》之影響的顯著(zhù)痕跡。需要說(shuō)明的是,劉笑敢的研究主要是基于王力《詩(shī)經(jīng)韻讀》、朱謙之《老子韻例》等前人成果,從句句入韻、疊句與疊韻、交韻、偶句韻、富韻、合韻等方面,詳細探討了《詩(shī)經(jīng)》的韻式對《老子》的影響。筆者將借鑒這一研究進(jìn)路,簡(jiǎn)要分析郭店本《老子》的韻律特點(diǎn)。

        第一,句句入韻。郭店本《老子》是哲學(xué)文本而非詩(shī)歌,故其中的句句入韻相應地表現出靈活多樣的特點(diǎn),五句一韻、四句一韻、三句一韻、兩句一韻之例都有出現。例如,甲組:“孰能濁以者,將徐;孰能安以動(dòng)者,將徐。保此道者不欲尚。”這是五句一韻。再如,甲組:“三言以為辨不,或令之有乎:視素抱,少私寡。”丙組:“無(wú),故無(wú)也。慎終若,則無(wú)敗矣。”這兩例都是四句一韻。又如,乙組:“明道如,夷道如,□道若退。上德如,大白如,廣德如不,建德如□,□真如,大方亡,大器曼,大音祇,天象亡。”這里先后出現了三句一韻、五句一韻、四句一韻的情況。兩句一韻之例更多,如甲組“有狀?,先天地”,“虛而不,動(dòng)而愈”,“益生曰,心使氣曰”;乙組“大盈若,其用不”,“修之,其德乃長(cháng)”;丙組“執大,天下”。


        除以上幾種句句韻,劉笑敢還特別指出,通行本《老子》第44章的韻式既可以說(shuō)是句句韻,也可視為句中韻。值得注意的是,該章早已見(jiàn)于郭店本中,且兩個(gè)版本的文字幾乎完全相同:“名與,孰?身與,孰?持與,孰?甚愛(ài),必大;厚,必多。故知,不;知,不;可以長(cháng)。”(甲組)依劉氏之說(shuō),其中的“身”“親”為真部,“貨”“多”為歌部,“亡”“病”“藏”為陽(yáng)部,“愛(ài)”“費”為物部,“足”“辱”為屋部,“止”“殆”“久”為之部[20],其韻式同時(shí)具有句句韻和句中韻的特點(diǎn)。

        除以上幾種句句韻,劉笑敢還特別指出,通行本《老子》第44章的韻式既可以說(shuō)是句句韻,也可視為句中韻。值得注意的是,該章早已見(jiàn)于郭店本中,且兩個(gè)版本的文字幾乎完全相同:“名與,孰?身與,孰?持與,孰?甚愛(ài),必大;厚,必多。故知,不;知,不;可以長(cháng)。”(甲組)依劉氏之說(shuō),其中的“身”“親”為真部,“貨”“多”為歌部,“亡”“病”“藏”為陽(yáng)部,“愛(ài)”“費”為物部,“足”“辱”為屋部,“止”“殆”“久”為之部[20],其韻式同時(shí)具有句句韻和句中韻的特點(diǎn)。

        第二,疊句與疊韻。劉笑敢以通行本第59章為例,認為其中重復的“嗇”“早服”“重積德”“無(wú)不克”“莫知其極”都是帶著(zhù)韻腳的疊句和疊韻,起到承上啟下的作用。該章同樣見(jiàn)于郭店本乙組,撇開(kāi)簡(jiǎn)文中的缺字,二者的文句和韻式幾乎完全一致,茲不詳引。此外,甲組:“未知牝牡之合朘怒,精之至也;終日號而不嗄,和之至也。”“咎莫憯乎欲得,禍莫大乎不知,知足之為,此恒矣。”乙組:“人之所,亦不可以不人。”這三例顯然都是重復某個(gè)字或某幾個(gè)字的疊字為韻。

        第三,偶句韻。劉笑敢指出,通行本第9章是典型的偶句韻,其中的“保”“守”“咎”“道”皆為幽部。[21]我們看到,該章也已見(jiàn)于郭店本甲組,且其采取的偶句韻式與通行本完全相同。此外,甲組:“人法地,地法,天法道,道法自。”“圣人欲不欲,不貴難得之;教不教,復眾之所過(guò)。”這兩段顯然也都是偶句韻。
 
        第四,富韻。所謂富韻是指句末用同一個(gè)虛字(例如“之”“也”“乎”等),虛字前再加一個(gè)押韻的字,這樣就形成兩個(gè)字的韻腳。郭店本中的富韻之例,除劉笑敢提到的通行本第17章已見(jiàn)于丙組外[22],甲組還有幾例:“反也者,道動(dòng)也;弱也者,道之用也。”“守中,篤也。萬(wàn)物並作,居以須復也。”“金玉盈室,莫能守也;貴富驕,自遺咎也。”“有亡之相生也,難易之相成也,長(cháng)短之相形也,高下之相盈也……萬(wàn)物作而弗始也,為而弗恃也……夫唯弗居也,是以弗去也。”“其脆也,易判也;其幾也,易散也。”這幾例中的“動(dòng)也”與“用也”、“篤也”與“復也”、“守也”與“咎也”、“生也”與“成也”“形也”“盈也”、“始也”與“恃也”、“居也”與“去也”、“判也”與“散也”,都分別構成富韻。

        劉笑敢認為,《老子》中的句句韻、疊韻、偶句韻、富韻等韻式都明顯地同于《詩(shī)經(jīng)》,而筆者的上述考察則表明,郭店本《老子》早已運用了這些同于《詩(shī)經(jīng)》的韻式。除了以上幾種韻式,郭店本甲組:“豫乎□若冬涉川,猶乎其若畏四鄰,嚴乎其若客,渙乎其若釋?zhuān)秃跗淙鐦?,坉乎其如濁。”筆者發(fā)現,這幾句都是以句中處于相同位置的虛字“乎”押韻。[23]這種句中用韻的方式在《詩(shī)經(jīng)》中也有先例,如《桑中》:“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宮,送我乎淇之上矣。”

        晚于郭店本的《老子》各本與《詩(shī)經(jīng)》用韻方式的相同之處更多,鑒于古今學(xué)者對此已多有發(fā)明,故筆者不再展開(kāi)討論。通過(guò)以上對郭店本《老子》與《詩(shī)經(jīng)》在句式和韻律兩個(gè)方面之相同點(diǎn)的比較分析,可知《老子》在成書(shū)之初就已受到《詩(shī)》的影響,這種影響導致其中的某些文句已呈現出詩(shī)歌化的特點(diǎn)。
 

二、修辭


        正是因為《老子》許多篇句句式規整、講求韻律,所以任繼愈認為《老子》“是以詩(shī)的形式寫(xiě)出的”[24],朱謙之則說(shuō)“《老子》為哲學(xué)詩(shī),其用韻較《詩(shī)經(jīng)》為自由”[25]。除了用韻,《老子》的許多篇句作為“詩(shī)”還運用了擬人、排比、對偶、對比、比喻、頂真、復沓等多種修辭手法,而這些手法早已常見(jiàn)于《詩(shī)經(jīng)》中。這里僅以頂真和復沓為例,討論《詩(shī)》在修辭方面對《老子》的影響。之所以只選擇頂真和復沓,是因為在《詩(shī)》《書(shū)》《易》等早于《老子》的經(jīng)典文本中,惟有《詩(shī)》運用了這兩種修辭手法,《書(shū)》《易》中皆不見(jiàn)。

        (一)復沓。復沓又稱(chēng)復唱、疊章、重章迭句等,是指一首詩(shī)由若干章組成,各章主題、結構乃至句法基本相同,只在相應的局部變換少數字詞,從而形成反復詠唱、跌宕回環(huán)的藝術(shù)效果。從《詩(shī)經(jīng)》全書(shū)來(lái)看,復沓是其中最典型尤其是國風(fēng)運用最普遍的表現手法。運用復沓的詩(shī)篇或抒情或敘事,或兼抒情與敘事,各章之間的關(guān)系大致有兩種——平行和漸進(jìn)。前者如《草蟲(chóng)》,該詩(shī)首章、次章、末章的末句分別為“我心則降”“我心則說(shuō)”“我心則夷”,其辭雖異,其情則類(lèi),三章平行共鳴。后者如《晨風(fēng)》,其首章、次章、末章的第四句分別為“憂(yōu)心欽欽”“憂(yōu)心靡樂(lè )”“憂(yōu)心如醉”,其辭前后各異,其情隨之愈加強烈,一章甚于一章,正如朱熹所云:“未見(jiàn)君子,則憂(yōu)心靡樂(lè )矣。靡樂(lè )則憂(yōu)之甚也……如醉,則憂(yōu)又甚矣。”[26]

        復沓不見(jiàn)于郭店本《老子》,王弼本卻有3章明顯運用了平行復沓的手法。第11章:“三十輻共一轂,當其無(wú),有車(chē)之用。”“埏埴以為器,當其無(wú),有器之用。”“鑿戶(hù)牖以為室,當其無(wú),有室之用。”這三段的思想主旨和理路完全一致,其句法也基本相同,差別僅在于各段的句首以及各段末句中的“車(chē)”“器”“室”三字。再看第28章:“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谿;為天下谿,常德不離,復歸于嬰兒。”“知其白,守其黑,為天下式;為天下式,常德不忒,復歸于無(wú)極。”“知其榮,守其辱,為天下谷;為天下谷,常德乃足,復歸于樸。”這三段話(huà)的思想主旨、理路和句法結構也完全相同,只有首段的“雄”“雌”“谿”“離”“嬰兒”在第二段的同樣位置分別換為“白”“黑”“式”“忒”“無(wú)極”,在末段則相應換為“榮”“辱”“谷”“足”“樸”。此外,第49章:“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這段文字雖然簡(jiǎn)短,復沓的特點(diǎn)卻是顯而易見(jiàn)的。

        (二)頂真。頂真又稱(chēng)頂針、蟬聯(lián)、連珠、聯(lián)語(yǔ)等,是指“用前一句的結尾來(lái)做后一句的起頭,使鄰接的句子頭尾蟬聯(lián)”[27],從而形成環(huán)環(huán)相扣、文氣貫通、上遞下接、逐層推進(jìn)的修辭效果。運用頂真手法的文句,用符號表示便是“A→B,B→C……”,其中連接上下句的B可以是一個(gè)字、詞或句子。頂真修辭在《詩(shī)經(jīng)》中的運用雖不像復沓那樣普遍,但亦多有其例。據筆者統計,國風(fēng)《行露》《江有汜》《簡(jiǎn)兮》《相鼠》《中谷有蓷》《葛藟》、大雅《文王》《大明》《緜》《皇矣》《下武》《行葦》《既醉》《假樂(lè )》《板》《崧高》、周頌《良耜》、魯頌《有駜》等,都運用了頂真修辭。具體來(lái)看,用一個(gè)字連接上下句的,如《既醉》“朋友攸攝,攝以威儀”;用一個(gè)詞連接上下句的,如《緜》“乃立皋門(mén),皋門(mén)有伉”;用一個(gè)句子連接上下句的,如《相鼠》“相鼠有皮,人而無(wú)儀;人而無(wú)儀,不死何為。”

        在郭店本《老子》中,甲組、乙組、丙組都有運用頂真修辭的文句:


在王弼本中,運用頂真手法的篇句更多,除與上表所列相對應的句例,還有:



        綜括以上兩表可見(jiàn),受到《詩(shī)》的影響,《老子》中運用頂真手法的篇章既多有用一個(gè)字或一個(gè)詞連接上下句之例,也不乏用一個(gè)句子連接上下句之例。而頂真句例從郭店本到王弼本的愈益增多則表明,在《老子》文本的演變中,《詩(shī)》的修辭手法的影響呈現出愈加深入擴大之勢。當然,作為哲學(xué)著(zhù)作,《老子》運用頂真手法,絕不只是為了達到某種文學(xué)性的修辭效果,更是為了彰明思想環(huán)節的上遞下接、內在邏輯的逐次推衍,以及理論觀(guān)念的依序轉換、精神主旨的最終凸顯。

三、語(yǔ)匯


        不同于敘事性的散文、說(shuō)理性的論文以及訓誥政令等其他文本形式,詩(shī)歌常運用一些特殊的語(yǔ)匯,以抒發(fā)某種情感,并達到富于節奏、朗朗上口,從而便于隨口誦唱流傳的效果,《詩(shī)經(jīng)》的那些具有情感色彩的語(yǔ)氣詞和修辭性的大量疊字詞即屬此類(lèi)。在這個(gè)方面,《詩(shī)》對《老子》文本的演變和生成也有顯著(zhù)影響。
 
        (一)語(yǔ)氣詞。《詩(shī)經(jīng)》運用最普遍的語(yǔ)氣詞是“兮”,共出現300多次,它相當于現代漢語(yǔ)的“啊”或“呀”。對看《老子》,郭店本中不見(jiàn)“兮”字,其中的語(yǔ)氣詞多用“乎”“也”等?!肚f子》雖被司馬遷認為“其要本歸于老子之言”(《史記·老子列傳》),外篇更被王夫之指為“但為老子作訓詁”(《莊子解·外篇序》),但通觀(guān)《莊子》全書(shū),“兮”僅于內篇2見(jiàn)——“鳳兮鳳兮,何如德之衰也”(《人間世》),且與《老子》無(wú)關(guān),而外雜篇中那些所謂“為老子作訓詁”,因此極有可能援引或轉述《老子》文句的《胠篋》《在宥》《天道》《天運》《徐無(wú)鬼》等篇,“兮”字卻并未出現。受到《詩(shī)》的影響,《老子》文本用“兮”字當在《莊子》之后的戰國晚期,這一點(diǎn)可以從其時(shí)幾部受《老子》的影響或闡發(fā)其思想的著(zhù)作所引用或化用的《老子》文句看出來(lái)。

        具體來(lái)說(shuō),《韓非子》全書(shū)引《老》有2句出現了“兮”字,分別為“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解老》)。成書(shū)于戰國晚期的《文子》[29],書(shū)中引用或化用《老子》的文句則多見(jiàn)“兮”:

忽兮怳兮,不可為象兮;怳兮忽兮,用不詘兮;窈兮冥兮,應化無(wú)形兮。(《道原》)
其全也,敦兮其若樸;其散也,渾兮其若濁……氾兮若浮云。(《道原》)
故曰:“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孰知其極。”(《微明》)
為天下有容者,“豫兮其若冬涉大川,猶兮其若畏四鄰,儼兮其若容,渙兮其若冰之液,敦兮其若樸,混兮其若濁,廣兮其若谷。”(《上仁》)
此外,漢初《淮南子》引《老》也多見(jiàn)“兮”,例如:
忽兮怳兮,不可為象兮;怳兮忽兮,用不屈兮;幽兮冥兮,應無(wú)形兮。(《原道訓》)
其全也,純兮若樸;其散也,混兮若濁……澹兮其若深淵,泛兮其若浮云。(《原道訓》)
故老子曰:“窈兮冥兮,其中有精……”(《道應訓》)

        《文子》《淮南子》引《老》的上述文句,大致對應王弼本第21、15、20等章。帛書(shū)本中,“兮”皆換為“呵”。北大漢簡(jiǎn)本中,“兮”或作“旖”,如下經(jīng)第48、62、74章(分別對應王弼本第4、21、34章);或換為“虖”(乎),如上經(jīng)第58章、下經(jīng)第60章(分別對應王弼本第15、17章);此外,下經(jīng)第61章(對應王弼本第20章)并用“旖”“虖”:“芒虖,未央哉……我旖未佻……絫旖,臺無(wú)所歸……我愚人之心也,屯屯虖……沒(méi)旖,其如晦;芒旖,其無(wú)所止。”

        在王弼本《老子》中,帛書(shū)本的“呵”、漢簡(jiǎn)本的“旖”和“虖”全部統一為“兮”,“兮”由此成為全書(shū)運用最多的語(yǔ)氣詞,共出現25次之多,即“淵兮似萬(wàn)物之宗……湛兮似或存”(第4章);“猶兮若畏四鄰,儼兮其若客,渙兮若冰之將釋?zhuān)刭馄淙魳?,曠兮其若谷,渾兮其若?rdquo;(第15章);“悠兮其貴言”(第17章);“荒兮,其未央哉……我獨泊兮,其未兆……儽儽兮,若無(wú)所歸……澹兮其若海,飂兮若無(wú)止”(第20章);“惚兮恍兮,其中有象; 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第21章);“寂兮寥兮,獨立不改”(第25章);“大道氾兮,其可左右”(第34章);“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第58章)。在晚于漢簡(jiǎn)本、早于王弼本的河上公本中,相關(guān)語(yǔ)例幾乎與王本完全相同,惟王本第4章“淵兮似萬(wàn)物之宗”一句,河本作“淵乎似萬(wàn)物之宗”。值得注意的是,被許多學(xué)者認為其時(shí)代應與帛書(shū)本大致相當的傅奕本,書(shū)中“兮”字出現的情況也與王弼本基本一致。

        在王弼本的上述語(yǔ)例中,有兩種“兮”字的用法尤其能說(shuō)明《詩(shī)》對王本的影響。其一是第20章的“儽儽兮”,同樣的疊字詞后加“兮”的用法在《詩(shī)經(jīng)》中頗多見(jiàn),如“詵詵兮”“振振兮”“薨薨兮”“繩繩兮”“揖揖兮”“蟄蟄兮”(《螽斯》)、“脫脫兮”(《野有死麕》)、“渙渙兮”(《溱洧》)、“閑閑兮”“泄泄兮”(《十畝之間》)、“欒欒兮”“慱慱兮”(《素冠》),等等。其二是第21章的“惚兮恍兮”“恍兮惚兮”“窈兮冥兮”,以及第25章的“寂兮寥兮”,這種一個(gè)句子(四字句)中有兩個(gè)“兮”字的用法也多見(jiàn)于《詩(shī)經(jīng)》中,如“綠兮衣兮”“絺兮绤兮”(《綠衣》)、“父兮母兮”(《日月》)、“叔兮伯兮”“瑣兮尾兮”(《旄丘》)、“瑟兮僴兮,赫兮咺兮”“寬兮綽兮,猗重較兮”(《淇奧》)、“容兮遂兮”(《芄蘭》)、“伯兮朅兮”(《伯兮》),等等。相較于《詩(shī)經(jīng)》,《楚辭》用“兮”雖然更多更頻繁,甚至可謂每言必用“兮”,但一個(gè)句子中用兩個(gè)“兮”的情況卻從未出現?;诖?,如果再考慮到《楚辭》較少四字句,且其韻律形式與《老子》迥不相類(lèi),[30]那么我們便只能認為《老子》中“兮”的用例是《詩(shī)》影響的結果。

        (二)疊字詞。《詩(shī)經(jīng)》運用了大量疊字詞。僅以國風(fēng)周南為例,計有“關(guān)關(guān)”(《關(guān)雎》)、“萋萋”“喈喈”“莫莫”(《葛覃》)、“詵詵”“振振”“薨薨”“繩繩”“揖揖”“蟄蟄”(《螽斯》)、“夭夭”“灼灼”“蓁蓁”(《桃夭》),等等?!对?shī)》之所以頻繁使用疊字詞,是因為這樣可以使詩(shī)句節律鏗鏘明快、音調優(yōu)美,從而便于賦誦傳唱。

        對看《老子》,與“兮”的用例一樣,郭店本沒(méi)有出現疊字詞,《韓非子》引《老》亦如此。與此不同,《文子》引《老》則有“綿綿若存,是謂天地根”(《精誠》);“不欲碌碌如玉,落落如石”(《符言》);“其政悶悶,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上禮》)。其后的《淮南子》引《老》有“其政悶悶,其民純純;其政察察,其民缺缺”(《道應訓》),這里出現了“綿綿”“碌碌”“落落”“悶悶”“純純”“缺缺”等疊字詞。在漢代的各種《老子》傳本中,疊字詞更為多見(jiàn):


        在《老子》運用的眾多疊字詞中,“昭昭”“繩繩”“綿綿”皆出自《詩(shī)》:“昭昭”見(jiàn)魯頌《泮水》“其音昭昭”;“繩繩”見(jiàn)周南《螽斯》“宜爾子孫,繩繩兮”,大雅《抑》“子孫繩繩”;“綿綿”見(jiàn)王風(fēng)《葛藟》“綿綿葛藟”,大雅《綿》“綿綿瓜瓞”,《常武》“綿綿翼翼”,周頌《載芟》“綿綿其麃”。毋庸置疑,《老子》中的這三個(gè)疊字詞是其襲取《詩(shī)》的語(yǔ)匯的明證。從上述詞例統計可以看出,至遲自戰國晚期疊字詞始見(jiàn)于《老子》始,《老子》文本在漢代的演變過(guò)程中越來(lái)越多地使用疊字詞,其結果是相關(guān)篇句越來(lái)越表現出顯著(zhù)的詩(shī)歌化特點(diǎn)。

        通過(guò)以上對不同時(shí)期《老子》傳本中“兮”和疊字詞的用例分析,筆者推測:在《老子》文本的演變過(guò)程中,后世的傳承者對其篇句進(jìn)行了修飾和增益;為達到便于隨口吟誦甚或配樂(lè )歌唱、利于授受流傳之目的,修飾者和增益者有意識地運用了疊字詞和“兮”“呵”“旖”“虖”等語(yǔ)氣詞,這顯然是受到《詩(shī)》的影響;而在漢代,最終在王弼本形成的時(shí)代,疊字詞之所以出現更多,“兮”之所以取代“呵”“旖”“虖”,成為《老子》全書(shū)運用最多的語(yǔ)氣詞,當是因為《詩(shī)》早已被官方確立為“經(jīng)”,所以對學(xué)者產(chǎn)生了長(cháng)久且更深刻的影響,使其在修飾、增益《老子》文本時(shí)自覺(jué)或不自覺(jué)地借鑒了《詩(shī)》的語(yǔ)匯特點(diǎn)。

        除了“兮”和疊字詞,《老子》中還有一些語(yǔ)匯與《詩(shī)》有關(guān)系,甚或取自《詩(shī)》。略舉數例:(1)作為《老子》最重要的思想概念之一,“無(wú)為”已多次出現于郭店本中[31],這個(gè)詞最早見(jiàn)于《詩(shī)經(jīng)》,如“我生之初,尚無(wú)為”(《兔爰》)、“寤寐無(wú)為”(《澤陂》),其意雖異,其詞則一;[32](2)第10章“載營(yíng)魄抱一”,“載”是語(yǔ)助詞,這種用法在《詩(shī)經(jīng)》中極為常見(jiàn),如“載驅薄薄”(《載驅》)、“八月載績(jì)”(《七月》)、“載馳載驅”(《皇皇者華》),等等;(3)第23章“飄風(fēng)不終朝”,“飄風(fēng)”出自《詩(shī)經(jīng)》,如“其為飄風(fēng)”(《何人斯》)、“飄風(fēng)發(fā)發(fā)”(《蓼莪》)、“飄風(fēng)自南”(《卷阿》)。此外,第51章“道生之,德畜之,長(cháng)之育之,亭之毒之,養之覆之”,對看《詩(shī)經(jīng)·蓼莪》“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撫我畜我,長(cháng)我育我,顧我復我”,二者的用語(yǔ)乃至句法都頗為相似??梢哉f(shuō),這些都是《詩(shī)》的語(yǔ)匯在《老子》中留下的痕跡。

四、結語(yǔ)


        作為中國思想文化的基源性經(jīng)典,《詩(shī)》在先秦時(shí)期并非儒家的獨享品,而是包括老子在內的諸子百家在進(jìn)行學(xué)術(shù)撰作時(shí)皆可取鑒的公共資源,其差別只在各家所取各異。到了漢代,由于《詩(shī)》被官方確立為“經(jīng)”,借助政治意識形態(tài)長(cháng)期的籠罩性力量,其對學(xué)者的熏染得到進(jìn)一步強化。從客觀(guān)效應來(lái)看,《詩(shī)》既為其時(shí)傳播最廣泛、影響最深遠的經(jīng)典,所以無(wú)論在思想還是文辭方面,《詩(shī)》對于學(xué)者的著(zhù)書(shū)立說(shuō)都具有范文的意義。以上從文體、修辭、語(yǔ)匯三方面梳理的《詩(shī)》在《老子》不同時(shí)期傳本中留下的痕跡,即可視為其范文效應在道家經(jīng)典中的具體顯現。而這些痕跡在從早期的郭店本到較晚的王弼本中越來(lái)越多的出現,則表明《詩(shī)》是《老子》文本歷史性生成不可或缺的背景性經(jīng)典,它不僅影響了《老子》這一道家立宗之作的初貌,而且始終伴隨并以獨特的方式深度參與了其后不同傳本的演變歷程。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