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合研究
孫中原:勞動(dòng)圣人 天下奇書(shū) ——論墨家合理思想
發(fā)表時(shí)間:2024-01-03 16:44:57    作者:孫中原    來(lái)源:《棗莊學(xué)院學(xué)報》2023年11月第6期
勞動(dòng)圣人 天下奇書(shū)
——論墨家合理思想 

孫中原
(中國人民大學(xué) 哲學(xué)院,北京 100872)
[摘 要]墨子是勞動(dòng)圣人,《墨經(jīng)》是天下奇書(shū)。墨家合理思想,與現代世界先進(jìn)思想高度契合、聯(lián)通接軌,是振興中華、民族復興的銳利思想武器與強大精神動(dòng)力,是新時(shí)代國家上層建筑、意識形態(tài)的重要元素與組成部分。本文論述墨家合理思想的三個(gè)重點(diǎn)。第一,墨學(xué)產(chǎn)生的機理,學(xué)儒反儒成顯學(xué)。第二,墨家科學(xué)精神的要領(lǐng),巧傳求故,求真務(wù)實(shí)。第三,墨家人文精神的要領(lǐng)及合理思想現代觀(guān),其勞動(dòng)生產(chǎn)觀(guān)、勞動(dòng)人權觀(guān)、勞動(dòng)本位觀(guān)、群眾智慧觀(guān)、人力能動(dòng)觀(guān)、人民價(jià)值觀(guān)和兼愛(ài)平等觀(guān)等觀(guān)點(diǎn),具有重要的理論、歷史與現實(shí)意義,值得細為品鑒、傳承與弘揚。
[關(guān)鍵詞]勞動(dòng)圣人;天下奇書(shū);墨子;墨家;《墨經(jīng)》;合理思想;科學(xué);人文
[收稿日期]2023-10-10
[基金項目]國家社科基金研究專(zhuān)項“《墨經(jīng)》絕學(xué)的E考據和元研究”(項目編號:19VJX001)階段性成果。
[作者簡(jiǎn)介]孫中原(1938—),男,中國人民大學(xué)哲學(xué)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墨子學(xué)會(huì )顧問(wèn)、原副會(huì )長(cháng),燕山大學(xué)、貴州民族大學(xué)兼職教授,中國臺灣東吳大學(xué)客座教授,中國邏輯學(xué)會(huì )監事會(huì )監事、原副會(huì )長(cháng)。主要從事邏輯學(xué)、哲學(xué)與中國傳統文化研究。著(zhù)作《墨子大辭典》等80余種,論文400余篇。作為首席專(zhuān)家,完成2015年國家社科基金后期資助項目《墨學(xué)大辭典》、2017年國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項目與“十三五”國家重點(diǎn)圖書(shū)出版規劃項目《中華傳統文化百部經(jīng)典·管子解讀》、2019年國家社科基金研究專(zhuān)項《〈墨經(jīng)〉絕學(xué)的E考據和元研究》等國家項目。
[中圖分類(lèi)號]B224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4-7077(2023)06-0001-08


一、墨學(xué)產(chǎn)生的機理
(一)好學(xué)而能,造就圣人
   毛澤東讀《二十四史》批注:“墨子是一個(gè)勞動(dòng)者,他不做官,但他是比孔子高明的圣人,孔子不耕地,墨子自己動(dòng)手做桌椅子。”墨子在世時(shí),就被稱(chēng)為“圣人”?!豆稀氛f(shuō),墨子生病,門(mén)徒跌鼻問(wèn)墨子:“今先生,圣人也,何故有疾?”墨子答:“人之所得于病者多方,有得之寒暑,有得之勞苦。”
   公元前439年,楚惠王在位第五十年,墨子到楚國,把自己著(zhù)作獻給楚惠王,楚惠王借口年老,派大臣穆賀接待,楚國封君魯陽(yáng)文君提醒楚惠王說(shuō):“墨子,北方賢圣人。”意思是不能怠慢墨子這位北方的賢圣人。何謂“圣人”?《孟子·盡心下》說(shuō):“大而化之之謂圣。”“圣人,百世之師也。”東漢趙岐注:“大行其道,使天下化之,是謂圣人。”按孟子定義,墨子是圣人。
   墨子沒(méi)有做過(guò)官,墨子推薦弟子到各諸侯國做官???、墨都不親自耕地,是專(zhuān)職的學(xué)派領(lǐng)袖,兼私人辦學(xué)的教育家??鬃虞p視勞動(dòng)者,墨子重視勞動(dòng)者。墨子親身勞動(dòng),熟悉木工等手工業(yè)技巧,制造木鳶、車(chē)轄與守城器械?!赌?jīng)》系統記載古代手工業(yè)技術(shù)理論。
   墨子在很多方面比孔子高明,孔、墨都是圣人,孔子是統治者的圣人,墨子是勞動(dòng)者的圣人,墨家是勞動(dòng)者的學(xué)派,墨學(xué)是勞動(dòng)者的學(xué)說(shuō)。墨家學(xué)派成員,來(lái)自勞動(dòng)階層,代表勞動(dòng)者利益,表達勞動(dòng)者心聲?!睹献?middot;盡心上》說(shuō):“墨子兼愛(ài),摩頂放踵利天下,為之。”《滕文公下》說(shuō):“墨翟之言盈天下。”“墨氏兼愛(ài)。”《貴義》說(shuō):“翟上無(wú)君上之事,下無(wú)耕農之難。”《魯問(wèn)》說(shuō):“翟以為不若誦先王之道,而求其說(shuō),通圣人之言,而察其辭,上說(shuō)王公大人,次匹夫徒步之士。”
   墨子木工技藝高超,與當時(shí)名匠魯班不相上下?!俄n非子·外儲說(shuō)左上》說(shuō):“墨子為木鳶。”弟子說(shuō):“先生之巧,至能使木鳶飛!”木制老鷹,能使它飛到天上,是早期的航空模型,是實(shí)現人類(lèi)用機械飛天夢(mèng)想的試驗。
   墨子精通制造大車(chē)的技術(shù)。名家在戰國中期的代表人魏國宰相惠施說(shuō):“墨子大巧,巧為輗。”輗是車(chē)轅與駕轅的衡木相銜接的銷(xiāo)子?!遏攩?wèn)》載,魯班用竹木片制成會(huì )飛的喜鵲,“自以為至巧”,墨子說(shuō):“子之為鵲也,不如翟之為車(chē)轄,須臾斫三寸之木,而任五十石(六千斤)之重。”車(chē)轄是安在車(chē)軸末端,用來(lái)防止車(chē)輪脫落的擋木。
   《公輸》載墨子說(shuō):“臣之弟子禽滑厘等三百人,已持臣守御之器,在宋城上,而待楚寇矣。”《備城門(mén)》11篇記載,墨子全面協(xié)理城防工程與軍事器械的制造使用?!豆澯弥小氛f(shuō):“凡天下群百工,輪車(chē)鞼匏,陶冶梓匠。”
   《墨子》載有制革、制陶、冶金、織布、縫紉、刺繡、制鞋、造鎧甲、土石建筑等多種手工業(yè)門(mén)類(lèi)。墨子熟悉當時(shí)各種手工業(yè)技術(shù),特別是木工技巧,把手工業(yè)技術(shù)提升為科學(xué)知識,建立系統學(xué)說(shuō)。
   墨子自稱(chēng)“賤人”,實(shí)是“學(xué)而能”者?!顿F義》說(shuō):墨子到楚國,與楚國大臣對話(huà)時(shí)自稱(chēng)“賤人”,因為勞動(dòng)者沒(méi)有當官,不是貴族。墨子時(shí)刻不忘“農與工肆之人”之事,把自己的學(xué)說(shuō)比作糧食、草藥。墨家學(xué)術(shù),反映手工業(yè)勞動(dòng)者的利益,代表勞動(dòng)者發(fā)聲?!秴问洗呵?middot;愛(ài)類(lèi)》載,墨子見(jiàn)楚王說(shuō):“臣,北方之鄙人也。”“鄙人”即俗人、小人、卑賤的人,與貴族區隔。墨子來(lái)自民間,自創(chuàng )學(xué)說(shuō),影響深遠。
   《荀子·王霸》比較墨儒學(xué)說(shuō)的社會(huì )基礎,認為“墨子之說(shuō)”是“役夫之道”,儒家學(xué)說(shuō)是“君子之道”“圣王之道”。“役夫”即勞動(dòng)者,供人役使,干粗活,故“役夫之道”就是服務(wù)于勞動(dòng)者的道理。而儒家學(xué)說(shuō),是君子、帝王、圣王之道,是服務(wù)于貴族的道理。
   《莊子·天下》說(shuō):墨子“好學(xué)而博”。墨子勤奮好學(xué),提倡“學(xué)而能”“學(xué)而知”,依靠學(xué)習,獲取廣博的知識技能?!渡匈t》說(shuō):“王公大人骨肉之親,無(wú)故富貴,面目美好者”,不是“學(xué)而能”,靠出身門(mén)第,“既富且貴”,讓他們治理國家,必然導致混亂。
   墨子苦讀博覽好深思,周游列國車(chē)帶書(shū)?!顿F義》說(shuō):墨子到衛國,車(chē)上“載書(shū)甚多”。弦唐子問(wèn):“帶這么多書(shū),干什么?”墨子答:“過(guò)去周公旦,早上要讀一百篇書(shū),晚上還要接見(jiàn)七十個(gè)讀書(shū)人,與他們座談,所以知道的多,能輔佐天子,成績(jì)卓著(zhù)。他的影響,一直持續到今天,沒(méi)有磨滅。我上沒(méi)有君主治理國家的事情,下沒(méi)有農民耕種土地的勞作,我怎么能不讀書(shū)?”墨子學(xué)習周公,把讀書(shū)看作職業(yè)本分。
(二)學(xué)儒反儒成顯學(xué)
   《韓非子·顯學(xué)》:“世之顯學(xué),儒墨也。”戰國時(shí)期,儒學(xué)、墨學(xué)同稱(chēng)“顯學(xué)”,即最為顯赫著(zhù)名的學(xué)派。漢代學(xué)者“儒墨”并提,“孔墨”對舉。漢代以后官方重視儒學(xué),漢武帝采納董仲舒建議,“罷黜百家,獨尊儒術(shù)”,儒學(xué)由此成為中國文化的正統、主流、巨流、明流與顯流,而墨學(xué)則被儒學(xué)打壓,成為異端、支流、細流、暗流與潛流,儒墨興亡路兩岐。
   墨子最初學(xué)儒,后來(lái)發(fā)現儒學(xué)缺點(diǎn),轉而批判儒學(xué),自立學(xué)派,墨家成為先秦唯一可與儒家分庭抗禮的學(xué)派。秦漢儒墨、孔墨并提,漢后儒學(xué)獨尊,墨學(xué)淪為“冷門(mén)絕學(xué)”。魯國是古代傳播傳統文化與儒學(xué)的中心。魯國開(kāi)國君主為周公旦之子伯禽,一向尊重周禮?!蹲髠?middot;昭公二年》說(shuō):“周禮盡在魯矣。”《呂氏春秋·當染》說(shuō),周王派禮官史角去魯國傳授周朝的禮儀制度,魯君把史角留在魯國,史角后代在魯國傳播周禮,墨子跟史角的后代學(xué)習周禮。
   《淮南子·主術(shù)訓》說(shuō):“孔墨皆修先圣之術(shù),通六藝之論。”六藝是中國古代傳統文化的基本內容。初級的六藝,指禮、樂(lè )、射(射箭,軍事科目)、御(駕車(chē),軍事科目)、書(shū)(書(shū)法文字)、數(數學(xué)計算)。高深的六藝,指禮、樂(lè )、書(shū)(《書(shū)經(jīng)》)、詩(shī)(《詩(shī)經(jīng)》)、易(《易經(jīng)》)、《春秋》(歷史書(shū))。墨子常引《詩(shī)經(jīng)》《書(shū)經(jīng)》和周、燕、宋、齊等國《春秋》,自稱(chēng)遍讀百?lài)洞呵铩?,熟悉傳統文化典籍。
   《淮南子·要略》說(shuō):“墨子學(xué)儒者之業(yè),受孔子之術(shù),以為其禮煩擾而不悅(煩瑣不易實(shí)行),厚葬靡財而貧民,久服傷生而害事,故背周道而用夏政。”孔子推崇周公周道,墨子效法夏禹,批判儒學(xué),節用節葬,艱苦樸素。
   《魯問(wèn)》說(shuō):“誦先王之道而求其說(shuō),通圣人之言而察其辭。”墨子這種業(yè)務(wù),也是孔子的專(zhuān)長(cháng),是一般儒者的業(yè)務(wù)??啄珜W(xué)說(shuō),基礎相同,推崇方面,結果不同。儒墨同根同源,枝脈流向不同。儒墨從同一基點(diǎn)出發(fā),分道揚鑣路不同。
   儒墨在中華傳統文化的共同基礎上,呈現思想學(xué)說(shuō)的多樣性,代表著(zhù)不同社群利益?!兑?middot;系辭下》說(shuō):“天下同歸而殊途,一致而百慮。”東漢班固《漢書(shū)·藝文志》說(shuō),諸子百家“各引一端,崇其所善,以此馳說(shuō)”,“其言雖殊,譬猶水火,相滅以相生也”,“相反而皆相成也”,恰當揭示出墨學(xué)產(chǎn)生的機制原理,辯證哲學(xué),影響深遠。
(三)《墨經(jīng)》元典價(jià)連城
   明正統十年(1445年)所刊《道藏》,收《墨子》五十三篇,其中《經(jīng)上》到《小取》六篇,通稱(chēng)《墨經(jīng)》(又稱(chēng)《墨辯》《辯經(jīng)》)?!肚f子·天下》說(shuō):“相里勤之弟子五侯之徒,南方之墨者苦獲、已齒、鄧陵子之屬,俱誦《墨經(jīng)》。”廣義《墨經(jīng)》,包括《大取》《小取》。晉魯勝注《墨經(jīng)》四篇,稱(chēng)《墨辯》《辯經(jīng)》,指狹義《墨經(jīng)》。狹義《墨經(jīng)》,從自然本身解釋自然,是徹底的無(wú)神論,屬于當時(shí)世界頂級的科學(xué)知識,展現墨學(xué)發(fā)展史上的輝煌進(jìn)展。
   胡適說(shuō):“這四篇著(zhù)作(指狹義《墨經(jīng)》)成為一組,里面有邏輯學(xué)、心理學(xué)、經(jīng)濟學(xué)以及政治學(xué)和語(yǔ)法規則、數學(xué)、力學(xué)、光學(xué)等方面的理論。”“這四篇著(zhù)作是現在僅存的古代中國科學(xué)成就的證據。”“它們完全沒(méi)有超自然的、甚至迷信的色彩。”“毫無(wú)疑問(wèn),這些作品是一個(gè)科學(xué)時(shí)代的產(chǎn)物。”在專(zhuān)講科學(xué)的意義上,可以將《墨經(jīng)》定性定位為“真正有價(jià)值的唯一著(zhù)作”。[1](P52,57,77)
   胡適說(shuō):“《墨子》的《經(jīng)》上下、《經(jīng)說(shuō)》上下、《大取》《小取》六篇,從魯勝以后,幾乎無(wú)人研究。”“到了今日,這幾篇二千年沒(méi)人過(guò)問(wèn)的書(shū),竟成了中國古代的第一部奇書(shū)了!”“《墨辯》六篇,乃是中國古代第一奇書(shū)。”[2](P223,31)
   《墨經(jīng)》專(zhuān)講科學(xué)知識,在當時(shí)世界獨一無(wú)二?!督?jīng)上》是各門(mén)科學(xué)范疇的定義、劃分與簡(jiǎn)單命題,共100條。胡適說(shuō):“《經(jīng)上》篇全是界說(shuō)(定義),文體和近世幾何學(xué)里的界說(shuō)相像。”《經(jīng)說(shuō)上》是對《經(jīng)上》的解釋說(shuō)明?!督?jīng)下》是邏輯與科學(xué)的定理與論證,共83條。胡適說(shuō):“《經(jīng)下》篇全是許多‘定理’,文體極像幾何學(xué)里的‘定理’。”《經(jīng)下》《經(jīng)說(shuō)下》并列,是濃縮論證展開(kāi)的語(yǔ)構,前者提示論證的關(guān)鍵,后者展開(kāi)論證。
   《墨經(jīng)》所講科學(xué)知識,按現代知識系統,內容可分兩層:第一層為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與自然科學(xué)兩大類(lèi);第二層中,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分為世界觀(guān)、認識論、邏輯學(xué)、方法論、科技哲學(xué)、歷史觀(guān)、經(jīng)濟學(xué)、政治學(xué)、倫理學(xué)、教育學(xué)、語(yǔ)言文學(xué)、藝術(shù)美學(xué)、軍事學(xué)等13個(gè)小類(lèi),自然科學(xué)分為光學(xué)、力學(xué)、簡(jiǎn)單機械學(xué)、數學(xué)與物理學(xué)等5個(gè)小類(lèi)。合計共18個(gè)小類(lèi)。
   在先秦諸子中,墨家最重視生產(chǎn)經(jīng)驗、應用技術(shù)的理論總結與科學(xué)研究。墨家由手工業(yè)工匠上升為學(xué)者,有條件把當時(shí)的手工業(yè)生產(chǎn)經(jīng)驗與應用技術(shù)上升到科學(xué)理論的高度。因此,墨家的科學(xué)智慧,以實(shí)踐經(jīng)驗為基礎,以邏輯論證為手段,是實(shí)踐性與理論性的統一,是技術(shù)經(jīng)驗與科學(xué)理論的結合。
   墨家在生產(chǎn)中注意觀(guān)察并開(kāi)展實(shí)驗,如小孔成像實(shí)驗、光學(xué)投影實(shí)驗、罌聽(tīng)聲學(xué)實(shí)驗、引力實(shí)驗等。墨家從世代相傳的手工技巧中探明原因,總結規律,提煉光學(xué)、力學(xué)、簡(jiǎn)單機械學(xué)、數學(xué)與物理學(xué)知識,成為中國科技史的光輝內容。墨家主張從有利于人民生產(chǎn)生活的目的出發(fā),利用法則,制造器械。例如,從桔槔、轆轤、車(chē)梯等簡(jiǎn)單機械中總結杠桿、斜面原理,設計制造各種實(shí)用器械,減輕勞動(dòng),提高效率。
   英國著(zhù)名科學(xué)史家李約瑟(Joseph Terence Montgomery Needham,1900~1995)《中國科學(xué)技術(shù)史》說(shuō):“完全信賴(lài)人類(lèi)理性的墨家,明確地奠定了在亞洲可以成為自然科學(xué)的基本概念的東西。”“更重要的是這樣一個(gè)廣泛的事實(shí):即它勾畫(huà)出了堪稱(chēng)之為科學(xué)方法的一整套理論。”[3](P201)
   李約瑟《墨經(jīng)中的科學(xué)思想》說(shuō):“后期墨家?jiàn)^力于實(shí)驗科學(xué)所可依據之思想體系之建立。”“墨家關(guān)于‘規范思維’的論辯,可與當代科學(xué)的模型的邏輯討論正在進(jìn)展的見(jiàn)解,具有強烈的類(lèi)似。”《墨經(jīng)》的科學(xué)定義,“具有奇特的現代氣味”,“這確已由現代科學(xué)的哲學(xué)家為之重新發(fā)現與發(fā)展了”。[4](P206,231~234)
   教育家蔡元培(1868~1940)說(shuō):“先秦惟子墨子頗治科學(xué),而漢以后則絕跡。”“墨子,科學(xué)家也,實(shí)利家也,其所言名(邏輯學(xué))、數(數學(xué))、質(zhì)(物理學(xué))、力(力學(xué))諸理,多合于近世科學(xué)。其論證,則多用歸納法。”“中國墨學(xué)中絕,故以后科學(xué)不發(fā)展。”[5](P583)[6](P107)[7](P24,25,109)[8](P43)
   梁?jiǎn)⒊?873~1929)說(shuō):“在吾國古籍中,欲求與今世所謂科學(xué)精神相懸契者,《墨經(jīng)》而已矣,《墨經(jīng)》而已矣。”[9](P187)胡適(1891~1962)說(shuō):墨家“實(shí)有科學(xué)的精神”,“試看《墨辯》所記各種科學(xué)的議論,可以想見(jiàn)這種科學(xué)的方法應用”,“墨家論知識,注重經(jīng)驗,注重推論??础赌q》中論光學(xué)和力學(xué)的諸條,可見(jiàn)墨家學(xué)者真能做許多實(shí)地試驗。這是真正科學(xué)的精神”。[2](P226)“這四篇著(zhù)作(《墨經(jīng)》)是現在僅存的古代中國科學(xué)成就的證據。”[1](P77)
   錢(qián)臨照(1906~1999)說(shuō):“《墨經(jīng)》是兩千年前充滿(mǎn)科學(xué)知識的典籍,把數百條記載自然現象和思想的定義定律文字編輯一起,在先秦著(zhù)作中唯此而已,不是憑空虛文,是由觀(guān)察實(shí)驗得來(lái)。”[10](P97~102)

二、墨家科學(xué)精神的要領(lǐng)
(一)巧傳求故
   《經(jīng)上》說(shuō):“巧傳則求其故。”墨家要求,對于世代相傳的手工業(yè)技術(shù),探求其原故,把握其聯(lián)系,不僅要“知其然”,確定事實(shí)、結果,還要“知其所以然”,深刻認識原因、本質(zhì)與規律。
   墨子倡“明法”,即明確法則,知道規律。“法”,即標準,方法、法則與規律?!斗▋x》:“百工為方以矩,為圓以規,直以繩,正以縣,平以水。無(wú)巧工不巧工,皆以此五者為法。巧者能中之,不巧者雖不能中,放依以從事,猶逾已。故百工從事,皆有法所度。”
   《經(jīng)說(shuō)上》:“法取同,觀(guān)巧傳。”《經(jīng)上》:“法,所若而然也。循,所然也。說(shuō),所以明也。”《經(jīng)說(shuō)上》:“意、規、圓三也,俱可以為法。然也者,民若法也。”“方法”一詞,希臘文原意是“沿著(zhù)道路”,與《墨經(jīng)》“所若而然”異曲同工。“所若而然”,即有效方法,符合對象的實(shí)際,通過(guò)實(shí)踐,產(chǎn)生預期結果,達到預期目的,把“非我之物”轉變?yōu)?ldquo;為我之物”,把“非人工自然”轉變?yōu)?ldquo;人工自然”,創(chuàng )造物質(zhì)文明與精神文明。
   狹義《墨經(jīng)》183條,5700余字,無(wú)一字句談神論鬼?!赌?jīng)》重視感性認識,認為“過(guò)物貌之”,接觸事物是認識的基礎。更重視理性認識,認為“以其知論物”,用認識能力分析事物,取得深切著(zhù)明的科學(xué)知識,是認識的更高階段。
   墨家為表示“理性認識”的特點(diǎn),專(zhuān)造特殊文字:知下加心。“知”,包括理性認知。在此含義下,“知”改用《墨經(jīng)》獨特新造字“〖XC造字001.eps;P〗”?!督?jīng)上》定義說(shuō):“〖XC造字001.eps;P〗,明也。”《經(jīng)說(shuō)上》解釋說(shuō):“〖XC造字001.eps;P〗也者,以其知論物,而其知之也著(zhù),若明。”即理性認知,把握本質(zhì),清楚明白。理性認知,用認知器官,分析整理事物,認知深切著(zhù)明。如用心觀(guān)察,看清事物?!糥C造字001.eps;P〗,是《墨經(jīng)》自創(chuàng )字,結構是“知”下加“心”,表示用心思維,清楚認知事物的本質(zhì)和規律,形成理性認知?!糥C造字001.eps;P〗,通“知”,特指理性認知,清楚明白,知道認識;又叫“明知”,即明白知道。“明”是《墨經(jīng)》對人類(lèi)認知活動(dòng)范疇定義中的關(guān)鍵詞,種差,本質(zhì)屬性,特有屬性?!督?jīng)說(shuō)上》解釋用詞中的“明”,指看明白。
   理性認識要通過(guò)心智思維。古人認為心是思維器官?!睹献?middot;告子上》說(shuō):“心之官則思。”清代王清任(1768~1831)通過(guò)觀(guān)察、解剖,在所著(zhù)《醫林改錯》第2卷說(shuō):“靈機記性不在心,在腦。”孟子說(shuō)“心之官則思”,應改為“腦之官則思”。腦是思維器官,通過(guò)大腦思考之后的認識,即是理性認識。
(二)求真務(wù)實(shí)
   《墨子》屢次談及桔槔機等器械利用杠桿原理提升重物。用桔槔機提重物,本端負重,標端不翹(下降,省力),因為標端的重力距勝過(guò)本端與重物合力距。
   儒家視勞動(dòng)為小人之事,不屑一為。韓愈《師說(shuō)》:“百工之人,君子不齒。”儒家說(shuō)“學(xué)而優(yōu)則仕”,學(xué)習優(yōu)秀者,做官,不做農工?!抖Y記·王制》:“奇技奇器以疑眾,殺。”使用奇異的技巧器物迷惑眾人,是要殺頭的。儒家否定排斥以魯班為代表的手工業(yè)技藝,甚至用“殺”,即以暴力鎮壓的手段壓制“奇特怪異”的科技思想,以儒學(xué)為主流的封建意識形態(tài)長(cháng)期統治中國,嚴重遲滯束縛了中國科技的發(fā)展。
   《老子》第十九章:“絕巧棄利。”根絕技巧,拋棄功利?!独献印返诙拢?ldquo;絕學(xué)無(wú)憂(yōu)。”不學(xué)習,沒(méi)憂(yōu)愁?!独献印返谖迨哒拢?ldquo;民多利器,國家滋昏。人多技巧,奇物滋起。”老百姓有銳利器械,國家就更加混亂;技巧發(fā)達,奇怪事情就紛紛生起。
   《莊子·天地》記載:一老人“鑿隧而入井,抱甕而出灌”。挖地道到井中,用瓦罐背水澆菜,費力氣,效率低,一天澆一畦。“用力甚多,而見(jiàn)功寡。”有人說(shuō):“鑿木為機,后重前輕,挈水若抽,數如溢湯。”砍鑿木頭,制成桔槔機,后重前輕,提水像抽水,像滾水漫溢。桔槔機用杠桿原理提水,用力少,效率高,一天澆百畦。“用力甚寡,而見(jiàn)功多。”這位老人信奉道家學(xué)說(shuō),對此解釋說(shuō):“吾聞之吾師:有機械者,必有機事。有機事者,必有機心。”“吾非不知,羞而不為也。”認為運用機械,必定會(huì )做投機取巧之事。做投機取巧之事,必定會(huì )滋長(cháng)投機取巧的心。“我”不是不知道有這種機械,“我”是恥于用這種機械。用這種機械,臉上無(wú)光,感到羞恥。由此可見(jiàn),道家消極保守的科學(xué)技術(shù)觀(guān)也阻礙中國科技的發(fā)展。
   墨家是“百工之人”中的知識分子,將技術(shù)提升為科學(xué),與富有激情地探求自然奧秘的古希臘哲人德謨克利特酷似。古希臘自然哲學(xué)家德謨克利特,與墨子同時(shí)代,注重探究自然的原因,寫(xiě)過(guò)許多關(guān)于天體、大地、聲音、植物、動(dòng)物等原因的著(zhù)作。他說(shuō):“寧愿找到一個(gè)因果的說(shuō)明,而不愿獲得波斯的王位。”“只找到一個(gè)原因的解釋?zhuān)脖瘸蔀椴ㄋ谷说耐踹€好。”求故勝當波斯王。[11](P103)[12](P1062)
   亞里士多德說(shuō):“技術(shù)家較之經(jīng)驗家更聰明;前者知其原因,后者則不知。憑經(jīng)驗的,知事物之所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技術(shù)家則兼知其所以然之故。”“大匠師應更受尊敬,他們比之一般工匠知道得更深切,也更聰明。”“我們說(shuō)他們較聰明,并不是因為他們敏于動(dòng)作,而是因為他們具有理論,懂得原因。”“而理論部門(mén)的知識,比之生產(chǎn)部門(mén),更應是較高的智慧。”[13](P2,3)
   墨子身兼經(jīng)驗家、技術(shù)家、工匠、大匠師與理論家,而《墨經(jīng)》作者們由工匠技術(shù)總結科學(xué)知識,是技術(shù)家兼科學(xué)家?!督?jīng)下》《經(jīng)說(shuō)下》論證83條科學(xué)命題,從“影不徙”到“鑒團”等幾何光學(xué)8條,以及杠桿、滑輪、斜面原理等。采用實(shí)證方法,注重觀(guān)察、實(shí)驗,選取事實(shí)例證,通過(guò)典型事例,歸納科學(xué)原理。

三、墨家人文精神的要領(lǐng)
   墨家的勞動(dòng)生產(chǎn)觀(guān)、勞動(dòng)人權觀(guān)、勞動(dòng)本位觀(guān)、群眾智慧觀(guān)、人力能動(dòng)觀(guān)、人民價(jià)值觀(guān)和兼愛(ài)平等觀(guān)等,與現代世界先進(jìn)思想高度契合、聯(lián)通接軌,是振興中華、民族復興的銳利思想武器和強大精神動(dòng)力,是新時(shí)代國家上層建筑、意識形態(tài)的重要元素與組成部分。[14][15]
(一)勞動(dòng)生產(chǎn)觀(guān)
   《非樂(lè )上》說(shuō):“今人固與禽獸、麋鹿、飛鳥(niǎo)、貞蟲(chóng)異者也。今之禽獸、麋鹿、飛鳥(niǎo)、貞蟲(chóng),因其羽毛,以為衣裘,因其蹄爪,以為褲屨,因其水草,以為飲食。故雖使雄不耕稼樹(shù)藝,雌亦不紡績(jì)織纴,衣食之財,固已具矣。今人與此異者也:賴(lài)其力者生,不賴(lài)其力者不生。”
   人獸有別,“賴(lài)其力者生,不賴(lài)其力者不生”(《非樂(lè )上》),勞動(dòng)者得食,不勞動(dòng)者不得食。人的本質(zhì)在于勞動(dòng)。人文精神的物質(zhì)前提與第一要素是生產(chǎn)勞動(dòng)。恩格斯說(shuō):“動(dòng)物僅僅利用外部自然界,單純地以自己的存在來(lái)使自然界改變;而人則通過(guò)他所作出的改變來(lái)使自然界為自己的目的服務(wù),來(lái)支配自然界。這便是人同其他動(dòng)物的最后的本質(zhì)的區別,而造成這一區別的還是勞動(dòng)。”[16](P517)
   墨子教育分三科:能談辯的談辯,能說(shuō)書(shū)的說(shuō)書(shū),能從事的從事。“談辯”,指游說(shuō)辯論,宣傳學(xué)說(shuō)。“說(shuō)書(shū)”,指閱讀討論古代經(jīng)典。“從事”,即各種生產(chǎn)勞動(dòng)?!赌?jīng)》知識分類(lèi)的一種是“為知”,即自覺(jué)實(shí)踐的知識。
   根據生長(cháng)規律,種植農作物,養殖青蛙、鵪鶉,這是農牧業(yè)生產(chǎn)實(shí)踐的知識。“尚賢”,因為賢人重視生產(chǎn)。“非攻”,因為攻伐掠奪破壞生產(chǎn)。小國稻麥熟了,大國趁機攻打,把稻麥收走,把年輕男女用繩子捆束,帶回本國做奴隸。“節葬”,因為厚葬久喪破壞生產(chǎn)。“非樂(lè )”,因為大辦音樂(lè )歌舞破壞生產(chǎn)。“非儒”,因為儒家信命背本(農業(yè)生產(chǎn))也破壞生產(chǎn)。
(二)勞動(dòng)人權觀(guān)
   《尚賢中》說(shuō):“民生為甚欲。”百姓把生存看作是最大欲望,希望擁有生存這一最基本的人權,而關(guān)于最大多數勞動(dòng)人民的生存權的觀(guān)點(diǎn)即勞動(dòng)人權觀(guān)?!斗菢?lè )上》:“民有三患:饑者不得食,寒者不得衣,勞者不得息,三者民之巨患也。”《非命下》:“必使饑者得食,寒者得衣,勞者得息。”
   《尚賢中》:“為政乎天下也,兼而愛(ài)之,從而利之。”《尚賢下》:“為賢之道,有力者疾以助人,有財者勉以分人,有道者勸以教人,若此則饑者得食,寒者得衣,亂者得治。此安生生。”“安生生”,即世代安生、生生不息。賢人治國,要幫助人民實(shí)現世代繁衍、生活安定的基本權利。
   《兼愛(ài)下》:“萬(wàn)民饑即食之,寒即衣之,疾病侍養之,死喪葬埋之,老而無(wú)妻子者,有所侍養以終其壽。幼弱孤童之無(wú)父母者,有所放依以長(cháng)其身。”這是現代社會(huì )福利、勞動(dòng)保險思想的萌芽,是儒家大同說(shuō)所要汲取的素材?!抖Y記·禮運》說(shuō):“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cháng),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墨子在《辭過(guò)》中批判統治者奢侈縱欲,“富貴者奢侈,孤寡者凍餒”,“暴奪民衣食之財”。
(三)勞動(dòng)本位觀(guān)
   《辭過(guò)》:“民富國治。”人民富足,國家好治理?!妒酚?middot;太史公自序》引司馬談《論六家要指》說(shuō),墨者“強本節用,不可廢也”,“強本節用,則人給(富裕充足)家足之道也,此墨子之所長(cháng),雖百家弗能廢也”?!渡匈t上》:“農與工肆之人,有能則舉之。民無(wú)終賤,有能則舉之。”“農與工肆之人”,是國家管理服務(wù)的對象、方向和目的,是國家的本位和基礎,是夏禹“民惟邦本”的古訓。
(四)群眾智慧觀(guān)
   《尚同中》說(shuō):“夫唯能使人之耳目,助已視聽(tīng),使人之吻,助已言談,使人之心,助已思慮,使人之股肱,助已動(dòng)作。助之視聽(tīng)者眾,則其所聞見(jiàn)者遠矣。助之言談?wù)弑?,則其德音之所撫循者博矣。助之思慮者眾,則其談謀度速得矣。助之動(dòng)作者眾,即其舉事速成矣。”吸取眾人智慧,讓眾人幫助自己視聽(tīng)、言談、思慮、動(dòng)作,謀劃迅速完成,辦事迅速成功,是集中群眾智慧、群眾路線(xiàn)思想的發(fā)端。
(五)人力能動(dòng)觀(guān)
   《非命》說(shuō):“昔桀之所亂,湯治之。紂之所亂,武王治之。當此之時(shí),世不渝,而民不易,上變政,而民改俗。存乎桀紂,而天下亂。存乎湯武,而天下治。天下之治也,湯武之力也。天下之亂也,桀紂之罪也。若以此觀(guān)之,夫安危治亂,存乎上之為政也,則夫豈可謂有命哉?故以為其力也。”國家安危治亂,不期盼天命賜予,要依靠并充分發(fā)揮人民力量。上級當政者把政策改變調整好,人民就會(huì )迅速矯正不良風(fēng)俗。
   墨家主張充分發(fā)揮人的積極能動(dòng)作用,批判儒家消極命定論。由暴王夏桀、商紂、周幽、厲王皆執有命,概括“命者暴王所作,懶人所述”,倡導“強力而為”的人力能動(dòng)論?!豆稀氛f(shuō):持命定論的“儒之道足以喪天下”,儒家“以命為有,貧富壽夭、治亂安危有極矣(命有定數),不可損益也。為上者行之必不聽(tīng)治矣,為下者行之必不從事矣,此足以喪天下”。
   《非儒》說(shuō):儒家“強執有命以說(shuō)議曰:壽夭貧富、安危治亂,固有天命,不可損益。窮達、賞罰、幸否有極,人之智力不能為焉。群吏信之,則怠于分職。庶人信之,則怠于從事。吏不治則亂,農事緩則貧,貧且亂政之本。而儒者以為道教,是賊天下之人者也”。
   儒家堅持有命論,長(cháng)壽短命、貧窮富貴、安定危難、治理混亂,天命決定,不能改變。窮困通達、受賞遭罰、吉祥災禍,天命決定,人的智慧和力量無(wú)所作為。官吏相信,懈怠職守。平民相信,荒廢事業(yè)。官吏不理政事,社會(huì )混亂,農業(yè)生產(chǎn)耽誤,導致貧窮,而貧窮是混亂政治的根本。儒家把有命說(shuō)作為教化道理,毒害天下。
   儒家宣揚人的現實(shí)遭遇由命預先安排,非人力所能改變。墨家認為,儒家宣揚“命定論”,懈怠意志,放棄奮斗,安于貧窮,天下淪喪。墨家主張在認識世界的基礎上,運用自身力量,頑強奮斗,改變現狀,達至理想。
(六)人民價(jià)值觀(guān)
   墨子提出檢驗言論真理標準的“三表法”,其一為“下原察百姓耳目之實(shí)”,“觀(guān)其中百姓人民之利”。眼睛向下,到基層,考察百姓見(jiàn)聞,參考人民經(jīng)驗,觀(guān)察言論是否符合“百姓人民”利益。
   《魯問(wèn)》說(shuō):“所為功,利于人。”《經(jīng)上》說(shuō):“功,利民也。”《貴義》說(shuō):墨子自稱(chēng)學(xué)說(shuō)是“賤人之所為”,將其比喻為糧食草藥?!盾髯?middot;王霸》說(shuō):“墨子之說(shuō)”為“役夫之道”,而儒家學(xué)說(shuō)為“君子之道”“圣王之道”??鬃涌床黄饎趧?dòng)者,《論語(yǔ)·子路》說(shuō),樊遲請學(xué)稼,請學(xué)為圃,孔子怒斥:“小人哉,樊須也!”
(七)兼愛(ài)平等觀(guān)
   愛(ài)的整體性、普遍性、交互性和平等性等觀(guān)點(diǎn),體現墨家理想和奮斗目標。“兼愛(ài)”,即盡愛(ài)、俱愛(ài)、周愛(ài),不分民族、階級、階層、等級、親疏、住地、人己、主仆等差別,包括過(guò)去、現在和未來(lái)的一切人,是最普遍、深刻的人文精神、人道主義。
   “兼愛(ài)”有整體性。“兼”即整體,“兼愛(ài)”是遍愛(ài)人類(lèi)整體?!督?jīng)下》說(shuō):“無(wú)窮不害兼,說(shuō)在盈否。”《經(jīng)說(shuō)下》說(shuō):“人若不盈無(wú)窮,則人有窮也,盡有窮無(wú)難。盈無(wú)窮,則無(wú)窮盡也,盡無(wú)窮無(wú)難。”世界無(wú)窮,人無(wú)窮,不妨礙“兼愛(ài)”。“兼愛(ài)”有周遍性?!缎∪ 氛f(shuō):“愛(ài)人,待周愛(ài)人而后為愛(ài)人。不愛(ài)人,不待周不愛(ài)人。失周愛(ài):因謂不愛(ài)人矣。”《經(jīng)上》說(shuō):“盡,莫不然也。”
   不知人數不害“兼愛(ài)”?!督?jīng)下》說(shuō):“不知其數而知其盡也,說(shuō)在問(wèn)者。”《經(jīng)說(shuō)下》說(shuō):“盡問(wèn)人,則盡愛(ài)其所問(wèn)。若不知其數,而知愛(ài)之盡之也,無(wú)難。”《經(jīng)下》說(shuō):“不知其所處,不害愛(ài)之,說(shuō)在喪子者。”“兼愛(ài)”包含愛(ài)自己?!洞笕 氛f(shuō):“愛(ài)人不外己,己在所愛(ài)之中。己在所愛(ài),愛(ài)加于己。倫列之:己,人也;愛(ài)己,愛(ài)人也。”《大取》說(shuō):“愛(ài)眾世與愛(ài)寡世相若,兼愛(ài)之又相若。”“兼愛(ài)”及于過(guò)去、現在和未來(lái)?!洞笕 氛f(shuō):“愛(ài)上世與愛(ài)后世,一若今之世人也。”
   “兼愛(ài)”有一貫性?!洞笕 氛f(shuō):“昔者之愛(ài)人也,非今之愛(ài)人也。”“兼愛(ài)”不容割裂?!洞笕 氛f(shuō):“兼愛(ài)相若,一愛(ài)相若,一愛(ài)相若,其類(lèi)在死蛇。”愛(ài)人包含愛(ài)奴隸、臧獲?!缎∪ 氛f(shuō):“獲,人也;愛(ài)獲,愛(ài)人也。臧,人也;愛(ài)臧,愛(ài)人也。此乃是而然者也。”
愛(ài)人不分血緣親疏和地域遠近?!陡氛劶拔遵R子“別愛(ài)”論:“我與子異,我不能兼愛(ài)。我愛(ài)鄒人于越人,愛(ài)魯人于鄒人,愛(ài)我鄉人于魯人,愛(ài)我家人于鄉人,愛(ài)我親人于我家人,愛(ài)我身于吾親。”
   《孟子·滕文公下》說(shuō):“墨氏兼愛(ài)。”“墨者夷之愛(ài)無(wú)差等。”《孟子·告子下》說(shuō):“墨子兼愛(ài),摩頂放踵利天下為之。”宋張栻《癸巳孟子說(shuō)》解釋說(shuō):“摩其頂,以至于踵。一身之間,凡可以利天下者,皆不惜也。”《莊子·天下》說(shuō):“墨子泛愛(ài)兼利。”《尸子·廣澤》說(shuō):“墨子貴兼。”
   儒家主張愛(ài)有差等性?!斗侨濉放腥寮业恼f(shuō)法:“親親有殺,尊賢有等,親疏尊卑之異。”《荀子·天論》說(shuō):“墨子有見(jiàn)于齊,無(wú)見(jiàn)于畸。”“齊”,即平等。“畸”,即不平等。孫中山《三民主義》說(shuō):“古時(shí)最講愛(ài)字的莫過(guò)于墨子。”梁?jiǎn)⒊赌訉W(xué)案》說(shuō):“墨學(xué)所標綱領(lǐng),其實(shí)只從一個(gè)根本觀(guān)念出來(lái),就是兼愛(ài)。”
   綜上,勞動(dòng)生產(chǎn)觀(guān)、勞動(dòng)人權觀(guān)、勞動(dòng)本位觀(guān)、群眾智慧觀(guān)、人力能動(dòng)觀(guān)、人民價(jià)值觀(guān)和兼愛(ài)平等觀(guān)等七大觀(guān)點(diǎn)實(shí)屬墨家人文精神的要領(lǐng),具有重要的理論、歷史與現實(shí)意義,值得細為品鑒、傳承弘揚。
 
注釋
①《毛澤東評點(diǎn)二十四史》精華解析本,中國檔案出版社1998年版。編者誤標“墨子列傳”。司馬遷《史記》無(wú)《墨子列傳》?!睹献榆髑淞袀鳌纺┪仓桓窖阅?4字:“蓋墨翟,宋之大夫,善守御,為節用?;蛟徊⒖鬃訒r(shí),或曰在其后。”

參考文獻
[1]胡適.先秦名學(xué)史[M].上海:學(xué)林出版社,1983.
[2]胡適.中國哲學(xué)史大綱[M].北京:商務(wù)印書(shū)館,1987.
[3][英]李約瑟著(zhù),何兆武等譯.中國科學(xué)技術(shù)史(第2卷)[M].北京:科學(xué)出版社,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
[4][英]李約瑟著(zhù),陳立夫主譯.中國古代科學(xué)思想史[M].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1990.
[5]蔡元培全集(第1卷)[M].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1997.
[6]蔡元培全集(第2卷)[M].北京:中華書(shū)局,1984.
[7]蔡元培.中國倫理學(xué)史[M].北京:商務(wù)印書(shū)館,2000.
[8]蔡元培.哲學(xué)與科學(xué)[A].高平叔編.蔡元培論科學(xué)與技術(shù)[M].石家莊:河北科學(xué)技術(shù)出版社,1985.
[9]梁?jiǎn)⒊?墨子校釋·自序[A].《墨子大全》(第26冊)[M].北京:北京圖書(shū)館出版社,2004.
[2]胡適.中國哲學(xué)史大綱[M].北京:商務(wù)印書(shū)館,1987.
[1]胡適.先秦名學(xué)史[M].上海:學(xué)林出版社,1983.
[10]錢(qián)臨照.古代中國物理學(xué)的成就[J].物理通報,1951,(7).
[11]北京大學(xué)哲學(xué)系外國哲學(xué)教研室編譯.古希臘羅馬哲學(xué)[M].北京:商務(wù)印書(shū)館,1961.
[12]汪子嵩等.希臘哲學(xué)史[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7.
[13][古希臘]亞里士多德著(zhù),吳壽彭譯.形而上學(xué)[M].北京:商務(wù)印書(shū)館,1960.
[14]孫中原.天下兼相愛(ài)則治,交相惡則亂[N].光明日報(理論版),2016-01-20.
[15]孫中原.儒與墨:一個(gè)常新的話(huà)題[N].光明日報(第11版),2019-10-12.
[16]恩格斯.自然辯證法[A].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xué)史學(xué)會(huì )